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无标题

作者:takei
更新时间:2017-12-14 19:22
点击:304
章节字数:79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让小咲她们先回长野了,鹤贺那边也有事,风越两个后辈本来想随美穗子留下来的,不过在你们久保教练积威之下还是只能乖乖回长野了,感觉真是可怜。”


久说到这里感叹了一下。


“此外还有临海、宫守、姬松、、千里山、有珠山、阿知贺……”久翻着小本子,继续报出一串学校名。


“以上这些学校的麻将部学生和教练,都请我们代为问候你。毕竟快要开学了,她们也不能待太长时间。”久合上本子,“所以她们得知你脱离危险后,就动身启程了。”


“本来想昨天就跟你说的,不过你之前昏睡了一天一夜,昨天早上才醒,医生又不让我们进来,就等到今天了。”


“真是劳烦她们惦记了。”入江靠在沙发上,甚是感慨。


“怎么说这次都是多亏了你,大家才能全身而退啊。话说你脸色比昨天见客的时候好了很多啊,”久看着入江疑惑道,“睡一觉的效果真这么大吗?”


久想起昨天入江醒来后见客的情景,虽然那时候她早已脱离危险,但是刚醒来,人还是很虚弱。以至于医生都严格限定了会客时间,除了入江的父母和小叔以外,就只有永水进去过。长野一行和白糸台都想派代表探病的时候,被医生不留情面地阻止了。久也只透过门缝看到过入江,见她神情委顿、脸上全无血色,的确是重伤初愈的样子。而今天自己获准探病后一进门就大吃一惊,入江神采奕奕,脸色较之昨天已经红润许多。


入江微微一笑。


昨天永水是最后一波来探病的,本来她们都被医生拦住不得进入,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医生最终还是允许她们进门。


霞一进门就开门见山道:“白野,时间紧急,我们就长话短说了,我们得先回神宫汇报一下前两天发生的事,所以明天一早就要赶飞机。”


入江见到好友当然高兴,但这句话她听得不明所以,只有疑惑地“嗯”了一声。


霞转头对小莳道:“小莳,辛苦你了。”


小莳点头道:“嗯,交给我吧。”


霞与其他几人走出里间,来到这间病房会客室的门口,对着门口做了几个手势。


小莳解释道:“这是暂时给这间病房设了一个小结界,这段时间外面路过的人应该不会有想进这间房的意识。”


说完她伸出右手,掌心向下,对着躺在床上的入江歉仄道:“本来应该是可以直接让你痊愈的,但是这种情况就无法用现代医学解释了,怕是会给你带来麻烦,我们也不好向婆婆交代。”


入江只觉得睡意阵阵袭来,耳听小莳的声音越来越轻:“不过在我们能做到的最大范围内让你恢复还是没问题的,只是记得要替我们保密哦……”


待入江再次醒来已是今天早上,当时病房空无一人,永水诸人早已离开。她动了动,但觉四肢百骸无不轻松,与昨天完全使不上力的情况大不相同。早上医生进来给她检查后,面对结果也很诧异,连声惊呼医学奇迹。入江对原因自是心知肚明,但念着小莳她们之前的叮嘱,当然是闭口不言。


久只是随口一问,很快转移了话题:“美穗子应该一会儿就和龙门渕的人过来了。”


“你不劝她不多休息一天吗?”入江迟疑道,“听说我昏迷的那天,她一整天都待在我床边吧。”


“你觉得她能听?”久唉声叹气,“要不是昨天医生禁止你见客,怕是她昨天也要过来了。”


久心想昨天见久保像是要把美穗子也一起带回长野,但最终没有开口。久保都喊不动美穗子,哪怕自己身为美穗子的恋人,怕也是劝不了她。


突然,久看着入江道:“说起来,你那天对美穗子说事情结束后有话对她说……”


入江也顿时想起那天众人出门前自己对美穗子说的这句话,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个……”


“有什么事是要单独和她说而不能和我们说的啊。”


久脸色古怪,入江尴尬万分。


“不是不能和你们说,只是这事和我毕业……”


久笑了出来:“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啊?”


