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酸涩飞行

作者:伊子
更新时间:2017-11-25 22:06
点击:727
章节字数:26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要走吗?”

她以好看的笑靥,柔声向我询问。

放眼望去,完全漆黑一片的四周,只能看见我和她的存在。

依旧是这句千篇一律的询问,我只需像判断题一样回答是与否即可。

我点点头。

她带起袅娜的裙摆,轻盈地一转身。走在前方,给我留下一副标致的背影。我紧跟后方,除了她没有任何景象的黑空间让我丧失了方向感。或许根本不存在着方向。所以她就有了存在的必要。

我没有和她交谈过。即便是第一次在这片奇怪的空间遇见她,我还拼命思考如何与自己年龄相似又同为女孩子的家伙讲话时。她开口询问了,就像自然而然地陷入了循环。

我没有过多的思考,愣了一会儿。答应了。

跟在她后面,最坏的情况又会有多糟?

我们行走在这片黑洞洞不见底的地方,没有变化的参照物,说不定我们一直都在原地踏步。感觉不到路程。路程也总在我认为还有好一段时结束,比想象的要短许多。

适应黑暗的眼睛,一下暴露在阳光下——畏光的刺痛,想躲在黑暗的本能冲动。如此的感觉丝毫不曾有。

眼界瞬间变得开阔。异世界异彩纷呈,缤纷绚丽的光景仿佛一川五彩的瀑流,无征兆地流泻。应接不暇,接受过度的视觉一时让大脑来不及反应。

无论第几次。

她却消失了。不,她继续留在那里,空无一物的那里。她大概是充当NPC类的角色,询问每一个人是她的工作,是尽她的职责。“兔子”我给她取的名字,毕竟不知怎么称呼。她次次的询问换来的只是我的几个鼻音和点头。

我很少关注她。

爱丽丝梦境般的世界。

因为有了巧克力,现在的人不觉得馒头的味道会很好。

从艾尔火山流下的热流,从尔艾雪山融下的冷径,交错贯穿。热流奔向南部焜黄的沙漠,冷径阻塞在北方晶白的冰原,混合糅杂而成的温流促成气候适宜的中部。

以上是大概的地貌。由我亲自在高空观测所得。

也不难做到。随便拨开一处草丛,便可轻松发现小巧玲珑的飞果。白里透粉,粉中带嫩,光滑的果肉中夹杂魅蓝色的星星晶莹更是点缀了整个果实,显得可口诱人。

天使的外表。

地球的丛林告诉我们,鲜艳亮丽、娇媚可爱的事物都带有致命的危险。同样在这里被飞果完美地证实。

酸味恶魔,来自地狱的酸蛊。

像是付出了代价,吃下飞果后背部会长出翅膀,任君飞翔。

地貌勘测就是在飞果的帮助下完成的。

数不胜数的异界风光,没有固定的法则。飞果只是存在于这世界的其中之一。

今天碰巧地遇上了飞果雨,毫不费劲地收集了一口袋。

深吸几口气,从空气中富集名为勇气的游离粒子。我将一颗淡粉的飞果,放在嘴唇边,唇肉轻轻含住,一阵冰冰的光滑触感。顺此感觉食指背叛般地狠心一塞。

飞果冰凉的舒适感,落入我温暖的口中。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闭紧嘴巴,收好舌尖,控制好飞果的位置,牙齿乱嚼一通。嘴中迸溅出紧涩的酸味。我不停地咬碎口中的飞果,直至吞下。飞果爆射出的一股浓酸汁,嘴中像是在向内聚爆,差点让我掉下眼泪。

“哈!哈!哈!”我大口喘出酸气,试图驱赶难以忍受的酸觉。

“勇士尝得飞果,生出自由双翅。”我想起曾遇见过的一只红色大鸟吟的诗,它很像过于臃肿的火焰鸟,粗腿粗脖的。现在还是能安慰到人,如果它不嚣张地叫喊出后一句。

“天赐鸟儿大翼,不试飞果之酸。”长长的鸟嘴让它的表情有限,反正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看笑话样。

不去理会它不成调的话语,直截了当地将它甩在背后。它根本不擅长速度,似乎又生气地嘟囔了一句。耳边风声呼呼,后面的话语抓不住我的耳朵。

透明色的薄翅缓缓穿过衣服,就像水透过,渗出来一样。我试了试新生的双翅,扇出一阵徐风,无形的手向周围扩散,拨动草尖,压低草根。

色彩总是浮夸的天空,一枝树丫杈绕有黄绿的树叶停在我的头顶,遮挡天空。

对我来说躲开它并非难事。

我脱下发圈,重新绑了一遍头发。

然后,双翅的幅度渐渐加快。蓄力,起跳!

