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今天上午码了一点

作者:浴兰汤兮屏翳
更新时间:2017-11-04 16:10
点击:992
章节字数:25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紫见阿保走了,靠近龙凌问:“你叫什么呀。”

“我姓龙名凌。”

“诶,真巧,我恩人也叫‘凌’。”阿紫说道:“不过我还没来得及问,不知道他姓什么,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才六七岁的样子,都过了四年了。”阿紫突然盯着正在吃糕点的龙凌,眉宇之间有几分似当年的孩子。

“那他做了什么?成了你的恩人?”龙凌问道。

“他请我吃了烧鸡。”阿紫认真的回答。龙凌有些好笑的看着阿紫,想了想摇摇脑袋:“真是奇怪的理由。”

阿紫重重拍了桌子,着实吓了龙凌一跳,阿紫喊道:“你就是我的恩人!”

“我怎么会是你恩人?”龙凌回道。

阿紫拿起挂在龙凌脖子上的长命锁,指这上面的蛟龙说:“这长命锁,是我恩人那样的,除了恩人我就没见过有人会往上面刻蛟龙!”

龙凌细想:“这长命锁跟我左右,师傅也说过世间只此一块,怕眼前这个阿紫说的是真的,我给忘了吧。”龙凌开口说道:“如果是因长命锁,整个饶城也只有我佩戴这种款式。这样吧,我请了你吃烧鸡,你请了我吃糕点,我们算是扯平了,你报了我的恩情了。”

阿紫听见龙凌说出“扯平”二字,由先前的欣喜转为了失落。“我爹娘从小遗弃了我,我由三伯在山中带大。我从山中出来,第一次到饶城里,身无分文,只能看着别人吃鸡。是恩人你给了我钱,让我吃上了烧鸡,后面娘收留了我。我才感受到原来除了三伯,还是有人会关心我。三伯教我要知恩图报,我要尽自己所能去报答你们。娘最想要一个女儿常伴与她,我是一定要伺候她到百年后入土。恩人想要什么!只管和我说!”阿紫急得眼泪险些掉下来。

“可我确实不需要什么,何况你能给我什么?唉。”龙凌从怀中掏出手帕,擦拭阿紫两颊流下的泪珠。阿紫确实是美极了,仔细看来竟有几分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心生疑惑,似乎是很熟悉的人,但有几丝不同。

“龙少爷,我雇了轿子送您回去。”阿保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龙凌听到阿保的声音,将手帕塞入阿紫手中:“莫要再想此事了,你的恩情权当已报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龙凌走了出去,乘上轿子离开了。

阿紫盯着手中的手帕发呆,那手帕带着龙凌身上的味道,非常微妙的味道,让人能够安下心来的味道。

阿保从龙家回来的时候,阿紫还是呆着盯着手帕。“阿紫,怎么了?”

“保哥,你说若要报恩,要怎么报?”阿紫问道。

“用钱呗,谁不喜欢钱?”

“若他不缺钱呢?”阿紫又问道。

“那就……”阿保看着阿紫美貌的脸,“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是什么?”阿紫又问道。

阿保想了想说:“就是成为他的妻子,照顾他一生。”

阿紫心想:“照顾恩人一生,一生……”阿紫不知怎么,竟红了耳朵,两颊也染上了红晕。心中有了个盼想,稳下心来又问:“那,如何成为妻子?”

“嗯……这个嘛,要媒人上门说媒,经得双方父母同意,订下婚期。拜完堂入了洞房就是夫妻了。”阿保回道,“你的恩人找到了?”

