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还喜欢你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11-08 20:34
点击:786
章节字数:58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绘里这一周过得极为忙碌。


虽然她已经想好对策对付野村,私底下也在动作,但在真正拿到能扳倒对方的铁证之前,她不得不和对方虚与委蛇,至少表面上要应付这堆多出来的工作。


路演、采访、杂志拍摄得带上远山也就算了,之后还有一些综艺节目,可能一录就是好长时间,要是在那之前还没有一点线索,她就真得跟远山长期接触了。


绘里这时正在杂志拍摄的摄影棚里,她的单人部分已经拍完,现在是远山的部分,一会儿还有两人的合照。想到这个绘里就头疼,她倒不怕远山拍摄的时候做出什么轻浮的举动,主要是远山对镜头的领悟感和表现力实在太普通了,怎么拍摄影师都不够满意,一遍又一遍地重来。


绘里仿佛又想起了拍戏时导演一遍遍的“Cut”。


好像就像是为了证明绘里的想法似的,远山的单人照拍摄结束时,花掉的时间有绘里的两倍多。绘里手里的杂志换了好几本,又确认了一下野村那边查得怎么样,知道已经有些眉目,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她耐着性子和远山把剩下的杂志照拍了,要走的时候又被远山缠上,于是那仅剩的一点好心情也没了。


“绚濑小姐,这家餐厅的海鲜真的很不错,你会喜欢的。”远山拦在绘里身前,笑得十分绅士,可在绘里看来只是令人生厌。


她勉强扯起笑容,说:“那真是很遗憾,我今天晚上有约了。”


远山还要再说,绘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看着手机上的号码,眼里闪过一丝错愕,随后对远山说:“不好意思,失陪。”


绘里独自走到更衣间,接起了电话:“老妈?”




小林按照绘里之前说的,去外面买了许多饮料甜品回来分发给摄影棚里工作人员,成功地收获了一大批人的好感度。不过等她发完手上的东西,才发现绘里不见了。


她跑去问正准备走的远山,远山没多想,说她去更衣室接电话,末了还加了一句说绘里晚上似乎有约。


小林一愣,跑到更衣间正准备敲门,绘里先一步打开门出来了。


绘里已经换下换下拍摄的礼服,穿着白色的连帽衫和普通的牛仔裤,卸妆之后看上去十分清爽,就像是普通的大学生。


不太像是要赴约的样子啊。


绘里开门看见小林,便说:“今天工作结束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小林见绘里就要走,情急之下问:“晚上需要司机接送吗?”


绘里有些疑惑地看她,小林察觉自己说漏嘴,有些慌张地说:“刚刚远山君说绚濑姐晚上好像有约……”


绘里似乎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笑着说:“不用了,晚上我是要去医院看妮可。”


绘里独自离开摄影棚,招了一辆计程车,报了一间餐厅的名字。最近因为行事要低调,连车都不怎么开。她当然可以要求公司的司机接送,可她总觉得自己的照片会被曝出去跟身边的人可能有点关系,于是最近都避免用公司的车,免得自己所有行程都被人掌握。绘里拉上兜帽,想一想,又拿出手机发短信。


计程车在一间高档餐厅前停下了,绘里走到餐厅门口就被侍者礼貌地拦下了。也对,她现在穿得太过随意,实在不像要来这样一间正式餐厅吃饭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她还没预约。


不过绘里和餐厅老板是熟识,打了个电话后侍者就乖乖把她领到了楼上的雅间。


侍者上了茶,安静地退下,顺带将门带上了。


绘里放下兜帽,将餐厅地址和雅间号发了出去。


她今晚的确有约,她也的确要去看妮可,但这并不是同一件事。就在她刚拍摄完的时候,许久没有联系的母亲突然给她打了电话,说她回国了,然后不由分说地订下了晚餐时间,就挂了电话。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样任性啊。


绘里靠在椅背上,有些疲累地叹了口气。


绘里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了。她家的人,怎么说呢,好像都有点艺术家气质。母亲是个画家,父亲是摄影师,两个人在各自的领域都颇有天分,或许出色的人相互间都有点吸引力,因此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刚见面就坠入爱河,爱得轰轰烈烈。可这样浓烈的爱情并没有持续太久,两个人都受不了家庭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很快就厌倦了。


