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牡丹亭(七)(完结)

作者:小谷
更新时间:2017-11-08 08:13
点击:1231
章节字数:47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牡丹亭(七)(完结)


见着那红衣女鬼的手带着破风声落下来,夕尘倒是不慌不忙也不躲避,一声嗑嚓又嗑了一颗瓜子。

待要碰着她的身子时,一张小小的人形白纸闪了出来,明明是薄薄一片白纸,但是却的的确确拦下了女鬼的全部力气。

“我来是救人的,大姐姐你别那么焦躁嘛。”夕尘巴眨了一下眼睛,手里却拿着黄色写满符文的纸把红衣女鬼给捆了。

那鬼起先还狂躁地挣扎了几下,后来发现挣脱不开,便也消停了,只是还呼呜嚎叫着。

“唉,果然,就在人间越久,你的人性就磨灭得越快。已经都快要完全失去理智了你。”夕尘边说边在在地上画了个静心咒,似是奏了效,女鬼慢慢安静了下来,眼里也有了些许光彩。

一阵漫长的安静之后,那鬼慢慢开口,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夕尘眯了眯眼,露出了一个无比纯真的笑容,答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那鬼表情似有些痛苦,带着悲戚,“那王猛并不是什么好人,为何你要救他呢?他的钱都是掠夺来的,你拿着这样的钱,心里不会不安吗?”

夕尘腿盘在地上,手撑在腿上支着脸,另一只手抬起挠了挠脸颊,说:“我知道,可我也没说是来救他的啊。”然后起身把绑着女鬼的符纸除了,边说:“我是来救你的呀,孟小姐。”

孟怀心本来想着,待绑着自己的符纸一除,便暴起一拼,听完夕尘的话,却愣住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嗯,王猛是没说你死了,哄的你爹团团转呢,也为了自己脸面。自己娶的妾当天便上吊死了,传出去多没脸面。”眯了眯眼,露出了如同稚子般无邪的笑,“我什么都知道哟,我真的是来救你的,现在孟小姐有兴趣和我好好谈谈了吗?”

孟怀心垂了眼帘,低声说:“谈什么,你阻止我,便没什么好谈的了。”

“可你短时间也弄不死他啊,王猛有那么重的煞气护体,你耗下去,最后还是伤的还是你的魂。你瞧瞧,你现在神智失了多少了,还是因为我来给你清了魂,再过上一段时间,你就会变成厉鬼,滥杀无辜了。”夕尘皱了皱眉,顿了一下,看着孟怀心若有所思的样子,又说,“而且真到了那时候,我就不得不收你了。沾了人命的厉鬼,可是不能入阴间轮回的。到那时你可就再也不能见苏景了,说起来,她现在还在在三途河边等你呢。”

孟怀心听完最后一句话,条件反射伸手想去抓夕尘,不过又被纸片小人挡住了,指尖传来疼入灵魂深处的刺痛,让她冷静了下来。

“你骗我。她怎么会死。”

“我骗你又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夕尘笑。

“那又怎样,就算她没死我也会去找她,杀了她的。”

“嗯……孟小姐,我给你看个故事吧。”






景儿很小就知道了,钱是顶重要的东西。毕竟要是有钱,她爹娘也不会丢了她了。

她师傅,其实她是想叫爹的,毕竟苏子晔也的确干的是爹的事把她拉扯大的,不过苏子晔说:“我没娶亲,哪里能有闺女,不合规矩。”那她便不叫了,不过在她心里苏子晔就是她爹。

苏子晔从小就教她唱戏,也教她演戏。“我们这样的人呐,要在这世上活着,就要会演戏。人心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了,能信的只有自己,所以你要自私。戏子要无情。”

景儿一直牢牢记着这些话。她也一直觉得,戏文里的情情爱爱可笑得很,为了莫须有的感觉,放弃一切,和傻子似的,特别是那个杜丽娘。她绝对不会,和那些傻子一样,她要逢场作戏,成为名角,有大笔大笔的钱,住进大宅子,带着苏子晔吃遍珍馐,玩遍妙地。

