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四

作者:男神嗷污污
更新时间:2017-11-15 18:42
点击:1116
章节字数:27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回家的路上,秦仪转着酸痛的脖子,这两天的加班,对身心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刑警这个活儿看起来威风八面,实际上又脏又累压力又山大,天天都在跟最阴暗的思想较劲,还得用罪犯的思维去还原案件,干得时间长了,那些心理素质不好的刑警自己搞不好都要被逼成罪犯。


“嘶——”,秦仪倒吸了一口凉气,可能是由于脖子扭的过于使劲儿了,瞬间疼的她眼前一阵发黑,差点追尾,强挺着打开双闪停在路边。揉着脖子,秦仪脑子里灵光一闪——脖子!脖子上有颈动脉窦!


秦仪豁然开朗,这几天他们苦苦思索却不得其解,是因为根本就考虑错了方向,他们一直在找舒广涛尸体上的损伤或病灶,却忘了人体有那么几个死穴,可以轻而易举地左右人的生死。这么想来就没错了,舒广涛的死因,极有可能就在于这小小的颈动脉窦上!


在人体神经中枢系统里,存在着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两种,交感神经使人心跳加速血管收缩,以维持人生理所需的正常运行。而副交感神经则是使人在平静状态下降低心率,扩张血管,维持一个低水平的能量消耗。这两种神经因为至关重要,所以绝大多数都被坚硬的颅骨和脊脊柱包裹保护。


然而在仅仅被薄薄的一层皮肤覆盖的颈动脉窦周围,也分布着密集的副交感神经,那里就是人的死穴之一!当颈动脉窦受到压迫时,副交感神经受到刺激,就会像身体发出信号,让心率血压降低,这是瞬间引起的低血压,低血压会引发什么?


轻则昏厥重则致死!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对舒广涛的颈动脉窦进行持续几秒的压迫,并不需要多大力气,舒广涛就会昏厥,如果继续压迫的话,就能置舒广涛于死地,并且体表体内都没有痕迹!凶手可真是好手段!


那么……凶手究竟会是谁呢?


秦仪苦苦思索着,答案仿佛近在眼前,就隔着那么一层窗户纸,可偏偏就是捅不破。会是乔歌一直怀疑的那个家政人员吗?现场没有搏斗痕迹,显然是熟人作案,而家政就是唯一一个能正常出入舒广涛家的外人。难不成真的是她?那个没什么文化,一口乡下口音,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中年妇女吗?

不,不对,秦仪趴在方向盘上,指节因为太过用力而握得发青,不是家政,那……那又会是谁?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可怕的猜想闪过秦仪的心里,连秦仪自己都吓了一跳,大颗大颗的汗珠从秦仪额角滑落。顾不上锁车,秦仪就从车上窜了下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路边的小卖部。


“老板,拿一包金陵十二钗,黄色的那个。不用找了。”


秦仪匆忙甩下一张百元大钞,又跑回车里,颤颤巍巍地拿出刚买的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舒菡不喜欢口感太重的烟,嫌味道大,所以秦仪抽的一般都是七星和万宝路。烟草的气味经过口腔和气管,又从鼻腔吐出,秦仪被呛得有些难受,但还是狠狠地又抽了几大口。抽着抽着,不知道是不是烟太呛了,都被呛出了眼泪来。


秦仪更确定心中的那个猜想了,可是又不敢就这样就这样给一宗命案下定论。她揉了揉通红的眼眶,深深吸了一口车窗外冰冷的空气,继续朝舒菡家开去。


回到家里,舒菡早已经醒了,但还没有起床,听见秦仪回来了,看都没看一眼。秦仪也早已经习惯,正准备问她吃了饭没有,被子里传来舒菡闷闷的声音,“厨房熬了排骨粥,我吃不下了,你吃了吧。”


秦仪有些震惊,问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她最喜欢喝舒菡熬的排骨粥,可舒菡嫌麻烦,两个人在一起三年多了她喝到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喝了粥,秦仪脱去警服上了床,不着片缕,贴上另一具不着片缕的身躯。


怀里人身上的香是她熟悉的,触感是柔软的,体温是暖暖的,秦仪很是贪恋这样的肌肤相亲。不自觉地埋下头,细细啃噬那人白玉一般的肩头,手指在腰侧摩挲游走。两人的呼吸都微微带了喘。


秦仪探出舌尖,来来回回描摹着舒菡的耳廓,使坏地凑到她耳边,轻轻撕咬着那小巧的唇珠,用气音说道:“师姐,我想要你。”