那时绘里还小,亚里沙也刚出生,可父母还是离婚了,将她们姐妹俩丢给了远在俄罗斯的外祖母。


后来父母也没有结婚,而且关系竟然还不错,时常一起来看绘里。绘里长大之后还有点奇怪,普通人离婚了关系可没有这么融洽,可她的父母好像一点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虽然彼此还是很欣赏对方的才华,甚至由于长时间的共同家庭生活保持着远超常人的默契,可他们就是没有考虑过复婚。


曾经绘里问过,然后从父母那里得到了十分相似的回答:“有的人啊,虽然喜欢,可是不适合。还是当朋友比较好。”完了还加了一句:“再说自由自在的多好,干嘛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树林。”


绘里以前不太理解,也并不赞同,可在她进入娱乐圈几年之后,多多少少有点懂了。


没等多久,包厢门就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名中年女性,金色的发丝比绘里头发的颜色更浅一些,轮廓清晰五官立体,显出一种被岁月沉淀后的美来。只是她穿着一身色彩艳丽的衣服还背了一个巨大的包,看上去就像刚从机场过来或者正要出远门。


饶是绘里知道自己这个妈妈跳脱的性格,此刻也有些傻眼:“妈……你这是……”


“我就回日本收拾一下东西,顺便见见你,马上就要走了。”绘里妈妈把包一放,看着绘里笑眯眯地问:“最近怎么样啊?”说完不等绘里回答,她又仔细看了看绘里,露出一副十分满意的表情:“不愧是我的女儿,越来越漂亮了,要是没有黑眼圈就更美了。”


绘里给噎得说不出话,只能喝了口茶,转身叫侍者上菜。


等菜的时间里绘里问了问航班时间,发现还有一段时间之后才放了心。侍者上菜之后母女俩就没再说话,直到吃得差不多了绘里才问了一句父亲的情况。绘里妈妈似乎对他的行踪十分了解,说在某个国家取材。绘里仔细搜刮了一下自己的地理知识,只大概知道好像是非洲的某个小国家。


绘里妈妈吃饱喝足,就兴高采烈地讲述她前几个月在欧洲和一个外国小鲜肉的邂逅,还拿出手机给她看照片。绘里看了看,大概只有二十几岁,接近一米九的个头,标准的金发碧眼,还有八块腹肌和人鱼线,的确像母亲会喜欢的那种。


绘里撑着脑袋听,忽然想起母亲下一站是要去中亚,就问:“他之后也跟你一起吗?”


绘里妈妈理所当然地回答:“不会啊,已经分手了。”


话是这么说,可脸上一点也看不出难过遗憾。绘里忍不住问:“不……难过吗?”


“为什么要难过?”绘里妈妈疑惑地问。


绘里又被噎了一下,说:“可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喜欢是喜欢,可一开始就知道会分开的,当然不会难过。”绘里妈妈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然后眼里又放出光芒,“再说中东的男人也很性感!”


绘里彻底找不到话说了。她早该知道的,她的父母离婚之后就满世界乱跑,各自都有许多风流韵事,甚至偶尔还会相互交流一下。经历了那么多感情,怎么会流连这种露水情缘。


绘里想着想着,忍不住问:“妈,你想过安定下来吗?”


绘里妈妈非常果断地回答:“现在不会。”然后想想又说:“可能以后也不会,要是能安定下来,当年我跟你爸就不会离婚了。”


“你们到底……”绘里不知道该怎么问了,只能叹口气道:“我不明白。如果互相喜欢,为什么还要分开。”


绘里妈妈看着自己女儿一副苦恼的样子,竟然有点幸灾乐祸地笑着问:“怎么了?终于有小帅哥让你可以为情所困了?”她的女儿似乎也继承了他们的桃花运,身边的狂蜂浪蝶一直没断过,可不知道是他们从小教导有方还是女儿自己天赋异禀,她一直都是万花丛中过游刃有余的样子,这么困扰的情况还是头一遭。


绘里苦笑着说:“不是小帅哥,是小姑娘。”


绘里妈妈惊讶地捂着嘴,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


纵是绘里,在妈妈这样的眼光下也有点窘迫,她看着手中的茶杯,捋了捋思绪,才压着情绪说:“我很喜欢她,她也……我想,她也很喜欢我。”


绘里妈妈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兴奋地点点头,示意绘里继续说下去。


“可是我们在一起并不开心。”绘里的眉头一点一点拧起来,“我们总是有很多矛盾,我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问题,我明明很想对她好,可总是惹她生气。她也为了做了很多事,可是、可是有时我又觉得很累……”


绘里说不下去了,捂着脸发出一声长叹。


绘里妈妈很难得地摸了摸绘里的头发,她抬头看去,竟然发现自己的母亲正一脸怜爱地看着自己。


“你啊,真是我跟你爸的亲女儿。”


绘里:???


