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门票风波

作者:十字君
更新时间:2017-11-04 20:21
点击:1092
章节字数:59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上海书展,号称读书人的盛会。签约群里有两位认识了很久的基友也要来看书展,周长卿与她们约了下午见面。

早晨七点半,周长卿就已经在门口排队,听说今天董卿也会到现场,所以排队的人特别多。“麻烦,我要买100张门票。”周长卿的霸气引来了相邻人的瞩目。很快,周长卿买了门票,乘车火速赶到了自己公司的活动现场,却被这里的情况吓了一跳。

看着书店门口乌泱泱的人群,其中还不乏有手捧鲜花和照片的少女们。周长卿眨巴着眼睛,退出来又看了一眼门牌号,随后她拨通了贾静的手机:“我现在就在书局门口,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你们不是说只有两个人在公众号上报名吗?我怎么进来?门口还有保安,要证件吗?”

贾静在电话里急着问道:“门票都买到了吗?发票记得开了吗?”

周长卿:“没问题你放心吧,是100张我都数过了,发票也开好了,就是得下午才能拿。我下午还得再去一趟书展。”

贾静:“那要麻烦你了。到时候你调休的时间多写一点没事的,你直接进来吧。”

只要是在出版行业工作,就会有这样一种天然优势:任何即将投放市场的新书,你都可以提前享受并且不用花钱。这次活动的新书,周长卿很早之前就在自家出版社里见过。现在放到了成品书店里,摆放成螺旋形,再加上海报和小礼品的布置,很有种新书发布的感觉。

书店不大,周长卿很快就找到了董秀影和贾静。董秀影从她手中接过门票,并给了她一件宣传T恤说道:“这是宣传衫,你穿上它,站在大门签到台那里就可以了。这边我和贾静会搞定,不需要你做些什么。对了,还有这些门票你也保管好,有个叫马静的人找你,你再给,其他人都不要给。”

“……好。”周长卿本以为买了门票就可以走了,但是听董秀影的意思好像还不是那么回事。幸好约的是下午,所以时间还是有的。

排队的人陆陆续续进场,媒体人员在前台签到。有些新闻人看着就特别年轻,谦逊有礼;而有些则戴着墨镜,签好字一言不发地就往里走。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到周长卿面前,对她说道:“你是枫晓出版社的人吧?是这样的,我是全程的员工,我们这里一会要来一批贵宾,我需要送给他们一些礼品。你能不能先给我点门票?”

周长卿为难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领导交代要给你们这里的指定人员。能麻烦问一下您的姓名吗?”

那男人一脸不乐意:“我也不太清楚门票的事情谁来负责。这样吧,你先给我一点,一会我看到他会跟他说的。”

周长卿不敢自行决断,正好贾静出来打电话,周长卿小声问贾静:“这个男的问我要门票,说要送给贵宾。但是董秀影刚刚告诉我只能给马静,这事怎么办?”

“……”贾静看了那男人一眼,然后说道,“你给他吧,只要是给贵宾的你都给。其他的门票你先藏在身后,等马静来了再给马静。”

“我自己拿就好了。”西装男看贾静的眼神里有点不善,他自作主张将周长卿手里的门票抢了一些去。

本场签售会的重要人物——作者本人——也就是全程集团的大老板,来到现场的时候,里面一片轰动,董秀影和贾静却从里头走了出来。外面只剩下枫晓出版社的三个人了,董秀影看着周长卿手里的门票问道:“还剩多少张了?”

周长卿:“刚才有几波人来了,都说有贵宾,我没办法只能给了一点。现在还剩76张,马静怎么还没问我们要门票啊?”

“你先藏着别急,就算是少了也不管我们的事,谁让她自己不来拿的?而且我们也都给了他们自己人。”董秀影揉了揉自己的腰说道,“好累啊,站半天了。对了,长卿,你是几点到的?”

