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下

作者:湛兮
更新时间:2017-11-12 11:02
点击:704
章节字数:23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个拥抱只持续了一分多钟,秦楸却觉得好像过了几年。啊……这些回忆仅用了一分多钟,就在自己脑海中播放完了,可她对凌凛这份复杂的感情,可不是仅仅用一分钟就能弄清楚的。

几年过去了,她依旧不明白。

今天秦楸刚从机场出来,就拨通了凌凛的电话:“我回来了,老地方见哦。”她以为凌凛会先在那儿等,结果没想到,是她在这瑟瑟的秋风中凌乱。

其实,凌凛接到秦楸的电话之后,她就立马试衣服,梳妆打扮。

秦楸终于回来了,虽然两人偶尔发短信交流,但终于要见到阔别三年的真真切切的她了。三年来,她不止一次地在脑海中描绘她的模样。她长高了吗?瘦了还是胖了?

凌凛心中五味杂陈,既想哭,却又想笑;想立马去见她,却又不敢去,她此时此刻,是矛盾综合体。

她是否知道,自己的心意呢?假若她知道,两人的未来在哪里呢?是否能被父母接受?是否会受尽白眼?

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凌凛心间,挥之不去。但在见到秦楸的那一刻,这一切,似乎不那么重要了。正如他人所说:“我爱你,与性别无关。”

至于自己是什么时候分清楚这不是友情而是爱情这件事的……大概是分别之后吧。

人啊,有时候距离太近,有些情感总是会另一些东西掩盖,它的实质就被忽略掉了。

……

拥抱结束后,凌凛红着脸松开紧抓着秦楸双袖的手,迅速起身擦干眼泪。然而那两抹红霞秦楸没看见,秦楸只看见那晚霞映照在凌凛脸庞,很美。

占有欲,还是爱呢?不知道呢……

一人已经明了,而另一人仍在迷茫。

“对了,我妈妈叫我问你上我家吃饭不?听说你回来了,她今天可是买了准备了好丰盛的食材。”凌凛带着哭过后特有的鼻音,笑着问。

“去啊,有好吃的为什么不去?你看你的眼泪还没擦干净,等会儿阿姨还以为我欺负你呢。”一边说,秦楸一边站起来,伸出手揩掉凌凛眼角残留的眼泪。

“嗯……”凌凛的脸更红了,却没有往后退。

“咦,你是不是脸红了?”秦楸认真地看着凌凛的脸道。

“诶?!!才没有!”凌凛害羞地辩解道。

“哦,没有啊……”秦楸有些失落。

……… 

“小楸,来,阿姨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些菜了,快尝尝。”凌凛的母亲脸带笑意。

“是啊,小楸快尝尝吧,你阿姨虽然不是什么大厨,但是做菜还是有一手的。”

“妈,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啊?!我最爱吃的菜你一样都没做!”凌凛抱怨道。抱怨也只是吐一下槽,她心里其实超级开心。

“谢谢叔叔,谢谢阿姨,那我就不客气咯!”毕竟是多年的邻里,秦楸也不讲究,夹起菜就吃,吃之前对着凌凛呲了呲牙。

“哼……”凌凛转过头。

……

三年没见,四人在席上相谈甚欢。

“三年没见,咱们小楸,长得更漂亮了。学校里一定有人追你吧?”凌凛母亲一脸八卦地问道。

“诶?有几个吧……”凌凛吃得正香,随口应了句。

凌凛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僵硬了,但这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

“我送你回去吧,顺便帮你打扫一下,灰尘肯定多得不得了。”在凌凛家楼下,凌凛提议道。

“诶?不用啦我自己就能打扫,况且等会儿你一个人回来,不安——”

“我说我要送你回去…… ”凌凛用涌起泪水的眼睛盯着秦楸的脸。

“……走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走到半路,街上的人基本没有了,全都回家了,这只是个小县城,人们的夜生活并不丰富。

凌凛停下脚步,拉住了秦楸,她下了决心,她不想浪费这天赐良机。

“我爱你,秦楸……我知道你只是把我当成青梅竹马。我知道可能你会觉得我恶心,但我还是没法抑制这份心情,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知道这可能会毁掉我们之间的感情,但我现在只想告诉你,我有多么爱你!听见有那么多人追你,我很害怕,怕我再不告诉你,你就会属于别人了……”不知不觉地,凌凛就泪流满面了。

凌凛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秦楸同除她以外任何一个人无论男女,卿卿我我的样子。

虽然路灯是昏黄的,但在秦楸眼中,泪珠却格外的晶莹。

为什么?

不是之前病态的舒心、刺激和激动?为什么……会痛?

……

啊,原来如此,这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占有欲。想想以前她哭,哪一次不是因为她对我的依赖落空,自己辜负了她的期待?原来自己享受的,是她对自己的依赖。

我希望她只属于我,她只依赖我,只爱我……

所以自己才会回到这里,和她报考同一所大学啊……原来如此……

秦楸抬头,试图让泪水回流,却看见那片漆黑的夜空,如此宽广。皎洁的月光,努力抛洒清辉,似乎想要像太阳一样,将世界照亮。

我是如此地卑鄙,卑鄙地爱着你,卑鄙地被你爱着,却又痴傻得无法察觉这两份显而易见的爱。

“谁说我只把你当青梅竹马?”秦楸低下头看着她,努力显得镇定。

“诶?!”凌凛声音沙哑。

“我也是,和你一样啊…”秦楸像个孩子一样,紧紧抱住凌凛大哭起来。

……

“哎……好累啊,要做的事居然这么多。”凌凛坐在沙发上微微喘着气,用毛巾擦了擦汗,又开始仔细替秦楸擦额头与脸上的汗。

“这有什么,反正以后你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这山寨里有的是让你打扫的。”秦楸看着她,笑着说。

凌凛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装作生气的样子道:“以后?哼……”

“诶?亲爱的,我错了,应该是:从今以后,一直都是!”秦楸嘿嘿一笑,一把抱住了凌凛的腰,用鼻子蹭了蹭凌凛的脸。

……

“喂?阿姨啊。哦,她说今晚在我家住。啊?凌凛在洗澡呢。嗯,嗯……阿姨晚安。”

……………

今天是休息日,不用工作,秦楸一边正在厨房切菜,一边听着外面凌凛和她母亲的通话……

不论是秦楸还是凌凛,每次在家里接电话,总是开着免提。

两人之间本就没有秘密可言,你就是我的一切。

“好啦,妈,我现在真的不想结婚,再说了,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有对象了!”只不过是女朋友就是了,凌凛心想。

迷航的船只走出了迷雾,向灯塔航去。

两只生活在黑暗中的冥蛾为了光明扑向了太阳。

它们追求的那光明又名为爱情。

“我爱你,与性别无关。”


emmm……谢谢观看。就这么完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