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地铁送别

作者:十字君
更新时间:2017-11-05 19:33
点击:1126
章节字数:60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呵呵……是开玩笑的吧是开玩笑的是开玩笑……周长卿无限“脑循环”,她整个人都坏掉了。

书山压力大同学朝周长卿挥挥手:“那啥,你家离我们住的酒店太远啦,就不要再送我们了,你先回去吧。明年魔百的到时候再联系,这几个月大家都还来得及再准备一下,到时候可别交白卷哦!”

周长卿现在才觉得不好意思了。绒毛同学爽朗地笑道:“懂的懂的,后院起火。祝你早日搞定你的小姐姐,明年带她来魔百摆摊啊!”


苏墨染说过那三个字以后,周长卿就没有再回了,而苏墨染那边也没有再问。然而周长卿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苏墨染了,以她一贯的“品性”,倒是真有可能拿周长卿开玩笑的。那么这样严肃的事情她到底会不会开玩笑呢?也许在她的心里,根本没觉得是一桩很严肃的事儿吧。若不觉得严肃,可能就会开玩笑了。思路有点绕口,但总之就是一句话,周长卿觉得苏墨染的话不能当真。

周长卿的手指在苏墨染的名字上点来点去,点来点去,鬼使神差地把屏幕最下方的搜索功能给点出来了。百度界面弹出,“苏墨染”三个字出现在百度的搜索框里。

“哎哟!”周长卿下意识地叫了一声,正当她打算关闭浏览器的时候,忽然看见搜索结果弹出来了。偷窥别人的隐私是不道德的,道理大家都懂。周长卿还是没忍住好奇心,点了进去。

排在搜索结果第一位的是“苏墨染的吧”,由于贴吧的发帖日期是按照倒序排列的,也就是说最近的贴吧浏览记录排在最前头,早先的浏览记录排在最后头。周长卿一条条地看网上这个和苏墨染同名同姓的人,在百度贴吧的回帖记录,越看越觉得心里发毛。搜索到大约2007年、2008年的回帖,周长卿发现这个叫做“苏墨染”的人关注了fearless吧。巧合的是,点进这个贴吧一看,贴吧的主题人群就在苏墨染老家那儿。

点开了“苏墨染的吧”就像是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站在大门口,望着那一端的异景,周长卿连声说道:“卧槽卧槽卧槽”……

fearless吧是一个地方交友性质的贴吧,虽然也有少部分正常的交友信息,但是大多数的帖子画风都是这样的:

“我是p,求带走。”

“找一个炫酷的t。”

“t处对象,176,留扣。”

……

周长卿一脸懵逼,她没有想到苏墨染是这样的苏墨染。面对如此辣眼睛的画面,周长卿感觉身体被掏空。她发现这个叫做“苏墨染”的人口味竟然如此重,看着自己手机界面里各种各样的小片片、炫酷自拍、“处对象”的帖子,周长卿觉得自己的眼都要瞎掉了。原来“苏墨染”不仅不是个小白兔,竟然还是个老司机!低估了,低估了啊!

fearless……fearles……les!!!!

Les!周长卿猛地一震。

苏墨染不会真的是……那个吧……她该不会是个深柜?妈呀!周长卿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苏墨染这个名字虽然有和别人重名的可能性,但是如果是在同一个城市、年龄相仿、说话风格类似,再加上重名的话,这样的几率倒并不是很高了。

周长卿来劲了,职业嗅觉告诉她,这里有个大新闻。周长卿再次点进了百度搜索,她想要搜集更多信息证明网上的“苏墨染”就是她认识的那个人。是的,是证明,不是怀疑,这是周长卿的直觉。

凭借着自身强大的推测能力和搜索技能,顺着“苏墨染”这个名字的线索,周长卿顺利地找到了与苏墨染这个名字相关的小学、中学和大学信息。也许是在学校太过出名,周长卿找到的网络公开信息真的挺多的,大部分都来自于苏墨染曾经就读过的学校里同学对她的评价。

中学时代的校花之名,给苏墨染带来的不仅是无数仰慕者,更有数不清的网络曝光的个人隐私。这就是网络时代带来的尴尬,同样也是周长卿用以了解苏墨染的方式。在同学们眼中,她是一个性格有点腹黑,喜欢和人开玩笑,又富有同情心的人。有不少帖子都在八卦她和哪个帅哥在一起,甚至还有人YY自己和她在一起,但是周长卿感觉那些帖子的可信度都不高,光从帖子来看,苏墨染好像从来都没有正面回应过别人的八卦。

