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最佳混蛋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1-18 22:44
点击:167
章节字数:42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十三、最佳混蛋

“静留……呃……藤乃医生,”夏树瞥了一眼身边的千绘,虽然改换了称呼,但还是关切地问道,“你是不舒服么?”

静留的情况的确让夏树挂心,从讯问笔录的后半程开始,静留就心神不属,。离开病房时说的那句奇怪的话,还有恍惚迷离的眼神,也让夏树不得其解,也担心不已。她连笔录都做好了,可静留怎么可能听不见那个人的声音?莫非是静留太累了,身体出了问题?

“没有的事。”静留回了一个习惯性的微笑,“你们二位的工作结束了,很遗憾,我还得去医生办公室签几份报告。”

“其实我们也没什么事。搜查一课的女刑警,哪会分配到什么重要的任务呢?” 原田千绘口齿伶俐地笑道,“这样吧,我回去送笔录,夏树你还是留在这里陪藤乃医生吧。有新任务我会跟你联络。医生你这几天的确很辛苦,让夏树帮忙开车也是好的呀。”

她是个极其机灵的人,夏树刚才的那一瞥和欲言又止的神情,早让她明白该做什么选择。与其在这里当电灯泡,还不如赶紧回警视厅。而且,此情此景,让她传播八卦的欲望好强烈啊!

果然,夏树没有反对,而藤乃医生则是微微一笑:“这样也好。”





夏树耐心地等待静留办完所有的事。两人回到车里,可就在车门砰地关上之后,静留忽然觉得尴尬了。

她先前在夏树面前被人骂的狗血淋头,这个喜欢她的女孩,看她的眼光会有所不同了吧。

真的好想知道夏树的想法啊。

可是她只是转了这个念头,还没有付诸行动,夏树开口了。

“静留,对不起。”没想到夏树的第一句话是这个,“我没能在门口等你,因为组五的人打来电话,他们和病房里的人吵起来了,我和千绘只能赶过去……”她的声音低下来,不说了。对于她来说,错了便是错了,不用解释。可是又想解释,不想让静留感觉她不好。

静留轻描淡写地说:“对于我这样的人,不用道歉。”

“为什么?”

“你今天又进一步了解我了,是不是更加肯定,我就是个人渣?”静留自嘲地笑了,“你刚才见到佐藤圣,她虽然是我的前女友,但我也必须说,她是个诚实正直的人,她从不会诬赖好人。”

夏树没有回答她。静留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夏树,看到年轻女郎好看的眉紧蹙着,光洁的眉心打了一个小小的别扭的结,让人心痒痒地想替她抚平。静留是从来不畏惧流言,不去管他人看法的女人。可是此时,她好像是一个等待考试铃声的学生,有一种期待,也有不想让人看到的紧张。

终于,她听见夏树低沉的嗓音:“我说过的,你不是人渣,你别这么说自己。”

“哦?”静留笑了,她突然觉得放松了,也就变得很好奇。

“佐藤小姐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不是她说的那样的人。”夏树说得很慢,讷于言的夏树竭力想把心里的想法清楚地表达出来,“感情的事情,也许真的没办法。可是我知道你今天真的很想帮她,你是在帮她。所以我相信,你绝对不是她说的那种无情无义的人渣。”

“我?帮她?”

年轻的女警面对质疑,像剖析案情一样侃侃而谈:“我们约9:00在医院门口见面,你是9:15左右到病房的。这十五分钟,刚好够你在门口等一会儿,然后走到病房。所以你根本没时间和医生见面了解病情,还对她的情况作出评估。所以,你对组五的人没说实话。”

静留笑道:“你真聪明。我真想不到玖我警官的推理能力很强呢。”

“你在笑我么?”夏树带着点不信的表情,那是种天真的倔强。也是,她被静留骗过好多次了。

“千真万确,我可以发誓。”静留举起右手,认真地说。随后她却又问道:“那你凭什么说我就是为了帮助佐藤圣?也许我有别的目的呢?”