景儿一直是这么想的。

就算梦里老是梦见那天阳光下,月白色旗袍里露出的胳膊和脖子还有脚踝,她也还是那么想的。

去缠着孟小姐给她唱戏,也只是觉得她好相处,她的钱好弄。她是这么解释她的行为的。

可是……偶尔她也会想,孟小姐这样的人,喜欢上,也不吃亏吧。

谁以后能娶上孟小姐,定是修了三辈子的福气,要是自己是男人就好了,不对,要是自己是顶有钱的男人就好了。这样才不会委屈孟小姐。以后自己的大宅子里,左边一半给苏子晔,右边一大半住着她和孟小姐,这样的日子一定很幸福。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的景儿,知道自己完了。

不过也只是喜欢上一个人罢了。景儿觉得自己这样自私的人,就算喜欢了一个人,也不会怎样的。戏文里的那些傻子,她肯定不会变成那样的。

倒是苏子晔一直在那边白担心,他果然是老了,人一旦老了就爱胡思乱想杞人忧天。

可是有时候还是会有淡淡的难过,她这样的人,是永远不可能和孟小姐在一起的。

这段欢喜的感觉,从一开始就是无望的。景儿知道的。所以我也从未妄想过,她这么告诉自己的心。




那天去帅府里唱戏,没有人知道,失误对戏子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事,还是在那么多达官贵人在的情况下。她那么一跌,她就知道,她不能成为名角了。

她的梦碎了一半。后悔吗,肯定是后悔的,毕竟她是那么自私的一个人。可是,在察觉到孟小姐有危险的时候,身子就比脑子快一步行动了。

唉,另一半梦是好好的就行,她这么安慰自己。

后来那天,还发生了枪战,想到孟小姐可能还在里头,她就乱了阵脚。什么自私,什么安全,她全部抛到脑后了。她甚至没有想也许孟小姐被王大帅带走了,也许孟小姐在人群里她没看到罢了。

只要孟小姐可能在里头,她就必须要进去看看。她当时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好在人找到了,孟小姐果然在里面。然后才开始害怕,刚刚要是一个不小心,一个运气不好,她就躺在地上和那些死人一样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好像早就,变成了她所不啻的那种傻子了。




后来她像是走了好运,有人开始捧她了。一掷千金,可真是豪气。

如果在这之前,她可能还会真以为自己终于出头了,可是这是在自己那一跌之后。她没那么天真的。

那位爷果然没几天就忍不住了,包了场,连鼓锣都不需要,就单单点自己,一个人单唱。

那便去吧,景儿也想知道,到底是作的什么妖。

“景老板,我就直说了吧,孟二小姐是在你这吧。”那人倒是开门见山。

“这位先生,我只是一个唱大戏的,那样的大小姐怎么会和我搭上关系呢,别说笑了。”景儿喝了口茶,淡淡微笑。

“景老板,那晚朝王猛开枪的人里,也有我。不知我这诚意够了没有。”

“你开不开枪和我无关,这样的话先生还是少说为妙,谨言慎行呐先生。”

“在下是张瑞良张先生的人,他现在被通缉,不方便出面。不管景老板信不信我,我还是得把话说完。”那人说到这,把帽子摘了,松了松领带,“上次的起义,虽然计划周密,也不算失败,但是还是没有杀了王猛。这些年来王猛越来越暴虐,可是他也越来越小心,他已经很少在人前露面了。我们想来想去,现今王猛对孟小姐上心,美色面前他还是会露出破绽的。所以我们想……”

景儿摆了摆手,打断:“打住,这位先生,这件事我帮不了你,请另请高明吧。”说完抬腿便想走了。这只妖还真是,异想天开。

“景老板,你觉着我们能知道孟小姐在您这里,王猛需要多久能知道?”