舒菡转过身面对秦仪,伸出手揽住秦仪的脖子,将身子贴了上去。面色嫣红,眼波流转,笑意盈盈,宛如春雪初融,“手压着命案呢,还有心思想这事?你的心怎么那么大。”


秦仪低头,二人鼻尖相抵,“对啊,我心可大了,有一米七二呢,刚刚好可以装一个你。”


舒菡笑的娇羞又撩人,舔了舔秦仪的嘴唇,“就你油嘴滑舌。”


严冬的午后,窗外寒风呼啸,这小小双人床上,却是春意盎然。


当然,不管屋里的暖意如何让人流连忘返,工作还是要做的,三个人的专案组又开了一个下午的会,乔歌执意要调查那个家政人员,刘法医表示自己不懂这个不发表意见,秦仪却出人意料的同意了。乔歌问她怎么改了思路,秦仪笑着说,“乔队您经验老道,我想了一中午,也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事出反常必有妖。”乔歌很是欣慰,心里暗自感叹孺子可教。


晚饭是在公安局吃的,隔壁桌是禁毒支队的同事,似乎也在为案子犯难。秦仪端着盘子坐了过去,问了问情况,提了点意见,几人如梦初醒,也跟秦仪相谈甚欢。


回办公室的路上,其中一个人问道:“小秦,怎么脸色不太好啊。”


秦仪疲惫地笑了笑:“老毛病了,失眠,最近有案子,更是成宿都睡不着。”


“诶,那你跟哥说啊,哥有药。”


秦仪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不怕给哥添麻烦么,熬着吧。”


那人一挥手,“都是同事,我也知道有案子还睡不着有多难受,多大的事,我给你拿点安定吧,一天一粒儿,可不许多吃啊。”


秦仪赶紧给递了根烟,再三说着谢谢。


取完药,秦仪回到办公室,乔歌竟然还没有走,对着电脑,眉头紧锁。


“乔队,还没走?”


“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再看看。明天咱们再复勘一遍现场吧。”


“好,那我去整理一下工具箱和之前采集的物证袋,还没来得及移交呢。”


“去吧,弄完回去好好休息。”


“嗯。”


来到痕迹鉴定实验室,秦仪从物证袋里找出之前采集的指甲,用放大镜看了一遍,然后不露痕迹的放进了衣兜里。回家的车上,秦仪摇下车窗,一根接一根地抽着中午买的十二钗,风很大很冷,烟也很呛,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秦仪的眼眶也很红,牙咬的很紧。


再过一个路口就到家了,秦仪恶狠狠地抽完了最后一根烟,然后把烟盒放进随身的包里

,调转了车头,猛的踩了一脚油门。


一路驰行。


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舒菡竟然还没睡,裹着秦仪有些宽大的睡袍窝在沙发里。秦仪拎着手里的东西走到舒菡面前,“干什么呢还不睡,正好,我给你买了小龙虾。”


舒菡抬起头,不施粉黛的脸庞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平日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了,对秦仪说道“你是不是瞎,衬衫都破了也不知道补,我今天给你熨衣服的时候才看见。”


秦仪有些尴尬地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像个犯了错被发现的少年,嘟嘟囔囔地说:“我也不知道哪次出现场就给划破了。”


“你啊你,这日子可过的真够糊弄的。快给我剥虾去,我给你把衬衫缝好就来。”


“小的得令。”秦仪笑的狡黠,弯腰吻了一下舒菡的额头,蹦蹦哒哒地往餐厅去了。


舒菡做完了针线,坐在餐桌前吃着小龙虾。秦仪对小龙虾过敏,所以一直以来二人养成的默契就是她负责剥舒菡负责吃。她一边给舒菡剥虾,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诶我跟你说啊你可得夸我,这虾可是我绕了十多公里去买的,是你最喜欢的那家,就每次咱们去都排队的那个。”


“嗯”


“诶我跟你说啊,我这次跟的这个专案组组长可厉害了,叫乔歌,四十多岁了还没结婚,我感觉她也是个弯的,啧啧啧天下大同。”


“嗯”


“诶我跟你说啊,厨房的水龙头好像裂了,我刚刚都被划了一下,你用的时候小心一点,要是划到了赶紧消毒,不然要发炎的。”


“嗯。”


“不过我觉得应该连药箱在哪里都不知道,床头柜左边,下面的那个盒子,常备药都有。”


“嗯。”


……


这一夜,舒菡睡的格外好。


有没有课代表答题!线索已经很明显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小古
小古 在 2017/12/14 14:45 发表

是舒菡?她很懂人体构造和反刑侦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