“别的目的?反正你不会是想要陪我做笔录的。”她说的话,和那夜在皋月村,她笑着说:“反正你也看不上我”差不多。可是此时表情却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再是那时候的爽然一笑,而是说完之后,低下了头,像是不愿意听到对方的回答,可是怎奈眼角还是微微抬起,目光若有若无地擦过静留的衣角,又似有着某种期待。

她美得像一首济慈的诗!

夏树的模样落在静留眼里,也让静留一点柔情,荡漾开去。她柔声说:“我的确是在帮圣,可是……我也很想看你办案的样子。”

“真的?”虽然是怀疑,可是夏树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

“千真万确!”静留再度举起右手,“要不要我再发誓?”

夏树笑了,平时很少笑的女郎,此时简直闪闪发光。

静留看到夏树的笑容,心里有暖,也有点不安——她是不是又在撩拨这个女孩了?在她的感情世界里,再也不能出现圣和小千了,她给她们的伤害太大了。

可是看到夏树的眼神和可爱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住会说出真话,因为她的确挺喜欢陪在夏树身边,这种喜欢,不是一点点。

当然,她说了真话,但不是全部真话。

她是为了帮助圣才会主动出手的,陪同夏树做笔录也是因为她喜欢。可是还有一个她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原因,让她全程都必须留下。

其实她也早就说出了原因——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内,她居然无法听到鸟居江利子的声音,来自内心的声音!

而且……

“夏树,你有没有和那个鸟居说起过,是我救了她一命?”

“没有啊,我不是说了么?我和千绘在门口等你,然后被组五的人呼叫去,一走到病房门口就和那个佐藤圣吵得昏天黑地的。”

“是么……”静留看似不经意地回应,可是内心已经倒海翻江。

她记得清清楚楚,那个叫鸟居的女人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准确地说出她的姓名和职业,还有那句“救命之恩,无法言谢” 。

除了她的名字曾经被圣喊出来之外,她的医生身份,还有救命之恩,谁会告诉那个女人?

不是夏树,也不可能是那几个吵成一团的警察,至于圣,她并不知道是藤乃静留救了鸟居。何况她恨极了自己,分手之后对自己绝口不提,又怎会在刚刚苏醒的老朋友面前称颂自己的恩德?

是水野蓉子?静留清清楚楚地记得圣说过,一个钟头,她一句话也不说。就算她说了,在那种情况下,她又怎么可能扯到对方完全陌生的医生是怎么救命的?

难道那女人眼睛能看透人的想法,耳朵能听见人内心的声音?

就是这样平平淡淡却又令人意外的一句话,让她不禁好奇地留下来,想要窥破那女人的内心。可是做笔录的五十分钟,藤乃静留动用了她所有的能力,可她那双可以听见心里声音的耳朵,就像是突然聋了。

这是藤乃静留第一次,听不见近在咫尺的人的声音!

不,当然不是她聋了。而是她对面那个虚弱憔悴的清秀女人,像是一个无心的人。

可是没有人是无心的,那也就是说,那个人的心藏起来了,藏得深不见底。

世上竟有藏心人,这样她就更好奇了。那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女人,听得见声音,藏得住心,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或许这个女人所拥有的,是藤乃静留一直以来所渴求的——能解开她身上的秘密,打开束缚她的锁链的钥匙!

行事从来都是优雅从容的藤乃静留,此时心头如有火烧,若不是夏树坐在她身边,她一定会立刻扭转方向盘,冲回那个医院。

“静留,你是不是累了?我来开车好不好?”夏树关心地问。

静留笑了笑:“没事。”可是她还是决定在下个路口换夏树来开车,以她现在满腹心事的状态,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撞车的。

可如果到换驾驶的时候,她面对夏树情真意切的关怀和担心,却必须说个谎话,打诨过去。

虽然对她来说,说谎是一件太容易的话。可是这些年来,她必须用谎言来掩盖自己的秘密,即使是对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也必须如此。倘若能习惯于假面的世界也就罢了,可偏偏别人的虚伪和丑恶在她面前又无所遁形,这让她情何以堪?

