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言

作者:萧尔涵
更新时间:2017-10-28 22:39
点击:855
章节字数:41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9)

房间里一片漆黑。

不,还是有月光的-----透过门窗,泛泛地打在奶白色的琴键上。

郑有恩没有将三角钢琴支起来,就这么简单而又随意地弹着。

学校有很多乐器,三角钢琴却不多。

排练厅一架,演播厅一架,剩下的只有这么一架放在琴房,其他的钢琴琴房就放着普通的四角钢琴。

学生有自己的琴房,房间里放着他们自己的乐器。因为学生多而琴房有限,所以一个琴房分给四个人,学习同样的乐器分在一起;四个人可以错开时间练习或是一起练习,若是想一个人练习,学校也有公共琴房,提供不同的乐器。

学生用公共琴房是要打报告和申请的,无论是自己带乐器还是用学校提供的乐器。

拥有三角钢琴的琴房就是这样一个公共琴房。

和其他的琴房不同,这间琴房就这么一件乐器;而且保存地很新。

虽说是要打申请,但凡事总有例外。

可以随意使用学校琴房的,一个是王文,一个就是她,郑有恩。

王文喜欢极了这间房间,说是公共的其实被他一个人在承包了-----自己有独立的琴房不去,一天到晚在这间琴房,倒也没人跟他抢。

领导将他作为学校的宣传,也不怎么管他;就像郑有恩,学校同样给了她极大的自由。

郑有恩理所当然地坐在琴櫈上。

虽说她已经很少再弹钢琴了,但每当她心烦的时候,她还是愿意用钢琴来转移注意力。

更何况王文不在,这里就是郑有恩的天下。

相比较《小星星变奏曲》,郑有恩更喜欢叫它《小星星》。西洋乐系的人似乎从小便自命清高,一首简简单单的改编儿歌非要称呼作"莫扎特《C大调作品集》中最广为流传的那一首"…

因为太过熟悉,不用刻意在意弹到了哪一段,断了再随意接上。

郑有恩弹着《小星星》,心中却想着其他的事。

一个月前西洋乐系输给了民乐系,西洋乐系虽然各种不服,却也因为实在理亏,安分了一个月。

最让郑有恩不解的是民乐系也没有什么表示,用唢呐赢了战争,却从此销声匿迹,比西洋乐系还安静。

她忘不了小霾那天兴奋的神情,却无法说服自己去找她,哪怕是向她表示祝贺。

我们已经不是一类人了,郑有恩对自己说。

过去了一个月,离招生演出越来越近了,民乐系似是终于想起来那次的约战,在今早的校会结束后将所有人留了下来。

"各位还记得我们曾有过一场比赛吗?"

……

"我记得那次好像是说,输的一方去天桥上演出呢。"

……

"怎么样,各位准备好了吗?一个月了,我都有点等不及了呢。"

……

"不过,如果你们不想去的话,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

郑有恩加大力度地敲击着琴键。

她清楚地记得早上陈惊和李由唱双簧似的说出那段话后,身旁西洋乐系的学生脸都绿了。

好面子如西洋乐系,怎么可能拉下脸去天桥上演出呢?

虽然郑有恩觉得无所谓,毕竟赌约在先,输了就是输了,去哪里演出都是应该,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当他们听到还有第二种选择的时候,明显是极其期待的;所以当陈惊说完后,王文等人当即答应下来。

'如果你们不想去的话,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演出那一天,你们要帮助我们,我们也要演奏。'

'可是,我们没有演出证,进不去,也没有人为我们打灯光。'

'所以…'

郑有恩闭上了双眼。

任由手指在琴键律动,心中却别有所想。

不到一年了,她就该走了。母亲本想让她今年就出国,但学校不同意,说要多一个招牌;她也不愿走,一走便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小霾。