“抱歉,不过……”久笑容稍敛,“我也有事想找你商量。”


“嗯?”


久拉过一把椅子跨坐上去,趴在椅背上看着入江。


“我啊,决定高中毕业后就进职业圈。”


入江诧异道:“你打算做职业雀士?”


“白野你是不是觉得太仓促了?”


“……你为什么不考虑上大学?”


“靖子也问过我,为什么不选择升学。她说职业圈竞争很激烈,除去少数天资了得或者自身条件出众的,不少职业雀士刚开始都会很艰难。”


“那你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能尽早经济独立。”


“出什么事了?我可以帮你。”


“没有啦,别紧张。我只是……”久停顿了下,“打算和我妈说了。”


入江一怔,道:“怎么这么急?而且你先说了,队长那边应该很被动吧。”


“当然不是现在就说,我是想等我可以独立生活之后,在美穗子方便的时间,一起向各自的家长公开。”


“你是什么时候决定的?和队长说了吗?”


“来东京之前吧,之前大家庆祝的那天我临时出去就是被靖子电话叫走讨论这件事。最近事情也很多,我打算过段时间再跟美穗子说。”


入江矍然一惊,她知道久和美穗子是来东京之前开始交往的,久这是为了美穗子改变了人生方向吗?


“久你在学校是个优等生吧,听说还是学生会会长。”


“是学生议事会会长,优等生什么的有些夸张,而且我很怀疑我升学考会发挥失常。所以说不定进职业圈是个明智的选择呢……你不要一脸担忧,能不能给我点鼓励啦。”


“……祝你能一切顺利。”


“好正式,不过谢谢哦。”久笑容灿烂,“对了,你之前说要和美穗子说的是什么话啊。”


入江回过神来,笑道:“那是……”


久的手机突然响了。


“啊,抱歉白野。”久按下接听键。


“喂……龙门渕同学啊,你们已经到了?……那就替美穗子感谢你们带她一起来了……行,我这就出来接你们……天江同学也来了?白野恢复得不错,可是感觉仍然经不起天江同学的闹腾啊……噗,抱歉抱歉,我没有轻视天江同学的意思。……好,我挂了。”


久挂断电话,对入江说:“美穗子她们到了,我去接一下。”


“还真是兴师动众啊,龙门渕同学她们不回长野吗?她们也要准备开学的吧。”


“这个,毕竟她们的高中名字就叫‘龙门渕高中’,这点上通融通融应该没问题的。我走了,回见。”


“嗯。”


入江看久关上门,刚想回里间休息一会儿,就听到久在外面惊讶的声音:“你们是那天的……嗯,白野就在里面。”


她停下脚步,听得敲门声响起,便应道:“请进。”


来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进门后不由得惊叹:“这间病房还有会客室,这豪华的装修,光看外面真看不出是病房,不愧是入江财团啊。”


入江看着对方四处张望走动,不由得好笑道:“以前没觉得你这么没见过世面啊,伊藤。”


和伊藤一起来的少女脸上肌肉一动,竭力忍笑。


伊藤闻言尴尬止步,反唇相讥道:“这病房面积我看足有100平米,你竟然觉得稀松平常,果然骨子里还是大小姐啊。”


“好了好了,”少女抚额道,“秀峰你是来探病的,麻烦别和病人吵起来。”


“好吧。”伊藤悻悻住嘴。


少女从伊藤手里接过花束,道:“我去把花换上。”


入江看向少女,笑道:“这位就是椎名同学吧?”


少女点头道:“我就是椎名璃音。”


伊藤找了个地方坐下,从带来的探病果篮里拿了个苹果啃起来,道:“入江你恢复得不错啊。”


入江也坐下:“这点已经很多人说了。”


“那就好,”伊藤啃着苹果,“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有个国际大案吗?”


