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

作者:ishiko
更新时间:2017-11-13 22:38
点击:27
章节字数:43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



月落日升,已經是隔天早上七點了,陽光穿過J家的窗簾,曬醒了A。她緩慢的睜開眼,當她發現不在自己房間時,完全被嚇壞了。

她開始猛烈的搖晃J:「醒醒啊....呃我真是個白痴!我翹家出來玩,竟然沒在日出之前回家....我死定了!!」


「......啥?」J幾乎撐不開眼皮。「喔,灰姑娘公主,你沒趕上午夜的宵禁。」

她打個呵欠伸了懶腰,「需要再跟你自我介紹一次嗎?」她手指纏著A的髮梢玩弄,懶懶的說。


A用力的把她手指拉開。「我只穿了跑趴的衣服,我不能這樣回家!我爸應該已經去工作了,我姊姊們可能正要出門,但如果有誰恰巧沒出門呢?我該怎麼辦!你是個成年人,幫幫我~~~」A很擔心她家人會發現她昨晚在做什麼,尤其還是跟一個成年人混在一起。


J看著她恐慌的表情笑了。「別擔心啊,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她換個姿勢,摩娑A的腰取樂:「我說啊,我們先吃頓豐盛的早餐,然後去買些青少年會穿去上學的衣服...嗯抱歉,我不確定你們要不要穿制服?然後從容的到學校去。」

她又深了懶腰,打了另一個呵欠。「你需要我陪你去解釋?」


A瞪大眼睛,翻身坐到J身上:「你先發誓你不會跟他們說任何事!你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如果有人問你在幹嘛的,你就說你在我想去念的大學裡工作,就這樣!」她用手指戳J的臉,嚴肅的說:「聽到了嗎,聽到了嗎?很好!」


J聞言笑了,捏捏她的屁股:「幹嘛這麼緊張呢?這不是我的計畫。你看,你大概是來自有權有勢的好人家,上大學不用愁,你何必在半夜溜出來和未來的教授整夜談話呢?這不合理呀,聰明的小甜心。」她親吻並稍微吸吮了A的胸口:「我總是會有靈感的...」


A的手指頂著J額頭將她頂開,「你隨時都要來一下嗎!?」她噘嘴:「在我們沒想出完善的計畫前,我不會離開你家,所以你最好快點有靈感,因為我在壓力下表現得不太好。」


J親吻她噘起的嘴唇:「好啦,我會想辦法。我們先去吃早餐。」她把A抱離床上,開始穿自己的衣服。「你可以自己挑一件我的衣服,不過褲子可能會太長就是。」


「謝謝喔,我會把褲管摺起來,隨便一件牛仔褲就可以了。然後你早餐除了我之外還想吃什麼?」

她穿著薄裳站上咖啡桌,擺出撩人的姿勢:「J,我想要你像你其中一個法國女孩一樣勾引我。」她笑說:「你知道的,你本來對我沒興趣,但你現在怎麼都吃不飽。而且...你正在幫助我逃避懲罰。」


「為啥啊?你說法文嗎?」J抓了一件普通的牛仔褲和T恤走向她,故意摸了她大腿:「淘氣的女孩,我的早餐排名第一的是這個,第二是三明治和紅茶。他們也有你要吃的奶昔和甜甜圈喔~如果你表現得好,還可以從服務生那裡拿到泰迪熊當獎品。」

對於如何交代昨晚,她已有了計畫,但她好奇A會怎麼處理。


A蹬下咖啡桌,在J面前不避諱地脫下內衣換起衣服來。「為什麼你能吃健康的早餐,卻餵我的身體吃毒?奶昔和甜甜圈?認真的嗎?你是想讓我營養不良呢,還是你想要我增重個幾磅?你可以直接說呀,我的甜心。」她的語氣極度嬌媚。


J直盯著她年輕美好的胴體,被她的勾引撩起了慾望。「因為你阿嬤喜歡小朋友胖嘟嘟的臉,」她的手指移到A的胸口:「或者在這裡多個幾磅也不錯。」她的身體在晨光中看起來美極了,她把她擁入懷中,低聲問:「你早餐想吃什麼?」


當J對她的酥胸給出評論時,A咯咯輕笑,然後她盯著J的和自己比較,嘆了口氣:「我希望我能跟你一樣豐滿.....嗯我也不知道早餐要吃什麼...三明治或歐姆蛋都可以。我不喜歡吃麥片,尤其是他們已經在牛奶裡面泡爛以後。」她吐舌頭作出噁心的表情。


