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六

作者:男神嗷污污
更新时间:2017-11-15 11:10
点击:1108
章节字数:28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舒菡觉得自己做了好长一个梦,梦到十八岁那一年自己被继父施暴,梦到母亲为了保护自己而死,又梦到秦仪来救自己,梦到秦仪哭着说想她,委屈的样子像一只大哈士奇。对了……秦仪,秦仪……她得赶紧起来给秦仪收拾东西了,自己陪不了她多久了,衣柜里的衬衫要抓紧给她熨完。可是头好疼啊,为什么动不了……舒菡用尽全身力气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秦仪那家伙,难不成昨晚又忘记拉窗帘了吗。


“你终于醒了,我给你叫医生。”


舒菡觉得脑子一片混沌,为什么是个男人的声音?自己在哪里?


“舒小姐已经没什么事了,会有一点后遗症,我给她补了一瓶葡萄糖,慢慢会缓解的。”


“好的麻烦医生您了。”


她听见两个男声在交谈,努力想要看清身旁的人,但是眼睛好像被雾遮住了,眼前这个人,好像是宣墨?


“宣师兄?”


“我在,你现在在医院,你很虚弱,别说话了。”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舒菡更迷糊了,她怎么会在医院,秦仪呢?她要去找秦仪。挣扎着开口,发出的声音气若游丝,“秦……”


宣墨叹了口气,给舒菡掖了掖被子,“她……她在忙案子,下班过来,你再睡会儿。”


原来是在工作。舒菡悬着的心放下来,心里百味陈杂,秦仪啊秦仪,你这次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努力那么聪明,这样我才能陪在你身边久一点。也别加班了,要是我睡醒了你还不在,就要你后果自负。舒菡没有力气再想下去了,又一次陷入了沉睡。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好了很多,虽然还是头晕眼花,但不至于眼睛都睁不开,舒菡伸手揉着发胀的太阳穴,适应了一下眼前的光亮,一转头,发现身边竟然还是宣墨,语气瞬间冷的像窗外的积雪,“秦仪呢,这怎么回事。”


宣墨却避重就轻,答非所问,关切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了,还有没……”


舒菡打断了他,“我问你秦仪在哪里。”她觉得事情不对劲,自己都住院了,那只大哈士奇对自己肯定是寸步不离的,就算必须走,又怎么可能会找来这个人照顾自己?


宣墨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锁,他不敢把真相和盘托出,他怕舒菡受不了,“这样吧,你先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去找秦仪。”


谁知舒菡犟得很,硬是挣扎着坐了起来,直视宣墨,“你不告诉我就算了,我手机呢?我给她打电话。”


“别别别,我告诉你她在哪里,你躺下。”宣墨叹了口气,他知道瞒不住了,说就说吧,这个女人自己喜欢了八年,他深知她不是那种软弱的人。



故事回到一周前的深夜,舒菡吃了含有大量安定的小龙虾,睡的很沉,而秦仪要做的事才刚刚开始。她打开舒菡的手机,找到宣墨的电话,拨通。


“喂?舒菡?什么事?”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闷,应该是已经睡下了。


“是我,秦仪。”


“怎么是你?你们这种人现在都开始流行这种低俗的恶作剧了吗?”


宣墨语气很刻薄,还带着毫不遮掩的歧视和嫌恶。秦仪却一点都不恼火,姿态很低。“你有空吗,可不可以出来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电话里不方便说。”秦仪想了一下,生怕对方不答应,咬了咬牙,又加了一句“麻烦了,宣师哥。”


另一头的宣墨也沉默了,他们三人都是刑警学院毕业生,只不过宣墨毕业后从事了自己喜欢的职业律师,不在公安系统里。秦仪和自己一向互相看不上,印象里这是她第一次叫自己师哥,还是这样恳求的语气。


“哪里见面?”


“滨江路吧。”


二人碰上头的时候,江边下着小雪,秦仪拎了一大堆东西要给他,让宣墨有点不知所措。没等宣墨问,秦仪就自己念叨了起来“这是舒菡平时换洗的衣服,这是她爱吃的小零食,不过别让她吃多了,这是她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必须抱着的娃娃……”


“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宣墨一头雾水。


秦仪转过头,对着宣墨笑了,鼻头通红,眼睛也通红,“宣师哥,我不能继续陪着舒菡了。”


宣墨挑起了半边眉毛,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噢?玩儿腻了?要把舒菡甩了?”


