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桃夭

作者:不见纳兰
更新时间:2017-10-31 12:26
点击:366
章节字数:21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恶人谷的擂台很大,观战台更大,虽然事情才发生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台下已经有人开始下注了。

“来来来,买定离手了啊,押大刀刘的在这边,押小娘子的在那边了啊!过时不候!”

买大刀刘赢的人明显更多。

大刀刘便是那名壮汉,他在恶人谷混迹已久,也算是有些名声了,而风梧笙这边,也有人认出南承涯的身份,但是出手的毕竟是风梧笙,而风梧笙虽然在门派内有一定声望,在江湖中却是鲜有人知,说起来她不过第一次下山而已。

万剑门在江湖中的声望这十多年来水涨船高,隐隐之中有号令群雄之势,但是在恶人谷内,大多是亡命之徒,又有谁会真正去忌惮这些呢?

观战台分为上下两层,下层熙熙攘攘地围着一些人,上层却是空空如也。这也是恶人谷的敛财方式之一,要入上层观战者,自然也要交更多的钱。只是今日不过是小打小闹,来的人并不多,更不会有人花那个冤枉钱去买上层的观战位置。

大刀刘一个用力,跳到了擂台上去,他虽然人看着壮硕粗笨,落地的时候却显得轻盈灵活,场下买他赢的人齐齐喝了一声彩。这个观战台足有两人高,周围却并没有台阶以供上下行走,风梧笙便也运起轻功,落在了大刀刘的面前。

“小娘子,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不然一会儿受伤了大爷可要心疼的!”大刀刘观察她的步伐,更觉得风梧笙的功夫不高,言语间又轻佻起来。

“唰——”风梧笙没有废话,抽出随身佩着的软剑,运起内息,原本柔软如蛇的软剑瞬间绷直,发出铮铮之声。

“这……这居然是桃夭!”台下有识货的惊呼出声,“这桃夭剑乃兵器榜上第九的武器啊!”

“真的假的?这桃夭剑不是失传好多年了?自从那个什么什么堡被灭了之后……”

“是半月堡!”

“有传闻说落入万剑门手中了,你看那个不就是万剑门的南承涯吗?看来八九不离十了。”

南承涯头疼地听着耳边的议论声,他没想到师傅竟然将桃夭剑赐给了风梧笙,而风梧笙就这样毫无顾忌地拿出来展示,这下真的麻烦大了!

“这真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师妹她居然有桃夭……”上官轻也有些傻眼,讪讪地对上师兄充满怒火的眼神。能排上兵器榜的不过五十余种,桃夭虽不是最好的,但也在前十之列,连他都对这把剑动心不已,更遑论这恶人谷内眼睛已经开始放光的众人了……

站在台上的大刀刘原本不识这把神兵,不过他毕竟是习武之人,耳清目明,也晓得这把剑不是凡品,眼中贪婪之色愈重,却也不得不收敛了一些轻视之心。风梧笙虽然性子沉静,但是不涉世事,眼下也知道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眉头不由得轻蹙起来。

大刀刘扛着他的五十斤大刀,轻松自如地挥舞着,往风梧笙这边呼啸而去。

台下有人笑骂,“这大刀刘为了神兵,都不稀罕美人了!”

“真是禽兽啊哈哈哈!”

南承涯的脸色又黑了一分。上官轻摸摸鼻子,心里有些发虚,这次好像真玩脱了,刚才若是他不拦着大师兄,或者自己上场的话,情况就不会变得这般了……

面对一个外功过硬的人,自然不能正面强攻,风梧笙轻盈后跃,躲开了第一次冲击。大刀刘的速度却也不慢,右脚前踏,以此为助,两手用力向风梧笙掼去,风梧笙退无可退,举起桃夭挡住,脚下的擂台是用坚硬的花岗岩砌成的,却在此时被震得下陷,有碎石从风梧笙的脚下飞出,台下惊呼之声此起彼伏。只为了看上去柔柔弱弱的风梧笙竟能在这样雷霆一击之下,毫发无损。

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风梧笙持剑的手腕翻转,卡在大刀的罅隙处,一个勾挑,大刀刘只觉得自己的虎口一震,竟有些抓不住这把伴了自己半辈子的吃饭家伙,忙往后退去,心下震怒,粗喘了几口气,因为气愤,脸上的可怖神色衬得他原本就长得不怎么样的脸更加的狰狞起来。

风梧笙持剑而立,不再刻意压制自己的内息,全力迎战,好似一朵独立于悬崖之上的娇兰,让人炫目。这次她没有再等大刀刘出手,而是踏着令人眼花的轻功步法正面迎上。大刀刘毕竟是练硬功夫的,脸硬功夫的往往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够灵活,他为此苦练身法,寻常人也奈何不了他,但他经过刚才那一下心里原本就已经有些发怵了,现在见风梧笙就这样毫无畏惧的冲将过来,看着她如冰霜一般的神色,竟生出一丝畏惧之心。

碍于面子,又不好主动认输。

大刀刘每挡一下风梧笙的剑,就往后退一步,底下原本支持他的人就喝一声倒彩,最后直接被踢飞下擂台,灰溜溜地走了。

风梧笙下了擂台,一边平复着气息,一边低头做认错状。毕竟大师兄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南承涯想端出大师兄的威严教育师弟师妹,对着风梧笙认错的良好态度又一时开不了口,憋得脸上的神色更黑了……

“师兄师妹……我们还是快走吧。”上官轻在一边弱弱地开口,再不走他感觉周围人的眼神就要把他们给看穿了,准确来说,是盯着师妹的那把桃夭。

南承涯不动神色地看看周围,也知道大事不妙,忙带着两人离开了擂台,只是一路上都不免有些如芒在背。

三人没有再回之前的酒家,而是找了一间客栈住下,饭菜也直接叫到房里吃了。

此时此刻的城主府里。

子车陌斜倚在椅子上,一边听着手下人的报告,一边把玩着手上的玉佩。

“桃夭剑?”略显低沉的声音,带着若有所思。

那报告的人知晓城主在思考问题,便不再说话。

“盯紧这三个人,不要让别人动他们。”

“是。”

待人退下去,子车陌终是抬起头来。只见她美目如寒潭一般幽深,令人捉摸不透,又透出一丝坚毅狠辣神色,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只是细看之下右眉中心有一道浅浅的疤痕,破坏了这一副完美的皓月之姿。子车陌习惯性地用手摸上右眉,神色间有些迷茫,又有些痛苦,轻声呢喃着,“桃夭……”


居然真有人收藏,哈哈,万分感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