「十七歲以後它們還是會變大的,別擔心。而且也有人喜歡小胸部啊。」她一邊撫摸她一邊露出邪惡的笑。

「我知道附近有不錯的餐廳,我們可以穿好衣服,像剛結束徹夜學術對談的教授和上進的學生一樣走進去。還有,我也不喜歡麥片,我小時候早餐都吃飯、湯和一大堆水果。」


「是喔,學術討論呢。」她調侃:「另外別擔心,我會付還給你所有的錢,包括昨晚的酒水和早餐,別跟我爭論。嗯,你的早餐聽起來好好吃,這解釋了為何你在這年紀會有這副好身材。」她輕撫J的臉頰,因為那柔軟滑順的觸感而微笑。


J總是裝做自己勉強達成收支平衡,因為她是個長著中東臉的有色人種,這比較符合大眾期待。但她其實靠著搞軟體賺了好些錢,她根本就不需要額外找工作。

「孩子,讓我請你吧,我不習慣給青少年買單。」她把A抱到鏡子前:「現在你有五分鐘可以著裝,在我改變主意把它們脫掉以前。」

她隨意梳了梳頭,整好裝走到客廳去。


A輕笑,心想:「很高興知道我是第一個會付錢的青少年。」

然後她看著鏡中的自己,尖叫:「天啊,還好我把我頭髮染紅了,不然我看起來像任何學校裡的普妹一樣,或者更糟,像我的姊姊們。」

她不確定怎樣才會看起來更學術一點,所以她只是穿了T恤和牛仔褲,圍了一條在地上撿到的花俏腰帶,梳了個不太整齊但經典的包頭,就像她的老師每天都會梳的一樣。


「好了嗎?」J在客廳大聲問。她自己穿了輕便的服裝,因為她並不打算演出A的教授學生戲碼。但反正她現在還不想跟A解釋。

她從衣物櫃拿了最好的外套準備給A,心想這件黑袍大概會適合這個調皮的小巫婆。


A加快速度走出來:「好啦好啦,我可以出發了。我知道我看起來像睡了世紀長的午覺,但我覺得我打扮得很像大學生。我可以說我是學藝術的,因為他們看起來老是像嬉皮一樣。你不覺得嗎?」她燦爛的笑著。


J看著她的亂髮笑答:「我們是經歷了世紀長的某事沒錯。」她遞過大衣:「拿去,穿上。」在最後一刻她發現一條圍巾,於是取了掛在A的脖子上。

「但你看起來不像學藝術的學生。」她幫A把頭髮梳好一點。


A故作姿態把圍巾甩在自己脖子上,驕傲地說:「我呸,你這沒文化的庸俗之人。」她大笑:「如果你問我,我覺得現在這就很像學藝術的了。」


「好喔。」J敷衍她,左臂環著她後腰往外走。「好棒,讚嘆,拍拍手。」


A輕笑:「別取笑我。而且你最好把你的手從我身上移開。我們不想被人家誤會我們是一對或其他的關係,尤其我爸是個有名的政治人物。」她吻了J的臉頰:「不是針對你唷,夯尼。」


J回吻她可愛細緻的臉頰。「放輕鬆,我們永遠不可能是一對。另外,你剛說誰是你爸?」她能感覺這女孩溫軟的身體在她懷裡扭動,如果不快點出門,她可能會反悔,回頭把她這身藝術系學生的行頭都脫掉。


A聞言,瞬間氣得臉都紅了,她站到門把前面,防止J從大門離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們永遠不可能是一對?所以這真的只是一夜情?另外,我爸是川頓,你知道的那個保守的州長,所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是大大的不可以!但我相信在他內心深處知道,他說那些話只是為了符合民眾的期待。我想他還是會接受我本來的樣子。嗯不過這不是說我短期內打算要跟他出櫃了,但我的確很明確的跟他還有姊姊們說過LGBTQ社群應該要被世界接納。」


「你有個好偉大的理想。」J捏了捏她的臉。「是啊這只是一夜情,你得到你想要的,我也得到我想要的。」

她想起自己的十七歲,那時她也像這個天真無畏的女孩一樣。

「喔,你爸是川頓,我真沒料到。」她隱藏她的驚訝:「這讓我們無法交往的理由更加充分。據我了解,他也不喜歡穆斯林和我的祖國。雖然我現在已不是穆斯林,但我猜我對他來說應該還是個危險份子吧?」

