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過往

作者:l032645
更新时间:2017-12-02 15:10
点击:80
章节字数:19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整個晚上的菸在室內漫開,煙霧在光的照射下形成晃動的暗影。


帶來模糊不清的恐懼,又或著這其實是酒醉的感覺,天花板懸著的燈打在倚著靠墊休息的嬌小人影上。


散場了仍有客人不肯離去,鬼祟的沿著外牆走著。


這樣的時刻什麼都有可能出現,入夜之後太陽升起前人心特別脆弱。


重重的簾幕塌在地板上,妮可靠在旁般的牆上,癱軟的貼著冰涼的牆,像是在尋求一個支撐,看上去就像隨時都可能倒下去。


清冷的月光像是白色的疤痕,不知何故的哀傷困住妮可。


心口出傳來尖銳的疼痛,卻又無力對抗。


「不能相信,太年輕…」,年輕到讓人無法相信,她不會改變。


一般是這樣的,到了某種時期,貴族們開始安定下來,傾向為自己的家中找個優雅的擺飾,跟沙發沒有兩樣。


多數的時候跟心是沒有關係的只跟自尊有關,必須「非常適宜」,毫無疑問的妮可並不符合那樣的條件。


即使這樣對她說,她也不會明白。


到最後肯定會互相傷害,妮可長在開頭就預見了結局,有的時候她會選擇去相信,有的時候則不然。


因為實情就是這樣,有的人會設法去尋找答案,但是那不會改變事情的結尾,人們總是深深的愛上得不到的東西。


因為人們總始感覺寂寞,所以有的時候幾乎像是誰都可以。照理說該是這樣,如果只是寂寞應該是誰都可以,所以這是什麼?


人們像下一刻就將逝去一樣,瘋狂的逡巡,有喜歡的感覺就稱之為愛,上了別人的床就以為俘虜了對方的心,並相信等待著的會是永恆的愛情。


事情會不會就是這樣?


他閉上眼睛,嘴裡久的味道越來越強烈,她覺得口渴,一瞬間忽然覺得無所依歸。


向是傻瓜一樣,她對自己說著,卻無力控制自己的思緒。


然後他閉上眼睛,在這樣的狀態下世界讓人感覺好一點。



妮可從床上醒來,感覺口很渴,白天的事件就已經夠折騰人了。在加上披肩變小什麼的...


魔法是邪惡的,使用魔法的人也是。那是惡魔的力量,神不會賜與一小群特定人是神奇的力量,讓他們比其他的同類擁有更大的力量對吧?


那樣的東西,飄著鮮血的味道的樹法讓妮可顫抖不只。她還能想起那些號稱能使用魔法的人被施予的私刑。掛在刑具上的皮肉飄出的腐敗焦臭,讓人暈眩。


那都是罪大惡極的人對吧?傳播傳染病,在井水中下毒,害健康的人生病,引來災禍;褻瀆神,讓神降下洪水跟火災。讓牲畜不產乳,農田的收穫不佳,天不下雨,旱災跟蝗害。


這些全都是她們的錯嗎?魔法師真忙─


可是,萬一...


「或許那些人是無辜的」,這種事情迷可根本就沒有想過,現在也是,她不願意去想為什麼有人會對無辜的人做出那種事。


因為害怕、或著說威脅?該不會只是恃強凌弱很有趣吧?多數人把少數人當串燒一樣放上火刑台...


就因為跟別人不一樣?


火刑時周圍的大人是這樣說的「違反自然法則!」、「邪惡的怪物!」、「逆天、惡魔!」、「活該遭天譴」、「這是替天行道,代替神懲罰你!」


然後是忽然冒出的「燒了她!」,像是野火衣樣蔓到所有的圍觀者口中,漸漸出現韻律「燒了她」、「燒了她」...


點火後,群眾的情緒沸騰了,在那種噁心的蛋白質燃燒的臭味中,一群人像在慶典上野蠻的舞動身體,火焰拉長他們的影子,一片淚水中輪廓模糊成一片。


到底哪一邊才是惡魔?妮可摀住臉,想驅逐腦內舞動的鬼影。她站起身,從小洗臉盆裡面掬些水,把臉弄濕。


「還是有一點暈。」,妮可搖搖晃晃的走到舷窗邊,想打開窗戶呼吸海上新鮮的冷空氣。


應該說他本來是想打開的,可是發生了一些意外。


「呀啊啊!」,窗戶上緊貼著一張扭曲的鬼臉,妮可退到床上,繼續尖叫,揉揉眼睛、然後用棉被蓋住臉。


「好可怕、好可怕,那是什麼。」,妮可縮在棉被裡抖個不停。


「誰來救救我,真姬─」,妮可的聲音轉成細小的哀鳴。


經歷很長一段時間的顫抖外加瑟縮後,妮可從棉被堆中探出頭,那張臉已經不見了。


雖然是這樣接下來的一整個晚上妮可還是沒有閉上眼睛,只要一閉上眼睛恐懼就朝他息來,任何細微的聲音都叫人害怕,就算是妮可自己發出來的也一樣。


當第一道晨光罩上妮可的眼睛時她才闔上眼皮,陷入惡夢連連的夢境。


到小鳥為她送午餐的時候他才醒過來,妮可想要做起來卻感覺身體虛軟無力,「碰!」的又倒回床上。


「妮可醬發燒了,不要勉強。」,小鳥放下手中的托盤,「在睡一下吧。」


「啊,發燒了?」,妮可想著,「難怪這麼無力。」


「多喝水,小鳥幫你把窗戶打開讓空氣流動好不好?」,小鳥快步走到窗戶旁。


「不用了。」,想到昨晚的事情,妮可仍心有餘悸,她決定(就算真的有鬼影好了)要把那東西關在外面。


「嗯,這樣比較暖和。」,雖然小鳥似乎誤解了,不過這樣也好,因為不會有人相信的吧。


嗯,這可不一定如果是那個女巫的話...


妮可昏昏沉沉躺回床上,聽見小鳥在走出門後碰上了什麼人,他們嘰嘰喳喳的爭吵。


「好吵」,妮可把頭埋進枕頭裡。


小鳥走出門,被一個短髮女孩抓住手臂。


「凜想請你幫個忙。」,凜看起來很友善,語氣卻很堅定。


「?」,小鳥被她拉著往船艙的上層走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