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醒来

作者:泰和汤半醺
更新时间:2017-11-08 23:02
点击:223
章节字数:43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醒来

你猛的惊醒,突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全白的屋子里,身上插着一些输液管子,床边架子吊着输液瓶,矮几上放着一个花瓶,插着一捧百合花。

你转头,顿时如遭雷击,床上躺着一个你熟悉非常的人,可妍。她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有一些电线金属圆片之类的东西贴在她的头上,阳光照进窗户,你看见了可妍眼底的青黑。你紧张的看了看她的胸口,还在呼吸。门开了,涌进来几个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后面紧跟两个中年人,一男一女,见到你睁眼醒过来以后惊喜万分,扑到你床前抓着你的手道,“静萱!你总算醒了!你要再醒不过来妈妈可怎么活!”说罢,抹抹眼角激动出来的泪水。她身后的中年男人也连连点头,拍着妇女的背安慰她。

你想起来了,这是你的爸爸妈妈。在梦境里一天仿佛十年,你几乎忘记了自己在现实世界还是有家人的。然而你顾不上问这许多了,你赶忙将头转向可妍那边,焦急道,“她、她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的神情在触及到还在昏迷的可妍的时候有些古怪,都沉默了一瞬,然后男人咳嗽了一声打破僵局。“具体的情况等她醒过来再跟你说好吗?你先养好身子。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你只能同意,父母对你交代了一会,看时间还有工作上的事情就叮嘱你好好休息,等晚上再来看你,之后两两出了门。医务人员检查了一下你的情况,表示你一周后观察一下就能出院了,并且走到可妍床前,检查了一下,将她的头上的器材取了下来,说她一会也能醒过来。

你躺在床上闭目养神,顺便捋捋自己纷乱的记忆。你和可妍本是从小到大的发小,你们在同一个小学读书,顺理成章的升入了同一个初中,然后又读了同一个高中。你不知道你是何时对她动心的,也许动心并不是电视里看见的轰轰烈烈的一般,你只是在细水长流的生活中习惯了始终有她这么一个人的存在。高考之后,你询问了可妍的志愿填报情况,却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因为可妍同时也在询问你,你知道她也是想和你读一所城市的大学的,因为你是她最好的闺蜜,最好的发小。

是的,这个故事之所以不能叫它轰轰烈烈是因为这只是你一个人的独角戏,只是你自己的单相思罢了。填报志愿就在你觉得自己又可以在她身边存在四年,她觉得可以和好闺蜜又在一起的双份喜悦中度过了,可是只有你的这份喜悦稍稍加了点苦涩。

大学时期你对她越发的好。冬天替不情愿的她带好了早饭,为了不会显得很刻意,你养成了晨跑的习惯。你在她快递短信来了却不在学校苦恼没办法收取的时候,装作要回宿舍拿东西,其实只是为了帮她取快递。夏天天气炎热,你假借练厨艺的借口,变着法的做一些小甜点分给周围宿舍的同学,其实最想给的就是天气一热就没胃口的她。你想明目张胆的宠溺她,但又生怕阻碍了她找男朋友谈恋爱的权利,即使你心里是非常乐意这么做的。这次一梦十年,你楞楞地回想起了你们小时候的初见,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的件件小事,只是夹杂着一些奇怪的记忆,比如变成猫变成树之类的。

你想,你可能是太累了,你记起了你躺在这里的原因。毕业晚会那晚,你本想结束后向可妍说出心声,然而想到一旦讲出口这几十年的友谊就灰飞烟灭了,你终究还是不忍心。看着她被众人簇拥着下了舞台,你心情烦乱,破天荒的没有等她一起回去,而是自己走到外面的公路散心。之后发生的事情对于你来说就像梦一样,你看见一个顽皮的孩子在追逐一只跑到马路中间的小猫,孩子追到了猫但是也对直直开来的车措手不及。你当时身体速度快过脑子,赶紧跑上前抱住孩子向前扑去,车子也及时的打了方向盘,然而你还是被车子侧边蹭了一下,晕了过去。这之后发生的事儿你就不清楚了,不知道那个孩子如何了,不过有自己应该没什么大碍,应当是他将自己送到医院来的吧。只是不知道可妍是为何躺在这里呢。

你皱眉望向了可妍,正巧她手指微微一动,也醒了过来。你全身酸痛,依旧挣扎着坐了起来,朝向可妍问道,“可妍,你怎么了?”

