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思念

作者:萧尔涵
更新时间:2017-10-28 22:36
点击:525
章节字数:34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4)

郑有恩再一次打开b站。

熟练地点开【我的关注】,列表里只有唯一一个关注了的人,up主【千指】。

点击id名打开,发现名为【千指】的up主并无更新。

【千指】的粉丝有3000+,郑有恩只是其中之一。

郑有恩在只有十几个人关注【千指】的时候就知道她了。

郑有恩还知道,【千指】是小霾的id。

郑有恩比小霾大两岁,然小霾上学早,只比郑有恩低一级。

郑有恩到了中学的时候便忙了起来,见小霾的次数也少了;初中的时候去了别的城市学习音乐,高中的时候又回来上了本地的音乐学校,隶属西洋乐团。

她记得在外地上学的时候,有一次正练琴,同行的女孩在一旁说:

“哇小恩你快看这个视频!她好厉害啊!原来古筝还能这样弹?”

郑有恩本来兴致缺缺,她实在听腻了每天母亲在一旁的教诲,“一定要好好学小提琴,不然以后就跟学民乐的一样”这种话她听得太多了。自从母亲知道小霾学的是古筝,两家虽仍有来往,但母亲对小霾也不像往常一样热情了。

她并不觉得学民乐有什么;但一直以来的“好孩子”光环让她学会了不与父母反抗。

郑有恩接过女孩的手机,看向视频里正弹古筝的人。

只一眼,她便愣住了。

弹古筝的人并没有露脸,只见她穿着郑有恩从未见过的衣服样式,长过肩的头发有着郑有恩说不上来的颜色,或蓝,或绿,或介于两者之间——郑有恩敢保证她没有见过一个正常人把头发染成这样。

但这都不重要。

这个人弹的有多么熟练好听,服饰有多么奇怪,都吸引不了郑有恩的目光——郑有恩看到了那枚戒指。

郑有恩在去外地之前最后见了小霾一面,她带小霾逛了城里的大街小巷,因为她也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那天下午她带着小霾去了商场,想送点什么给小霾。小霾在一个摊位停下了,目不转睛地看着里面的商品,随即拽了拽郑有恩的袖子,露出了渴望的神色。

郑有恩望店面里瞧了瞧,没瞧出什么异样,只当小霾没里面的饰品吸引住了。

于是她将小霾心怡的那个戒指样式的饰品买了下来,送给小霾。

她只觉得这枚戒指不像平常的饰品,不似母亲带的银戒,也不似广告上天天出现的金戒。但莫名的,她就是觉得这个戒指小霾带上很合适;也正因为送给小霾,她对那枚戒指也颇为喜爱。

所以郑有恩一看到那枚戒指便再也移不了目光。

“…你…你让我看的这个人是谁啊?”

郑有恩有些心悸地问一旁的友人。

“很厉害吧??我无意中看到的,看她弹的超级好,猜你喜欢就叫你看看!!”

友人并没有说她是谁。

“那……你知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嗯……”友人摇摇头,“我只知道她的id是【千指】呢。”

看到郑有恩一脸不解,女孩随即懊恼地说:“……倒忘了你是个网痴了。”

郑有恩听友人告诉她什么是b站,什么是古风,什么是二次元,什么是她所谓的“奇装异服”……

郑有恩听的迷迷糊糊,也不管友人再一旁说什么;她只明白了两件事,一是【千指】这样穿着打扮没什么不妥,二是【千指】就是小霾。

当友人在一旁大叫说什么“【千指】只是网名不是真的你不要信啊”的时候,郑有恩只是笑笑,她觉得又有那枚戒指,又能将古筝弹的这样厉害的,只能是她的小霾。

(5)

郑有恩和往常一样坐在学校礼堂。

两个系,三个年级,整个学校的学生都坐在大厅里。

西洋乐系穿着整齐的西装坐在前排,民乐系身着普通校服坐在后面。

郑有恩并没有注意听那个正滔滔不绝的有些半秃的校长在讲些什么。

“…我校西洋乐系高三年级郑有恩同学,已经保送德国……”

反正左右都在夸她吧。

郑有恩闭着双眼靠在礼堂的座椅上,略微有些慵懒。

荣誉她从小获得太多,保送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现在我严重警告民乐系高三年级的陈惊!…练琴期间用琴房用饮水机涮火锅,严重违反了学校纪律!在此记严重警告一次!…”

郑有恩换了个姿势继续靠在座椅上。

正如她郑有恩被全校人所熟知,这个陈惊在学校中也是赫赫有名。

不是因为陈惊得过多少奖,参加过几次演出,是否也被保送…就如今天的“饮水机事件”一样,陈惊经常被校长当着全校的面被点名。

郑有恩回想了一下每次在礼堂开全校大会的场景。

西洋乐系总是被表扬,以她、小提琴首席,和王文为代表;而民乐系总是被批评,例如这个陈惊、“油渣”,还有【502宿舍】……

【502宿舍】。

郑有恩想到这不禁稍稍皱起了眉。

不知怎么地,学校流传出这样一个叫法:令人闻风丧胆的【502宿舍】。

郑有恩刚进学校就知道有这么个宿舍,当时还只是普通的问题宿舍,还不至于到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步。