绘里妈妈脸上那副不正经的表情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怅然的表情。


“我跟你爸当年就是这样,谁都不服谁,谁都想坚持自己的性格,最后把彼此都刺得伤痕累累,就算还有感情也只能分开。”绘里妈妈微微笑一下,看着绘里说:“所以我才告诉你,我们不合适。”


绘里沉默不语,她想起自己还很小的时候父母似乎的确是很恩爱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争吵越来越多,直到亚里沙出生,两人已经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几乎连心平气和的对话都做不到。她那时小,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老是吵架,直到长大了,仔细回想起来也找不到他们能吵到离婚的理由。


一句不合适,就能解释所有了吗?


时间不早,绘里结账过后跟母亲一起出了餐厅。等计程车的时候,她忽然问:“不适合,就不能在一起吗?”


“或许是,也或许不是。”绘里妈妈轻叹一声,眼神温柔又有些凌厉,“你要磨平你的棱角,去掉你的锋芒,变成适合对方的样子。”


“可即便这样,也不一定能在一起。”


“你愿意吗?”


绘里答不出来,最后只目送母亲上了计程车。




之后绘里又去了一趟医院,要离开前绘里瞥了眼幽暗的天空,轻轻地叹了口气,要下雨了。


如此想着,她便打辆车直往居住的小区去。


在离小区约还有三个街口远的地方下了车,目送出租车离去后,她才转向自家的位置,这是妮可教的,不要轻易地曝露住所。


此时周围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还飘着细细密密的小雨,绘里拉起了帽沿快步地往小区的位置走去,时不时探头确认有没有被跟踪。


雨越来越大了。


绘里却突然停了下来,抬头望向自己居住的那栋大楼,她的房间是暗的,海未的也是。


绘里颓然的垂下头,脑子里突然浮现最后母亲说的话,她抿着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几乎是小跑着进了小区。


走着走着,心里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


绘里慢慢回忆着,她下了计程车,天已经黑了,小区里的路灯全都打开才不至于看不见路。她走得有些快,还仔细注意了身后有没有跟着的狗仔,再加上脑子里一直想着事,就没太注意路上的人。


似乎有个人,在这雨天里静静地伫立着……


那人穿得很普通,一把黑伞遮了脸,在这种又黑又下雨的天气里根本连男女都分不清,可是绘里就是突然一种强烈的直觉,那是海未。


她立刻返身跑进雨中,对着那撑伞的背影喊了一句:“海未!”


那人果然停住了,她慢慢转过身,伞也向上提了几吋,那双沉静地琥珀就这么不偏不倚的与绘里对上了。


绘里眼眶发热,模糊的视线中海未的身影逐渐与记忆吻合,似乎瘦了些,但真的是海未。绘里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再次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海未。」


声量不大,温柔的犹如倾出了蜜般。


让人不禁为之动摇。


海未的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她一语不发的望着绘里,倘若仔细看,可以发现她的神情中除了冷淡外,还有那么点不知所措。


但过度激动的绘里,只注意到海未那冷淡的表情,但她想想也不奇怪,毕竟自那件事之后,她俩还没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海未根本还不清楚那天的真相,倘若好好跟她说明清楚,一定会没问题的!