也许再也见不到了…说不定呢。

自从中学时分开,见的就少了,以至于到现在 只有她单方面在想小霾。

她真是失败呢。

现在小霾都不再正眼瞧她,或许母亲说的没错,小霾真的变了。

可是,她无法不去想小霾。

小霾是有姓名的。王氏如瞳,她的目光就如她的名字一般闪耀着星辰。

可是郑有恩还是喜欢叫她小霾。

无论是王如瞳还是千指大人,都不如小霾开的亲切。

因为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小霾时,小霾亲口告诉她的:

“我……我叫小霾。”

小霾,小霾,小霾、小霾……

"郑有恩。"

流畅的音乐忽地就顿了一下。

郑有恩睁开双眼,却不去看来人,而是继续弹了起来。

"我发誓,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小星星》了。"

郑有恩的手抖了一下。

她强迫自己平稳呼吸,却无法不去注意刚刚到来的那个人。

来人拉了一张凳子坐下,继续说着话。

"这么多年,你还是那么优秀呢,郑有恩。"

这是来人第二次直呼自己的名字。

第一次就在一分钟前,而以前都是"姐姐姐姐"地叫着。

果然回不去了吗?

郑有恩觉得有些心痛。

"郑有恩,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

第三次了。

郑有恩再也忍不住,她想对小霾全盘托出,说自己有多么想念她,有多么喜欢她,又有多么害怕接近她。

"那就恭喜你们上次比赛获胜了。"

说出口的却是另一番话。那么冷淡,不近人情,却更像表面的上郑有恩。

"还有,提前祝你们演出成功。"

郑有恩强忍着泪水,她有多想表露真心,就有多畏惧。

好不容易才能说上话,郑有恩不想这么快就打破这样的关系;虽然令人心痛,但至少安全,郑有恩害怕自己坦白后就真的失去小霾了。

"…你哭了吗?"

听到小霾的疑问,赫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眼泪已然流了下来;强装镇定,嘴硬道:"怎么可能,只是有些困了。"

"你哭了。"

小霾根本没有听郑有恩说话,站了起来,走到郑有恩身边。

郑有恩想将头转向一边,才忽然反应过来现在是晚上。

"不,不,我没有,你…"

"可是今晚的月色很美。"

郑有恩一时语塞,随后便抑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她慌忙转过身,不想让小霾透过月光看到哭泣的自己。

"你从小就是这样。"

小霾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从小就是这样。有什么事都不给我说,我问 你你也只会岔开话题,然后自己独自落泪。"

郑有恩没有转过身。

"你不给我说,可是我都知道了。每次练琴一出错阿姨就会打你,打手背,有一次你的手又红又肿,红肿到你拿不了小提琴了,阿姨才罢休。可是你却告诉我是因为太不小心被开水烫的。"

知道了,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我喜欢上了二次元,碰巧你出去学习。父亲一度地教训我,撕了我的漫画,剪了我的衣服,甚至还曾把那枚戒指扔掉。"

小霾说罢顿了顿,随即又轻笑道:

"假期的时候,我想去找你,又怕打扰你;知道你回来了,也知道阿姨不让你来看我,父亲也不让我出去。"

郑有恩闷声抽泣着,听着小霾的话感到有些吃惊,不,是惊喜。

"我报这个高中,不是因为它是一个音乐学校,而是因为你在这儿。可是我却被隔离,想见你,却出不去。"

郑有恩渐渐平复着心情,她看着月光投影在墙上,打出一片明亮。

"可是我又不禁担心,害怕你疏远我,害怕连你也谴责我的爱好,害怕你再也不跟我说话…"

"不!这怎么可能!我…"

郑有恩再也受不住地转过头,刚想将这么多年的思念倾吐出来,却发现一丝异样。

月光斜斜地照在小霾身上,她穿着普通的红白校服,眼中闪出晶莹的光。

郑有恩微微叹了一口气。

她起身将小霾缓缓揽住,即使小霾高自己半个头。她的鼻翼轻贴着小霾的发尾,淡淡地清香使她安心。

小霾怎么能够忽然哭了呢。

"傻瓜。"

这样的小霾,这样脆弱的小霾,不再是学校的问题学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千指大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像极了当年躲在母亲身后的女 孩。

"…姐姐…"

嘴角划起一个弧度。

斑驳的月影在钢琴上显出幽暗的光,使得郑有恩又升起弹琴的欲望。

"嗳,我在。"

今晚的月光真的很好呢。


(10)

这是郑有恩第一次去小霾家。

以前都是小霾来自己家,自己又因为家教极严,不敢随意串门。

"那次演出之后,我爸就不那么凶了呢。"

郑有恩知道小霾说的是那次对外的招生演出,最后因为西洋乐系的帮助,民乐系成功地登上了舞台,使所有人刮目相看。

"你什么时候出国?"