周长卿:“七点半。到现在连坐都没坐过呢。”

董秀影:“哎,也没个座位。我也是七点半到这里,腰都快站断了。上星期跟着老板出差,周末还要出来跑活动。我礼拜一一定要请假,实在累趴下了。”

董秀影在周长卿心目中一直都是一个不亚于贾静的工作狂,周长卿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喊累。看着董秀影苍白的脸色,周长卿侧身说道:“你靠着墙站吧,这样会稍微舒服一点。”

董秀影:“算了……那边是通道……哎,这次是我们失算了,我们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到现场,之前订的场子太小了,全程的老板很不满意。我估计一会散场的时候白总还得把我们骂一顿。跟着她就是吃力不讨好,你说才三万块钱场地费,就给了我们两天的准备时间,我们能把场子订出来就很不错了好不?”

董秀影皱着眉头,周长卿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厌恶。不知怎么地,周长卿突然觉得她这种厌恶的表情远比她平时的笑容真实得多。

董秀影看了一眼周长卿,她突然扯开了话题说道:“你那个网络文学的报告我已经看了,写得很不错。等白总有时间我会交给她的。但是有件事我也想让你知道,你还记得你进来第一天离职的刘少波编辑吗?

周长卿点头说道:“记得啊!我们之前经常就选题的事儿发送邮件呢!”

董秀影说:“在你进来之前,网络文学调研这个事就一直是刘少波在做。其实在去年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和起点中文网拟定了合同,甚至把他们的账号也要来了,可是到最后却没有做成。”

周长卿:“啊?为什么啊?”

董秀影叹道:“大老板觉得这个合同我们成本太大,最后是大老板那边过不了。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想太多,在我们这里想要做成网络文学选题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这也算是个比较养人的企业,你在这里呆久了,我可以慢慢教你一点中文编辑的内容,等到一年以后你有了资历、有了证书再去跳槽,就会好很多。”

网络文学选题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这么说了。谢小庸,她是周长卿在总编办的领导;董秀影,她是周长卿在中文编辑部的“领导”。周长卿感觉自己心一沉。

董秀影说道:“我回去找找,我记得少波有给过我起点中文网版权编辑的联系方式,你也可以试着和他们沟通沟通。说不定你跟他们混熟了可以跳槽过去,那也是不错的。”

贾静在一旁苦笑道:“太累了,我劝你有机会的话还是早点走吧。这不是一个好地方。”

“……”周长卿从两位前辈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绝望,在说起跳槽的这一刻,她们三个人仿佛突然拉近了距离。

下午一点,活动终于散场。贾静在白虹的指示下为全程的员工垫资购买了午餐,可是白虹、董秀影、贾静和她,她们四个人仍然是饥肠辘辘。全程的活动负责人、还有她们四个,一起坐在会议室里。周长卿远远地已经闻到了全程负责人说话的时候嘴里的培根三明治的香味。

在面对外人的时候,白虹永远都能够保持谦逊、和蔼可亲又富有魅力。这是一种演技,周长卿觉得这是白虹得天独厚的优势。

白虹对对方说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门票缺的事儿我回去一定会问清楚,到时候给您一个答复。我们这里的员工做事情向来就是稀里糊涂,哪儿像您教导有方,我们的确是有很多地方要向全程学习。这事我一定会内部教育的,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接着,白虹又凶狠地对周长卿三人说道:“你们出去,帮全程的员工收拾场地。我回去再教训你们。”

出了门,周长卿语气低落地说道:“对不起,是我没看好门票。”

董秀影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不管你的事,他们都说是贵宾了,你要是不给,到时候他们还是会给白虹打小报告。其实马静就是故意找我们岔,我们和她前期沟通的时候闹了些别扭。对了,刚才的那个就是马静,她自己让我全都交给她,但是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找到她人,她是刚刚才来的。”

周长卿叹口气,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她们三个回到书店里,却看到门口有好多人把刚刚买走的书又还回来,甚至还有人把鲜花照片也仍在书店地板上。周长卿奇怪极了,她问道:“他们这是在干嘛?”

董秀影说道:“都是全程那边找来的托。这些书全都拆封签过字了,估计以后会作为作者亲笔签名版贩售吧?走,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去那里坐着,都站了一天了!”

周长卿:“可是白总说让我们帮忙全程……”

贾静笑了笑说道:“你也太老实了。反正做也得挨骂,不做也得挨骂,那干嘛还搞得这么累。活动一点结束,开会开到两点。我到现在还没吃上一口饭呢!”