景儿停住了。

“孟小姐的哥哥也参与了此事,不过那晚,不小心被捉住了。孟小姐是很喜欢她哥哥的,所以我们需要尽快行动才是。”

“你们想怎样?”

“由你去把孟小姐献出去,王猛定会抬举你,把你奉为座上宾,到他迎娶孟小姐那天,再里应外合。”

景儿眉头死死地皱成了一团,这样的事,她是断不可能答应的,可是……

“你们不问问她的意愿吗?”

“只有景老板会演戏。而且,有些事情,我想孟小姐也不会想知道的。比如说,是她父亲把她卖出去的。”

“我知道了,容我考虑几天。”

“景老板,我们没时间考虑了,再考虑下去,予兄就要死了。”

“这样真的好吗?我觉得……”

“这样才是最好的。你总不能逃一辈子,你也逃不了一辈子。王猛总能找到她的。”

“也会找到你。”

“是的。”

“我知道了,我只是觉得对她不好……”

“别再想了,那么决定好了,三天后。”

景儿咬了咬唇。

“嗯……我知道了。”




如果说,单看计划,的确是天衣无缝。里里外外都安插了人,只要王猛一出现,就会死。

可是计划总是会出纰漏的。就像有些事,总不可能全部知晓,总不可能都尽在掌握。

就像她坐在席上,等着人开枪,她就马上进房间把孟小姐带走,可是却迟迟没有枪声响起一样。

王猛在不远处端着酒杯毫无戒备地与人说话,这明明是个绝佳机会。

王猛这时也看到景儿了,慢慢走了过来,景儿吸了一口气,脸上慢慢浮起了完美的笑容。

“这次还是要多谢景老板,倒是我一直走眼,没有发现景老板是如此好看。”王猛边说手边攀过来。

“哪的话,王大帅才是大方。”景儿轻轻笑着,忍着心里的恶心,王猛的脸越靠越近了。

最后王猛舔了一下景儿的耳垂,靠在她耳边说:“让我猜猜,你现在在想,为什么现在还没有人开枪打死我。是吗?”

景儿心里一惊,立马想把王猛推开,却发现自己被钳制住了,已经有三个人围了过来。

“一个在西洋混过几年的愣头青,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斗得过我?稍微留几个破绽就进了套。”王猛冷笑了几声,摸了摸唇上厚厚的大胡子,“不过还是得谢谢他,让我知道了哪些个人想要我的命。你们想借着今天杀了我,却不承想我是借着今天想要双喜临门。”王猛说到这,抬手摸了摸景儿的脸,“景老板有一张好看的脸,可惜太危险了。我对美人都是怜惜的,所以让你至少死的明白。再见了,景老板。”




你说死前是什么感觉,其实景儿也没有别的什么感觉。反正自己本来也就是贱命一条啊,在一岁那年就该被冻死的,在这乱世上,多活了这么久已经知足了。

要问她后悔吗,是后悔的。孟小姐现在一定很难过吧,她什么都不知道呢,现在一定是在害怕吧,是在难过吧。她不该奢求的,她不该奢求和孟小姐过一辈子的。不然也不会做错事了。孟小姐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的。

眼前出现了好多好多的画面,好像是自己的一生。

最大最亮的那个画面,还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孟小姐时的那次,月白色的旗袍,暗梅凸起的花纹,那天其实孟小姐头发有些乱,有几缕碎发垂在了耳边,这样子很麻烦的吧,景儿慢慢抬起了手,真想把那碎发帮孟小姐挽起来呀。

到这个时候,景儿才明白,为什么杜丽娘梦里见了柳梦梅一面,醒了之后便郁郁寡欢而死了。喜欢这件事情,真的是要人命的。

不过这件事她是不悔的。

她唯一后悔的,是她瞒了孟小姐。






“看完了,孟小姐就把镜子还我吧。”哎哟,捏那么用力,窥天镜可是自己好不容易从奎日那里骗来的,夕尘在心里心疼死了。

孟怀心便把镜子还回来了,只是又不说话了,夕尘知道她需要时间,便耐心等着。

“那这样,我就更要杀了王猛了。”许久以后,孟怀心说。

“善恶终有报,他那样的人自有天收,你听我一句劝,走吧,去阴间等转生的时候还可以和苏小姐过些时日。”

