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chapter.05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7-11-11 19:26
点击:1781
章节字数:40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剩余的春假还有两个星期左右时,雏咲深羽的工作突然忙碌起来,有时候甚至连早饭都赶不上吃一口就要被经纪人接去摄影棚。

井山夫人不止一次劝过她辞掉工作,毕竟即将迎来的大学生活可不比高中,需要应付的事情要多得多。然而她大概是受了这一身正值叛逆期沸腾的热血影响,反而接了更多的通告。

假期最后三天,深羽正站在公司门口,一时之间不知该拿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怎么办好。所幸经纪人桑岛小姐前来救场,还在她坐上车后给递了杯暖暖的速溶咖啡。

“回家吗?”

深羽轻轻啜一口咖啡,眉头不易令人察觉地皱了皱,突然有些怀念那个快两个星期没能喝到的味道。犹豫再三,她还是点点头。

“嗯,回家。”

下车的时候雨小了很多,眼看着桑岛的车驶过转角,她才将手中几乎没怎么喝过的速溶冲入下水道,顺便把杯子扔入一旁的垃圾桶。

双手插在口袋里,她微微仰头,任由稀疏的细雨打在鼻梁和脸颊。过了几秒,又低头扶着额。

“在干什么啊我......”

只有十八岁的她,说到底还是无法避免沦落为她曾经看不起的无聊之人吧。




不来方夕莉拉开古董屋的店门,放下打理好的观赏用盆栽后,抬头看着惨淡的天色出神。

“夕莉,怎么了?”

她赶紧退了回来,“没什么,密花桑。”

黑泽密花挑起一边的眉,扔了一条毛巾给她,“别在外面淋雨啊傻孩子。”

她讪笑着坐到密花的对面,将毛巾搭在有些潮湿的头顶上后,接过那杯刚烘焙好的咖啡。一股暖意从手心传来直到流入心底。她低头吹了吹,浅尝一口。

借着下雨的关系,老板娘和唯一的员工少有地清闲到共处一室。

“还是密花桑的咖啡好喝。”

密花有些调皮地竖起拇指,看起来今天心情不错的样子。

“说来最近没怎么见到深羽呢。”

“嗯。”夕莉又喝了一口咖啡,放下后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杯沿。

“你们果然是吵架了吗?”

“没有......”

“嗯?”

密花突然凑近来,盯得她心里发毛。

“......吧。”她眨了眨眼,移开视线。

“也是呢,无意间做了什么冒犯别人的事什么的,倒是很有夕莉的风格。”

“请不要再取笑我了。”

密花轻笑着靠回椅背上,环起双臂,“其实呢,前几天遇到井山桑了。”

“诶?”

“听说那孩子最近工作很忙呢,让人不得不担心她是不是在勉强自己。”

“啊......”

“才不是‘啊......’吧?希望你能去看看她。”密花拎起自己的空杯朝她示意一下,“‘深羽说不定会听不来方桑的话。’井山桑是这么说的。”

“......”夕莉沉默着晃了晃杯里的液体。

第三口已经冷了。

想起那一天追上深羽后却突然被按在墙边的事。除了之前非要上山将母亲带回来的那个时候,再也没见过深羽这般盛气凌人的样子,濡黑的瞳孔一如夜泉般要将人吸入。与夜泉不同的是,那双丽眸让人心甘情愿沉沦。那不是赴向死亡的道路,但到底通往哪里,夕莉也无法明白。

“……”

“什么?”

深羽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可夕莉一个字也没听清。她这时却踮起脚,精致如瓷娃娃般的脸庞忽然凑近,下一秒,柔软的唇瓣停留在夕莉的嘴角。

“如果不来方桑只是在同情我,就快点拒绝我。”

“同……情?”

那是一个长句,然而真正入了脑子的只剩下这个词,其他的,便是被逐渐加速的心跳和热度充斥。深羽的气息,几乎烫伤了下颔的一整片肌肤。

“喂喂快看,那两个人在干什么?”