“喂!我虽然好很多了可还是在养病啊,你有点人性好不好,怎么一来就跟我谈案子……”


“这件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了,ICPO还真来日本了,我会跟你说是因为这事牵扯到一个在日本已经被逮捕的犯人,他叫薄谷晃一。”


入江沉默了好一会儿。


“原来这就是他的全名啊。”


“他好像和一个著名跨国犯罪集团的首脑有牵连,总之这次ICPO将他们是一锅端了。警部跟我说,ICPO的人之前就到了日本,好像一直在追查薄谷,但完全无法分析薄谷的行动意图。”


“因为那个人并没有什么行动意图,三十多年的人生都只有找我们家复仇这一个目标。”


虽然伊藤不会同情犯人,但这仍让他唏嘘:“他这一生都是在为这个目标颠沛流离,所以才会如此迅速地苍老吗?”


入江早已明白,按照薄谷的真实年龄来看,恐怕他的祖父和自己的祖父在当年进行赌赛的时候是同龄。要说冲动之下赌上全部身家的话,倒也让人不难理解。


“你这次真的是九死一生,情况太凶险了。”


入江楞了一下,昨日父母与小叔来探望自己时的情景又浮上她的心头。


“老爷子昨天在视频电话里可是雷霆震怒,听说我把人交给警方后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大哥和凉子姐刚下飞机没休息多久也被训斥了一顿,老爷子说他们只顾自己到处旅游,把你一个人扔在日本。”


入江躺在床上很是过意不去,道:“爸爸妈妈还有小叔,对不起,连累你们被爷爷骂了。”


“还好,上次被骂大概是我表示以后不想继承家业的时候吧,以爸爸的脾气,这么多年才再次教训我,已经很难得了。”


入江更是内疚。


“好了好了,女儿都已经很难过了,你还这样说。”


入江看母亲给自己掖了掖毯子,又对着自己道:“不过小白,你爷爷这次是真的很生气,你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过关。”


入江心知多半会如此,只是不知道爷爷会做出什么规定,但这点很快就被她小叔揭开。


“老爷子他叫人在长野买了一栋别墅,还派了几个佣人和保镖。他说你想在长野读完高中他不阻止,但你出院后必须搬家,总之他不肯再让你一个人生活了。”


入江隆彦看着侄女沉默的样子知道她心里不太愿意,便安慰道:“别担心,等老爷子消气了我们再劝劝就是了。而且你这次会遇到这种事,老爷子其实也有点责任的。”


入江呼出一口气,道出心里的疑问:“爷爷当年真的是靠作弊赢了对方吗?”


入江隆彦与兄长对视一眼,没有正面回答,只道:“那个时候大哥和我都还没出生,具体情况我们可不了解。”


“只是,那个年代可不比现在,当时就出来闯荡的年轻人自然都是各凭手段,各出奇谋,老爷子也不会例外。”


“要我们做儿子的去指责老子当年的做法,恐怕老爷子根本听不进去。我能做的就是尽力让整个入江财团早日脱离老爷子当年的那些偏门生意。”


伊藤看入江陷入沉思,便出声叫唤:“入江。”


“啊?”


“话说,经过这次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继续做侦探?”


话音一落,伊藤看到入江眼里慢慢流露出一种奇异的神采,像是下定决心,又像是彻底想开。


一直以来在思考的问题,此刻似乎有了清晰而确定的答案,入江豁然开朗。


“伊藤,我应该不会再以侦探作为未来的目标了。”


伊藤猝不及防,连鼻子一起磕在了咬了一半的苹果上。


璃音看了看男友,好心地递过去了纸巾,伊藤擦了擦后,冷静了下来。


“是吗?看来你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了啊。”


“算是吧。”


“那么,加油啊。”伊藤没有询问原因,而是真心地给予了祝福。


“谢谢。”


“对了,璃音,你不是有话要对入江说吗?”伊藤对着身旁的女友道。


入江奇道:“咦?”