“我得亲手杀了他。”

夕尘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拿符纸把孟怀心给绑了,动作一气呵成,不过孟怀心也的确反抗不了。

“抱歉,我这个人做事向来是不择手段的。”





那日之后,大帅府里的确是不闹鬼了。王大帅也郁闷,明明叫了好几倍的人守了的,可还是让那个夕尘给跑了。想着赏钱没给,倒是省了一笔不小的开销。不过后来管家清点库房时说,少了几袋绿茶瓜子和三千银元。王大帅皱了皱眉,只能想这样的高人,还好那日自己控制住了,没怎么过分。大帅府闹鬼这件事,也算这么完了。

再后来,开始北伐,打军阀,一时之间王大帅倒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手底下的人背叛的背叛,逃离的逃离。那个不可一世的王大帅也消失在乱世的尘埃里了,连尸骨都没人帮忙埋葬,甚至还被许多人踩踏,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许钟焽现在是某团团长,他自己回想着自己现在为止的一生,也觉得不可思议。明明自己十年前还是军阀手下一个看门的,遭人白眼,有些事和他无关却还是挨人骂。后来却顺风顺水,总是化险为夷,直到现在。

权力大了,偶尔也不是没有想过堕落,但是这时候便会想起,十年之前一个小女孩说过的话:“心肠好是会有好报的。”那么干坏事就会有恶报了,这么一想便也强迫自己忘掉那些杂念了。最后也证明是对的,成了后来为数不多安享了晚年的人。




江南造纸大户生了一个胖小子,此子聪明伶俐,到后来让本就富裕的本家更是富甲一方。

要说趣事倒是有一件,此子打会说话走路起,便爱往山上猎户家跑,扬言要娶此猎户家与他同年出生的姑娘。到最后也是抱得美人归,恩爱非凡,造就一段佳话。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贴了隐身符,在厨房偷了鸡腿吃着的夕尘,看了眼在拜堂的两个人,有些难过地叹了口气: “嗯……每到这个时候,就想谈个道侣玩玩了。要不然,去收个徒弟吧。”


完结撒花。
最终,果然还是不忍心,让她们两个转生在一起了。
苏老生名叫苏子晔,生是生旦净末丑的生。
谢谢看完的各位。
开了新文《百合花花动物园》
虽然名字很好笑,但是其实是取名废的短篇集,里面有御姐有冰山有傲娇,背景涵盖娱乐圈校园甚至是商战。每章都是一篇完。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看看。
百合会不能开车,[email protected]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牙好疼
牙好疼 在 2019/07/05 02:16 发表

怎么说呢文是挺好看的,但结局就是悲剧吧,转世的她们也不是原来的她们了呀。

MotleyRain
MotleyRain 在 2017/12/30 17:23 发表
精华

宛如听了一曲缠绵婉转的昆剧,淡淡的,有点甜蜜,更多的则是心疼,还有挥不去无奈。

小点心de
小点心de 在 2017/11/25 10:47 发表

真的好好看

如果大雪封门
如果大雪封门 在 2017/11/10 20:06 发表
精华

标题:世间难得吐幽情

看完了,内心像吃了蜜一般~第一次看百合文哦~感觉还不错。虽然看到怀心被带走后我非常难过还以为是悲剧,最重要的是景儿不是那样人就好,只要一段感情俩个人都是真心付出的就值得珍惜了~现在想想,人在动心的时候 哪里有那么多世俗的条条框框呢 甚至可能都跟自己以前想过的标准不一样呐 希望景儿和二小姐下一世能在一起~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