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暗恋者

作者:某科学的死宅
更新时间:2017-11-14 10:47
点击:60
章节字数:75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孟霄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暗恋者。

什么是暗恋者呢?文艺一点说,就像是心有余响,口不出声;简单一点来讲,就是喜欢一个人喜欢得要死都不说,打死也不说。孟霄觉得暗恋这两个字和她的深柜属性,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契合得天衣无缝,直叫她每次在那人的面前都无话可说。

平心而论,孟霄其实长得不错,性格也好,要是真放到姬圈市场里,还是属于有市无价腰细腿长有车有房的“小姐姐”,奈何自身触觉实在钝得慌,因为心里有鬼看谁都“直”不说,自己给人的感觉更是“直”得不行,一直以来都畏畏缩缩地隐藏着自己的百合本质。更何况,单恋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件把自己变得卑微的事,那人的模样、性格、与她相关的一切事,都在不停生长的情愫中变得更好,自己的身形在那人日臻完美的影子中越变越小。

所以,孟霄是个暗恋者,她也只敢做一个暗恋者,而暗恋者首要的自我修养呢,就是不能贪心。

你喜欢人家,是你自己的事,人家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你一厢情愿。你对人家好,也是你自己的事,人家对你不好又有什么好责怪的呢?这是不能强求的啊。

不得不说,孟霄在这一点上表现得相当出色,要是这世上有一个暗恋高手排行榜,孟霄一定名列前茅——不奢望不打扰不靠近是她的绝活,也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温柔。

再说了,对于孟霄这样又怂又闷又迟钝一年到头忙得脚不沾地的外科医生而言,每天能在上班下班的时候偷偷瞄上几眼自己喜欢的人都能生出无限欢喜,更何况她喜欢的人偶尔还会主动约她出去玩,孟霄已经心满意足就差烧香拜佛感激涕零了。当然,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她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庙里面还愿了。

也是,佛门清净之地,哪会管那么多的情和怨、贪和念,众生皆苦,她有吃有喝有穿有住还矫情个啥。

可是,她喜欢何静。

她和何静先是大学室友,然后再是同一个医院的医生。她们的关系,一直不太远,却也不太近。

孟霄喜欢何静,喜欢她笑起来的梨涡,喜欢她说话的细声细气,喜欢她偏头看她的样子,也喜欢她被理发师剪残的刘海,喜欢她脸上偶尔冒出来的小痘痘,喜欢她因为辛苦而稍显憔悴的脸,只是心疼她的黑眼圈。孟霄觉得何静很好看,在她想起她的时候,她会恶趣味地想,是不是因为江浙包游(邮),所以那里的妹纸都是水做的?皮肤白白的、薄薄的,大概女蜗造人的时候,出于偏爱,只在她们的身上铺了一纸生宣。

总有那么些阳光大好的日子里,两人轮休出去放松,步行街上,何静白得像是随时都可能融化在手心里的冰淇淋。过马路的时候,孟霄牵她的手,柔若无骨的手,留心看甚至还能看到手背上纤细的青紫的血管,好像就这么一直一直地牵下去,一辈子都不放开,只是穿过马路之后,即使再不舍,孟霄也会主动放开何静的手,嗯,识大局,知进退。

暗恋者的首要修养是不能贪心。

有时候,啊,真的只是有时候,像是一个人开车回家遇到堵车的时候,或是一个人打开灯看见满室清冷的时候,亦或是一个人打开冰箱放进吃不完的饭菜的时候,孟霄会觉得非常非常非常的孤独,像是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像是自己注定了孤单一辈子。

朋友很爱我,他们认为我大方又幽默,只是他们却不能读懂我,或许他们还不认识真正的我;父母很爱我,他们觉得我上进又争气,只是他们却不能理解我,或许他们还不能接受真正的我。

只是每一次有机会和何静出去,哪怕只是逛逛街、看看电影,孟霄又觉得这样的人生还是不赖的。



十一点五十五分。

孟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稍微探了探身子,刻意而佯装漫不经心地看向门口,办公室门开着,门口正对着楼梯口,再过两三分钟,何静就应该从楼上下来了。她们属于不同的科室,有时候会一起去食堂吃午饭,有时候则不会。

不过偷偷地看何静,是孟霄每天的必修课。

何静下来了,一如既往的白大褂,蓝色的衬衫领子露在外面,因为是上班时间,她束了马尾,头发都规整都绑在脑后。孟霄偷偷地看得开心,冷不丁发现已经转身准备下楼梯的何静又转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遇个正着。

孟霄心里一紧,面上却是云淡风轻,“忙完了去吃饭啊?”很好,语气很正常。

何静似乎完全没有往“孟霄在偷偷地看她并且心里有鬼”这方面想,自然地走到了办公室边,倚着门,“你还在忙?”

