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逢相识相知

作者:似漠非墨
更新时间:2017-10-30 00:12
点击:787
章节字数:52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欺凌

“啊,这不是我们大名鼎鼎的弱女子朝汐吗哈哈哈哈,怎么,又给哥几个送钱来花了啊,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要求了,那我们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几个凶神恶煞的男生堵在巷子口,居高临下的看着瘦弱的小鬼。

“滚开。”抿着唇,朝汐一脸不善,这一幕早就在她初中生涯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了,知道不得善了,书包一扔冲上去就冲上去要打领头的那个,那是初中部有名的打架能手昆浩。

昆浩往后一让,就躲开了朝汐的一拳,右腿一抬,膝盖就顶飞了朝汐,“呸,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上。”

小孩子是最恶意的,他们无法判断自己的行为究竟是善是恶,在这伙人心中厉害的欺负弱小的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特别是当这个弱小的挺有钱的时候。


“走走走,撸串去。”几个人勾肩搭背的离开了巷子,看上去除了昆浩脸上被挠了几道血印子以外,其他人几乎毫发无伤。

巷子里朝汐蜷缩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

“那个……我是说,你没事吧?”来了个人。

朝汐勉强爬了起来,捡起书包,看都不看来人,径直撞了过去,这么狼狈的样子不想被人看见。

“小心啊。”肩膀被抓住了,“我帮你处理下伤口吧。”很瘦力气很小的一只手,还带着凉意,比她还弱的样子啊,朝汐抬头,是个高中生呢,不过脸色苍白,又瘦又软弱的样子。

看上去比自己还弱。


同类人

“你经常被欺负吗?”“为什么不告诉家长啊?”“学校不管这些吗?”“疼不疼啊?”絮絮叨叨的女人,朝汐忍不住爆粗,“妈的安静点,我妈都没你啰嗦。”

寂静了几秒钟,朝汐感觉到一丝后悔的时候,女人又开口了,“是我太唠叨了,来,抬头,我给你擦一下脸上的伤口,不然会留疤的。”

扬起头,朝汐脸上伤口不多,只有眼角有擦伤,看得出来那伙人经验很足,知道露在外面的地方不能打。

借着擦药的机会,朝汐也观察着那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很白,很安静的样子,虽然被长长的头发遮住了,但还是隐约看得见额头上有一块不规则的疤。

“你也被人欺负了吗?”指着女人的伤,朝汐不客气的问着,“啊?嗯……怎么说呢,好像确实经常被欺负呢。”女人很认真的给朝汐擦着碘酒,带着腼腆的笑,冲朝汐不好意思的解释。

“不要紧,我会保护你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豪情壮志,明明连和自己同级的人都打不过,却握住了女人的手,夸下海口。

嘶,真凉,果然身体不好吗。握着女人的手,朝汐小声的嘀咕。

“不要紧哦,我已经不要紧了,比起我,你要先保护好自己哦。”女人笑眯眯的抽出了手,在朝汐的手指贴上还带着维尼熊的创口贴,“好啦,最后一个伤口了,早点回家。”

看了眼天色,朝汐脸色大变,“糟糕!”拎着书包站起来就要跑,才走了两步,又回头,“诶,我叫朝汐,北中的,你叫什么啊!”女人还坐在那里整理东西,听见朝汐的问题,挽起遮住脸的发丝,“我叫郑淼。”


弱小孩

朝汐先天不足,出生就比别的小孩轻两斤。虽然父母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但是忙着做生意,几乎没什么时间看顾她,家里老人身体又不好,所以在市中心的家里经常只有朝汐一个人。

小学时候家里还会有一个做饭的保姆,上了初中吃饭不在家里以后,每周只有钟点工会来一次。

明明每天都有吃很多东西,但天生偏黄的头发,瘦小的像永远不会发育的身体,和父母随意给予的零花钱让朝汐从初中开始就经常遇到傍晚那种情况。

钱,朝汐真的不在乎被抢走,她在乎的是被强大的力量压倒的无法喘息感。所以她不借助父母的力量,不寻找老师的帮助,总有一天她自己也能打赢那群小瘪三。


“太好了,赶上了。”喘了口气,看着拳击俱乐部灯火通明的门庭,朝汐满心欢喜。好不容易用两倍的价格说服私教愿意在课程时间外额外给自己开一对一私教课,绝对不能迟到。

总有一天……弱小孩也能打败那群白痴!


