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苦命女奔走脱牢笼 痴情儿触景念往昔

作者:朱颜辞镜花辞树
更新时间:2017-11-04 22:10
点击:750
章节字数:16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群芳髓到手之日,便是我离开花满楼之时。我带了些独居必备的物事,再用群芳髓迷了妈妈,作别了花满楼,踏上了前往深山的路。今日我脱了艺妓身份,但依旧没有自由,也已洗不清骨子和灵魂。

天灰蒙蒙的,乌云一直悬在头上,压抑得很。花满楼却依然张灯结彩着。但妖艳下,内里的无奈比外头更是压抑。我打小在花满楼长大,今儿第一次完全离了。谈起我的身世,至今也不大清楚,不过大抵就是爹娘将我卖了换银子,或索性是妈妈捡的。姐妹们都是这来头。只记得被取了“白荷”的名字,自小便学着琴棋书画,诗词歌舞,然而自认比常人出色些的我在姐妹中又脱颖而出:三岁识千字,背唐诗,五岁已有拙作,妈妈确实夸我聪慧至极,若是男儿身,定能拿状元。这些都还是死物罢,身为妓女,最能的得是会揣摩人心,八面玲珑。男人各有自个儿的想法,而我得了他们贪婪好色的通性,把他们抓得死死的,全天下的男人在我眼中都是一般的,瞧着那些丑恶的脸嘴,我都觉着厌烦。可又能怎样,我何尝不是被他们抓得死死的,无奈地做着不情愿的事。

凭着秋雨的图在荒野中跋涉了得有半个时辰,途中竟遇到了一个野兽,是生得格外强壮的野兽,我却并没有慌张,用尽气力将些食物抛向远处,它便马上朝那儿奔去。野兽哪里有人可怕呢。它从未想过要害谁,只想让自己活下去罢。

我终于到了这小屋:虽不算世外桃源,但也清幽得很,背山有脉,临水有源,萝薜倒垂,纸窗木榻。一切都由秋雨精心布置,她说待时机成熟便赎我出去,一起在这荒山野岭隐居。她要和我一起共度余生。我便殷切地盼着这余生。

时日已长,皆积了好些灰。我打扫了一番,已至掌灯时分。我看着这置办好的一切,想起我和秋雨的初见也是这个时辰。那些庸俗男人将我们视为玩物罢,但秋雨截然不同。

第一次见秋雨,她只着朴素的长衫,青面小鞋,一直焊在凳上,绷着脸,不敢言语。那日她贴了胡子,打扮也是男儿模样,但我一眼便看出了她是女子。模样清秀不说,她的眼仿佛像蓄了一汪春水般温柔,不同于男人的欲望,也不同于姐妹们的抚媚,只有柔情和清纯。我向来只抚琴便可博得看官欢喜的,那日却着了魔似的吟了《凤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她不似饿狼般在我身上钉的死死的,只不敢言语,一副心旷神怡模样。我心中起了波澜,手上仍是熟练地奏着曲,照常念着诗,自觉没露破绽。她却是觉察了甚,抖了下身子,捂着嘴偷笑,所谓“高山流水”不过知晓乐理罢,她竟和我通了心。

待一曲作罢,我悄声问道:“这位小姐因何事来此地?”她倒是大惊失色,平静的秋水起了些涟漪:“你怎看出我是女子的?”我一一向她解释了缘由,她才偷偷告我,她的哥哥常来花满楼看我,由此好奇我是个怎样的姑娘,见了自然觉得也确实值得她哥哥交往的。其实我的常客很多,多数是达官贵人,富家子弟。我再细看她的眉眼,和印象中的宋秋玉的轮廓重合起来,不过宋秋宇平添了些戾气和乖张。“可是宋公子家的?”“正是!”我俩如此算是相识了。

此后她却经常着男装邀我抚琴,品茶,对诗,闲聊:从上古谈到现今,从诗经说到宋词,从蓬莱的闲人谈到乡野的奇事……和她着实聊得很投机,总能互相揣摩得对方的小心思。男人都是来此寻欢作乐的,姐妹们只一个劲的争风吃醋,如今终于得了个体己的人儿。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你说同样是花间词,是韦庄的好还是温飞卿的好?”我一边与他喝茶,一边问道。闲来无趣时便读些诗词,互相考问几句,已是我们的日常。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清了清嗓子:“温飞卿的才华固然非常人所及,词句又格外华丽,不过华丽之下,内涵确实不及韦庄。”“这正是我想的。有些刻板的温诗哪及韦诗的灵动。”我笑着看向她,她亦深情地望着我,眼中的春水越积越深,深得仿佛让我坠下去。我只感觉每每她看我时,脸都热得很,心也不停地跳,想揣了一只好动的兔子在胸口一般。我对她生了些莫名的情愫,无法言说的,不可避免的。

自打秋雨来后,我对其他客人已然不再上心,秋雨不来时,只茶不思饭不想,觉也无法好生睡,只盼着秋雨来。她让我第一次放下了矜持和戒备,在她面前时而哈哈大笑时而潸然泪下,尽可以做最真实的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