“小野小姐和北泽小姐都叫我代为问候你。”


“她们太客气了,说来这次都是多亏小野小姐和椎名同学,原来两位是认识的。”


“没有啊,要是认识的话,说不定能更快把你们救出来。我在日本的计算机老师是她的舅舅,那天是托我带东西给她,原本是想等秀峰把东西给你后,我再联系她。没想到最后出了那种状况……”


“原来如此。”


璃音突然陷入沉默,伊藤不解道:“你只要说这些吗?”


他啃完了苹果,把核扔到垃圾桶。


“什么啊,你之前不是问我关于入江初中时候的事,不过我和她是读高中时认识的,所以这些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问她啦。”


入江莫名其妙,璃音瞪了一眼男友,然后又迟疑道:“我有话要单独和入江同学说。”


这下入江和伊藤可是一齐愣住了。


入江突然想起之前璃音曾想通过视频电话来看自己的相貌,当时自己还担心这位天才少女是否怀疑自己和伊藤关系暧昧。


伊藤很快回过神来,点头道:“那么我先出去了。”


他对入江招呼道:“改天再联系。”


“呃……好。”


于是病房里只剩下入江和璃音两个人。


这该不会是要摊牌了吧?想到这点,入江不由得正襟危坐。


“入江同学。”璃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在。”入江不敢怠慢。


“我在美国曾出过一次车祸,住院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同龄日本女孩。”


“我当时是右腿骨折,而她的情况比我严重很多,她是高一时遇到的意外,最后导致半身不遂,而且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站起来。”


入江心头大震,璃音看着入江。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


“她……好不好?”


“就我当时所见,她的伤势恢复似乎挺稳定的,不过也可以说是停滞不前。我曾经无意中听到对她进行会诊的医生谈话,她似乎也很配合康复训练,但是一直都没有进展,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是吗,那她……”入江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是我和她萍水相逢,不适合过度询问她的私事。想知道答案的话,自己去问她吧。”


“……我会的。”


“那就这样了,秀峰还在外面等我。”璃音向入江告别。


“嗯,再见。”


伊藤等到女友出来,便迎了上去:“说完了?挺快啊。”


“嗯,本来要说的也很短。”


“哦……”


璃音看伊藤还是一脸好奇的样子大感无奈,心想之后有空时还是跟他解释一下算了。


两人出医院大厅的时候正好和美穗子迎面碰上,双方因为这次的事件有过少许接触,算是认识,所以互相打了招呼。之后美穗子就向大厅里面走去,璃音却停下来看着美穗子的背影,心道:那个人中枪的时候,在她背后的好像就是……


伊藤奇道:“你盯着别人看干什么?”


璃音突然问伊藤:“你说,人类肉身能躲过子弹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练过的专业人士靠运气应该有几率可以避过吧,一般人当然是不可能的,比如你刚才盯着看的福路同学。”


“那么,你那位朋友呢?”


“入江?她练是练过,但毕竟不是专业的,还那么年轻,应该也躲不过吧。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去车站吧。”


“嗯。”


璃音走出大厅,又回头看了一眼,美穗子早已不见踪影,但璃音回过头来后若有所思。


那个人……当时是真的躲不开吗?


————————————————


“久怎么让你一个人拎着这么多东西上来?”入江从美穗子手里接过那一堆礼物放在桌上,“还有其他人呢?”