训练

虽然开始了训练,但是不管怎么说体能这种东西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后面的生活朝汐面对的经常是一群小混混的围追堵截,朝汐经常撒腿就跑,权当夜跑,后面有恶狗追着的夜跑多刺激啊。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经常跑不了八百米就被摁倒,一顿狂风暴雨的乱揍,以把朝汐身上的现金搜刮走为结局。

“可恶!”一拳捶在地上,朝汐一脸不服,这次连巷口都没跑出去。

“喝吗?”一盒草莓味的牛奶放在了朝汐面前,一抬头,又是上次那个人,叫……“郑淼?”

“嗯,朝汐,晚上好啊。”郑淼穿着裙子,小心的半蹲着,看着朝汐不可思议的表情,歪头一笑。

朝汐咬着吸管,盘腿坐在脏兮兮的地上,挥舞着细豆芽似的手臂“不要看我今天又输了!但是他们几个人加起来的伤肯定比我重一点点,我看起来很惨,那是因为被围殴,被围殴你懂吗!双拳难敌四手!”

“嗯,知道。”郑淼握住朝汐乱动的手,“是他们人多欺负人少。”冰凉的感觉弥漫开,“嘶,上次就想说了,你的手好冷啊,果然身体不好吗?我小时候也经常手脚冰凉,我妈带我去看了个什么中医,喝了好久的黑水,现在手脚可暖和了,我给你捂捂!”朝汐正在兴头上,反手握住了郑淼的手,搓了搓还哈了口气。

郑淼一愣,又笑了起来,空着的左手拂过朝汐因为打架乱成一团的头发,“打结了呢,应该梳不开了。”手指卡在了中间。

“不要紧,明天我就去把它剪短,那群小逼犊子打架喜欢抓头发,我给削了看他们抓什么,靠。”朝汐毫不在意的甩了甩自己的头发,明明也留了很久,却能这么说剪就剪,就像遇到了那些小混混,说打架就打架,打不过就去学,学了回来继续。

抽出自己的手,郑淼垂下眼睑,“你很勇敢呢。”

“还很弱还很弱,我会继续加油的!”朝汐捂了半天也没有将郑淼的手焐热分毫,有些挫败,“好啦我要去锻炼了,下次见。”看一眼时间,又拎起包就跑了,都来不及反应郑淼那奇怪的语气。


“呼,呼……一群傻逼,追不上我了吧,哈哈哈。”靠着墙壁,朝汐气喘吁吁,“呐,今天是芒果味的。”一盒牛奶又出现在眼前,这熟悉的牌子,这熟悉的语气,“我靠,郑淼你怎么老是神出鬼没。”一手抢过牛奶,直接暴力撕开咕噜咕噜往嘴里灌。

她们两个已经很熟悉了,在朝汐坚持不懈的巷道战中,从基本跑不掉到十有八九能甩给那群酒囊饭袋,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这两个月里,她和郑淼总是能在街头巷尾偶遇,细细数了下,自己可能已经喝了郑淼一箱牛奶了。

将牛奶盒随手一扔,“对了,这个给你。”从兜里翻找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好不容易才翻出来的呢,我当年喝的中药药方。”纸张已经泛黄了,看得出来真的历经了有很久,能找出来不容易。

“嗯,别动,我给你擦擦。”郑淼翻出一包纸巾,靠过去擦了擦朝汐喝的脖子上都是的牛奶。

过于靠近的距离里,朝汐说不清闻到了什么味道,香,又带着郑淼特有的凉意,而且很不起眼的感觉。

“还有你的头发,虽然剪短了,但还是要好好打理的啊。”擦完了牛奶,郑淼没有推开,反而更进一步,手指轻轻地摸过朝汐的头发,“乱七八糟的呢。”

