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一章 穿越了与累成死狗的日常(下)

作者:谢椿堂
更新时间:2017-10-30 23:39
点击:53
章节字数:51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辟谷术与精神食粮

…………

“饿……好饿呀……”

在一个通体漆黑的小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

嗯,没错,陵正在训练,哦不,被训练辟谷术。

龙把高阶法诀在她跟前念了一遍后就把她丢了进来,简直猝不及防。

她已经各种尝试过了,却也依然不知道这是那里,这屋子小的可以,走个四五步就到头了。整个空间徒有四壁,更别提找到任何可以充饥的玩意了。她已经试过各种触碰、拍打、挠墙……

依旧无果。

她单手捏诀,心中默念,运起她才背会没多久的灵视之术。

也许是还没修行到家,也许是此地有特殊的禁制,陵发现——

真的就是只有墙啊……

整个空间都是黑黢黢的,不知道由什么材质构成。

在灵视的观测下像黑色的金属板,被浇铸成一体,沉默地反射着冰冷的光泽,严丝合缝毫无间隙。要不是它们坚硬无比,同时光滑平坦难以找到着力点下手,估计这会早就被陵扣下来吃掉了。

灵视不分彼此,俱是呈现到她眼中。

甚至能看清她衣服上的每一个褶儿,以及消化液不知疲倦地一波又一波地冲刷着粘膜上的每一处皱襞,小肠绒毛痉挛般地蜷缩再舒张,胃袋依旧在毫不停歇地延展而后猛烈收缩,尽职尽责地挤压着里面每一缕空气……

坑爹呐,这是!

“咕——————”

还没等她腹诽完,一阵悠长的空鸣在屋里传响,似乎飘到了极为遥远的地方,明明它几步即可丈量。

但是陵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来神殿这么久什么不科学的事没见过?

现在,她能做的只是听着抑扬顿挫的胃囊奏鸣曲,生无可恋。

啊……

好想吃……

开封菜、银拱门、必胜时光……

总之什么都可以……

还有啥酱猪蹄、炖肘子、蒸羊羔、蒸鹿尾、烧花鸭、烧子鹅、焖黄鳝、溜鱼肚、炸木耳、炸排骨、烩飞禽、汆丸子、四喜丸子、地三鲜、酱牛肉、扬州炒饭、开阳冬瓜汤、炖猴脑、爆炒人肝儿……

等会!这都什么玩意!

不行啊,贯口都溜出来了,再这样下去真要活尸化了。


为什么?

为什么……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掌握完整版的辟谷术,之前的V1.0凑合版已经不适用了。

明明修仙小说里那些主角掸一眼,念两遍就能修行得轻松自如的辟谷术……

我的神哪!!!

想到接下来龙那边还不知有多少斯巴达式的噩梦级训练等着她,她就忍不住哀嚎起来。

越不想什么越来什么。

陵的脑海里抑制不住地浮现出以前看过的重口味新闻图片,什么花季少女绝食减肥惨死家中,那瘦成干尸一样的皮包骨,还有九月怀胎一样大的腹积水……

“呕、恶……”她不禁猛打了个寒颤,吓得她从地上一下子蹦了起来,然后成功地

“——————~~~”

陵成功地看见了金星在自己身边旋转不止。

金星……好次不?

啊,这回不会真的要去见马克思了吧……?

说起来,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简直失败得不能再失败了。

建树一点没有,咸鱼依旧在咸鱼瘫着。

别说封王裂土,描刻属于自己的版图,或者宣传进步思想,成为时代先驱什么的了。

现在先驱没当成就快成先烈了……


“喀、喀嚓——”正当陵胡思乱想之极,严丝合缝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个长方形的框,渐渐那个虚线似的边框陡然间被白亮亮的光填满,一下子刺得她睁不开眼。

门开了。

难道可以出去了?