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苏墨染?这好像是一个出镜率很高的问题。而有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她很善良,我有困难时会帮助我。而且她确实长得漂亮,读书又好。希望你们要以平常心来看待每一个人,不要怀有敌意。”

周长卿看着看着,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网上的这个“苏墨染”。她天真善良,乐观无邪,对待善意的人她总是报以友善,对待不善的人她也绝不吝惜自己的粗话。她不是圣母白莲花,而是个重情重义、直来直往的人。她会去帮助流浪猫狗,也会突然发癫跑到别人的包干区踩两脚戏耍别人……看着那些帖子,周长卿一直笑着,在同学们的描述下,“苏墨染”这个人变得活灵活现,她仿佛就能够看到苏墨染本人一脸顽皮地站在她面前的样子。

仔细想想,网上的这个“苏墨染”和她认识的苏墨染,真的非常相似啊。周长卿在脑子里大致地罗列了这些信息,她觉得自己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苏墨染从未喜欢过任何追求她的男生,却关注了fearless那样的贴吧;她一直在旁敲侧击地问周长卿是不是蕾丝……接下来的事儿周长卿不敢再想了,她觉得脸红心跳的。


这是周长卿在这家公司的第三个周一,她却觉得从未有一天如此艰难。首先,周末活动的时候她们与全程那边的工作人员闹了矛盾,白虹肯定要找她们算账。其次,就是苏墨染的事了,她到现在都没敢跟苏墨染去当面确认,一会见了面,不知道苏墨染还会不会就这件事情戏弄于她。尤其是在人肉了她之后,周长卿一方面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一方面又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苏墨染的一些秘密。就像公园里孩子吹出的肥皂泡,是不是要去戳爆它,就在一念之间。

本想要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约她聊聊,可却没想到谢小庸和唐橙抢先一步占了食堂。而苏墨染身边的座位也已经有人了,所以周长卿只得坐了靠边的位子。

谢小庸问道:“周长卿,你周末去活动现场了吧?我听说微信上报名的就只有几个人,白总的脸色是不是特别难看?”

周长卿还在想心事,被谢小庸突然这么一问,她呛了一口口水说道:“哦,不不不,那天人还是挺多的,不过都是全程请来的托。后来我看见他们把签好名的书全都还回来了,拆封的书大概有四五十本的样子。”

唐橙:“真浪费……一本书卖价要50多块钱吧,真是有钱任性。”

谢小庸笑得前仰后合的:“哈哈还有这种操作?”

周长卿看了苏墨染一眼,苏墨染一直在低头看手机,对这里的对话并没有过多反应。周长卿默默叹了口气,她对谢小庸等人说道:“其实我可想吐槽一件事了。白总不是一直说她和那位作者老大很熟吗?你知道她后来在签售结束的时候对那边的负责人说了什么?”

“什么?”谢小庸她们都被吊起了好奇心,可是苏墨染依旧低着头。

看到苏墨染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说什么,周长卿心里有点挺难受的。但她还是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说道:“白总说,今天我总算和你们老总说上几句话了,我感觉我们之间还是很投机的。”

“噗哈哈哈!她就是个坑。”谢小庸等人在那儿吐槽白虹,这早就是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可是今天苏墨染却着实奇怪,她一个人默不作声地吃饭,吃完饭就和大部队一起走人,一点机会也没有给周长卿。

吃了饭之后,谢小庸把一份表格发送到了周长卿的qq,接着她很开心地告诉周长卿:“白总今天也不来,明天也不来,这星期都不来办公室。啊哈哈哈哈!我简直太开心啦!那我就只需要再见她四天!我终于可以解脱了!”

四天……再加上白虹不在的这星期,一共也只有九天时间了。谢小庸和苏墨染两个人是同一天走的,“离别在即”这四个字就这么残酷地出现在周长卿的脑海里。还有九天,苏墨染就要回老家了,到时候,还能不能再见呢?