可妍眨了眨眼,似乎依旧有一些晕眩。愣了好一会儿,才坐了起来转头朝你微微一笑,眼底也荡漾着温暖,那嘴角的笑容似乎蕴含着甜腻,你呆了一呆,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之后赶紧咳了一声整了整脸色,沉下脸唬她,“我被车撞了,躺在这里无可厚非,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昏迷的时候你出了什么事情?”

可妍笑意不停,收拾了一下竟然下床了。你仔细看了她半天,也没发现她身上有啥伤之类的,也没有输液的痕迹。你稍稍松了口气,依旧问她,“怎么回事?”

可妍走到你床前,坐在了你的床边,抓过你的手握住,你的心顿时一颤,差点语无伦次。可妍笑说,“你呀,我什么伤也没有,都是你这个大英雄去救人,然后睡了这么久让伯父伯母担心了好多天,你说该不该打。”

你张口结舌,我我的说了半天,依旧没有说出来什么。眼角瞥见那个奇怪的金属器材,问道,“那是什么?”

可妍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严肃,缓了缓,说道,“那是我进入你梦中的机器。”

“什么?!”你惊叫出声,“入梦?”

可妍点点头,握着你的手安慰的捏了捏。继续说道,“我就从你出事的那天晚上讲起吧。那天晚会后,我见你独自出了门,本想叫住你,但是我是社团的前任部长,实在是不好离开。等我总算抽出时间离开晚会的时候,发现怎么也找不到你,倒是附近的一条路有人群围着,他们说刚刚出了车祸,人已经送到医院了。我吓得魂飞魄散,急忙问是谁,等我赶到你的病房的时候,医生刚给你做了紧急处理。你其实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但是不知为何迟迟不愿醒来,脑科和神经科的医生分析,你可能是在潜意识里不愿醒过来,所以才会因为一个轻伤昏迷这么久。在医院的日子里,我每天都来医院看你,或者替你擦擦身子,我想……阿姨可能猜到……”

可妍顿了顿,你却觉得刚刚最后一句话信息量大到爆炸,心跳几乎达到嗓子眼,颤声问,“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向阿姨表示我喜欢您的女儿,请让我在她生病的时候好好照顾她。”可妍快速的说出了上面的一整句话,但是脸色发红,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又惊又喜,不知该说什么,只直愣愣的盯着可妍嘿嘿的笑。可妍被你看的不好意思,移开了视线,但是握住你的手倒是一直没有放开。“我隐隐感觉出你这个呆瓜的心意,我也是一样的,本想毕业以后再跟你说,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你兴奋的左右扭动,简直要把旁边的输液架扯倒,说道,“不晚不晚,有你这句话,我就是八十岁再听到也心满意足。我……我就怕我连八十岁能听到的机会都没有。”眼眶一酸,却是要落下泪来。

可妍不愿你刚醒来就大悲大喜,伤了身子,于是转移话题道,“你还要不要听接下来的事情啦?”

