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存在的童话故事

作者:fskn
更新时间:2017-11-03 02:41
点击:1506
章节字数:52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厚厚的雪铺满山间的小路,仿佛没有止境的白雪让爱丽丝迷失了方向。


“左边…中间…右边…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啊。”爱丽丝想掉头,却发现来时的路不见了。道路中间有一颗很高很大的树,它的树干有城门那么宽,它的顶部仿佛和天上的月亮相连,它的枝叶遮住了星星。爱丽丝搓了搓手,鼓起勇气开始爬树。


前后左右都走不通,那就往上走试试吧。


幸亏大树枝繁叶茂,爱丽丝轻松的就爬了十多米高。山间的其他树都掉光了叶子,没有东西阻挡视线,在这个高度已经可以看到远处了。


“这么高应该不会有动物爬上来,冬天没什么虫子真是太好了。”爱丽丝累了,找了一根足够宽敞的分枝,靠着树干睡去。


待她入睡后,这颗很大很高的树,开始缓慢而平稳地移动。

这一夜爱丽丝睡得很安稳,她感觉不到一丝寒冷,也不觉得硬硬的睡着难受。


好像睡了很久。

爱丽丝的意识逐渐恢复,觉得很温暖,可自己不是在树上睡着了吗?怎么会觉得温暖?现在可是冬天。


她睁开眼,面前跳动的火苗让她呆滞了片刻。“难怪这么温暖。”


这是一间平平无奇的小屋子,任何一位猎人,矮人,或是农夫都可能住在这样一间山间的小屋里。壁炉里的火烧得很旺,爱丽丝全身都暖洋洋的,情不自禁地伸了个懒腰。


她的拳头非常用力地打在了安的脸上。


“咦?”


爱丽丝才发现,自己刚刚一直睡在这个人的胳膊上。


这个人可能比她醒得还早,低着头,一双湖绿色的眼睛就那样安静地看着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啊!非常抱歉!我…我……”


我怎么会在这里?爱丽丝慌乱地拍了拍自己脑袋,她记得自己在树上睡着了,但是怎么下来,怎么来到这间屋子,又是怎么和这个人遇见一起睡觉的呢?


“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将我带回来的吗?”


安缓慢地坐起来,活动了一下。爱丽丝偷偷打量着她,她的头发是黑色的,这让爱丽丝怀疑她是东方人…可她的眼睛却是这边常见的绿色,而且这双眼睛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位公主的眼睛都好看。


“你是小虫子。”安站起来,晃了晃,缓慢平稳地经过爱丽丝身边,拿起一个木制的水杯,小口小口地喝水。


“你昨天爬到我身上,不由分说就睡着了,不是小虫子是什么?我只能带着你回家。”


喝下水,她擦了擦嘴巴,又说:“你睡觉压我胳膊了。”


并没有责怪爱丽丝,安只是觉得这样或许能让这个小虫子想起昨晚的事情。小虫子爱丽丝的记忆里有一颗很高很大的树,眼里有一个高高瘦瘦的漂亮的女孩子,她并没有想到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壁炉里的火闪烁着,发出笑声:“哈哈哈,安,你捡了个很不错的宠物回来呀!”


“冰冰别闹。”安梳理着头发,从镜子里看到发呆的爱丽丝,说:“只是小虫。”


爱丽丝没有提离开的事情,安也不提,房间里的冰冰很难得有个可以说话的人,在安出门后,就缠着爱丽丝。


“你从哪里来的啊?小虫子。”


“我从卜邨烖王国而来,想去传说中的天空城,为我的王国向传说中的精灵女王祈求平安。”


“你的王国怎么了?”