已经在办公室干坐了十来分钟的孟霄下意识地理了理手边的文件,“嗯,嗯,刚刚弄好。”快说一起去吃饭快说快说!!!

“我听说有青年男士正在到处找你,据说还是一表人才哦。”

孟霄一脸茫然,“啊?”这是什么走向?

“好像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说想要尽快联系上你。”何静的尾音拖得长长的,语气有点不确定,“你最近谈恋爱了?”

孟霄有点局促,着急地想要撇清关系,“怎么可能,没有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说我怎么不知道你找对象了。”收到满意答复的何静似乎被她慌张的样子逗乐了,“你自己快去看看吧,不过估计很快就有人给你打电话了,我先去吃饭了,bye。”

何静的语气很是愉快,说完,不等孟霄作出反应,自己就转身离开了,步伐十分轻松的样子。

孟霄有点遗憾,今天的午饭只能一个人吃了,正当她拾掇拾掇东西,准备起身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咦?说来就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院长的电话号码。

孟霄带着些许迟疑,接通了电话,“您好,我是孟霄。”


孟霄不自在的坐在椅子上,对面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的确如何静所说般仪表堂堂,只是,她是天然弯,再帅的异性也白搭啊,而且,她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和同龄的异性相处过了。院长在电话里只是说有一事相求人命关天,请她务必帮帮忙,孟霄自然答应。然后院长就给了她地址,打发她来了这家离医院最近的西餐厅,甚至爽快地告诉她如果必要下午可以不用去医院。

魔幻现实主义?孟霄有点摸不着头脑。陈院长这么大的派头居然有一天会对她用上“求”这个字眼。

“孟小姐,鄙人梁复,是我拜托陈院长给您打的电话。非常抱歉打扰了您,但是实在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年轻的男子说得很是郑重,说的虽然是求人的话,实际上言语间却一点求人的感觉都没有。

“您能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嘛?”孟霄迟疑地问,桌子下的手握得紧紧的。几分钟前,服务生已经把梁复点的餐点都端了上来,不过孟霄连拿起刀叉的欲望都没有。吃人的嘴短,没弄清问题之前绝对不能自乱阵脚。

梁复似乎有些谨慎,“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您能耐心地听完我的请求。”

“额……梁先生您说,我一定听完。”孟霄认真地保证,同时在心里吐槽,不合理我一定拒绝!

一直以来都表现强势的梁复放软了语气,“是这样的,我希望您能陪我妹妹玩一天。”

孟霄彻底懵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啊?”什么鬼?搞这么大阵仗叫我过来带孩子?

梁复看到了孟霄的惊讶,进一步解释道,“孟小姐,我妹妹今年二十二岁,她……喜欢女生。” 于他而言,开诚布公对双方都好。不过,在说到“喜欢女生”的时候,梁复显然有些迟疑,甚至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孟霄的表情。出乎他意料的是,孟霄的反应先是惊讶随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还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发现孟霄不排斥,梁复明显松了一口气,他接着说到,“我妹妹生了很严重的病,很快我们就要带她去国外治疗了,她不想走……她还有一个心愿。她很喜欢她们学校的一个学姐,但是从来都不敢让那人知道,前几天,家人带她来医院检查的时候,她看到了你,你和她的学姐长得很像……她不想去打扰她的学姐,但是又很想留下一些回忆,所以,我想请您帮帮忙。”

孟霄沉默了,喜欢一个人却不敢让那人知道的心情,她大概懂。那女孩子的心思,那些别扭的想法,她大概也是懂的吧。

“我需要怎么做?”

“明天陪她玩一天,陪陪她。”见孟霄答应,梁复如释重负,大概是害怕孟霄反悔的缘故,他竭力打消孟霄的顾虑,“休假的问题,陈院长那边,我已经跟他说好了。”

“梁先生,您带了您妹妹的照片吗?”

