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普通女子高中生与公主的同居日常

作者:天川焰
更新时间:2017-10-28 22:36
点击:1183
章节字数:66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即使你忘记了我,总有一天,我会回到你的身边。】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面前扎着长辫子的金发少女,冯繁荏简直说不出话来。

弗安塔斯国的公主?将要和自己一起居住?

我只是个普通女子高中生而已啊。

自我介绍名为宫渚的少女已经在打开她的行李箱,自然地把衣服取出来叠好,放在衣柜里了。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她比起自己来简直更像这个家的主人。

因为所在的高中离自己的居住地实在是太近,所以冯繁荏没有选择住校,而是继续过着独居的生活。虽然这样可能会少去和室友相处的经历,但也会毫无疑问的减少很多麻烦。然而今天早晨,还叼着烤吐司的冯繁荏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被空降了一个“室友”。

自我介绍是公主也就算了,毕竟金发碧眼,皮肤如同牛奶一样白皙的美少女怎么样看起来也不像普通人。但是为什么会找上自己?而且还有自己家的钥匙?现在的共和国已经没有人权了吗?

“喂,那个,我说……”

少女停下正在收拾衣服的动作,转头看向自己。

就像是突然掉进爱琴海溺毙的感觉。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蓝的眼睛?

被少女疑惑地张大眼睛注视着的冯繁荏瞬间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没,没什么。”

宫渚的眼睛里面分明写着:真是个奇怪的人,但她还是继续收拾衣服去了。冯繁荏往那边瞥了一眼,不知为何全是一些幻想类风格的衣服,也就是“普通人”根本不会穿上街的衣服,它们一般来说应该好好地待在博物馆的玻璃罩子里。

不对我本来是想让她停下的啊!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啊!冯繁荏痛苦地抱着头。陷入自我消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连吐司都忘记吃而放在了一边。回过神来的时候,宫渚双手抱胸站在自己面前,一副想要开口说话的表情。她蔚蓝的眼睛在阴影的覆盖下变得暗沉,里面翻滚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宫渚注意到了冯繁荏投来的视线,脸色瞬间舒展开来,一下恢复了正常。她开口道:“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有吃的吗?我来的太早了都还没吃东西呢。”

然而冯繁荏的眼神还没有从死寂中恢复,像具行尸走肉一样,她倒了一杯牛奶放进微波炉里面加热,然后把两片吐司放进烤吐司机里面,又继续恢复了原来的姿势坐在椅子上。

看着她做完这一切然后失去了任何动静,宫渚非常无奈地去打开微波炉门把牛奶拿了出来,然后取出烤好的吐司开始吃。一边咬着焦香的面包片,她开口道:“和我一起住有那么委屈吗?”

冯繁荏的魂还没飞回来。

没有得到回应的宫渚默默地喝完牛奶,然后去换了套衣服。

穿着绸缎睡衣的她正想走进临近客厅的主卧室,然后冯繁荏终于回过神来一样急道:“那是我的房间!“宫渚从善如流地答道:”那我的房间在哪?“冯繁荏指了指主卧室旁边的房间。那里本来是她的房间,但是爸妈一消失就是几年不回来,她早就把采光条件好又宽敞的主卧室给霸占了,现在那一间里面满是她乱扔的杂志,游戏和衣服。

宫渚打开小房间看了一下,非常平静地走出来问她:“这个房间几年没收拾过了?”

冯繁荏不禁反驳道:“明明每个月都有收拾的!只不过是很久没有在里面睡了而已!”宫渚亲切地说道:“地上那些灰就是你每个月都收拾的成果吗?”冯繁荏低头看了看地上,不光是那个房间,好像连客厅地板上都有灰的样子。她的声音不自觉地软了一点:”真的每个月都有收拾的……”宫渚伸手顺了顺自己垂落在睡衣上的金色长发,说道:“我还是暂时先睡主卧室吧。”

冯繁荏问道:“等等,你睡主卧室我睡哪?”

宫渚答道:“这床不是双人床吗?”

冯繁荏几乎要跳脚:”我可没有和陌生人睡一张床的习惯!“

宫渚说:“两个女生睡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

然后她走近冯繁荏,低头说道:“还有,我不是陌生人。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我是宫渚。”

卧……卧槽这种被萌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眼睛大可以不要靠那么近说话吗!感觉你眼睛里面的蓝色要汪成水波滴下来了啊!冯繁荏捂脸看着宫渚再次打开主卧室门的背影,放弃了反抗。

让我理清一下思路,现在我是即将要过上和公主同居的日子了?这不是后宫小说里面男主角才有的待遇吗?看着被关上的门,冯繁荏开始认真地考虑起来要不要报警。

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真的会是公主吗?完全没有公主架子啊。

“人生啊……”

周围传来人群的喧哗,有小孩子好奇的询问,大人捂住嘴的窃窃私语,中年妇女兴致勃勃的议论。虽然知道他们并没有恶意,冯繁荏走在超市里仍然觉得芒刺在背,她也转身看向众人的焦点所在——跟在她身后的金发少女。

宫渚不解地看着她:“为什么停下来了,不是要去买番茄吗?”