“嗯,就是刚走的那个龙家少爷。”阿紫回道。

“这……”阿保面露难色,“你先好好做事,我先出去了。”

阿紫不知道,阿保是与老保商讨此事。

“什么?阿紫想嫁入龙家?”老保心下吃了一惊,面露难色。阿保忙着说:“您先别着急,听我细细和您说说。那龙家老爷并非好色之徒,却也被阿紫美貌折服,若非您用恩人这事搪塞,怕是那些老爷早把阿紫纳为妾了。若是真嫁给了龙家大少爷,首先莫怕其他人对阿紫图谋不轨,二来我看那大少爷也是品性良好的,阿紫不用担心受欺悔。敢问整个饶城貌美女子中,有几人比得上花街的,花街的女子中,又有几人比得上阿紫。阿紫厨艺也是花街出了名的好,阿紫人又乖巧,绝对是求之不得的,只要派人去龙府说清此事,倒不是我们高攀了,是那龙家高攀。”

阿保说的老保有些心动,嘱咐阿保:“等到那龙家少爷到了婚娶的年岁,再去游说龙家的人。”“好嘞”

已是打下主意,可惜事与愿违,过了年后老保染上了恶疾。骨瘦如柴,身上带着恶臭,活脱脱一具骷髅,除了阿紫外无人敢接近。楼中姑娘走的走,跑的跑,阿保带着相好也准备离开,前去看望老保,又心生怜悯,在门口远远喊道:“您还有什么心愿吗?”

老保有气无力的说道:“阿保……年前那事……办好再走吧,我放不下……阿紫……”老保无力的抬起手,摸着准备给她喂药的阿紫的脑袋。“娘!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寻得良药治好你的病的!”阿紫说道。

阿紫跑回了南山,寻到了山灵,山灵听她讲完事情的经过,摇了摇头道:“人各有命,那妇人已近命绝,若不是你为她注近了灵气,怕已归西。近来鬼差来我这做客,说是有妖仙阻碍收魂之事,原来是你。阿紫快些放手,再拖下去,那妇人会成为孤魂野鬼,无法投胎的。我先稳住那鬼差,你快快收回灵气。”

龙凌听闻了花街的老保去世的事,细想是那日捡起自己的姐姐的义娘,惋惜的叹了口气。龙家的晚膳向来是三世同桌的,龙凌却发现自己的位置旁多了一双碗筷,家丁从门外带了个小女孩进来,坐在她身旁,定睛一看竟是阿紫。

“阿紫?你为何在此?”无人回应她,两个弟弟正在往嘴扒饭,大人们也沉默无言,缪母的眼泪滴落在饭中,借口身体不适回了房。

除了两个弟弟外,其他人都没有吃多少。阿紫跟着龙凌进了小院,书房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床。帮阿紫安置好后,龙凌便前去母亲的房中,想把事情问个明白。繆母却抱着龙凌哭了起来说:“孩儿,娘亲对不住你”龙凌拍拍母亲的背部,说:“无事无事,娘亲,究竟是怎么回事?”

“咳咳”父亲雄厚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龙凌回身,作了辑说道:“父亲大人。”

龙老板说:“凌儿,你可认识那姑娘?”

“回父亲,孩儿认识,年前时乘舟,误了归期。是那姑娘将我唤醒,免了淋雨。”

“凌儿,来我书房一趟。”龙老板带着龙凌去了书房。

“还记得为父告诉你,为何你要扮成男子吗?”龙老板问道。

“记得,因为家业运格在孩儿身上。”龙凌回道。

“若是你不能嫁一个好人家,你会怨恨为父么?。”

“孩儿自小便打定主意终身不嫁,为守龙家运格。父亲养育之恩还不及报之,更谈不上怨恨!”龙凌有些急切的解释。

“嗯,那姑娘的身世你也是知道的。她说你有恩于她,只想为了报恩照顾你一世,她的义娘因病已故去,将她托付于你了。望你好生待她,也解决了一些后顾之忧。”龙老板说道。

“孩儿知晓了。”龙凌说完便回了自己的小院,坐在院内的凳椅上,望着天上遮住了月亮的乌云,书房内的阿紫经熟睡了,龙凌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摩拭着长命锁心道:“你误我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