第24章 动摇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11-25 21:19
点击:241
章节字数:52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远在另一个城市的某高档会所里,正在进行一场小型沙龙。餐桌上摆着各色精致食品,穿着考究的人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小声交谈着。


大厅的角落里站着一名穿着黑色正装的中年男人,身材高大体型健硕,双眼有神内敛,动作有礼得体,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一看就是长年身居高位保养得当的人。他手中并未端着酒,正与身边的人交谈,忽然有一人凑过来笑着说了什么,他初时不以为意,没有露出更多表情,直到看到那人手机上的内容时猛地皱起眉头。


他很快恢复了表情,让人看不出真实情绪,跟众人道了句“失陪”就独自走出宴会厅。拿出手机调出通讯录,手指在“海未”的名字上停顿少顷,转而拨给了“弥雨”。




园田弥雨今日没有去道场,而是独自在书房里看一些文书资料。园田家家大业大,身为继承人的弥雨除了道场的训练外,也有许多文件需要处理。她自尚未成年时就开始学习处理家事,至今已做得十分熟练,今日却像是遇着什么棘手的事情,手上的资料迟迟翻不过一页,面色沉重。


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弥雨瞬间便收敛了表情,将资料反扣在桌上,说:“请进。”


海未进来时,弥雨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什么不对,回到面对妹妹时惯有的温柔表情,唯有手指不太自然地捏着文件的一角。


海未什么都没发现,她进来只是想跟姐姐说一声下午要出门一趟,因为小鸟和穗乃果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回来了,约她下午出去见面。


弥雨只跟海未叮嘱了几句就很轻快地答应了,在海未出门后却立刻沉下脸。她用自己的私人号码拨了一个电话出去,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恭敬地叫了声“大小姐”。


弥雨拿着手机迟迟没有说话,而是将那份资料翻过来看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派几个人跟着海未,看看有没有别的人跟着她,要是有,给我盯死了。另外,绚濑绘里的资料给我一份更详细的。”


“是。”


“还有,”弥雨少见地犹豫了一下,说:“从今天开始,海未所有行程上报。”


挂断电话后,弥雨揉着额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就在大概三天前,网络上突然开始曝出海未和绚濑绘里的绯闻。有在片场相视而笑的,有外出就餐的,还有海未替绚濑绘里澄清绯闻并且大加夸赞的。这些在外人看来也就是关系好的朋友而已,可接着就有人扒出两人频繁出入同一栋住宅楼,停车场里也有她们的车,疑似已经同居,而海未某次去片场探班穿的衣服是某奢侈品大牌给绚濑绘里做的高定,再往前扒,这部电影试镜时海未就全程参与了……


网络群众纷纷吃瓜看戏,CP粉们原地炸成烟花,唯粉们心情复杂地等着声明,“绘海”话题瞬间被推上推特热门,连着挂了三天也不见双方出来回应,两人的恋爱关系似乎已经板上钉钉。


绯闻曝出来的第一天弥雨就注意到了,她一边派人注意网上动向,一边开始搜集自家妹妹和那位当红女优的资料,现在她手上这份怕是比网上所有的吃瓜群众看到的都详尽。


海未的住址弥雨是知道的,而绚濑绘里竟然就住在海未隔壁,这让弥雨有些怀疑这究竟是个巧合,还是那位影后的安排。不管怎么说,靠着这条绯闻,绚濑绘里这几日的热度可是居高不下,连着快要下映的电影票房都被强行续命延长了上映时间,可这种绯闻对于一心只想好好写作的海未来说并没什么助益。


看完手头资料的弥雨已经确定,不管她们两人是不是恋爱关系,海未这段日子魂不守舍的样子,百分之两百和绚濑绘里脱不了关系。这件事在网上热度上升得这么快,背后必然有推手操作,只是对方究竟是谁还有待查证。


弥雨在心里给绚濑绘里打上了“疑似不怀好意”的嫌疑人标签,着手让下面的人当成重点对象去查。另一方面则是发动关系压下这件事情的热度,以及将两人的关系往“闺蜜”的关系上带。


她其实不怕绚濑绘里真的对自家妹妹有什么不良企图,从她掌握的资料来看,对方也就是跟西木野家关系近一点,而西木野家在文娱领域的影响力赶园田家还差了一些。


弥雨唯独担心这件事情会被父母发现,到时不管事实如何,海未都好过不了——毕竟父亲最是看重园田家的声誉。


正想着,手机里又进来了电话,竟然是父亲打来的。


弥雨调整了一下情绪接了起来,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得有破绽。父亲没说是什么事,只是声音听起来很低沉,让她立刻把海未叫回家。


弥雨心里叹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穗乃果和小鸟约的地方是以前她们常去的一间甜品店。


海未到的时候,穗乃果和小鸟似乎已经坐了一会儿了。她们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桌上已经有几碟小甜点,小鸟正跟穗乃果说着什么,神色少见有些严肃,穗乃果则是一脸憋闷的样子。


海未走到桌旁两人才发现,两人立刻住了嘴,换上一副没事的样子。


穗乃果招来服务生,一边翻着menu一边叽叽喳喳地给海未介绍店里的新甜点和饮料。许久没有来,倒是真有不少新品,海未翻来看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一杯万年不变的无汽苏打水。


气氛有点奇怪。


穗乃果仍是她们当中话最多的那个,不停说着话一刻都不得闲,可说着说着又会停下来看她一眼,然后继续。海未竟然在那一眼当中看到了“欲言又止”的情绪。


小鸟时不时微笑着插两句,可是眼神也不住地往这边瞟。


再一次接收到穗乃果这样的眼神后,海未终于打断了她,问:“穗乃果,你是……你有什么事要说吗?”