“我自己来就行了,”美穗子笑着把花束插到另一个瓶子里,“和我平时采购的量比起来,这点东西不算什么。”


“……也对。”入江对这点深有同感。


“久带龙门渕同学她们去找医院的停车场了,所以就我先把东西带上来。”


“嗯,伊藤他们刚走。”


“我在大厅门口碰到伊藤同学他们了,”美美又认真地看着入江,“的确如久所说,入江同学恢复得很好,这我就放心了。”


“队长,谢谢你。”


“咦?……不,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


“昨天妈妈跟我说,在我昏迷的那一天,是你整天都在我的床边陪着我。”


“我们到医院的时候比较晚,一进门就看到那个趴在你床边睡着的孩子,后来才知道她好像已经陪了昏睡的你一整天。”


“早上远藤刑警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也提到那天是你冒着生命危险上六楼开门。”


“那是理所当然的,我不可能对入江同学当时的状况坐视不理,就算不是入江同学,我也会这么做的。”


“是啊,你就是这样的老好人。”入江笑了笑。


她没有说,远藤刑警在电话里还告诉了她一些事。


“负责保护福路同学的机动队员跟我说,一得知你没事,福路同学当场就跪坐在地上哭了,他当时真是不知所措。”


她看着美穗子的脸,想起之前久说的毕业规划。


“说起来,我那天说过,等事情结束后,有话要和队长说。”


美穗子没想到入江会现在就提这事,她下意识地略过入江看向她背后的桌子,很快又把目光收回来对着入江。


“……是啊,我也有点好奇,入江同学要跟我说什么?”


入江微笑着说了一句话。


“嗯?”


美穗子觉得自己听错了。


入江重复了一遍。


“我打算明年年初就出国留学。”


美穗子不知道此刻自己摆出什么表情才是合适的,她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终她只是垂下眼帘,轻声道:“已经定下了?”


“是啊,和你们相处的时间也就只剩几个月了。”


“真是太意外了,我……我觉得华菜她们一定会很难过。”


“就算我不留学,毕业了后,大家也还是要分开的……不说这个了,久她们怎么还不上来。”


“久说你这边正好有客来访,我们一群人如果都来恐怕会不太方便,所以她们是打算晚点上来的。”


入江站起来,轻松道:“那我们下去找她们吧,我也正好下去走走。”


“哎?可是入江同学你……”


“没关系,早上医生替我检查过后,已经允许我下楼了,只要控制好时间就没问题。”


“那,稍等一下。”


“嗯?”


美穗子取出一个小袋子递到入江面前。


入江接过,这是一个红色的护身符,从袋子上面写的字来看,这个护身符祈求的是平安和健康。


“虽然晚了两天,不过生日快乐,入江同学。”


“你怎么会知道……”


“前天我在医院里听入江同学的妈妈说的。”


“没想到这孩子会这样度过自己的18岁生日。”


“哎?今天是入江同学的生日?”


“昨天入江同学醒来后还很虚弱,不能会见外客。我送久保教练她们上飞机后就去了东京大神宫,为入江同学祈福。”


入江注意到护身符的袋子上还连着一圈长线,一般从神社求来的护身符是不会附带这么长的线,这倒像是额外再做上去的,看长度正好够挂在脖子上。


她心中难受,脸上却不露声色,温言道:“队长费心了,我会好好珍惜的。”


美穗子突然抽泣起来,入江慌道:“怎么了?”


“那天……那天看到入江同学中枪,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入江同学昏迷的时候,我一直在向上天祈求入江同学平安无事。如今……如今真的是太好了。”


不等入江有所反应,美穗子又收起眼泪,露出笑脸:“我也真是的,应该高兴才是。”


她转过身,闭上右眼:“我们下去吧,入江同学。”


————————————————


入江用手机和久联系,很快就找到了久她们所在的位置。


“看起来是挺精神的,不过你真没关系吗?入江同学。”透华打量着入江。


入江坐在医院草坪的长椅上回道:“已经向护士报备过了,没问题。”


入江又向同行的萩良致谢:“那天真是多谢萩良先生了,龙门渕有管家如此,当真了得。”


萩良欠身道:“入江小姐谬赞。”


“白野!”衣扑了上去,“衣担心死了!”


