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周末

作者:自度山歌
更新时间:2017-11-17 22:46
点击:444
章节字数:16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方兰回到家坐在沙发上,看着江芷的号码,对方兰来说,电话号码和社交软件的意义是不同的,只有十分亲近的家人朋友才会互留号码,是有急事才会想到去联络的。这么多年,试着接近方兰的人不少,最成功的一个也没能要到方兰的号码,这种要号码的举动反而会引起方兰的反感。方兰将这串数字默默记下,本来是枯燥的数字,因为烙上了江芷的名字,好像变得有些可爱了。方兰看了眼时间,十点,因为很晚了,打电话也变得理所当然,方兰鼓励自己。她忐忑地拨通江芷的电话,接通时江芷还在出租车上,方兰不放心她太晚回去,硬是聊足了十分钟,等江芷到家才把电话挂了。方兰呼了口气,身子一抑陷进沙发里,今天的江芷和记忆中的不一样,小时候玩闹的她,读书时冷淡的她,和今晚温柔爱笑的她,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但不管是哪个她,都让方兰无法自拔地靠近。

周末方兰准备了一大桌子菜,有江芷爱吃的西蓝花、鸡肉和红烧鱼,还有煮了一下午的萝卜排骨汤,水果和牛奶也买了几种摆满了冰箱。江芷的拖鞋老早就买好了,比她的大一码,同款不同色。江芷一进门:“哇好香啊,我要吃三大碗才对得起方大厨的手艺。”方兰不好意思地笑了:“饭管够,只要你吃得下。”江芷真的吃了很多,不知道是饿了还是饭菜太好吃,方兰怕她撑坏了叫她少吃点,江芷咧着嘴笑:“好吃,当然要多吃点。”江芷想主动收拾碗筷,被方兰推出了厨房:“您就安心歇着吧。”江芷便不再强求。方兰洗碗的时候,江芷问她能不能参观卧室,方兰便开玩笑着说:“我房间里少了一百万你可是有嫌疑的哦。”江芷笑着打趣回去:“我负全责。”说完,江芷便转身走进方兰的卧室。方兰迅速地洗好碗,江芷这时正好从她房间出来:“你房间东西太少了,一点人情味也没有。”方兰有些尴尬:“本来也没想在这一直住下去,东西少一点,搬家的时候方便呀。”江芷笑笑:“有道理。都收拾好了吧,下去走走消消食吧。”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奇妙,亲近疏离只是一晃眼的事。就像现在,和江芷好像一直是亲密无间的朋友。街道上人来人往,方兰尽量靠近江芷,生怕汽车的呼啸声,嘈杂的喧闹声把江芷说的话遮盖。江芷似乎有些累了,一言不发,方兰努力压住那些想要夺口而出的有关江芷的问题,配合着江芷的沉默。她们的关系一直都是江芷主导,吃饭,散步,聊天,沉默。方兰走在江芷的身后想,自己会跟随江芷,如果她愿意,那么江芷是否会一直这样为她引路呢?

方兰甩甩脑袋,加大步伐走在江芷身边:“江芷,这些年都是一个人吗?”江芷微微一愣,有些想笑:“是啊,不是一个人难道是一只小狗吗?”方兰也被江芷逗笑了。气氛似乎开始热起来,江芷开始谈自己如何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工作上的打拼。她的父亲起初是反对江芷北上的,江芷是个孝顺又坚定的女生,用温柔的方式拒绝父亲的提议,后来愈演愈烈,伴随江芷一句“我小时候不管我,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资格管我么”让她父亲哑口无言而告终。现在,父女俩关系很好,两人出差离得近的话会一起吃个饭。现在江芷住的小公寓就是他父亲买给她落脚的,江芷明白父亲的心意,打算存够了钱再还给他。方兰默默没有插话,时不时给她点回应以告诉江芷她在认真听。而最开始方兰的提问,江芷没有正面回答,她是一个人吗,还是已经有伴侣了,或者曾经有过?这些问题都是方兰想知道的。

把江芷送上出租车后方兰慢慢走回家,月光迷蒙,这冷清得要死的样子让方兰想起了屋顶的月亮,想到江芷房间的绿色推拉窗,客厅黑色的电视机,那套木质家具,那把格子伞。当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坐在屋顶,方兰记不得了,只是那些数不清的夜晚化成一幅不能再动的图画,时刻刺痛她的记忆,这幅画总是不合时宜地钻着时间的漏洞,盘问方兰:江芷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儿时疏远了的玩伴吗?方兰一直是一个人的,屋顶上课桌前房间里,至少心里是,上学时交的朋友在毕业后只活在彼此的社交网络,虚拟又真实。尤其是与江芷分开不久,刚才紧绷着跳动的心弦瞬间静止,衬托得这冷清更鲜明了。方兰抿抿嘴唇,拒绝别人的靠近和善意也过了那么多年,怎么现在心里越滚越大的雪球有些松动了呢。方兰不愿再想下去,就这样吧,江芷总归是要离开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