周围的人的视线快要变成实质了喂!你是真的没有感受到吗!冯繁荏深深后悔自己只是在出门之前强制要求她把一套本来已经换好的礼装脱下来,穿上自己的T恤和短裤。这样完全不够,帽子,墨镜这些应该通通用上才对。冯繁荏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超市塑料购物袋,开始考虑起用这个把宫渚的头套住的可能性。不过一个头戴塑料袋的人在超市里面走着可能会更奇怪吧,冯繁荏用大拇指搓了搓塑料袋的边缘,咬牙切齿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宫渚感觉到她的情绪有点奇怪,然后看了一眼周围恍然大悟。她问道:“你害怕吗?”

“什么?”冯繁荏莫名其妙地反问道。

“你害怕他们吗?”宫渚再次一字一顿地说道。

“啊,也不能说是害怕。只是被这么指指点点觉得有点奇怪,平时都不会这样的……”冯繁荏顺口答道。

宫渚得到了答案,她轻轻地对着冯繁荏微笑了一下:“不要害怕。”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冯繁荏愣愣地注视着宫渚,刚才她觉得一阵微风从耳边掠过。周围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起来。是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冯繁荏没有花费多久时间就找到了答案,她和宫渚被一片奇异的默然包围着。也不是说世界失去了声音,如果说刚才的世界就像一个好奇的孩子探出头来吵吵嚷嚷,那么它现在就像突然失去了那点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一般,索然无味地把视线转到了另一边。超市里面的人群全都恢复到了她们进入超市时的样子,大家说说笑笑,专注于自己面前的购物车,没有人再往她们俩这里多看一眼。

面对这种超现实的事情,脑子里面炸了一片春雷的冯繁荏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干了什么?”

宫渚自然地拉着冯繁荏的衣角往前走去:“一点小魔法而已。”

“啊啊不要拉我,好歹解释一下啊!”长长的货架尾传来了冯繁荏抓狂的声音。

买好了晚饭要吃的东西已经是夕阳西下了,冯繁荏吊着死鱼眼走在前面——宫渚安静地跟着,两人之间的空气被死寂包围。然而冯繁荏也不是擅长交际的性格,所以她也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今晚的菜色比起冯繁荏独自在家的时候丰盛不少——虽然很多时候她都是直接在外面的苍蝇馆子或者用泡面解决掉。小口小口喝完汤的宫渚没有对晚饭发表意见,但是冯繁荏觉得她就算是在喝珍珠翡翠白玉汤也会是现在这样一丝不苟的样子。宫渚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脸颊被台灯投射出柔光。冯繁荏托着碗的手不知不觉也放了下来,搭在桌上看着她喝汤。

心里面好像有一把化妆刷来回拂过,刷的心脏痒痒的。

这种本人毫无自觉的注视一直持续到宫渚放下碗,碗底轻磕了一下桌面的声音在静谧的室内仿佛被无限放大。

偷窥的冯繁荏被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捕获了。

“那,那个,我去洗碗。”冯繁荏有些狼狈的在自己家里面落荒而逃。

哗啦啦的水声不断唱着欢欣的歌曲,宫渚拿了一本书,蜷缩在沙发上看着。水声停止之后是椅子被挪动的声音,开关灯,书本被翻开,和笔的沙沙作响声。作为一个平凡女子高中生的冯繁荏,也是有着“明天就要交了但是一点都还没做的家庭作业”这种东西的。

这是一本看似随意地从书架里抽出来的书,宫渚的视线平静地顺着字迹一行一行地向下扫视,若无其事地逐字逐句地看着。作为一本虚构类的童话,里面有些部分被人勾上了波浪线,还写了简单的评语。有的空白的侧边被画上了和当页所描写内容有关的小漫画,不难见主人对其的喜爱态度。

终于写完了所有作业的冯繁荏伸了个懒腰,回头一看,注意到宫渚在看的书。

“你喜欢这本书吗?我小时候超喜欢,后来就没怎么看了。”

“为什么?”宫渚问道。

“作业太多了啦。”冯繁荏无奈地叹了口气。

作为公主就不用被强制性地要求写作业,看书,考试了对吧。冯繁荏考虑到这一点,不免对面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点小嫉妒。做完作业之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宫渚看完那本书之后也待在沙发上一脸认真地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

关了灯,冯繁荏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身体有些僵硬。

作为主卧室的房间采光条件还不错,淡淡的月光照进室内。而让冯繁荏僵硬的理由是她一伸手就可以感受到,和银色的月光一起洒落在她的碎花被子上的长发。躺下来几分钟之后,旁边传来了宫渚均匀的呼吸声。冯繁荏苦笑了一下,但望着天花板的眼睛也不知不觉沉重起来。

“我会保护你的!”