孟霄看见梁复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精美的皮质钱夹,“这是她的照片。”

把妹妹的照片放在钱夹里,她想,他肯定很爱她的妹妹。

照片上,一个长卷发的女孩子戴着太阳帽,站在画板前,手里拿着一支画笔,脸上还有两三抹颜料,不知是故意涂上去的还是不小心弄上去的,明艳的颜色,很漂亮。



第二天,孟霄按照约定,在早上八点四十五分到了榕城的欢乐谷正门。事实上,她对榕城的欢乐谷还是很熟悉的,不管是在大学期间,还是毕业后工作,她都来过这儿不少次,每一次,她都是和何静一起来。

不过,今天却有些不一样,不光是同伴不同,孟霄还惊讶地发现整个欢乐谷除了工作人员,游人……目前就似乎只有她一个,这显然不科学啊……

包场了?!!!

金牛座的孟霄只觉得虎躯一震,方才有点后知后觉,也是就说,她昨天应该好像貌似遇见的人是一个壕?

由于距离约定好的九点还有几分钟,趁着目标人物还没有出现,孟霄抓紧时机把自己的发现发微信告诉了何静。

何静几乎秒回了她,“加油!好好陪人家。”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盯着手机屏幕的孟霄却笑得有点傻。

昨天晚上,她想了很多。当医生的人自然见惯了生死,可是听到一个人悲伤地说出亲人“生了很严重的病”的事实时,还是会忍不住难受,更何况,实在太TM有代入感了——喜欢一个人,却怎么都不敢告诉她,怎么都不敢打扰她,怎么都不敢推她入漩涡——那个女孩比她的处境还要糟糕得多,至少,她还可以每天都见到何静,还有时间去等一个可能。

孟霄犹豫了很久,脆弱到不能忍受的时候,到底还是忍不住借这件事偷偷地试探了一下何静对于同性恋的看法,何静表现出来的态度很是包容,天知道她有多感激她的包容。她知道何静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去庙里还愿的机会的?

有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近了。

孟霄抬起头,试探地叫了一下名字,“梁辰鱼?”她穿着一件咖啡色的毛线外套,牛仔裤,运动鞋,比起照片里模样,已然瘦了不少,头发也没了卷曲的幅度而是直直的,皮肤很是白皙,却是那种却缺少血色的苍白,看起来有些羸弱,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二十二岁的人,反而像是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高中生。

“我是孟霄。孟浩然的孟,云霄的霄。”

走过来的女孩子似乎有些羞涩,点了点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她的头微微低着,声音小小的,像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猫。

孟霄像是突然想到,“你是不是出生在江浙那边?”

梁辰鱼惊讶地抬起头,“你怎么知道?”孟霄这才看到她的眼睛,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像是小古井一般,灵气逼人。

“我是苏州人。”

孟霄有些得意,“我猜的。”说完,孟霄主动牵起了梁辰鱼的手,轻轻地拉着她往前走,熟稔地像是已经做了千万遍,“想从什么项目开始,今天我带你玩个痛快!”她希望她今天能开心,非常非常开心那种的开心,虽然她不是她的学姐,她也会尽最大努力给她留下美好回忆的。

梁辰鱼驯顺地跟着她,亦步亦趋,声音依旧轻轻的,“摩天轮。”

大概是考虑到梁辰鱼身体的缘故,孟霄走得并不快,虽然只有两个游人,但是欢乐谷的工作人员显然没有一点含糊,不光是所有的大型娱乐设备都处于随时可以运行的状态,每一家娱乐小店,每一个小卖部都是正常运营。

孟霄看见了路边的棉花糖,侧身一脸期待地问梁辰鱼,“要不要棉花糖?”

梁辰鱼笑着点了点头,孟霄看见了她脸颊两边的酒窝。

孟霄一边牵着梁辰鱼往卖棉花糖的地方走,一边毫不保留地夸她,“你的酒窝好漂亮。”说完,孟霄回头对她露出一个笑容,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戳了戳自己的右边脸颊,“不像我,我只有一个酒窝。”

梁辰鱼笑了,因为孟霄的这个举动她似乎没有再那么拘束了,她拿下了孟霄毫不留情戳自己的脸的手,“一个酒窝也很漂亮啊。”

“有吗?我小时候为此可不甘心了,我还试过铅笔想在左脸上后天制造一个酒窝出来。结果被我同学嘲笑,他们问我是不是想模仿燧人氏钻木取火。”

梁辰鱼笑出了声,孟霄很是满足,她大金牛最善于自黑来逗人开心了。

“你想要什么味的?”

“蓝莓,你呢?”