这样的自己,每一段爱情都无法长久。美好如圣和千歌音,最终她也只能甩开她们的手,甩得冷厉决绝。如今,她还得用谎言的假面对待身边的人,这个有一颗水晶心的玖我夏树。

这种看不见、说不出的痛苦,是不是最让人无法可想?

就在她心烦意乱得想要找个出口的时候,电话响了。她按下方向盘上的接听键,电话那头是一个声音柔和的京都女人,却语出惊人:“小静,你今天是不是见到了你的某位前女友?”

夏树吃了一惊,这个人话语中对静留如此亲密,却又是怎么知道今天发生的事的?要知道她们刚刚离开,而在那个现场,应该不会有对静留如此熟稔的人。

她有些不解地看向静留,却发现适才还不安紧绷的静留,一下子放松了,带着懒懒的笑容,道“真不愧是妈妈,和我果然有心电反应。”

原来是静留的母亲,那说话的腔调和静留如此地相似,想必也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和风美人吧。

可是,夏树想象的这位大和抚子般的中年美人,说出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当然了,我当时正在给患者看诊,突然在三分钟之内打了两个大大的寒噤,心里就明白又是你这个小混蛋在外面惹祸了。”

静留居然一点儿也不在意,只是耸耸肩:“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你怎么确定就是我……”

“还需要确定?”静留的母亲面对女儿,有着母女间毫无遮拦的随便,“从中学开始,被你甩掉的女孩子,哪一个再见到你的时候,骂你的时候不仅常常要问候你,问候咱们的祖先,还想要和你妈妈我强行发生肉体恋爱。你觉得这种感觉我会忘得了?”

夏树一开始没明白静留母亲说的是什么。可是忽然联想到佐藤圣对静留说的那两句“操……”她差点憋不住要笑出来。

好在一边开车一边应付妈妈的静留没空注意她,电话那头的人也根本不知道还有个人在旁听,继续说:“宝贝,我拜托你,下次处理分手不要那么简单粗暴,讲究一点儿艺术性,分手了也做做朋友什么的。要不然,你在见到你前女友们之前给我发封邮件,好让我能缓冲一下,就像今天,要是我正在给人做手术,那才是要了命了。”

在母亲的强力输出下,静留一点儿辩白的能力也没有,只能使出女儿的胡搅蛮缠:“我以为您已经习惯了,您不是早就默认我的属性了么?”

看来这对母女经常斗嘴,静留的母亲毫不示弱地说:“可是你的属性应该更多地来自你爸爸呀,可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我呢?”

话说到这里,静留只能轻咳一声,低声道:“妈妈,我还有朋友在旁边,你就不要……”

“是么?你又交新女朋友了?怪不得前女友暴跳如雷。”静留母亲发出恶作剧得逞的轻笑,“那么我只想让你告诉那位小姐,请她分手的时候厚道一点,别再用各种方式问候我了。”

“妈妈!”静留真的有点急了,她应该有好多东西需要辩白,可有的又不愿意辩白,只能沉下声音道,“我只想告诉您,我的电话正在外放,您的每一句话都在通过音箱向我的朋友现场直播。”

“啊啦……”电话那头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是这样,尴尬的气氛通过电波从东京传到了京都,让那位伶牙俐齿的中年妇人也一时失语了,电话里的沉默长到了静留以为这次通话就此结束,她又听见了母亲精心掩饰后强自镇定的声音,可说的话还是一样出人意料,“这个这个……小静身边的那位小姐,我不知道你听了刚才的话,对我们小静有什么想法。可是我得说,你要是真心喜欢一个人,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你的内心。而且,作为母亲,我想告诉你,小静虽然看起来是个混蛋人渣,可是你只要了解她,就会知道她有多么好。她真的……很好很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Garnet Alexander Garnet Alexander -

标题:

好好看,一直被吸引了一定会看。

在 2017/11/17 18:36 发表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