“…………诶!”朝汐在大脑当机几秒后,蹬蹬蹬倒退了几步,“不要乱摸我的头啊!还有药方收好,我要走了!”耳朵红透了,没有头发的遮掩,朝汐觉得自己赤裸裸的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看上去一点威胁力也没有。

郑淼又笑了起来,将垂下的发丝挽在耳后,“笨蛋,中医讲究对症下药,即便是相同的症状,两个人不同的体质,用的药方也是不一样的,你的药方,我不一定用得了。”不过还是伸手接住了那张药方,“但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

“走了走了!”一甩书包,朝汐就一溜烟的跑掉了,虽然今天不用上私教课,但是还要去锻炼身体呢……大概是这样。


九中

“诶,我今天把他们打跑了哦,统统打跑了。这样一来,我的初中生活圆满了呢。”朝汐坐在栏杆上,挥舞着因为锻炼已经小有成就的肌肉。

郑淼还是穿着那条素色的长裙,温柔的笑着,“好啦,我知道了,你很厉害的。”递过去一盒温热的树莓牛奶,“多喝牛奶,长得高高的,这样高中也不会被欺负了呢。”

今天是初中毕业典礼,礼堂里人满为患,明明隔了整个学校了,不知道哪里的播音喇叭还在巴拉巴拉的放着长亭外,古道边。

“你是哪个高中啊,你应该是高中生吧,每天都有带着包。”一口气吸完一整盒牛奶,捏扁扔向垃圾桶,打中了边框,牛奶盒晃了晃,倒在了垃圾桶外。

“我吗?”郑淼又撩起了不规矩的长发,走过去将牛奶盒捡起,放进垃圾桶,“我是……九中的。”

走回去揉了揉朝汐乱糟糟的短发,“好了,我走了,朝汐。”

这是郑淼第一次比朝汐先离开,看着郑淼离去的背影,朝汐不知道为什么,心脏一抽一抽的,不疼,但是……总觉得很在意的样子,“诶,郑淼!等我去九中找你。”

郑淼回头向她招了招手,“好呀,我在九中等你。”


忐忑不安了一整个暑假,期间也不是没有去初中旁边那条巷子转悠过,但别说遇见郑淼,连那几个天天在那里的不良少年都没有撞见,一次次的失望而归,让朝汐从来没有像这个暑假一样期待开学的到来。

早上五点就蹦哒起来,翻箱倒柜的找出自己最精神的一套衣服,经过快一年的锻炼,朝汐再也不是初中时那个小豆芽,镜子里的她已经有一米六八了,一年猛蹿了十厘米,让父母回来都差点认不出自己女儿,昨天有好好去理发店修剪过得头发,干净又利落。

秉持着正式场合衬衣总是不会错的,还严谨的将衬衣扣上了最上面那颗扣子。难得回来一趟送朝汐去开学典礼的父母都赞不绝口,夸赞孩子长大了。

她对着镜子笑了笑,里面的少女眉清目秀,看上去开朗又温和,再也不见初中时的乖张瑟缩。

今天,今天一定要好好地认识她,从向她要联系方式开始!


九中是一所老牌名校,学校建筑显得老气又陈旧,爬满了爬山虎,看上去十分阴森。接引的学长七嘴八舌的介绍着前面的教学楼都是老建筑,平时已经没什么学生在里面上课了。

而且,学长犹豫了一下,看见朝汐的父母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开车离开了,才压低了声音悄声跟朝汐说,“据说这栋楼跳楼死过很多人,最近的就是去年跳楼死的那个了,好像叫什么淼,因为学校有欺凌现象,她性格听说很懦弱,被欺负了不反抗也不告诉父母,忍受了很长一段时间就跳楼了。学妹你以后绕着点这栋楼,学校已经将教学区全部开放到后面的校区了,没事不要到这儿来。”

淼?欺凌?跳楼?