穗乃果安静了一瞬,立刻就激动起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身子都探过来了:“海未海未,你跟绚濑绘里到底什么关系啊?”


海未一怔,差点碰倒杯子。小鸟带些责怪又带些无奈地看着穗乃果:“都让你别问啦。”又转向海未,轻声说:“海未不回答也可以的。”


穗乃果在一边猛点头:“嗯嗯嗯,不回答也可以的,我只是实在憋得受不了,问出来就舒服了。”


话是这么说,眼睛还是期待地看着海未。


海未沉默下来,垂眼看着面前的水杯,手指抚着杯沿,就在小鸟和穗乃果都以为她不会回答要寻找别的话题时,海未忽然说:“我跟她交往过,但已经……”她顿了一下,握着水杯的手指用力,有些艰难地说:“已经分手了。”


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沉默,就连穗乃果都后悔问这个问题了。


海未却觉得说出来后心里轻松了些,她看着对面两位青梅内疚的表情,轻笑一笑,说:“没什么的,都过去了。就是那天我去‘HO’的时候,你们记得吧,那天分手的。”


穗乃果和小鸟立刻都想起来了,那天她们还觉得海未表现很奇怪,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对不起啊海未,我不知道……”穗乃果很过意不去。


“没关系。”海未看上去真的不介意,还反过来安慰她们,“如果不是你们告诉我那天她还在酒吧……”她自嘲地笑一下,“她就是那天跟我告白的。”


穗乃果和小鸟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一旦开了话匣子,后面的话说出来也轻松多了。


“我一直都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不同,她天生就是发光体,不管在哪里都闪闪发亮,永远都是人群里最耀眼的一个,不管认不认识都会被她吸引。她很适合、也享受着作为人群的焦点,那些我不堪其扰的应酬和聚会,对她而言既是工作又是娱乐,她如鱼得水、乐在其中。”


“可我,你们都知道,从小循规蹈矩,长大了也呆板无趣,喜欢的事不过看看书、写点东西。我跟她的差别就像飞鸟和游鱼,如果不是莫名其妙的缘分,我们根本就不会认识。”


“说起来也很奇怪,那天我收到她的分手短信时,居然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那天她在舞池里那么张扬放肆的笑容,我很久没见过了。那时我就想,她跟我在一起其实不开心,她迟早会想回到曾经的生活。所以虽然分手是别人拿她的手机发的,我也一点都不怀疑。”


穗乃果想到那晚的事情,忽然灵光一闪,惊道:“啊!所以那晚是翼拿绚濑的手机给你发分手短信!”


海未不认识翼,但听穗乃果这样说,再加上绘里之前的解释,多多少少知道那就是发短信的人,便点了点头。


穗乃果好像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喃喃道:“竟然是这样,难怪她们都打起来了……”


“打起来?”海未敏锐地捕捉到这个词,疑惑地问。


“对啊,翼嘴角都被打出血了,绚濑脸上也肿得老高……欸?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绘里跟她解释时只说自己被人按住了,手机被别人拿着发了短信,可没说还有打架这件事。海未立刻就想起之前看到的“女星夜店打人事件”,问穗乃果和小鸟:“那晚到底发生什么事?”


穗乃果就把自己知道的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末了还添油加醋地描述了几句:“你都不知道绚濑那时多生气,眼睛都气红了,打翼的那一拳一点没留力。她来‘HO’这几年,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


海未没想到还有这一段,微微拧起了眉毛。穗乃果看着她有些动摇的神色,试探着说:“其实我觉得绚濑还是很在乎你的。”


海未想起她跟绘里说分手时对方哭泣的样子,低声道:“是啊。”


“那你们……不然再谈谈?”穗乃果也摸不准海未现在的想法,只能说:“我看你也很难过,有误会的话说开就好了。”


海未却摇头:“不了,我们不合适。就算没有那晚的事,迟早也会走到今天。”


穗乃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反而是一直沉默的小鸟这时开口:“海未酱,其实我也觉得你们可以再谈谈。虽然我也不太懂恋爱,可我知道两个人要在一起是要磨合的,互相为对方改变才能长久。


绚濑她呢,以前是真的很喜欢来‘HO’,通宵都不少。可她有分寸,不会玩很过分。而且最近几个月她都没有来过,你说的告白那天之后,上次打架才第一次来。我想,她也很努力在为你改变吧。”


海未听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嘴唇抿得紧紧的,脸上是十分挣扎的神色。


小鸟轻柔地拍了拍海未用力捏得死紧的手,说:“但是如果海未酱已经决定了,我和穗乃果也不会再说什么。不管你怎么选,我们都支持你。”


海未心里正乱得理不清楚,听小鸟这么说,十分感动:“嗯,谢谢你们。”


之后小鸟和穗乃果就贴心地转移了话题,也不强拉着海未加入聊天,于是海未一边整理乱哄哄的脑子,一边心不在焉地应声。


忽然她想到什么,问穗乃果:“你怎么知道的?”