“王国之心不见了。”


那团火不知道王国之心,爱丽丝用手比划了几下,解释道:“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她支支吾吾的,手不停的演示着王国之心的形状,却说不明白。


她在木屋里踱步,不时停下来,对壁炉那边做一个手势:“似乎是这样…不对,好像是这样。”


王国之心是她的奶奶黛安娜女王从精灵女王那里得到的馈赠,保佑着王国的平安。但是她的父王,喝醉了把王国之心带进森林,在赞美了精灵女王后,王国之心不小心就掉了。


爱丽丝时隔半月才知晓这件事情,气得拔掉了老亚瑟最喜欢的胡须,朝传说中的天空城前进。


她渡过河流,经过村庄,踏过草原,一路上的自然与人类对她都十分友好。直到她开始攀登精灵山,第一个晚上就迷路了,这使她前所未有地感到挫败。


那团火烧得越来越旺,几乎要冲出壁炉来,这是它用脑过度的表现。


“可是我还是想不出来你说的王国之心长什么样子啊!”


爱丽丝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随手拿起一个圆溜溜的东西,说:“那是一个球,大概就这么大。在球的表面有非常精致的花纹,据说是精灵女王的祝福。”


王国之心静静躺在爱丽丝手中。


“诶!???神圣的王国之心!?”


爱丽丝吓得把手中的王国之心扔了出去。


“嗷呜!——”小屋的门被撞开,一只白色的小狗稳稳地咬住了王国之心,然后坐在爱丽丝面前乖乖摇尾。


那团火缩小了几分,声音也颤抖起来:“冷死了冷死了,小虫子你快点把门关上,我好几十岁了,比不上那些刚出炉的小火苗。”


爱丽丝手忙脚乱地关上门,想找点木炭之类的给冰冰祛祛寒,那只咬着王国之心的小狗把球吐了出来,笑道:“那团火不吃木头的啦,笨蛋女孩儿。汪汪汪。”


爱丽丝没想到这只小狗也能讲话,她有些惊喜,问道:“我是不是已经到了天空城?这里是天空城吧?精灵女王的城市?”


那团火和那只狗都没有回答,反而问她:“天空城是什么?”


黛安娜女王的日记里记着:“那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精灵女王的管理下,没有纷争,没有烦恼,处处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在那里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还交到了很多朋友。当然最最重要的就是认识了精灵女王,她拥有最接近神明的智慧,最接近婴儿的纯真,最真诚的怜悯,最决绝的冷酷… …”


“……我把那里叫做天空城,那里离天很近。我身边是湿湿凉凉的云朵,我眼中看到远处划过的闪电,我伸手仿佛能摘下星星,这些都是精灵女王的馈赠。”


那团火听爱丽丝念着那些日记的片段,一会儿变成黄色,一会儿变成蓝色。那只狗趴在地上,一副快睡着的模样,静静地听黛安娜的日记。


王国之心在地上左右晃动,像在给自己催眠。


小屋子里被那团火烤得暖烘烘的,爱丽丝想出去透透气。于是问:“我能出门看看吗?”


那只狗慢慢站起来,踏着贵族般优雅的步伐,走到门边,抬起右前肢,仿佛在对爱丽丝说你请。


那团火和那颗球一个不停闪烁,一个摇头晃脑,不知道在互相诉说些什么。


屋外是一片春天的景象。屋前的池塘里洒满了金色的阳光,五颜六色的花挤在一起,有几种是爱丽丝都没有见过的。那只狗在雪地上留下它的脚印……爱丽丝低头,看着匪夷所思的积雪,捧了一小团雪在手心,感受到冰冰凉凉的,却没有化开。


看来这里真的是天空城,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呢?


稍微散了散步,出于做客的礼仪,爱丽丝没有走远,约有半刻钟,她就回到了屋内。


王国之心躺在地上,爱丽丝拾起它,擦去那只狗的口水。


等那个人回来,一定要问问她,为什么王国之心在这里。


“你在想我吗?”


安回来了,爱丽丝吓了一跳。


她仍然是那样没有丝毫烟火气的一张脸,绿色的眸子让人的心灵充满宁静祥和。


两人面对面坐着。


“我…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个王国之心会在你房间里…”



安看着爱丽丝手中的那个球,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在地上捡的。”


爱丽丝在心里埋怨起了老亚瑟,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向这个人说明情况,并且把王国之心带回去。


“不好意思,这个叫做王国之心,是精灵女王送给我们卜邨烖王国的宝物,能不能请你将它物归原主呢?”