周长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饿过肚子了,又被白虹骂了一通,心里也是一肚子的委屈。


下午有两位作者圈的朋友约周长卿见面。两人都是百合圈的作者,一位叫做“书山压力大”,是同人圈大手;另一位叫“勤奋的绒毛”,也是写百合的。在网络上大家认识很久了,可是见面倒是第一次。因为以前一直都互相称呼笔名,所以见了面,大家也都还是称呼笔名的。

周长卿的笔名叫做“十字君”,这个笔名来自于她颈部佩戴的耶稣十字架项链。“书山压力大”和“勤奋的绒毛”年龄都比周长卿小,不过要论面基的经验,这两位应该是比周长卿更丰富的。尤其是绒毛君,她混迹于多个百合圈,整天手机离不了手,“滴滴滴”响个不停。

参观完书展去吃火锅,绒毛还在玩手机。书山君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是看手机?小毛,从我第一眼见到你,你的脸就没有抬起来过。”

毛:“那有什么办法,我和小十都是路痴。小十我也是服了,你到底是不是上海人?”

周长卿尴尬地笑着,稍微也抬了抬脸。她也没办法啊不是,正在和苏墨染聊天呢,其他人谁来都得靠边啊。什么书展啊、火锅啊、基友啊……是不是?

苏墨染:“火锅店?和男朋友一起啊?”

周长卿:“不不不,是朋友。要不要一起来啊,在四川北路附近。你来我就抛弃她们跟你一起吃啊。”

苏墨染:“真的假的?不信。为啥啊?”

因为……周长卿心虚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小书和小毛,她捂住自己嘴角流露出来的笑容,一本正经地对苏墨染说道:“因为你不一样啊,你是真爱。”

苏墨染给她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

同时,周长卿也听到对面的“书山压力大”发出一声浓重的叹息:“我说你们,别再低头玩手机了,菜都上了就我一个人吃啊?小毛你吃哪个锅?辣的还是不辣的?”

毛:“哈哈哈……群里在说让我们拍照留念呢!机会难得啊,咱们仨要不要来张照片?谁带笔了,大家都签一下,一会我拿去淘宝卖。”

书:“吃你的火锅,饭桌上不谈小说。”

毛:“上次小十说的事儿我觉得可行。正好今年的魔百拖到了2018年,还有半年时间,我们可以好好筹划一下手里的书。到时候一起在魔百上摆个摊。对了小十,你的合同是不是快到期了?你还续签不续签啊?”

周长卿点头:“嗯,我快到期了,到时候我准备开个小号写文,这样会比较安静一点。不过没有榜单,也没有在老读者当中做宣传的话,我的个人志会比较难卖,自印成本毕竟还是很高的。”

毛:“那没问题,我们群里的小伙伴都会帮你的。到时候我们抽签,输了的人去看摊子。”

周长卿感觉自己的手机在震,但是刚刚被“书山压力大”说了一下之后,她也觉得吃饭看手机不太礼貌。可是她的心里就像是一千只虫子在叮咬,只坚持了两块牛舌头的时间,周长卿终于还是打开屏幕看了手机。

“真爱”什么的,只是一句玩笑话,虽然周长卿对苏墨染有一点点好感,但毕竟对方还没有任何表示,而且她们又还是同事,这样的身份极难处理。周长卿觉得苏墨染肯定会把那话当作是玩笑来看。可是当她打开手机的时候,却看见苏墨染发来一条消息说道:

“我早就怀疑你是蕾丝了。”

“啪啪啪”!对面的“书山压力大”已经在很暴躁地拍桌子:“我说,谁再看手机谁请客啊!”

毛:“对,小十,你应该跟我学习,你看我都不看手机了。再看手机你去魔百摆摊啊!”

周长卿低着头一言不发。对面两人看到这个情形,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绒毛同学就低头去瞧周长卿,却发现周长卿铁青着一张脸。周长卿凝重的表情让绒毛同学意识到了不对劲,但她又不敢问,反而怼了怼身边的书山君。

书山君给了绒毛君一个白眼,她想了想,语气柔和地问道:“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发生了什么事?”

