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要留下吗

作者:北冥有鱼干
更新时间:2017-11-18 23:08
点击:145
章节字数:30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折腾了大半个下午,当饺子被端上桌的时候苏月清才意识到一个很是严峻的问题——德洛丽丝和勒曼完全不会用筷子。

“你不是当初在中餐厅和两个小时跟老板速成吗?”她想起来自己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德洛丽丝端着一碗鸡汤面提出要给自己喂食还洋洋得意地吹嘘自己筷子使用速成经历的事情,一边吹开饺子上的热气一边问她。

“哎呀,我可没说两个小时学会了啊。”德洛丽丝转着眼珠瞎扯借口,另一边却是趁着苏月清分心抬起身子凑过去一口咬走了对方唇边的一只饺子。

苏月清愣在座位上,拿着筷子的动作僵住,德洛丽丝抢饺子的时候贴得足够近,近到苏月清甚至可以隐隐约约感受到对方唇瓣贴近时自己唇上的触感,她躲开德洛丽丝的目光,左手食指在唇上蹭了一下,指节上留下一点点的殷红。虽然她回来之后并没有卸唇彩,也就无法分辨出这究竟是自己唇上的颜色还是刚刚德洛丽丝蹭上来的时候沾到的痕迹,但她的耳根上还是刷得一下就起了一层红潮。

“好吃。”德洛丽丝这时却是探出舌尖舔了一下上唇,语义暧昧不明,眼神活像故事里那只骗走乌鸦口中鲜肉的狐狸。

“我去换刀叉。”苏月清把筷子啪地往桌上一扣起身往厨房里逃,离开座位的时候不小心磕在桌角上撞得桌上的醋碟一阵摇晃。

德洛丽丝看着她慌乱离去的身影,笑得愈发灿烂,她起身端了三只高脚杯倒上红酒,她摇晃着自己的那只酒杯等待着苏月清回来。

“用叉子吧,多少方便一些。”苏月清取了刀叉回来,虽是暗中吐槽着用刀切开饺子让馅料撒得满醋碟都是的行为多么暴殄天物,但到底还是怕了德洛丽丝不断整出的幺蛾子,认命地把刀叉摆在她的手边。

“什么嘛,还是感觉sue喂过来的比较好吃。”德洛丽丝把饺子切开一道口子没控制好灌进去了好多的醋,酸得她一阵龇牙咧嘴,即使是这样还忘不了再出言调戏苏月清两句。

苏月清并不去搭理她无谓的瞎扯,只当她是在赞许自己的手艺,端了盘子又往她醋碟里多拨了两只饺子。

“来,尝一尝。”德洛丽丝忙着把醋碟里还没沾上太多醋的饺子拨去一边的空碟里,一手把高脚杯往苏月清位置上一推,一副“就是想看你醉酒出糗”的样子。

苏月清摇晃着酒杯鼻尖凑在杯口轻嗅了一下,确实是好酒,“这些日子多谢关照”,她这样向德洛丽丝和勒曼致谢。

饺子吃掉了一多盘,酒也前前后后喝下去了将近一杯,或许是屋里暖风吹得太暖,苏月清只觉得周身又是一阵热意涌了上来。

所谓酒足饭饱大抵就是这样的感觉,苏月清活动一下肩上的关节只觉得是久违的舒爽。

“我吃好了,二位慢用,一会儿我过来收拾碗筷就好了。”她向着德洛丽丝和勒曼点头示意收拾了自己手上的碗筷,窝到一边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剥了柚子一口口地往嘴里递。

“ICPO有关x组的审判于今日开庭——”苏月清手上一哆嗦柚子的汁水被挤了一手,她不动声色地抽了张纸巾把手擦净,待这条新闻播过去之后才把电视调去播着钢琴曲的音乐频道。苏月清抱着靠枕平躺在沙发上合着眼睛听着钢琴曲,眼前浮现出来的全是山杉凌接受采访时的样子,之前才不多的好心情也全没了踪影,不太久酒劲上来,她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要睡的话——”勒曼吃完盘里的饺子扭头看见苏月清在沙发上蜷成一小团睡着,担心她躺在沙发上落枕感冒就想把她叫醒去床上睡。

“嘘”德洛丽丝的手搭在她肩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作为一个起床气眼中的人她自然是知道在睡梦中被人吵起来又多么难受,况且苏月清伤病初愈便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日这会儿也该是累坏了。