“抱歉,让小衣担心了。”入江笑着接住衣。


透华道:“还好入江同学带着手机,不然这么大的医院,要找我们还是要费点功夫的吧。”


小一耸耸肩:“毕竟福路同学的手机坏了呀。”


“对哦,我差点忘了这件事,”入江捏着下巴,“队长,过几天就赔你一个。”


美穗子忙道:“不,不用了!”


“这怎么行,你是为了我才弄坏的手机。”


久插话道:“好了,白野,我会陪美穗子买新手机的,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入江笑笑不语,众人聊了一会儿后,传来了小锻治和慕的招呼声。


二人连称好巧,说本来打算去入江病房的,还好在这里遇见。二人与众人打过招呼后,小锻治向入江传达了一干职业雀士和教练的问候。众人提及那日凶险万状,都心有余悸,表示那天的经历可以直接拍电影了。入江向小锻治和慕打听怜和善野的情况,言谈中颇为关切。小锻治表示那二人只是过于劳累,并无大碍,只是二人本就体弱,所以要飞返大阪的医院进行调理,入江这才放心。


小锻治道:“恒子、咏她们都要今天来看你,被我挡住了,说你还在恢复期间,不宜太劳累。”


入江顿时放心,虽然很感激她们挂念自己,可这几天也实在经不起那几位姐姐的折腾。


慕又说尼曼已于前日离开日本,并转达了尼曼的问候。


“我也要谢谢入江同学,那天多亏了入江同学,洛塔阿姨她们才能和我们一起全身而退,洛塔阿姨也很感谢入江同学。”


“尼曼女士感谢我?”入江对慕最后的说法很是疑惑:那个大妈看上去这么厉害,怎么也不像是会直接表达谢意的人啊。


慕多少猜出入江的想法,想起昨天母亲打越洋电话给自己诉苦说尼曼致电把她骂了一通,斥责她不识好歹。


“洛塔真是太严厉了,电话里的气势简直可怕啊!”


慕心道果然洛塔阿姨气势惊人,别说高中生了,连和她有多年交情的母亲都怕。


想到母亲在电话里故作委屈,她也不由得暗暗好笑。


“洛塔阿姨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吓人……对了,你也叫我慕姐姐吧,就和叫健夜一样。”


“好吧……哎?健夜?”


慕看出入江的不解,开朗地笑道:“毕竟也算是患难之交了嘛。”


小锻治点点头道:“嗯……是啊。”


透华道:“话说,入江同学你那天为什么确定尼曼女士和那个薄谷不是一伙的啊?”


小一赶紧小声道:“透华!”


“啊!”透华省悟过来在场还有与尼曼关系甚好的慕,一下子捂嘴,尴尬地看向慕。


慕却全不在意,笑眯眯地道:“没关系,当时情况特殊,也难怪小姑娘你有疑问。”


入江道:“怎么说呢,那天她的气场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人怎么可能会甘心帮歹徒做事呢。”


“至于临海的亚历珊德拉监督,”入江笑道,“这次我可以说多亏了她才能争取到时间给我的朋友发邮件的。”


众人都很意外。


久问道:“怎么回事?”


“久你跟我说过,你部里的须贺同学认出来之前打电话提到‘入江’这个姓的人就是亚历珊德拉监督。”


“是这样没错……”


“团体赛结束的那天,其实亚历珊德拉监督已经知道了‘入江’到底是谁了。”


她和大家讲述了下那天她曾经在一瞬间感到背后有人盯着的事。


“现在想来,我那天背后感觉到的目光应该就是走到门口的临海教练投射过来的吧,如果她是薄谷的同伙,我一开始就会暴露了。”


这时小一调侃道:“也多亏了透华那天偷懒不去啊,不然入江同学恐怕还是会提前暴露。”


透华脸上一红,嗔道:“小一!”


入江大是赞同:“我也这么认为。”


“入江同学!”


透华红着脸向两人表示抗议,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但是那天会需要入江同学和我出面,是因为两家财团派去的人都因为事故被堵在了路上吧?”