想到离别,忽然觉得别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什么猜测,什么身份,什么取向,都不重要,可是重要的事情周长卿又无法改变,她只能抓住最后的这分分秒秒的在一起的时间,同苏墨染一同行走、一同呼吸、一同说话,尽可能地与她呆在一起。

下班的时候,周长卿提包直接冲出了办公室,她看见苏墨染急匆匆地下楼了,速度比她还快。闯到电梯那边,第一辆已经下楼。周长卿着急了,扭头就往楼梯间跑。

不知是谁在身后喊道:“喂!”

周长卿没有回头,她一路飞奔,终于赶在苏墨染骑走小黄车之前拦住了她。第二辆电梯还未下楼,周长卿一步上前按住了苏墨染的座椅,气喘吁吁地说道:“呼……呼……你怎么走得这么快?该不会是我礼拜天说的话让你觉得尴尬了吧?其实我是开玩笑的。”

苏墨染:“怎么会呢?我是准备开了车再等你啊……不过这边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小黄车,算了我还是锁了吧。”

气氛还是很尴尬的,周长卿现在明白了,苏墨染这么早走,分明就是因为周末发生的事儿。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很微妙,在网上说出那些话并不会有多难,难的是在说完那些话以后,真正地见面了,是否还能够彼此承认。谁都需要时间来过渡、消化心中的所思所想,周长卿是这样,苏墨染也是如此。

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桥两侧熟悉的风景让苏墨染渐渐平复下心情。然后她才渐渐觉得自己从中午开始就那样疏远周长卿是很没道理的,毕竟在这件事上,她自己也起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周长卿还在一旁尬聊,而苏墨染想开了之后,就不再保持沉默。

她像往常一样,很自然地勾住了周长卿的手臂。

周长卿一怔,随后微微一笑。


到了地铁站,苏墨染的神情已经没有像中午时候那般紧张。她照常和周长卿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在周长卿的注视之下,走向一辆小黄车。

“你以后还会回来吗?”周长卿在她身后说道。

苏墨染叹了一口气,她回头看到了周长卿希冀的眼神。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复。如果给了一个承诺,最后却没有兑现,那岂不是更加残忍吗?事实上,她也不知道答案,若考试失败,她可能没有这个必要,也没有这个脸面再回到这座令人伤心的城市了。苏墨染的嘴唇动了动,她说道:“我送你下地铁。”

“啊?不用了吧?”周长卿的声调虽说是惊讶,脸上却已经写上了“高兴”二字。

其实对苏墨染而言,周长卿的表情向来都是简单直白,而且……她的情绪也总是表达得恰到好处。如果试着和她交往的话,那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

这一次,苏墨染没有再顺着周长卿,她很自然地挽起了周长卿的手臂,穿过地铁站外头的重重人流,沿着长长的楼梯,向地铁安检处走去。

“额……”周长卿的嗓音里忽然流露出了一丝不安,就在刚才,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儿。

苏墨染:“怎么了?”

周长卿:“我……我突然想起来,你以前说过,你在法国的时候和人道别都会拥抱。但是那个啥,我要事先声明一下哈,我肯定不是讨厌你,就是我这个人吧,挺不习惯肢体接触的。你看过《生活大爆炸》吧?我就跟谢耳朵差不多。”

苏墨染“噗嗤”地笑了,这样伤感的场景,周长卿都能把她逗笑,她可真厉害。苏墨染佯装嫌弃地说道:“周长卿,你毛病可真多啊。一不喜欢拍照、二会恐高、三会晕血、四会晕车,现在又多了个第五……你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毛病。”

“有的吧……”周长卿很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坦白说道,“其实我还比较怂。”

“嗯。”苏墨染很以为然地点头,“这点倒是真的。”

周长卿囧,她问道:“今天为啥特意送我到地铁站?你是怕我要跟到你家去吗?”

苏墨染看了她一眼:“对啊,不让你跟到我家,断了你这种奇怪的念头。周长卿你实在太奇怪了,我都不知道你整天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周长卿憨憨地笑了:“嘿嘿……”

走到安检口本就没几步路。安检口处,检查员瞪着这两个站在安检口不动弹的奇怪女人,一脸不快地说道:“大包小包过安检!”

周长卿:“那个啥,你也别送了,快回家吧。下回让我上你家看看去呗。”

苏墨染:“干嘛你?不怀好意啊?”