安沉默了很久。


“你可以把它带回去。四十几年前,大虫子也是从这里把它拿走的。”


爱丽丝非常开心,又说:“我不知道回去的路了,你能带我找到回去的路吗?”


安伸出手,轻轻覆上爱丽丝的。


她的手不可见的微微颤抖了两下。然后缓慢平稳地带着她的手画了个符号。


四周的画面突然变成了黛安娜女王的房间,王国之心挣脱了爱丽丝的手,回到了它自己的软垫上窝着。


爱丽丝有点回不过神。

旅行路上的一切历历在目,不可思议的小屋也那么清晰地印在脑海里,这一切都证明了自己的确离开过城堡。


难道是做了一场梦?

那个人……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爱丽丝困困地,她搬了个凳子,看着仿佛从未离开的王国之心,缓缓闭上了沉重的眼皮。


“安。”


是谁?


“安。”


少女的声音,谁在喊谁?


“我在喊你呢,安!”


黛安娜穿着一身平民的粗布衣物,她金色的头发和好看的绿色眼珠子快要刺得安睁不开眼。


“带我走吧,去你的家里做客,好不好?”


彼时的安还很年轻,第一次出远门就是调查卜邨烖王国的植物凋零事件。王国的公主黛安娜是个很调皮的人,她第一天夜晚就发现了这个高高瘦瘦,黑发黑眼的东方女巫在晚上会变成一颗很高很大的树。


于是她好奇地爬上了树,安不说话,只是生出许多树枝来托着她,怕她摔。


“安,你有多高啊?”

“安,你的眼睛在哪儿啊?我现在到你哪儿了?到你肩膀没有?”


安心说:腰有点痒。


黛安娜继续往上爬。

她看到了她整个城堡,她父王的书房亮着灯,她母后端着盘子,正朝父王的房间走去。

黛安娜继续爬。

她看到了她整个王国,她的国民都沉沉睡着,她忠诚的侍卫持着枪盾,正在巡逻。

继续爬。

她看到了王国南面的山,北面的河流,河流外其他王国的村庄,村庄北面仿佛没有尽头的草原…和更远处模糊的山。


黛安娜不知为何看着那座山,心里就是知道,那是安的家乡。



在安离开的那天,黛安娜穿着她觉得非常平民的粗布衣物,拦住了安。

“带我离开吧,我想去看看王国外面的世界!”


安带着她,一路向北。


白天她们相伴前进。

夜晚黛安娜睡在树枝上,安继续前进,只是怕惊醒黛安娜,她走得缓慢而平稳。


她们到了精灵山顶,前方已经没有路了。

夜晚,安轻轻托着黛安娜,她不断伸长自己的手臂,用茂密的枝叶挡住高处的风。


一切就像后来日记里写的那样。

只是她没有将自己在那高处大声哭喊发泄这种丢脸的事情写下来。


安把哭累的黛安娜带回家,一直将她紧紧抱着,虽然不再是树的形态,也仍然怕她摔着。


壁炉里的火精力旺盛地给她们提供着温暖,小狗好奇地看着安带回家的陌生人,小狗的玩具球被它扔在了一边,自己无聊地左右晃动着。


黛安娜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壁炉里的火太小,冷冰冰的。”


“废话,我才五岁!”


“这只狗怎么不会汪汪叫啊?”


“嗷呜!”“它说它很快就会学会的。”安解释道。


“这个球怎么不说话呢?”“它是哑巴。”安解释道。


为什么这里有温暖的太阳和厚厚的积雪?为什么这里有这么漂亮的花朵而我们的城堡里只有两三种?为什么这里鱼和猫能做好朋友?为什么池塘里的水会突然变成水球跳出来打湿我的裙摆?


安一一耐心解释。


“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呢?”