陵的泪花花盈满双眼,当然绝不是因感动什么的。

不过,现在她真的是连一点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白光中,白衣女子踏入漆黑的匣间,

在陵满心满眼快要溢出来的期待中,来到她身旁,停下。

皓腕轻挥,“啪!”一摞东西凭空出现,在陵身边精准落下。

掀起的气流把她的一侧散乱的头发都吹得盖到了脸上。

好像是……书?!

不会又要背什么口诀吧喂……


由于眼睛还没能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她干脆再度开启灵视。

《枕中记》、《异梦录》《柳氏传》……

嗯?是传奇故事?

下面还有一堆听都没听过话本子,成色还挺新的。

仔细探一探,没有一丝灵力流溢周遭,确实是凡间之物。

什么情况?

陵原地懵逼。

“精神食粮。”

诶?

只是前段时间随口一说而已,修炼修炼着,其实再这么修下去她已经快要习惯了。

学习使人进步,学习让我快乐,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玩耍是什么?能吃不?

没想到……龙居然记下了,而且一下子搜罗来了这么多!

虽然给书的方式……

果然是龙的作风啊~

陵的心里忽然有点小欢喜。

“龙……那个其实你也不必这么为我……”

仔细看的话,陵似乎……有些脸红?


“哐!”

白光消失,门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带上了。

陵当场石化。


什么情况?!

所以,龙到底是来干嘛的?

送精神食粮的?

可是这屋里黑漆漆一片怎么看书?

哦,对,还有灵视术。

什么嘛!

这根本不是重点啊喂!

精神食粮根本不能抵饱~救命哪~!


陵朝着方形框消失的方向挣扎匍匐,奄奄一息。颤巍巍地抬起手,榨干最后一丝气力拍打墙壁,哪里还有什么方框或门缝?

回应她的只有黑金的墙板,沉默、冰冷得严丝合缝。

“开门啊……开门啊……龙……我知道你在外面……”

门又开了,猝不及防,差点没把她拍墙上。

她停止了哀鸣,幸福来得太突然,只是陡然间的照明度的落差令她实在睁不开眼。

大落大喜的接踵刺激下,一时间陵的反应机制卡壳了。

看见陵发丝散乱、脸上涕泗横流、神情呆滞的狼狈相,龙沉默。

片刻后,

“不可损毁书籍。”

小屋再度陷入黑暗。

陵仍旧保持着刚刚那个姿势。

良久。

突然她意识到了关键,强大的求生意志令她像被上紧了弹簧一般,“砰”得扎进书堆里去,也顾不上用力过猛撞墙撞得眼冒金星。只见她二话不说,窝起一卷书就往嘴里塞——

“嗷——!”

大书库里正在批书的龙笔尖一震,在纸上破折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龙轻叹,挥一挥袖,那道墨迹便自行散了去。


坑爹哪这是!

放在手上的触感是真真切切,甚至像刚印好的一般,还能嗅到淡淡的油墨香。

可一靠近嘴边它们便虚化了,可以直接穿过她的口腔部位,即使她手上捏得紧紧的。

这书果然被龙事先下了咒,看得摸得吃不得。

陵不仅咬到舌头还差点崩到牙。

经此一役,再而衰三而竭,现在她是真的没有什么气力再折腾了。

唯有心中热泪千行。

呜呜呜,修仙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麻麻,我要回地球……


寻欢作乐、图求安逸原就是人类的本性,故而修仙的第一要务就是祛除杂念。

意志稳固,仙心方成。

估计在她真正练成辟谷术之前,任她的哀嚎在空间里如何回荡、传响,所有对于开门的祈求,都是徒劳了。


不要哇——!

大爷行行好,求赏点吃的啊啊啊啊啊啊……




(五)神行术与斯巴达暴君的特训

不带上被关进小黑屋或者其他什么稀奇古怪的密闭空间,再掐掉自己昏迷断片的时间,单单以陵所眼见的月升日落计数,她到神殿已有三个多月了。

从最开始的好奇宝宝到鬼哭狼嚎,再到处(xin)之(ru)泰(si)然(hui)……

天晓得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之后的某天,龙让陵把书放下跟她出去一趟。

这是……要跑去实战演练了?