穗乃果正跟小鸟说着妹妹雪穗的事,还没转过弯来:“什么?”


“就是我和……我和绘里的事,你们怎么知道的?”




海未和弥雨坐在车子的后座,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海未拿着手机正在看推特热门。


她问了那个问题后,穗乃果和小鸟的表情都有些奇怪。而后她才知道,原来她和绘里的事情几乎已经闹得人尽皆知。


海未的第一反应却是这件事会不会对绘里有影响。她自觉只是个写作的,这种消息对她影响有限。可绘里不仅是演员,也是明星,她们的事情一旦曝光,对绘里的形象是一个巨大的冲击。虽然年轻人们对同性恋情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但社会的整体氛围仍趋于保守。


粉丝们会不会脱粉?路人观感会不会变差?会不会对以后接剧本有影响?


然后她很快反应过来,这件事应该是针对绘里来的。


对方究竟只是单纯的八卦杂志,还是别有所图?绘里那边如今又是什么情况?矢泽小姐还在医院里,绘里自己能应付过来吗?


一个一个的问题不断涌上来,让她心乱如麻。


恰好就在这时,姐姐打电话叫她回家,说是父亲回来了,叫她无论如何都要回去。海未原本没有多想,可她刚准备离开甜品店时,竟然发现姐姐亲自来接她了。


弥雨面色不大好,跟小鸟和穗乃果简单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海未上车了。


海未放下手机,她就算再迟钝这会儿也大概猜到了,父亲回来多半跟自己的事有关,而一直把自己的不对劲看在眼里的姐姐,恐怕知道得更加清楚。


她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一言不发,可她也没勇气主动挑起这个话题,只能自己滑手机。两人就这样一路沉默着到了家里。


司机将车开走,海未正要进门,却忽然被弥雨拦住。


“姐姐?”


弥雨伸手替海未理了理衣领,像是别有深意又像是随便说说:“你啊,有时候不要太倔了。”


海未一时没太听懂,弥雨看着自家妹妹这一副懵懂的表情,最终只轻轻叹了口气,拍拍她的后背,说:“进去吧。”


两人回家后,海未被径直叫进了书房。


海未的父亲名叫园田将武,是园田家的上门女婿。他原本也是有名的剑道和弓道高手,入赘园田家后便接手了园田家武道的部分,从小就对弥雨和海未管教严厉,在姐妹俩心里十分威严。父亲坐在书桌后,脸上没什么表情,海未却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一开始只问了些不痛不痒的近况,海未规规矩矩答了,园田将武沉默了一会儿,直直看向她,问:“网上的传闻,你知道吗?”


父亲果然知道了!


她心神有些震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愣在原地。


这副表情在园田将武看来就是默认了,他面色更沉了些,沉声问:“是真的吗?”


是真的,但现在她们已经分手了,没有关系了。


海未知道,她若是这样回答,父亲大概就不会再追究更多,顶多罚她禁闭,说两句便过去了。而网上的传闻父亲也会以雷霆手段迅速压下,这样对绘里而言也是最好的。


可她说不出口。


就在她刚从穗乃果和小鸟那里知道一些事情、开始有些动摇的时候,她无法在父亲面前否认她们的关系。


就好像说了,就是自己亲手斩断她们最后的可能。


园田将武忽地一拍桌子,大声怒道:“说话!”


海未很少见到父亲这样生气的样子,他面色铁青,双眉竖立,额上几乎要爆出青筋。在发怒的那一瞬间海未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可她还是没有说话,嘴唇抿出倔强的弧度,就像一块沉默的石头。


空气愈发凝滞,海未父亲阴沉着脸站了起来,正要走过来时却被敲门声打断了。


气氛陡然一松。进来的人是弥雨,过不几天有另一个剑道世家前来拜访,弥雨需要父亲确认一些事情。


园田将武不好再发作,虽然脸色还是很难看,最后只叫海未回房思过,没有允许不得出门。


临出门前,海未看到姐姐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她便知道姐姐是故意在这个时候进来的。这时她终于明白姐姐之前对她说的“不要太倔”是什么意思,她感激姐姐对她的提醒和帮助,可她注定要让姐姐失望了。


这件事,她寸步都不能退。


超过一周更新的基本就是我没跑了_(:зゝ∠)_

最近真心累……各种压力……头发都要掉光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