“这个就是我的猜测了,不过那天两家财团的职员在路上碰到的事故恐怕是前田为了锁定我而故意安排的,当然现在也没有必要去求证了。”


虽然时过境迁,众人仍然对入江当时的处境感到心惊。


慕看了看手表:“我也该告辞了,一会儿还要赶飞机。”


“白……慕姐姐这就要走了?”


“原本前两天就该回德国和妈妈会和了,不过放心不下你,所以多留了两天。那我就先走了,有机会再见面的话,一起打麻将吧!”


后半句话慕是笑着对众人说的。


小锻治也站起来道:“我也要回去了,最近工作不少。”


她摸了摸入江的头,微笑道:“小白要快点好起来呀。”


小锻治和慕离开后一会儿,龙门渕几人也先告辞。


“这次事情惊动了我父亲,他也来东京了,我一会儿要向他汇报。”


龙门渕一行走后,只剩三人,入江准备回病房,但又碰到了两位来探病的人。


“照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来人正是照和堇,入江不由得大叹巧合。


“在医院门口碰到了小锻治雀士和白筑小姐。”


“咦,她们离开了有一会儿啊,你什么时候碰到的?”


堇毫不留情揭穿:“照迷路了,她还硬要带路。”


三人都竭力忍笑,照表情毫无波动。


久终于忍不住,哈哈笑道:“你和小咲不愧是亲姐妹。”


入江心想不知照是否完全放下对妹妹的芥蒂,但见照神色如常,才稍稍安心。


久又继续问道:“小咲走之前有没有找你见面?”


照摇头道:“没有。”


入江心道果然还没完全和好。


“她时间比较紧,我给她买了手机,以后随时都可以联系。”


到此地步,不用明说众人也知道这对姐妹终于和好了。


入江在极度消沉之时受到照的关心,后来也受过照的帮助,对照一直心怀感激。如今见照终于解开心结,她也甚感安慰。


“淡本来也闹着要见你,不过我想你刚醒来没几天,身体状况不适合见她,就拦住了。”


众人都觉得这话甚是好笑,偏偏说者本人一本正经。


“其实还好,”入江笑道,“照你手上拎的是那家店的新产品?”


照稍微把手往后挪了点,才道:“嗯。”又补充道:“我自己吃的。”


想了想,指了指堇手上那个比较小的袋子:“这个是给你的。”


入江“哼”了一声,道:“就知道。”


照犹豫了下,从自己手上的袋子里取出一个:“那给你吃一点。”


入江看着照的表情,仿佛回到了两年前二人初见之时,她哈哈大笑,极是欢畅。


“算了。”


照这才安心,又试探道:“真不要啊?”


入江这下笑也不是,气又不能,想了想正要开口,却看到了一旁的堇,登时想起会场中的事,暗道不好。


堇一直喜欢照,奈何照在这方面比较迟钝,加上会场上照为了入江不顾危险挺身而出,令堇误会照情有别钟。看到入江的目光,以为她因此心有愧疚。堇生性不爱强求,虽然心酸,却打算暗暗推两人一把。


堇自觉想明白了此节,便对久和美穗子道:“我坐着有点累了,两位能否带我四处看一看?”


久和美穗子都冰雪聪明,二人冷眼旁观,早知其中关键。但二人只是心里明白,却无解决之法,此刻不知如何是好。


入江急了,再也顾不得绕弯,直接对久和美穗子道:“久还有队长,你们先回我的病房等我吧,我有话要对那两人说。”


二人心领神会,托辞离去,留下一头雾水的照和堇。


于是还是这里放一下吧,不然看着半截也怪难受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不负骤雨 不负骤雨 -

标题:

期待之后,

在 2017/10/21 12:44 发表
abdielxx abdielxx -

标题:

兩邊都看一遍~

在 2017/10/13 23:25 发表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