“我要草莓的。师傅,一个蓝莓一个草莓啊,谢谢。”孟霄对店家说完,又转过头来和梁辰鱼说话,“我有一个朋友啊,超级龟毛,她非常喜欢吃草莓,但是却从来不吃草莓以外的任何草莓味制品,而我每次都专门当着她的面吃,就是为了烦她。”

“是吗?你很恶趣味嘛。”梁辰鱼似乎有点没想到,稍微退了一步,似乎想认真地观察一下孟霄,孟霄配合地站得笔直任她打量。

眼前的人穿着黑色的卫衣、深色牛仔裤、运动鞋,看起来活力四射的模样,一点腹黑的痕迹都找不到,梁辰鱼摇了摇头,“看不出来。”

孟霄将从店家手里接过棉花糖递给梁辰鱼,笑得尤其开心,“被看出来还得了。”



她们的一天,由摩天轮开始,由摩天轮结束。

期间,梁辰鱼一度似乎对跳楼机和大摆锤有种莫名的偏执,一定想去坐一次。

孟霄问她,“你以前玩过?”跳楼机和大摆锤倒是她和何静来欢乐谷的常规项目,滋味的确是欲罢不能欲语还休,而且每次何静都会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不过,她担心梁辰鱼的小身板承受不住啊,她虽然没问梁辰鱼到底是生了什么病,但是好歹在医院里工作了两年,一看就知道梁辰鱼的身体状态很是糟糕。孟霄一直都在尽量选择刺激性比较小的项目在玩,她们还去看了一场室内的儿童剧。

听见孟霄的询问,梁辰鱼有点不好意思,“没有,只是很想试试。”

孟霄劝她,“这两个项目太激烈了,等你的身体条件更好点再尝试吧。”孟霄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梁辰鱼的表情,果然,梁辰鱼的表情不可避免地变得有点失落。

孟霄有点难过,连忙哄她,“没事的,等你从国外回来,没准就可以和你的学姐一起玩了呢。”

梁辰鱼明显变得开心了很多,轻轻浅浅地笑了笑,扬唇问她,“真的?”

孟霄用手指刮了刮她的手背,表情认真,“真的,到时候记得要勇敢点。”

梁辰鱼乖巧地点点头。

之后,孟霄还带着梁辰鱼去玩了娃娃机。老实说,两人似乎都不是很擅长夹娃娃这种事情,从一台机器奋战到另一台机器,一直都属于颗粒无收的状态,最后还是孟霄技高一筹,夹起来一个超级可爱的棕色小熊玩偶。

小熊的个头很小,大概只有成年男子展开的手掌大小,却是十分的精致。

小熊从机器窗口滚出来的时候,梁辰鱼高兴得整个人都蹦了起来,一下子扑到了孟霄的身上。

孟霄没敢动,好一会儿,梁辰鱼后知后觉地松开了她,脸色由不自然的红。

孟霄蹲下身子把小熊拿出,递给梁辰鱼,“送给你,有没有觉得你们很像?”她的意思是他们都是小小的、棕色的。

梁辰鱼果断摇头,却伸手接过了小熊,然后就一直拿着它,一直拿着它进入了她们此刻所在的摩天轮里。

摩天轮缓慢地上升,像是一个巨型时钟的秒针,不断移动。

晚上的摩天轮,同白天摩天轮能看到的景色相比,别有一番滋味,再也看不真切澄澈的人工湖,只能看到水面各种灯光的倒影,所有的广播都播放着同样的音乐,所有的设施都亮着五颜六色的灯,却也没有改变整个摩天轮只有她们两个人的事实。

孟霄突然感到有些孤单,如她以往平淡的生活里的每一次孤单一样突然,欢乐谷晚上九点闭场,这是她们今晚的最后一班摩天轮。

摩天轮里两人对坐着,孟霄有时看看窗外的景色,有时又转过头来看一直扒弄着小熊的梁辰鱼。

“在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的地方的时候,你可以试着许一下愿。”

“嗯?”梁辰鱼意外地抬起了头,看向对面的孟霄。

“小时候,我姐姐第一次带我坐摩天轮的时候告诉我的。后来,我每一次坐摩天轮都会许愿。”

梁辰鱼好像笑了一下,旋转中的摩天轮,光和影不断地交替,孟霄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见了她有些疲惫的声音,“愿望实现了吗?”