秦仪低着头沉默了一下,说,“不是,是我要进监狱了,也可能是挨枪子儿。”秦仪看宣墨表情有点不对劲,连忙摆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要去当逃犯。”


宣墨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再揶揄取笑了,秦仪怎么说也算自己的小师妹,宣墨嘴上恶毒,心却不坏,虽然自己不喜欢秦仪,但也只是因为她的性取向,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当师哥的不可能心如止水不闻不问。一把抓住秦仪的手臂,问道“快说,怎么回事。”


秦仪歪着头看了宣墨一会儿,所有的表情都收敛了,语气里也听不出情绪,扔给宣墨一个深水炸弹般的消息,“舒菡杀人了”


宣墨瞪大了眼睛,握住秦仪的那只手也松开了,秦仪接着说,“她父亲,舒局长,你知道的。”


宣墨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这么大的信息量,舒菡?杀人?她父亲?他表情复杂,情绪翻涌,可就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准备去给舒菡顶罪。”秦仪说的话一句比一句让宣墨无法接受,看了一眼手表,蹙了蹙眉,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是我时间不够了,你必须好好听完,好好记住,好吗,宣师哥。”


“好。”宣墨掬起一捧积雪拍打在脸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秦仪点了根烟,看着漆黑一片的江面,江风呼啸席卷,刮的人脸上生疼,“她想把现场做的天衣无缝,可还是留下了破绽,省厅下来的指挥员很厉害,我没有把握让她什么都查不出来。”


“你怎么确定是舒菡干的?”宣墨打断了她。


秦仪脸上看不清表情,声音有些暗哑,“一开始只是怀疑,因为死因太过于有技术含量了,压迫颈动脉窦致死,没有搏斗痕迹,舒广涛的熟人里有这般医学基础的,只有舒菡。然后是现场的一包十二钗,舒菡把它伪造成是死者的烟,可是在舒广涛死的那天晚上,我闻到舒菡身上的烟味,跟十二钗一模一样。我希望只是凑巧,于是又借口整理物证,把舒广涛的指甲偷了出来,指甲上有皮肤组织,案发的那天晚上,我在舒菡手臂上也发现有一个抓痕,我当初还以为是她自己弄的,结果一比对,果不其然。”


宣墨向秦仪讨了根要,也转过头面向了江岸,问“你打算怎么办?”


秦仪把烟头抛进冰冷的江水里,扳过宣墨的肩头,让他面对着自己。“我想让你当我的辩护律师。”


“你想让我为你做无罪辩护?”宣墨问道。这是故意杀人罪,死者位高权重,嫌疑人还是个警察,案件性质可以说是恶劣中的恶劣了,他没那个本事能保得住她。


“不,我会当庭供认犯罪事实,我的辩护律师要做的,就是不辩驳不上诉,让此案尽快了结。”

宣墨瞳孔收缩,一把推开秦仪,指着自己道:“你他妈看清楚我是谁!我他妈是你师哥!你自己要寻死我管不着,可是你不能让我给你递刀子!”秦仪稳住身型,冲上来一把抓住宣墨的衣领用力地摇晃,眼神像一只受伤的小野兽,又凶狠又无助,咆哮的声音里带着哭腔“那舒菡怎么办?你不是爱她吗,我进去了正好给你腾位置!我已经……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声音哽咽,在江风的呼啸声里显得格外绝望。


宣墨嘴唇死咬,拉开秦仪住着自己衣领的双臂,拳头狠狠地锤在江边的石栏杆上,喘着粗气。“舒菡知道吗?”他问。


“不能让她知道。”


“你瞒不住的。”


“瞒到结案就行。”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并肩在江边站了很久,宣墨知道,这可能是两个人最后一次夜谈了。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很傻,舒菡跟着秦仪,应该会被照顾得很好吧,毕竟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子愿意豁出了命去保护她。自己爱了舒菡八年,嫉妒了秦仪三年,可这一次他输得心服口服。他比不上秦仪。


分道扬镳的时候,秦仪对他说:“师哥你记住,我们今天没有见过面。”


“嗯。”宣墨点头。


“还有,替我照顾好舒菡。如果她想不开,你就告诉她,秦仪说,别让她死得不值。”


下一章四舍五入会是个糖!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