小霾往郑有恩的身上靠了靠。

郑有恩坐在床上,小霾坐在她的身边。

"过一阵子吧,不用太急的。"

郑有恩在看一本有关德国历史的书,而小霾在一旁靠着自己看着漫画。

"你明年就要考试了吧?少看点漫画啊。"

郑有恩弹了弹小霾的额头,无奈地说道。

"好啦好啦,我会的啦。"

小霾顺势倒在郑有恩怀里,一边圈住郑有恩,一边咯咯地笑。

"你还记得那次晚上你在琴房,我去找你吗?"

"记得啊。"

怎么会不记得?郑有恩终于见到小霾,知道了并不是只有自己在想着对方。

"你大半夜地忽然开始弹琴,还弹的是《月光》, 后来被传出琴房闹鬼事件呢。"

什么嘛!明明是太激动了!

"…你明年考完试出不出国?"

蹩脚地转移话题,说实话郑有恩回想那一夜都会笑醒。

"不了吧,我一学民乐的出国干嘛啊。"

"…这样啊…"

郑有恩不得不承认她有些失落。

"你又不是不回来了!怎么,这么舍不得我?"

"瞎、瞎说什么呢!我只是…"

小霾却没让郑有恩说下去。

轻轻的一个吻,蜻蜓点水般的只一下,就离开了。

郑有恩觉得自己的脸红透了。

"其实你早就喜欢我了吧,姐姐?"

小霾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跨坐在郑有恩的腿上,还住她的脖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嘴角的笑容能融化最坚硬的冰山。

不不不不不这个姿势太羞耻了啊啊啊啊啊!!!

"我没有,不,我怎么,哎,你怎么,我…"

小霾将头埋在郑有恩脖颈处,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因心而恩】。"

"什么?"

郑有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因心而恩】。在我只有十几个粉丝的时候就关注我了,没有资料,没有介绍,没有头像,比僵尸粉还像僵尸粉。没有投稿,没有粉丝,只关注了我一个人。我本来想要举报,却发现我只要出了作品她就会收藏。不评论,不打赏,只是收藏。因心而恩,因心而恩。姐姐,这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郑有恩只觉得整个人丧失了语言能力,沉溺在小霾的怀抱中,就像喝醉了一样。

"你在那边好好学习,我等你回来。"

小霾在她耳边说道。


【番外】

b站up主【千指】的粉丝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千指】的视频里多了一个人。

【千指】因为要高考而消失了一段时间,再重返众人视野的时候,就变成了合奏。

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奏,【千指】在房中弹着古筝,另一位或是在原野上,或是在森林里,拉着小提琴。

视频剪辑地很好,古筝和小提琴的混搭没有丝毫的不和谐。

只是她跟【千指】一样并不露脸。

她一头黑发,长至腰迹,身着西式制度,精湛的琴技帮她圈了不少粉。

可是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每次跟【千指】大人合作的小姐姐是谁啊?”

“不知道啊,怎么连名字也没有啊?”

只有【千指】的真爱粉才知道,黑长直小姐姐第一次跟【千指】合作的那一个视频下被人评论了这样一句话:

【是由不是油】:为什么腹黑傲娇毒舌的首席在啊???可是首席小姐姐好可爱啊啊啊啊

很可惜地,这条评论只挂了五分钟就被删除了。

粉丝们也再也没有见到那位网名为【是由不是油】的网友。

“活该,谁让他说你是平胸呢。”

屏幕那一边,黑长直腹黑傲娇毒舌的首席小姐姐露出了微笑。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一年后高产预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