周长卿:“瞧你说的。那我走了啊。”

苏墨染:“路上小心啊……”

周长卿:“我又不开车,这么长的地铁,真要出了什么事我也没法子逃你说是不是?小不小心的真不归我管啊……”

苏墨染:“快走,别破坏气氛。”

……

周长卿刷了地铁卡,还好苏墨染并没有扑上来给一个熊抱,否则她肯定要哭鼻子。对了,忘了说,其实她还是一个十分喜欢哭鼻子的人。

转身准备下到B2层,可就在这个时候,周长卿却看到苏墨染还站在安检口。看到周长卿抬头了,苏墨染伸手向她挥舞。周长卿的眼睛泛出水雾,她向苏墨染挥了挥手说道:“快回去吧。”

苏墨染也大声朝她喊道:“我看着你走。”

再这么着,她的眼泪可就绷不住了。周长卿抿着嘴唇,她再次朝苏墨染大幅挥舞了一下手臂,然后顺着电梯慢慢消失在苏墨染的视线。

“哎……”苏墨染叹了口气。

地铁内,周长卿的感动渐渐转为了失望。她独自一人站在最后一节车厢的角落,倚靠着扶手。手机屏幕里都是苏墨染吃饭时候她偷拍的照片,有高兴的、有不高兴的,她就这么一直默默地翻看着手机,有时候流泪,有时候微笑。


那次地铁送别之后,周长卿与苏墨染之间就没有那么多的互动了。她们两个的工作都很忙碌,苏墨染是因为要离职了,还有一篇稿子没有审核完而忙;而周长卿则是因为谢小庸要做离职交接,所以导致她很繁忙。

白虹不在的那一个礼拜,周长卿觉得自己一直处于绷紧的状态,可是她却一点也回忆不起来自己究竟做了点什么东西。白虹不在,便没有人骂她了,没有人骂她,这日子就好像是静止不动了一般,虽然做了很多,可到头来都好像是简单的重复劳动,最后什么事儿都回忆不起来。一有空的时候,周长卿就会回忆起苏墨染送她下地铁的时候,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每一声轻微的叹息。那短暂的几分钟的时间,每一个细节都会在周长卿的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放上百遍。

偶尔,周长卿也会想起苏墨染发烧的时候,她摸苏墨染额头的场景。从地铁送别那时候开始,似乎感觉她俩的关系不太一样了。有一道无形的魔力把她们牵连在一起,而那道魔力存在在苏墨染的眼中,存在在她的话语里。周长卿仿佛觉得,从前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可后来却不再是了。

周五,白虹出差的最后一天。办公室里充满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谢小庸早就打定主意要辞职,可是到此时她还未和白虹提起。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正式员工辞职应该提前一个月跟公司说明,并配合新员工培训,她也提醒过谢小庸这件事情,可是对方却仍旧一点也不上心。

白虹一直都不知道谢小庸要辞职的事儿,也就意味着她还认为周长卿很闲,还在不断地给她加工作。周长卿有好几次都想直接和白虹摊牌,但是她想到自己并不是当事人,如果由她去和白虹讲这事,性质又会变得不一样。周长卿心里很着急、也很气愤,她觉得谢小庸在离职交接上的种种行为都很不负责任。

而苏墨染则恰恰和谢小庸相反,周长卿总是看到苏墨染一丝不苟地伏案审稿,专心致志。

有一次周长卿去看苏墨染时,不小心被她看见了,两个人隔着一块磨砂玻璃静静地对视着,而她们的身边充斥着有节奏的键盘敲击声。

隔着玻璃,还是能感觉到周长卿灼热的眼神,苏墨染被她瞧得躁动起来,她给周长卿发去消息说道:“看我干嘛?”

“你忙吗?”周长卿回复道,“对了墨染,等你辞职之后这边的房子是不是不租了?我过段时间可能也会想要租房,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你现在住的房子?”

“你想去我家?”那头,苏墨染察觉了周长卿的真正意图。她并不排斥周长卿,可是另一方面,她也害怕她们会越线。她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周长卿的异常。可是,以周长卿的性子,似乎并不会说穿。那么,她要怎么办?

人的年纪越来越大,就会越来越考虑现实的事情。自从知道了自己对周长卿的感情之后,苏墨染就无数次问自己,能否承受这样的一份感情。她可以远离家乡,到上海来工作。但是家里总有一天会催婚的,等到那个时候,她又要怎么办?这样的问题可不止出现在她一个人身上,周长卿毕竟还比她大了三岁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