自己来神殿这么久,除了水殿和大书库,其余时间都是在谜之断片中度过的。

陵搓搓手,虽然明知自己肯定打不过龙,不过好歹终于能换个项目练习了。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一路随她向外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直接步行出了神殿宏伟的建筑群之外。

陵看到了久违的天空和无边无际的金黄色的沙漠。

那是真正的天空!

不再是她从书库的小窗格里所窥见的被隔断的碎片。

还有外面新鲜空气,她贪婪而大口地呼吸着,仿佛能从里面一品自由的滋味。

虽然很快太阳就会把这片大地射得热浪腾翻,至少目前还算舒适。

二人一路无话。

即使陵心中憋了一百个问号,龙未开口之前,是没法弄清楚她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的。

换句来说,该解释的,龙迟早会解释。

只是有时候她那个行为逻辑和反射弧……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就这样,直到走出某个特定的范围之后——

为什么要说“特定的”?

因为在越过某道无形的“界限”后,她明显觉察出空气陡然间酷热了起来。

阳光蜇得人如芒在背、汗出如浆。

衣裳在被她的汗水浸湿了之后,很快又被翻腾的热浪蒸干了。

这时,一直在前方专注行进的龙突然回过头来,一把握住了陵的手。

掌心相触,丝丝地凉意从她那传递过来。

她的冰冷仿佛是打诞生之初便铸进骨子里的,饶是骄阳再炽热,依旧无法化去一分一毫。

在这种炎热的天气里,陵倒觉得颇为熨帖。

龙的手不是很大,但指节修长。

可能是长久不曾暴露于阳光下,她的面色微白,丝毫不显血色,宛如以极北之地千万年的玄冰雕出的一座美人像。

此时太阳已全然腾跃至当空,在它炽盛光线照耀下,玉骨雪肌更显通透。

若是逆光看过去,只觉是她自身隐隐逸散出淡淡的光晕,没由来的炫目。

以往世人见到漂亮女子,总爱以“美若天仙”称赞。

可天仙究竟是怎么个美法?谁也不知道。

不知是出于敬畏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陵后悔自己从前竟从未仔细端详过龙的相貌。

时至今日方才惊觉。

且她搜肠刮肚了半天,却最后气馁地发现自己腹中半点墨水也无,只得继续用“美若天仙”来表达自己由衷的赞叹。

正是这份纯粹从美学角度出发的由衷欣赏,使陵不由地看痴了去。

一阵白光闪过,等陵回过神来时,笼罩在她们周身的光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这里似乎和沙漠中的任何一处并无不同,一眼望过去,到处都是金黄的山丘,连绵起伏。

到处都被炙烤得半熟,热浪蒸腾。

大风刮起,卷动不知名的草团无定地翻滚,携无数沙粒扑簌簌地过。

只是回首处,再觅不见神殿踪迹了。

想来是龙使用了某种术法进行了传送,不过目前陵还没学到。

难道今天终于要走出沙漠,可以参观一下有人烟的地方了么?!

而且还有龙这样的高手在旁边保驾护航。

那我岂不是可以放肆玩耍了??

陵不由喜上眉梢,心里美滋滋。

龙静静地注视着又开始神游天外,还莫名傻笑的某人。

陵这才反应过来,讪讪地把手松开。

她把头别向身后,面上发烫。

咳,一定是天太热了,嗯。

“陵。”

三个多月了……

还是头一回听见龙唤她的名字,之前基本都是直接省略主语,以祈使句为主来的。

陵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挺直身子,想也未想便正色应声道:“嗯!”

“日落之前,用你刚学的神行术自行返回神殿。”

“嗯……嗯?”

欢欣与雀跃还未完全在陵的脸上舒展开来,又一阵白光闪过,身旁的倩影已然消失无踪。

陵石化当场。

“我、我、我……”陵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我”了个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很快,方圆几里之内都回响着不知是什么生物发出的恐怖嚎叫。

“我不认识路啊啊啊啊啊——!!!”