J沒告訴A的是,她的前任就是個部族首領的女兒,他們的關係從不被祝福,而且在對方的部族發現後,很快以悲劇收場。在那之後,她挺身而出為LGBTQ社群奔走,接著被她的政府威脅。這也是她人在這裡的原因。


A強硬地抓著J的手:「你要告訴我你昨晚什麼感覺都沒有!?我能理解你習慣這種用完就丟的概念,但我無法裝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我爸可能對你的國家做過很多不公正的事,但這不代表他一定對人有刻板印象。你可能看起來像穆斯林,但外表對他來說不代表什麼。我們不需要成為公眾情侶,但我還是希望我生命中有你的存在。」

她嘆了口氣,放開J的手,慢慢脫掉外套和圍巾。「但我猜我反應過度了,我也理解你不想和我再有任何牽連。」她轉身思考自己該何去何從。


J嘆口氣,微笑:「你真可愛。」她走向她,將她擁到懷裡。「只是一晚,你就想著永遠。這是年輕人的天性,誰能批評呢?」她拍拍A的背:「但有多少人能真的實現?」

她吻了A的額頭:「我很享受和你共度的昨晚。通常我不會邀請女人到我家,在完事後我也會馬上離開。至少我們今早還一起起床了,這樣說你會好受一點嗎?」


A抱她抱得更緊了。然後她抬頭看她:「不是因為這是我們的天性...這單純是因為我陷入誘惑,給了你我的童貞,我不希望在日後回想時,只想起我把第一次給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人。你這麼說是讓我好受一點,但若要我完全釋懷,請讓我多陪你一天。」

她很快的脫去自己的上衣,手往J的__摸去,輕聲說:「跟我說你不想要這個。」

她覺得如果自己並不是要進入一個認真關係的話,她應該表現得更像J。


聽見和看見A所做的事後,J吞嚥自己的口水,她被這個危險的女孩撩撥了。「就算我只是渴望你的肉體也沒關係?」她溫柔的把A推向牆壁,但狂熱地親吻與撫摸她。

「小公主,昨晚還滿意我的服務嗎?」她的手指伸向A的雙腿之間,期望聽見她的嬌吟。


A的呼吸變得粗重,她緊攢住J的頭髮,正如J也如此對她。

「嗯,但現在換我服務你。」她說著,強硬地和J換了位置,將她的背壓在牆上,狂吻她的頸項和雙唇。

「但是當然,如果我們保持聯繫,現在這些相對於你能獲得的,僅是淺嚐而已。」她緩緩後退,雙手滑落J的腰際壞笑著。


這既是威脅又是引誘,兩者J都不喜歡,她才不是看著釣鉤的蠢魚。

但她還是屈服了。「過來。」她低聲苦澀地說。

她開始欣賞這種危險的感覺,這能暫時從低潮中拯救她。這就像有憂鬱症的人會自殘,因為肉體的疼痛能暫時蓋過精神的折磨。


A因為J渴望性__的光景而微笑。她心想,如果J不打算和她在一起,這將是他們之間的最後一次,她想把它做到最好。

她推著J走向他們的沙發讓她坐下,開始解她的衣服:「現在你只能看,不能動手。」她用更加性感的聲音說。


「你在折磨我,不如把我綁起來算了。」J盯著她,強烈的想把她衣服脫光。她有時也和一夜情對像玩遊戲,於是她只是耐心地乾坐著,急促地呼吸。「你真的只有17歲嗎?」她挖苦地問。


A看到J眼裡的飢渴,於是她坐到J的腿上,手指在她背後刮搔。「我能扮演任何你希望的年齡......你這讓人心碎的傢伙。」她臉上掛著一抹天真無邪的微笑。


「如果你沒有心的話,就不會心碎了。」她想觸摸A的臉、背、胸口、臀__、全身上下的肌膚,但她是個好玩家,她遵守規則。


「只要我的心還在跳動,我就會使用它。」A說著把臉貼向J的臉,在她耳畔持續地呼吸,雙手在J的衣服裡面滑移。「你將對我的性上癮。」

她絮語著,解開J的第一個扣子,然後突然扯開她的衣服,侵略性地揉捏她的雙峰。


J被她的話觸動,心想:「她真是個狡猾的女孩。她完全知道如何控制我。」

她覺得自己像獵物,這不是她在性關係中熟悉的角色,她喜歡像個國王或皇后主導一切。但A看來正要打開另一扇窗,在她發動攻勢時,J聽見自己急遽地吸氣。


不合格的字用__取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