周长卿抬起头怔怔地望着对面的两位基友,她说道:“实在对不起,发生了一件事,我得解决一下。”

周长卿回复得很慎重。从一方面讲,她不愿欺骗苏墨染;但是从另一方面讲,她不愿伤害她们现在的难能可贵的友情。她瞧不起自己竟然对同性产生了感情,又不愿苏墨染像对待普通朋友一样对待她。从知道自己对苏墨染有感情开始,周长卿就一直陷于一种迷茫、矛盾的情感之中。她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直到苏墨染刚才说的那句话将她给点破。

但是,大家都不是小孩子,说什么话都是要负责任的。周长卿因为一直写百合,在思想上已经浸淫这个圈子很久,说实话她不愿去打破苏墨染原本平静的生活。周长卿说道:“不要瞎胡说哦,真的是,心都碎了,怎么能这么说呢,蓝瘦香菇……”

放下手机,周长卿叹了一口气,她还是没有能够承认自己的感情。是她怂了。

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混的,如果此时此刻周长卿能够从别人那里得到什么帮助或者指点的话,面前的两位百合大手无疑就是最好的智囊团了。周长卿没有对两位基友隐瞒,她直接拿起了手机,把苏墨染刚才说的话展示给两人。

书:“天啊!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话?”

毛:“她肯定是在试探你!她是你的谁?她为什么要说这个话来试探你?”

周长卿摇摇头:“我不知道……”

说话间,手机再次震动,餐桌上的三个人同时看向了周长卿的手机。谁都有好奇心的,尤其是像这种发生在眼皮底下的八卦,简直就是写糖段子最好的素材了。在那二人探求的目光中,周长卿无奈地拿起了手机,打开屏幕。苏墨染给她发来了这样的话:“我开玩笑的,这都听不出来?爱生气鬼!我经常跟朋友这样啊!你真的是玻璃心。”

周长卿脑子都糊了。开玩笑?她这是开玩笑的吗?周长卿问道:“我玻璃心?我玻璃心吗?”

小毛探头看了一眼手机,随后她肯定地说道:“谁会没事跟朋友说这样的话啊?她八成是喜欢你,试探你呢。你看着办吧。”

“怎么可能,她应该是正常的吧……”说这话的时候,周长卿自己开始有点不淡定了。

苏墨染又发来消息,好像是在安慰周长卿:“蕾丝怎么了?蕾丝多好。又不是侮辱性的词汇。”

周长卿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了,她有点尴尬地回道:“这也可以开玩笑?那我也觉得你是蕾丝呢。”

“来吧,其实我就是。你怕吗?”苏墨染这样说。

这是开玩笑?还是当真的?她想干什么呀?周长卿眯起眼睛。

“书山压力大”的本职工作是心理咨询师,对于看表情方面她很擅长。尽管周长卿在用眯眼、捂嘴等一系列动作竭力在基友面前掩饰,但是从她露出的一部分嘴角可以看得出略微向上的弧度,她的眼尾也是上翘的,而她的眼睛则更加直白地诉说着一个讯息——她恋爱了。

“书山压力大”身体前倾,尽量用柔和的口吻问道:“她是你什么朋友?”

“啊?什么?”周长卿压根就没注意到身边有人在观察她,她心不在焉地说,“她是我编辑部的同事。”

“一个办公室的吗?那你要小心处理哦。”小书同学这样说道。

周长卿根本没在意小书脸上的表情,她反而露出了一个恶作剧的笑容,随后给苏墨染编辑了一条短信说道:“厉害啦,那我们在一起吧。”

她会怎么回呢?周长卿想。

这一次,苏墨染没有回得这么快了。但是周长卿还是握着手机吃饭。而对面席上的两个人多多少少会有点尴尬。脑补一下,当你对面坐着的人一脸甜蜜地撒狗粮,而你身边的却只是一个普通基友,并不能和你亲热,请问此时你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小书同学和小毛同学惊悚地看着周长卿一个人把一整盘还没煮熟的牛肉、几块半熟的毛肚、一片用来垫盘底的生卷心菜风卷残云般地吃下去以后,她们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决定放弃周长卿吃过的白锅,只吃辣的一边。

苏墨染终于给周长卿回来了消息,就三个简单的字:“可以啊。”


噢哟差点又忘了点提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重华
重华 在 2017/11/03 23:50 发表

标题:1

这个感情进展...挺迅速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