深夜。

“咳、咳咳。”

沙漠的可怖之处不仅在于白日里灼烧一切的毒辣阳光和如幽灵鬼魅般出没的流沙陷阱。

更在于夜间。

夜里的能见度便更低了。

到了晚上风不仅叫嚣地愈加疯狂,稍不留神很可能醒来时就被埋在某座沙丘下了。

大风吹得陵一头一脸的沙,没奈何只能撕下半截长袖当做头巾裹在脑袋上。

更糟的是,此时的温度已经趋近零下了。

陵强忍着,一边运功抵御使牙关不住打战的寒意,一边还要分心查探自己奔波的方向是否正确、有无毒蛇猛兽出没,灵力几乎耗竭。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月亮清冷的银辉下,神殿的风姿终于显现。

终于不是海市蜃楼了。

终于、终于看到神殿了!

她甚至不敢热泪盈眶,生怕泪水会冻在脸上。

苍凉的大漠中,一簇建筑群孤傲地矗立着,投出的阴影仿佛一座森然蛰伏的巨兽,静候它的猎物送上门来。

兴许是因为过度透支的原因,陵已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她咬咬牙,强撑起精神,榨取最后一丝灵力,向着神殿所在快速行进。

“砰——!”

由于术法加持后的速度过快,陵直直地撞在某个无形的存在上,紧接着便被狠狠地弹飞出去数十米。

幸好沙地松软,总算没受什么伤。

但这一下结结实实地,撞得她眼冒金星,好一会都爬不起来。


之后,她颤巍巍又往前走了几步,小心翼翼伸出手去触碰——果然,真的有结界。

任外面狂风肆虐、飞沙漫天,里面不动如山。

为什么、为什么……?

还有这种操作的??

这结界居然管出不管进啊!

明明、明明都已经到门口了……

……难怪龙说要在“日落之前”。

陵一边又一边地捶在这层无形的罩上,最后颓然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你以为这是宿舍嘛?

还带宵禁过时不候锁大门的喂!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啊啊啊!!

你玩我是吧?你玩我是吧?!

贼老天,你不就是想玩我么?有本事你来呀!你——来——呀——!!!

身心俱疲,消沉一阵过后,陵开始撂挑子暴走了。

就在她朝着空气拼命嘶吼,叫嚣得正起劲之时——

“轰——轰隆!”远方隐有雷霆。

天色登时晦暗下来,可视范围被迅速削减,月亮乃至聚落俱是消失不见。

风瞬间强到人无法睁眼,雷声越来越近,稍近的几座山丘皆被搅碎成散沙飞上天空。

大量的沙附着在它的周围,慢慢凝出实体——那是一道疯狂盘卷的气旋,携风沙与雷云而来。

这股龙卷的力量,毁天灭地。

所到之处,尸骨无存。

“我X!不是吧——?!!!”


翌日,清晨。

龙自结界中走出,步行至一座沙丘前,停下。

这座沙丘平平无奇,和它周围连绵蜿蜒的同类毫无二致,甚至还稍稍小了一号。

只见她玉臂轻挥,沙丘立刻随风散去,逐渐露出藏在底下的一根倒栽葱。

古人云,人死腚朝天,此言诚不欺矣。

—全本完—






……哦,什么?没挂啊?

那继续。

待小丘完全消失后,陵灰头土脸地呈“大”字状趴伏着。

正面朝下,与被阳光熏蒸得松软金黄的细沙吻得火热。

“神行术不到家,遁地和闭气尚可。”龙淡定打分。

陵颤巍巍想挣扎着爬起来,身上不断有沙砾“欻欻”抖落。

只见她一边喷着嘴里的沙,一边用嘶哑含混的嗓音艰难道:“你这个斯巴……”

嘭!

激起尘埃无数。

陵,扑街。


路漫漫其修远兮,同志仍需努力啊~


总之第一章就是一些轻松欢乐(大雾)的日常,大家将就着看吧~
正是剧情在后面的故事里慢慢展开,敬请期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