“你小点声啊。”

夕莉突然清醒,若非听见这些话她都快忘了自己仍身处大街上。令人不快的视线刺在脸上,她却下意识将深羽的脑袋往自己肩窝处按了按,然后抬起眼皮回以淡然的眼神,直到那几位年轻人离开视线范围。

预料之外的绯闻对于艺人来说是最不可取的,何况最近深羽正处在转型向演艺圈发展的敏感时期。夕莉冷静下来,开始盘算接下来要怎么办。虽不能肯定深羽是否有被认出,但以防万一的话……

“雏咲桑,我让经纪人来接你回家好吗?唔!”

肩上忽然一疼,夕莉反应过来,那是虎牙嵌入皮肉的痛觉。接下来的低语,让她的心更是凉了半截。

“不来方桑的这种温柔,我最讨厌了。”




从圈内角度来说,雏咲深羽是个好演员。

夕莉虽没有同龄人那般对偶像剧的强烈热情,但到底是对帅男美女抱有兴趣的二十岁。而且古董屋有一群长期固定的高中女生顾客团体,虽说基本都是冲着密花颇有名气的占卜而来,可身为店员的她也必须得有跟客人聊得起来的话题才好。

“昨晚!昨晚的咪酱,看了吗?”

门口的位置今天迎来两位活泼的女生,看起来不过十五岁左右,一边等待密花归来一边叽叽喳喳地聊起最近小有名气的偶像剧。难以想象一间古董屋里会出现这种年龄段的顾客,夕莉对密花的经营之道又多了一层理解。

“看了看了~虽然只是个四番位,但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瞬间就被圈粉啊~”

夕莉本无心对话,为小女孩们在桌上放下两杯热奶茶后便要回到柜台的时候,其中一位女孩向她发动了安利之势。

“呐呐夕莉姐,知道咪酱吗?”

将托盘抱在胸前,夕莉犹疑了一下,摇摇头。

冲她抛了个夸张的媚眼,女孩们兴奋地拍了拍本桌空着的椅子。她刚坐下,向她搭话的那位很快从包里掏出一本从封面看来像是时尚类的杂志,脸上的神情就像要展示不可多得的宝物那般神秘又自豪。

不出意料看到了身着光鲜亮丽服饰还摆了一副高冷脸的雏咲深羽。她当然知道女孩们指的就是深羽(miuみう),咪酱是大多数粉丝对深羽的爱称。但在古董屋工作快一年的经验告诉她,有时候撒点小谎可以将话题的主动权交回给顾客,让她们得到更大的满足感。许多粉丝都热衷于向他人安利自己饭的爱豆,这条则是她跟高中生顾客相处后得到的经验。

从初识开始夕莉就知道深羽是圈里人,但她那会正被车祸的后遗症折磨来折磨去,三四十人的车上仅她依然幸存,因而有了突如其来的阴阳眼和看取能力,一度让她连去死的心都有了,自然不会有心思去关心娱乐圈里的事。

一年前在委托书里得知作为目标的深羽的身份,但关于她人气还不错的情报却是最近才了解。准确来说是因为上个月另一群高中生的安利,直到那时她才明白密花时常在深羽来的时候外出的原因——深羽来的大多时候都是放学后的时间,而那也是平时那些高中生会来作客的时间。

“反正也赚不了高中生的什么钱,正好趁着外出取消这个时间段的占卜业务吧。”

其实密花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是愿意为了某位人气模特放弃生意,因为当事人纯粹只是来寻份清静,若是在这里都要被当做马戏团围观就真的太过分了。近期才知道真相的夕莉感到很惭愧,也庆幸自己从来没有刨根问到底。

“……不能出镜……”

早已神游在对话之外的夕莉终于被某个词拉扯回来,“诶,你们刚刚说到‘伤’?”

“是的,听说是伤到了脚,有说是拍摄新剧时不小心伤的,有说贫血摔下楼梯什么的,众说纷纭。”

“好心疼啊,会不会是因为太劳累了?希望能快点好起来。”

“同感!不能出镜xxx的模特大赏也是很可惜。”

“这年头当艺人真的好辛苦啊,听说咪酱在兼顾工作的同时还考上了这边口碑还不错的大学,学霸这点也好棒~”