然而当她升上高二,来了一群高一新生后,这个流言就开始盛行了;她还听说了这一批问题生的名字,贝贝、塔塔,樱仔、小霾…

小霾。

郑有恩直起身子,校长还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着学校纪律;但郑有恩并不在意他在讲些什么,而且回过了头。

她看到了问题生陈惊正跟邻座女孩窃窃私语;她看到了陈惊斜后方的油渣一脸担心的模样;她看到了身旁以及身后的西洋乐系的同学们一脸鄙夷的表情;她还看到了小霾。

小霾就那样坐在角落,和她的问题同伴在一起;她希望小霾能够看到自己,但在这一年内她从来没有成功过。

小霾又漂亮了吧。

肯定的。

她从小就长的那么标志,耐看,现在一定不会差…她渴望再好好看看小霾。

但是小霾半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表情,身上的服饰还是那样奇怪,这大概是小霾被认为是坏人的主要原因吧。

郑有恩就这样看着小霾那一身奇怪的扮相移不开眼。

“小恩,她们那群人,有什么好看的?”

郑有恩被耳旁的声音拉回了神。

“啊,啊…是啊,那群…人。”

(6)

郑有恩戴着耳机靠在琴房的门上,望着对面的铁栅栏。

现在正值午休的时间,郑有恩却没有回宿舍。

前段时间西洋乐系和民乐系又闹不和,领导一如既往地把错误归咎到民乐系身上。比如说这一次,校长直接下了命令,没过多久就来了一批工人焊了个铁栅栏把西洋乐系和民乐系隔开了。

当然,是单方面隔离民乐系。

这种偏见郑有恩见惯了;她也并不想去做什么,阻止什么。

一是西洋乐系的人包括老师学生都很高傲,一是民乐系近年确实一年不如一年。

说她冷血也好,听话也好,麻木也好,郑有恩打心底认为没有谁能改变这种局面。

与其做无谓的斗争,为什么不安于现实,过好自己呢。

…只是有点心疼小霾呢。

耳机里传来的音乐让郑有恩又想起了小霾。

手机打开的不是音乐,是一个视频,一个郑有恩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视频。

郑有恩却并不看屏幕,只是听着,听着耳机里传来古筝的乐音。

前两天西洋乐系因为准备一个演出,每天都要在排练厅排练到好晚。

那天郑有恩陪室友去买夜宵,路过排练厅却发现灯亮着;心想刚才是不是没关灯,便让室友先回去,自己去看看;要是真没关灯,隔天肯定会被门卫大爷骂的。

郑有恩走进排练厅。

排练厅没有锁,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灯也是关的,亮着的是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那个房间郑有恩也去过,每次演出要是有独奏的话郑有恩都会在里面练习。

郑有恩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

倒不是为了看看房间里的到底是谁,而是因为听到了那个曲子。

古筝弹奏的《权御天下》。

郑有恩太熟悉了;那个视频她当时都看了好几遍。

只为了看看小霾。

现在她却又怯场了;不敢走近,想看看小霾,却害怕被发现;害怕看到小霾,看到她跟别人在一起,看到她那不知何时变成冰山的脸再次绽放笑容,却不是对着自己。

她还是听到了。

——【哇!!小霾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陈惊的声音。

——【那是,小霾可是一直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着呢。】

——【这对小霾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呢~】

贝贝和塔塔。

——【千指大人太帅了!!!我再也不评论平胸差评……等、等一下啊啊啊啊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油渣”李由。

……等一下!平胸差评?!

郑有恩反应了半拍,忽得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小霾胸很平吗?——都是被那个人•渣•李由气的!!!

小霾正红着脸在心中怒骂李由,却被进来的门卫大爷打断了:

“小恩啊?有东西忘拿了?”

“……啊没,没有呢,我看灯没关过来看看的。”

“没事儿没事儿,我让他们进来的,他们还陪我唱唱歌,唱唱戏——小恩你可别跟你们领导说啊。”

郑有恩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回了,她害怕动静太大惊到了小霾她们。

第二天西洋乐系去演出,不知怎么地陈惊也跟来了——据说是给王文翻乐谱;她也是个可怜人,西洋乐系排外如斯,陈惊上了大巴后愣是没有找到座位。

“……你……你旁边这座位……”

郑有恩抬头看她,又想起来了前一天晚上在排练室的场景。不爽小霾弹琴于她,郑有恩脸色微冷地说:

“你不能坐。”

“……你放琴都不让我坐!琴贵我贵?”

“琴贵。”

郑有恩最后还是让她坐下了——抱着自己的琴。

本想问问她小霾的情况,一路上却连一句话也问不出,便只好作罢。

所以那天演出结束后,她便找到了小霾弹的《权御天下》的视频,一遍遍地放。

譬如现在,郑有恩放弃午睡的时间,哪怕那首 《权御天下》她已经熟的能够将所有的音背下来,她还是不愿关掉。

屏幕中是没有露脸的小霾。

再次仔细看了看屏幕中的小霾,……胸好像是有点平呢。


高三狗没时间更文啦……这是个短篇,会一次性发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