朝汐血液好像突然凝固住了,手脚发冷动弹不得。那些往日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突然浮现在脑海里,神出鬼没,只在夜里出现,脸色苍白,永远带着凉意,手怎么捂都捂不热。

原本蠢蠢欲动想向学长问认不认识郑淼的心,瞬间就冷了。大脑一片空白,在那些夜晚,自己到底和人还是鬼相处,那些温暖和鼓励,是谁给自己的,这么久的……喜欢,到底要怎么才能传达给一个已死的人?

学长后面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朝汐什么都没听见,被拉拉扯扯带进了学校礼堂,冗长的校领导发言,闹哄哄的环境,什么都听不清,思维被溺死在了一片绝望的海洋里,怎么都拖不出来。


“下面有请,学年优秀学生,郑淼发言。”

“砰”思绪回笼,手脚回暖,血液开始流通,刚才她听见了什么,郑淼?

“……今天,我非常荣幸能在这里发言。首先,我代表高三的全体同学对刚刚迈入九中校园的学弟学妹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祝贺。祝贺你们……”即便相隔两个月,依旧熟悉的声音。

努力的看向演讲台,想从婆娑的眼泪中分辨视线中那个人是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今天的她将头发扎了起来,戴上了无框眼镜,和往日不同的装束,一样的瘦弱,或者说窈窕。

“……祝大家在九中度过美好的三年。”掌声雷动,主持人上台宣布开学典礼结束,在所有人都朝门口涌去的浪潮里,朝汐逆着人群,向前跑去,快一点,再快一点,去确认那个人真的在九中,就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还有许多年可以去和她相处。

脱离人群的那一刻,跑的太用力,台阶又太陡,几乎是用扑的出现在演讲台前,“小心一点啊。”被人托住了肩膀,缓住去势没有摔倒,“我没有骗你吧,我在九中等你。”抬头,那么温柔的笑着的郑淼,就那么看着她,专注的看着她。

那么一瞬间,耳朵再次爆红,头发都要炸起来,“啊,我,那个什么,你……”“我知道的。”郑淼还是柔柔的笑着,两个人已经差不多高了,不用郑淼特意低头看向她了,两个人对视着,“你喜欢我,我知道的。”

“啊……”虽然搞不清是什么情况,朝汐还没从失而复得的惊喜中脱离开,又听见自己的心意被她明明白白的揭露了,手被牵住,这次的手很温暖,“拿了你的药方之后我妈妈带我去看了你推荐的那位中医,我现在在调理中了,身体好了很多。”

“所以,可爱的小学妹,还有什么问题吗?不过我们要去外面聊了,礼堂要关门了。”朝汐就被晕乎乎的牵了出去,东南西北都没有分清,牵着朝汐的郑淼偷笑,真是好骗走呢,呆头呆脑的,说不定被自己卖了还要帮自己数钱。


“你为什么每天只有晚上出现啊?”“高中七点才放学,我从学校坐车到那边,就已经天黑了呀。”

“那你为什么总能碰见我?”“我家就在那里呀,那边的巷子九转八弯其实有很多是相通的,经常你在那边跑,我就在另一边听见了声音,过去的时候就撞见你了。”

“听说去年有一个人跳楼……”“我也听说过,好像叫张苗,虽然不认识,但听说是个成绩很好的男生呢。”

男生呢……男生……男……,确实,那个学长也没说到底是男的女的,大乌龙啊。

心里一阵嘀咕,转念又想起一件事,“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说有人经常欺负你,人在哪里?我去帮你找回场子!”

“要好好读书呀朝汐小同学,”温暖的手覆盖在了朝汐头顶,“不用在意那些人,涉及欺凌的校霸经过跳楼事件之后都被退学处理了,现在九中很安全,你可以好好地交朋友,好好地生活,不用想着打架每天伤痕累累了。”

“还有,早恋不太好,不过你的喜欢,我收下了。”郑淼看着朝汐,“收在我的心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