德洛丽丝向着勒曼做了个“你把桌子收拾好”的口型,自己在沙发前面蹲下伸手往苏月清膝弯下探去,看样子是打算在不吵醒她的前提下把她直接抱回房里。

“前辈——”苏月清感到德洛丽丝的触摸之后不适的扭动了下身子,口中发出一声似是撒娇的梦呓让德洛丽丝的动作彻底僵在原处,她不晓得这样亲昵的语气的对方究竟是谁,但苏月清对她却从来不曾用过“前辈”这样的称呼。

勒曼内心里给苏月清划着十字,抬眼向德洛丽丝送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收拾了桌上剩下的几片柚子皮脚下生风地逃离了这片修罗场。

德洛丽丝右手一捞,左手又在苏月清肋下一环,沙发上的人便落在了她的怀里。苏月清轻声哼唧着往德洛丽丝怀里蹭了几下,似乎是发现这里是比沙发更加柔软温暖的地方也就不再折腾,任由对方抱着自己往房里去。

直到在被放回床上的时候苏月清才揉揉眼睛醒了过来,她睁眼看到德洛丽丝贴在面前的脸不由得被吓得哆嗦了一下,有多少的睡意也全然退了下去。她虽然不太记得自己在睡梦中嘟囔了句什么,但就她最后看到新闻节目留在闹钟的印象而言,想来叫的也无非是山杉凌或是自家师父。

“很累吗?”她偷眼去看德洛丽丝脸上的神色,想着万一被识破了身份在这样的情境下怎样才有可能脱身,没想到得到的却是对方这样温和的一句关心。

“有点,但是很开心,毕竟好久都没有吃过饺子了。”她隐去在新闻中见到山杉凌之后的心理变化,平心而论这一天确实是她自接了打入x组织的卧底任务之后最愉快的时光了。

“怎么突然想起来吃饺子?记得吃饺子好像该是冬至日和新年吧。”

“其实还有立冬。”苏月清大大方方地承认所谓“小雪吃饺子”不过是自己瞎扯的传统,毕竟她已经洗脱了想借机逃跑的嫌疑,以这样的谎言当做嘴馋的借口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立冬的时候伤还没有好利索,等到冬至和新年……”苏月清抿了抿唇,似乎“新年”对她而言是什么很不愿被提起的日子,“还是好久之后的事情,那个时候伤愈回了训练营就更没有机会了。”

她想象了下不久后回到训练营的生活:不但没有德洛丽丝的系统训练和诸多方面的关照,甚至连日常生活所必须的条件都欠缺了很多,更别提伊万那个人带来的未知的威胁。

“虽然吃饺子也不是什么大事或者太过困难的事情,但是在外国待久了,还是喜欢给故乡这样传统的行为找个合适的借口。”苏月清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迎上德洛丽丝的目光,这是她心中真实的想法,只不过所谓的借口被寄托在了“小雪”这个节气之上。

“如果能一起吃顿饺子的话,这里也许就会变得像家了吧”,这样的念头即使一瞬间被她的理智压了下去,但看着在三人打理下终于有了些人气的别墅,“想吃饺子”的想法却是彻底扎了根。

“不想回训练营?”德洛丽丝在她的一堆碎碎念中不知怎么摸到这样的重点,侧身坐在苏月清床边歪头盯着她问。

苏月清分辨不出这话究竟是有意试探还是就仅仅一个问题,于是就简简单单地嗯了声作为回应。毕竟对于任何的学员而言,如果有可以成功离开训练营的途径没有人会不心动,更何况训练营的生活质量和别墅这边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相比的。

“留下吧。”

“啊?”

“你说让我留你的。”说完这话的德洛丽丝好像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她双手向后撑在床上,还了揪起早上苏月清的玩笑话当成决定的依据。

“boss您怎么会因为我这种小角色随口一句话做这么重要的额决定。”苏月清心底吐着槽,话到口中却变成受宠若惊的推拒,“boss,我训练营的课程还未完成,也没有通过考核,就这样留下不合规矩。”

“训练营的课程毕竟不系统,你潜力很好,以后让我来带你不好?”德洛丽丝见苏月清拿出来一本正经的语气,也就同样严肃起来给她说出让她留下的理由,“况且伊万这个人一向记仇,就这样让你回去,我不能眼看着你——你这样好的苗子被他毁掉。”

“你那么有趣,我怎么能让你被他毁掉?”德洛丽丝默默地重复了边刚刚没有出口的话,看向苏月清的目光竟是多了几分急切。

“我,我可以考虑一下吗?”她直直地对上德洛丽丝的目光,没有拒绝也没有直接答应。如果她是认真让自己留下,事关之后的计划苏月清不敢大意;如果不是,那此中的深意更值得她仔细考量一番。

“多久?”德洛丽丝扬起一个迷人的笑容,她对苏月清此时是愈发满意起来了。

“明早。”苏月清这样回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