安沉默了。


黛安娜是不想回家的,但她知道自己父王去世的消息,还是萌生了回家的想法。


安握住她的手,一阵凉凉的风包裹着二人,黛安娜就回到了城堡里自己的房间。


安没有急着离开,因为黛安娜的父王是被她母后毒死的,那些不知何时背叛了国王的侍卫,将枪尖对准了回到王国的黛安娜。


黛安娜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她害怕面对这些。

安将她的房间层层保护起来,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将那些伤害她的人都送进了地狱。


王国举行了隆重的加冕典礼,黛安娜成了女王。


安回到了精灵山养伤。


十年后,黛安娜偷偷从王国里跑出来,一个人朝精灵山走去。


她需要一个继承人,但是她已经心有所属,不能和那些王公贵族介绍的年青人结婚。


没办法,安总是能解决一切问题。


安取了自己的一滴血,滴入黛安娜手腕划出的一道口子里。血液迅速地钻入黛安娜的身体,伤口也很快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冷冰冰将房间烤得暖洋洋的,那只狗仿佛长不大,虽然学会了汪汪叫,声音还是很稚嫩。玩具球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将一切都记在心里。


“你说我会生个公主还是王子?”


“和你一样就好。”


“那哪儿行…能像你一点也好。”


非常令人失望的是,小亚瑟出生了。


安非常嫌弃地看着才出生的小亚瑟,问黛安娜:“你为什么生了个光溜溜的虫子?”


黛安娜哑然,随即笑笑,不和这人争。


小亚瑟继承了黛安娜漂亮的眼睛和金发,不过百日,已经看得出他漂亮的基因。


黛安娜抱着小亚瑟,十分忧心地看小亚瑟啃着那颗玩具球,虽然安说已经严格地洗过了,但她心里还是怪膈应。


女王出国游历,带回了漂亮的小王子以及精灵女王的祝福,卜邨烖王国从王公贵族到贫民百姓都非常满足。


安照着镜子,想起黛安娜离开时,遗憾地说:“可惜这孩子没一点像你。”


她微微动念,黛安娜那双漂亮的眼睛,温暖的眼睛,充满生命力和活力的眼睛……


她本来就不是东方女巫,绿色眼睛也蛮好看的。这下他们都有绿色的眼睛了。


小狗没了玩具球,蔫哒哒的。


虽然不明白黛安娜为什么执意要带走它,还要她加上个魔法…但一个入梦的小魔法又不会伤害人,安自然没有理由拒绝黛安娜。


亚瑟十岁的时候,不小心在黛安娜的房间睡着了,他靠着王国之心,看到了那些神奇的风光和事物。


他偷偷带着上课用的剑,像黛安娜第二次离开王国时一样,找到了精灵山,找到了安。


亚瑟这时已经快有黛安娜第一次见到安时那么高了。安看着他和那个人如出一辙的漂亮脸蛋儿,帅气的金色短发,和自己一样的绿眸子。心里叹道:长成漂亮的大虫子了呢……


亚瑟拿出那个球,将自己看到的细细说给安听。趁他话痨的时候,安轻轻碰了碰球,看到了黛安娜这些年生活的画面。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


亚瑟和小狗不对付,尤其是亚瑟表示要带走球,更是气得小狗“汪汪汪”地一直叫。


黛安娜狠狠地批评了亚瑟一顿,好小子!你死在外面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偷走那个球!


此后差不多四十多年,安没有离开过精灵山。除了卜邨烖王国的黛安娜女王逝世,作为好友,“精灵女王”不远千里前去,留下对王国的祝福,和王国之心。


王国之心上原本是没有文字的。那次之后,才有了那些人类无法解读的文字。


爱丽丝醒过来,眼前就是那颗球,她轻轻地抚摸着球面上精美的花纹,老亚瑟说那是精灵的祝福。

他也不懂,乱说的。


爱丽丝懂的。


“我最初也是最后的爱人”


卜(bu)邨(cun)烖(zai)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