这样一想,绘里便鼓起勇气跑到海未身前:「我们先回去吧?我还有好多话想……」话还没说完,她伸手去拉海未的手。


却被海未躲开了。


绘里愣愣地与海未对视,雨水渐渐打湿了她的头发和肩头,看上去有些可怜。海未的眼神有些软化,她将伞挪到绘里头上,朝住宅楼走去。


大楼的一楼没有住户,大厅里摆着几张沙发桌椅,墙边立着几柜信箱,白晃晃的灯光下空无一人。


海未进到楼里就没再往里走,她收了伞靠在墙边,就离绘里又远了一步。


海未大概还在生气吧,绘里这样安慰自己,不等海未开口,她就将那天所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仔细交代了,甚至还主动承认自己去了酒吧,并且为自己没有报备的行为道歉,一点细节也不敢漏,就怕海未不肯原谅她一般。


海未从最初板着一张脸,听着听着,神情逐渐缓了下来,甚至还若有似无的勾了勾嘴角。


「大概就是这样。」绘里一口气交代完后,便停了下来,两只眼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海未的反应。


海未的表情已不若最初那样冷淡,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像是发呆,又像是在思考。


听完绘里的解释后,海未点点头,示意理解了。


「海未,那我们……」绘里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她开心地想要去拉海未的手,海未却再一次躲开了。


绘里惊愕地看向她。


海未把手背在背后,缓缓的捏紧。她看着绘里的眼神有些摇晃,但渐渐归于平静。


她酝酿了许久,终于开口道:「绘里,我们分手了。」


绘里顿时有些焦躁:「可那只是个误会,短信不是我发的,我也没想过……」


「真的吗?」海未忽然打断,定定地看着绘里,「妳真的、没想过吗?」


绘里想起自己那段时常出现的憋焖与躁郁,一时竟无法反驳。


答案不言而喻。


海未侧头看着外面迷蒙的夜雨,有些恍惚地说:「有时候,错误的过程理出的结果并非是错误的。」


「什么……意思?」绘里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她感到胸腔犹如被挤压般,疼痛而难以呼吸。


「我们不合适,所以……」海未转回来看着绘里,目光沉静,「分手吧。」


绘里瞬间红了眼眶,却强笑着说:“海未,你在开玩笑对不对?”见海未没有回答,绘里心里愈发慌张,她自欺欺人地笑得更开,眼角却泛着泪,“我知道之前都是我的错,你想怎么罚我都好,不要这样……”


“绘里,我不想再继续了。”海未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声音里的哽咽,“被每一则与妳有关的绯闻扰乱心神、在每一个妳夜不归宿的夜晚,因迟迟等不到妳的联络而心烦意乱……”


海未终究没有忍住,她低头捂住自己的眼睛,将眼泪擦在手心,语带泣音:“我真的觉得好累。”


“那我改好不好?”绘里走上前紧紧抓着她的手臂,哽咽着说,“你不喜欢的我都改,我不跟别人传绯闻了,也不去酒吧,也不去、也不去那些应酬,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绘里眼里含泪,目光里带着希冀看着海未,海未却只是哭着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绘里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像是追问海未又像是质问自己,语气里都是破碎的哭泣,“我明明……我明明还那么喜欢你。”


海未想要挣脱绘里的桎梏,绘里却忽然用力抱了过来,她将海未紧紧箍在怀里,哭泣地哀求:“不要走,不要走,海未,你不要走……我喜欢你,我还是喜欢你啊……”


海未听着绘里哭泣的告白,心里酸楚无比,眼泪掉得更厉害了。绘里的怀抱里仍有她眷恋的气息,可她已经决定了放手。她放任自己最后一次拥住绘里,语不成调地说:“我也喜欢你,我也还喜欢你,可是、可是……”


这个世界上,她第一次这样喜欢一个人。


可是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海未深吸一口气,努力稳住自己颤抖的声线,在绘里耳边低声道:“再见,绘里。”


绘里一愣,然后就被海未推开,泪眼朦胧中看见海未转身跑进雨中,很快就不见了,竟是头也没有回。


她朝着海未离开的方向追了两步,又无力地退回来,靠着墙坐到了地上,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我喜欢你,是一段故事的开始;我还喜欢你,却是一段故事的结束。


呃,这个,各位小天使们不好意思,这次更新的是我是我还是我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22当时短期内无法更新,我就把这个担子挑过来了,结果写了半天卡住了
等到22回去之后又帮我补完了一部分,所以这章可能会有点混搭

希望大家能开心食用!

嗯嗯,仿佛有不少小伙伴都猜到之后还有虐,那我就心安理得地虐啦~~

叫“再见”的章节没有再见,叫“喜欢”的章节却分手了
我真是喜欢我自己取的章节名!

总而言之我还是把字体统一成简体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出来哪些是22写的

那么之后就交给22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