你赶忙坐正,说道,“要要要,快说。”

可妍继续说,“其实我本来也不想在你没有醒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对你妈出柜的,这对我们的关系非常的不利,但之后的事情由不得我,如果我不说的话恐怕就没有办法唤醒你了。”

你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可妍摸了摸你的头发,道,“经过心理科、神经科、脑科的医生的商讨,你这样一直陷入沉睡对你的精神非常的不利,很有可能沉陷在梦境里再也无法醒来。于是他们决定依据你头脑的脑电波频率对我进行催眠,试图进入你的梦境找到你的主意识将其唤醒。但是人选上,你父母的年纪大了,恐怕很难承受这样高强度的精神消耗,而且进入另一个人的梦境也有着一定的危险,如果没有将其主意识唤醒,那么他就可能被困在这个梦境里,也是没有办法醒来的。我向你母亲说出了我的心意,并且谎称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的幻境里也一定有我的存在,我是最合适的唤醒你的人选。你父母没有办法,只能答应让我一试。”

你听得目瞪口呆,说道,“你、你怎么如此胆大。”

可妍一笑,抬起你们交握的手,说道,“可是结果是好的不是吗?你父母答应我如果我能够将你唤醒,他们就不再管我们的事了,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你又是一阵惊讶,之后是惊喜,环抱住可妍叫道,“天!我睡了一觉,我英明神武的老婆大人竟然搞定了一切!简直不敢置信!”话虽如此,你心里还是一阵后怕,如果你没有被可研唤醒,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可妍拍拍你的背,脑袋靠在你的肩头,你闻到了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馨香,身上暖暖的。可妍保持现在的姿势,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进入了你的梦境,我看到了什么。”

你不敢动作,也保持着这个姿势,任由可妍靠着,顺势问道,“什么?”

可妍抱你稍稍紧了些,“我看到你的梦境里全是从小到大和我在一起时候的记忆,你是被我困在了梦里。我的意识进入了你的梦境,需要一个载体,于是我就进入了你梦境中塑造的我的身体里。我看着她从小学时候和你一起背着书包上学,到中学时候因为我俩一起揍了班里一个欺负女孩子的男生被请家长,到大学时候我们去到处游玩的情景。我无数次的想提醒你,这里是梦,快点醒过来吧,然而我知道那不是你,或者说那不是你的主意识。你的主意识可能附身在一株花,一棵草上,我在你的梦境里找了很久。”

你沉默了一瞬,原来自己隐约有些动植物的记忆是这么来的,拍了拍可妍的背,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可妍继续说道,“你知道吗,你真的很调皮,你把自己的梦境整的像你常玩的galgame一样。即使是我也总是面临选择,吃饭要从红豆饼、热干面,鸡蛋粉等等中选择,喝豆浆要选要不要加糖,发动态要选发微信还是微博还是qq空间。如果选对了还好,如果选错了,那就世界变黑,我要在哪里呆好半天,然后再从上一个选择节点重新开始。而一路走到最后,我终于发现了你的设置选项的依据。”

你正等着她继续往下说,因为她说的这些都在你的深层潜意识中,现在的你是基本不记得的,或者只有一些浅浅的印象。突然你感到肩膀一阵湿润,竟然是可妍流泪了。你惊慌的想把她拉起来擦眼泪,然而可妍却把你抱得更紧,带着鼻音继续说道,“你所有的正确选项都是让我避开了你的,每次我只要选择了能够和你接触的选项,世界都会变黑,你在惩罚我。你不想我和你有接触,你想要我按照你设定的在没有你的世界生活下去,然而你依旧是不忍心的,你会在最后的一个选项里继续选择和我一起走下去。所以我才会在避开你这么多次以后,还能和你一起读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一所大学。只要我有所表示,你就会封闭自己,疯狂的设置选项拦截我。是不是我这些年没有察觉你的心意,让你伤心了?”

你慌忙否认,说道,“没有没有!你知道吗,你在我醒来说的这番话,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即使让我在现在即刻死去,我也心满意足了。”

可妍笑中带泪,直起了身子骂道,“瞎说什么呢,你这个大祸害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你也赶紧奉承道,“您这个绝世妖女也是,遗留千年。”

可妍笑了,抹抹眼睛,站起身子,看着你眼巴巴的瞅着她于是说道,“我去给你倒杯水!不会跑的!”

你才放心的靠在了床头,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可妍看。

在可妍的照料下,你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出院那天,你父母虽然看着可妍依旧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但是这已经足够了,有一对尝试接受的父母,还强求什么呢。


感谢您的阅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