孟霄语气很是认真,“有的实现了,有的还没有。”

“唔。”梁辰鱼若有所思。

“我曾许愿考上好的大学,为了这个愿望,整个高中我都在不断地努力,最后我的愿望实现了。一会儿,你许下你自己的愿望,然后为它不断努力,勇敢地去尝试,最后,应该也能等到它实现的。”

“是吗?你没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孟霄有那么一瞬的语塞,沉默,然后却是坚定地看向梁辰鱼的眼睛,“……我、我也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子,我也不敢告诉她,从四年前开始,我在摩天轮上只会许一个同样的愿望……我想和她在一起。”孟霄看见梁辰鱼的表情似乎愣了一下,她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手,接着说道,“这个愿望,是我许了很多遍,却一次都没敢为之付出努力的愿望……所以,它一直都没有实现……我现在打算为它付出努力了,我希望你一会儿也许下愿望,然后为它付出努力,希望你慢慢好起来,去告诉你的学姐你喜欢她……”

你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说这个?

梁辰鱼突然笑了起来,又是那种轻轻浅浅的笑,看着却让人有些心疼。

说了一大堆心里话的孟霄差点恼羞成怒,“你笑什么?”

梁辰鱼敛了唇边的笑容,声音在黑暗里低低的,“可是,我们不一样啊。”她将头转向了窗外,“其实我很庆幸。我没有告诉她、没有去打扰她,因为,我可能不能陪她很久。”

孟霄突然很是难过。

“不过我会听你的话,到了顶点的时候,我一定会许愿,然后祈盼它,希望它实现。”梁辰鱼笑着说道,孟霄去寻她的眼睛,倒映着灯光的眸子流光溢彩,一时间美丽不可方物。

她们在摩天轮的顶端许下愿望。



最后,梁复派了司机专程送孟霄回去,则梁辰鱼站在他的车边,看着那辆黑色的车渐渐消失在车流里。

“外面冷,上车吧。”

“嗯。”

梁辰鱼乖乖地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室,梁复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发动。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榕城的路上,他们的家离欢乐谷很近,不到二十分钟就能到。

“累吗?”梁复担心地问,不时看看副驾驶那儿脸带倦容的梁辰鱼,她已经快三个月都没有进行过户外活动了,今天撑了这么久,应该累坏了。

“累。”梁辰鱼诚实地回答。现在的她,即使是想撒谎也没有力气了,骗人是一个体力活儿。

“……今天玩得开心吗?”

“开心。”梁辰鱼笑得很是好看,手指不停地蹂躏在小熊玩偶的脸。

梁复试探着开口,“那……要不要让孟小姐再陪你玩一天?”

梁辰鱼沉默了一会,“……不用了。”

梁复有些着急,“你们还可以去看看电影,或者去看看话剧,做一些不累的事情就好了。”

“哥。”梁辰鱼轻轻地唤了他一声,顿了顿,斟酌着开口,“那样,就是打扰了,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她不想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让她哥难过。

“没事的,再多一天而已,孟小姐不会介意的。”梁复的声音有些哽咽,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男人红了眼眶,攥紧了方向盘。

“再多一天又能有什么不同呢。”梁辰鱼轻轻地靠在了梁复的肩膀上,想要安慰他,“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多陪陪你和爸妈,而且,我已经有了这个了啊。”她轻轻地扬了扬手里的小熊。

梁复没有低头看她,他直直地看着前方,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掉,耳边传来梁辰鱼倦极的声音,细弱蚊吟,“哥,我先靠着你睡一会啊。”

梁复轻轻的“嗯”了一声。


一个月后,孟霄成功地表白了何静。

出人意料的是,她们俩是双向暗恋,在孟霄终于鼓起勇气挑明之后,两人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你暗恋的人,恰巧也暗恋着你,孟霄只觉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当然,孟霄偶尔也会想起梁辰鱼,祝福小姑娘能快点好起来,希望小姑娘能和她的学姐有个好结果。

迟钝如孟霄,自然不会知道有个喜欢了她整个大学时光的人连同她送给她的那只小熊玩偶一起被装进了一个小盒子里。


那天晚上。

孟霄许的愿望是,希望梁辰鱼的愿望能够实现。

梁辰鱼许的愿望是,希望孟霄能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


小伙伴们觉得不错的话,不妨再去看看渣写手正在参加征文比赛的“宇宙级”甜文《我的亚斯伯格症女友》!
求收藏求评论求评分~
不甜不要钱!
(是的你没有看错!给自己花式打广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