稚嫩而坚定的声音大声的说道。

什么?谁?

冯繁荏只觉得自己仿佛在观看远处上演的影视剧,眼前有一个淡若云雾的身影,只能凭借胡乱翘起来的童花头和身形勉强判断出这是一个小女孩。她手持着武器,在非常认真地练习着,锋刃的破空声不断响起。冯繁荏逐渐开始感到无聊,自己是睡前偷偷看了什么武侠玄幻小说才会做这种奇怪的梦吗?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小女孩终于脱力,她停了下来,用剑支撑着自己身体的重量。但云雾好像散去了一点,冯繁荏虽然还是不能看清她的五官,但可以观察到她的脸上挂着意气风发的神色,朝远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在朝谁微笑呢?

一种奇怪的感觉让冯繁荏的心脏开始加速,她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处梦中,急切地向那边看去。但是还没来得及转过去,那个小女孩清脆的声音如同一记重击将梦境砸成了碎片。

“我会保护你的!”

冯繁荏在这句话中醒了过来,冷汗津津。

宫渚不知何时早已醒来,灿金色的头发略显凌乱,但清亮的双眼完全没有覆盖早上起来理应有的朦胧感。“做恶梦了吗?”宫渚看向她。自己很少做这种蛮奇怪的梦,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冯繁荏随口答道:“没什么。”宫渚不再询问,安静地下床去梳理头发。她把金色的长发一一理顺,然后扎成辫子,尾部系上粉色的缎带。

“我说,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 冯繁荏的手半插进头发里,扶着昨晚因为紧张没有睡好而变得僵硬的脖子问道。

宫渚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说:“我已经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本来以为她又不会回答了的冯繁荏目瞪口呆。卧槽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然而宫渚仿佛看破了她的尴尬一般提前开口道:“我的国家已经灭亡了。”一下从公主变成亡国王女设定的宫渚表情并没有太大改变,她继续补充道:“弗安塔斯王国,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什什什什什么?冯繁荏的瞳孔因为震惊而猛然收缩。

宫渚苦笑了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

冯繁荏已经说不出话来,宫渚所生活的世界似乎完全超越了她的常识,不,或许宫渚本身的存在就已经不在常识的范围内了吧。冯繁荏本来就不是擅长于沟通的类型,从小回家后她就宁愿自己在地板上玩泥巴,也不愿意按父母的指令出门去找别的小孩一起玩游戏交朋友。或许是因为这样才养成了她现在的性格,和班里的同学也冷冷淡淡地。

也不是说没有办法参与集体活动,只是不太想而已。

表情僵硬的冯繁荏把疑惑埋在了心里,在推门出去的那一瞬间,却仿佛听到了宫渚小声地说了什么。她疑惑地转身,宫渚却面色如常地站在镜子面前。

又是一天无聊的课程,老师在讲台上口沫横飞地喷洒着,墙上挂着班主任为了激励大家用班费买的横幅:“今天不学习,明天捡垃圾”

捡垃圾就捡垃圾吧,没有特别想考大学的心情。

爸妈反正也不会管自己,冯繁荏托着腮坐在窗边的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绿叶,这些每一片都不一样的叶子比老师在黑板上写下的“必考考点”要好看很多倍。

今天又得买吃的回去,给宫渚带学校后面那家面馆的招牌拉面吧。冯繁荏面带笑容和周围的同学打了招呼,背影在斜阳中被无限拉长。

两个人围坐在地毯上吃完了拉面,电视里还在放着昨天的智障电视连续剧,宫渚本来安静地看着,突然问道:“你也在期待着白马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吗?”

冯繁荏愣了一下,挠着头回答:“那种东西基本都是骗人的啦,王室一般不都是为了政治目的进行联姻吗,有的时候不相干的两个人被强硬地扯到一起也说不定。”

宫渚无奈地说:“那我换个问法,你想有一个王子保护你吗?”

冯繁荏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啦,这样的想法和全国人民给我一块钱立马变亿万富翁有什么区别。不过宫渚,你已经订婚了吗?你的王子呢?”

宫渚摇摇头说道:“我没有王子,但是以前曾经有个人说过会保护我。”

冯繁荏好奇地问道:“以前?那现在呢?”