脱离地面。头顶的树枝迅速靠近,我偏向一边闪开。

不在话下的成功。粉蓝填充的晴空一览无遗,破着风直奔。脚下葳蕤的树叶丛缩小远去。

飞上了天空。一同带上的还有嘴中飞果的酸涩。

笔直地向前,加速再加速。阻抗我的风,迎面相撞。脸庞几乎感觉被冻结,轻轻一碰即可破裂成碎冰。

习惯就好。同时也很可怕,面瘫的属性点肯定在嗖嗖上升。

今天是平淡的一天,天空的飞行物少的可怜。连悠悠鸟都不见几只,一种像是空中的蚂蚁的小鸟。顿时有些索然无趣,泛出乏味。

一会儿俯冲,一会儿上升,一游一涌。像企鹅那样在水中游动,直到感到疲惫。

翅膀等同于手一样,很费劲。嘴中的余酸也快褪去。我下意识地摸出一个冰凉的飞果。想想还是算了。

提不起飞行的欲望。下降吧。

在天空的粉蓝色层交汇处,我停下振动的双翅,闭上眼睛。

我开始下落,越来越快。剧缩的心脏像是掉出了胸膛,空荡荡的失控感激起人本能的害怕。

五秒是绝对的安全的。我强迫着自己数秒,不到五不许做任何动作!

总觉得地面早已近在咫尺,生死攸关。本能的害怕占上了风。三秒左右,我睁开了眼睛,催动收拢的双翅。

又是这样。自己交给自己的任务,自己却不信任自己。让我满是想在一台存有重要资料被限制的电脑上痛快地乱滚键盘的心情。

以温和的速度降下,接触到柔软的草尖,压下草儿们,接触到厚实的大地。

像刚坐完过山车一样,平复下自己的心跳。

我想我以后大概不会太长寿。

在这里最惊险的一次,也是高空飞行发生的。

我在高处的粉层飞行,嘴角的酸味明显地支撑不住了。不自觉地竟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翅膀的存在开始变淡。我摸摸口袋——一颗飞果都没有!高空冷飕飕的空气一时间凝结了。我开始向大地坠落,不是在玩数秒游戏。满脑子都是,完蛋了!死定了!怎么办?能怎样?掉到蓝层,速度快得让我大脑一片眩晕,狂暴的风几乎让我的眼睛睁不开。但我依稀看见了下方像羽毛漂浮的飞果。飞果有质量,却像羽毛一样从天空落下,也对得起它的名字了。

结果当然我还是抓住了那只飞果。

差一点就将这里做为人生的终点。

我坐在酥软的草地上,舒展开四肢,悄悄地不发出声响地躺下。仿佛倚靠在一只巨大的长毛动物上,有生机,有温度,有呼吸带起的细微颤动。

泛泛拼凑起各种想法。如同海边拾贝般有趣。

倘若像一粒蒲公英的种子。独自随风飘散,默默落下,生根发芽。悄为人知地绽放,悄为人知地凋谢……

天空飞过怪异十足的生物。见怪不怪的我只感到困倦。

睡眠是等待一只胆小怕生的猫咪,放松下来便是端上一盘鱼,勾引它过来。

阖上眼睛,风在草间窸窸窣窣作响。要融入大地了呢。

“投票啦!投票啦!投票了!”

远远的,有会说话的东西在四处叫喊。

投票了……吗?

四小时为一周期,由这个世界的所有居民来决定下一个白天或黑夜。不公平的是每个居民只有一票,蚁族凭借众多团结一致的成员,掌控了世界的昼夜交替。蚂蚁们的日程表,是给想要规律生活的人的必要参考书。

那,

“黑夜…”我用最后的意识小声喃喃道。意识溃散,变成无数流萤在有限的空间内碰撞,擦出名为梦的火光。

至今,我还不知道我的投票是否算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