女孩们再次进入花痴模式,夕莉扯起一抹礼貌的笑,以还要继续工作为由离开了谈话,扣在托盘上的手却越来越紧。




深羽见到站在自家门口还没来得及按铃的夕莉时,手上还提着一袋垃圾,正一瘸一拐准备拿到外面扔掉。

尴尬到不知说什么好,她只好瞪了夕莉一眼后继续拖着伤腿完成丢垃圾的壮举。很快便被同样无言的夕莉拦下,手中的袋子被默默接过后,深羽承认这一刻她很想就这样关门回去。

冷漠终究还是被奇怪的少女心占了上风。

“不来方桑今天不用看店?”深羽虽然在她面前放下了迎客的水,开口却透着隐隐逐客的意思。

“呃,嗯。”夕莉突然觉得舌头有点抽筋,所幸凉水下肚的刺激让她想起了来此的目的。

“雏咲桑最近很忙吧?”

深羽耸了耸肩,一副不想谈的样子。

“也不是要说什么......那个......”

总感觉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夕莉不着痕迹地抹了抹额上的冷汗,从携来的袋子里拿出一只杯子,样子有点像深羽昨天才喝过的速溶咖啡。

深羽的脸明显在变黑,夕莉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

“这是古董屋最近新开发的奶茶,因为你最近都没去那边,就外带出来给你尝尝。”

“……你以为是因为谁。”

闻言,夕莉尴尬地挠了挠肩上变得有点痒的伤口。挠完后就愣住了,这个习惯性的动作让她想起来,那道咬伤早就痊愈了,她摸到的只不过是一片光滑的皮肤。

深羽看着她肩上被挠得微红的地方,想起自己当时的冲动之举,血气一下冲上了脸颊,为了掩饰只好低下头,把手伸向一次性杯子。

“这是不来方桑做的?”深羽揭开盖,茶香和奶香和谐地融在空气中,相互衬托着彰显自身,却谁也没有盖过谁。

“对。小心烫......”话音未落,深羽已经喝完一口并伸出小舌舔了舔唇,像极了一只惬意而高贵的猫咪。

“很精彩的组合。”

“诶?”夕莉无意识也跟着舔了舔唇,明白过来她指的是奶和茶的搭配,同时莫名感觉四周的空气热了起来,“嗯,赞同。”

很长一段时间里,屋里只剩下吹气声和吞咽声,飘荡着一股夕莉很不擅长应对的气氛。

她没忘记,深羽曾说的讨厌她的温柔。就她本人来说,要把温柔这种褒义到极致的词用在自己身上未免太自大了一点,在那之后她想了很多,最后得出结论,把【温柔】换成【温吞】就能理解了。

或许这才是深羽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要喝么?”

“嗯?”

与伤员一同分享慰问品实在不能算是礼节性的行为,但深羽突然对她毫不客气、也不带敬语的称呼让她有些愣神。夕莉产生了一种说不定她们之间的距离有所缩短的错觉,竟阴差阳错点了点头,接过她手里的奶茶。交接过程中彼此的指尖触到一起,不知由谁先引发的惊慌致使热奶茶撒了一部分到夕莉的右手上。

深羽立刻起身要去拿纸巾,随即被拉了回来。

“我没事的,你脚还有伤不要乱动。”

眼看着夕莉将手上的奶茶舔入口中,正想说一句“你是笨蛋吗”,又见对方重新拿起奶茶毫无自觉地在她喝过的地方啜了一口。

“唔,我可能在制作奶茶方面更有天赋……雏咲桑?”

夕莉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又被无言地瞪了,随后手里的奶茶被伤员粗鲁地抢回去,接着就被赶出了家门。

莫名其妙接下了一顿火气,夕莉站在门外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俗话说伤员最大,何况即便是面对没有伤的深羽她也从未计较过。

兴许是例假的造访也不一定。夕莉一边想着一边解开自行车的锁,随后又想起了什么,再度走到门前,“雏咲桑你好好休息,我后天来接你去新学校好吗?”回应她的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在门上的动静。

屋里的深羽听着自行车远去的声音,双手捧着一次性杯子,被里头残留的热气熏红了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163
163 在 2018/10/16 01:46 发表

以前玩这个游戏现在还能看她们的同人,泪

boalove2
boalove2 在 2017/10/29 09:06 发表

标题:赞一个

看到夕深羽的CP好激动,希望您能写到底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