注意到宫渚的表情有点微妙的悲伤和寂寥,冯繁荏吓了一大跳,她想起来宫渚的王国已经灭亡,说不定那个人也已经……冯繁荏连忙胡乱地挥手:“没什么啦!我什么也没说。”宫渚注意到她的困窘,噗嗤地笑了出来,冯繁荏总算停下了动作,不好意思地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知不觉和宫渚已经待在一起一个星期了。

今天是周三的课程,数学,语文和英语轮番轰炸完之后,班上的同学基本都抱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露出生不如死的神态。冯繁荏发现自己居然对回家有了一点期待,想着今天要带什么回去一起吃。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感觉……好像还不错?而且和身边叽叽喳喳的同学不一样,宫渚总是既安静又温柔地看着自己。

是那种天地间仿佛只有你一个人值得注视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来到毫无特点,既平庸又丧的要死的自己身边。

可能一切都是因为我太孤单了而产生的幻梦吧,冯繁荏捏着书包的背带,有点难过而又困惑地想着。

“我回来了!”

电视机前并没有金发少女的身影,冯繁荏把菜放在地板上,今天又买了宫渚爱吃的番茄。

书房也没有人。

冯繁荏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

没有自己带着,宫渚平时是绝对不会出去的。除了被弄乱的地毯上的绒毛,空荡荡的客厅里面也没有她的痕迹。

所以果然是自己的幻觉吗?

自己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她一直在家里等着自己呢?

难以控制的窒息感席卷过了冯繁荏的全身,她茫然无措地蹲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揪住胸口的布料,仿佛那里有一个无法填满的黑色漩涡。

眼睛又酸又涩,鼻尖也开始变红,像是咽喉被掐紧一样,那种黏腻而又潮湿的情绪开始包裹着冯繁荏的眼球。

但是她揉了揉眼睛。

没有看错,宫渚就坐在那张沙发上。

冯繁荏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幻想,什么是现实,直到宫渚对她露出微笑。但是旋即宫渚又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身影也变得像滋滋作响的电流一样模糊了起来。

冯繁荏没有来得及搓一下自己已经通红的鼻尖,她跳了起来,上去查看宫渚的情况。

才过了几秒不到,宫渚白如牛乳的肌肤又浮现出了大面积被火焰灼烧般的印痕。

“我在被这个世界排斥。”

宫渚尽力按捺着燃烧的痛苦,咬牙开口道:“穿越空间的魔法生效的条件是我和你在一起。意思就是,只有被冯繁荏认同的宫渚才被接纳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但是你真的已经忘记我了啊。宫渚无声地叹了口气。

宫渚的脸上明明已经拼命在挤出微笑,冯繁荏却难抑大哭的冲动。

“对不起,对不起。”

冯繁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只能在即将失去的恐惧感下不住地道着歉,直到她看见了宫渚手里抱着的,自己以前一直喜欢的那本书。

啊,那个时候爸妈还嘲笑过自己很傻,会把幻想世界里面的人当成真的,天天嚷嚷着说自己要成为骑士去保护里面的小公主。当时还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相关的梦,天天把这本书抱在怀里。

惊愕感像重锤一样敲击着冯繁荏。

但现在里面的主角名字已经想不起来了,包括情节也是。

是曾经那么,那么地喜欢过的人啊。

怎么会忘记呢?

宫渚看着冯繁荏的眼睛,笨拙地开始安慰她:“没关系的,想不起来也没关系的,这本来就是很常见的事情……”

“我们被创造出来,存在的基础是人们的情感和记忆,如果大家都被忘记了,那么王国就会坍塌,我们也会消失。”

但在那个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喜欢。是那样纯净而真挚的情感让我的身影一点点凝实,成为了你想象中的样子。

“我的存在,是因为你而被唤醒的。”

所以在彻底消失之前,我想看看你,即使你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

“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宫渚小声地说道。

“本来大家都只是安静地消失就好了,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宿命,不愿意影响到这个世界,影响你们的命运和生活。明明只要被喜欢过,曾经存在过,就已经得到了最好的东西了。”

“是我太不知足,拼命挣扎着想要来这边看一看你,结果让你哭了。”

烧灼的痛苦也没有让她变色的宫渚,在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蔚蓝色的眼睛里面却开始盈满了水汽。然后大颗大颗的泪珠无法控制地从里面滚落出来。她一边擦着眼睛,一边试图用平静的声音说:“你忘掉了——你以前答应我的——”

那个时候许下的承诺。

“我等了很久——还是没有等到你——所以我来找你了——”

她已经近乎哽咽。

还未说出的话被截断在了口中,宫渚惊愕地被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我会保护你的。”

冯繁荏紧紧地抱住她,羞涩地笑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