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楠條】10/9 : 日常一角

作者:yoh60423
更新时间:2017-10-09 08:00
点击:127
章节字数:35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晚上好,這裡是阿唷。
這篇是八月底吧、發在LOFTER的。
本來覺得有點麻煩就沒搬到300,結果現在還是來搬了雖然十月初了
這其中的心理活動也沒人想知道就不提了。
大概成了流水帳,即使如此還是想試試看擷取出日常片段的、就是日常的感覺。
還有一些沒搬過來,歡迎大家直接去LOFTER看。http://yosan1210.lofter.com/
或是之後慢慢搬過來。



楠條30篇:2/30






-------------------------





日常一角




從被褥裡伸出的手搖搖晃晃地、好不容易碰到了床頭櫃上響得不停的手機。
薄窗簾擋下了一些暑氣,篩出一絲光線輕巧地撒在涼被上。
胡亂點了幾下後終於安靜下來,南條扯了扯被子,扭過身體轉向另一邊。
「起床了……」
用還沒睡醒而顯得乾啞的聲音,想要叫醒身旁還熟睡著的她。
背對的身子仍是平穩的呼吸著。
南條又往前靠了一些。
「くっすん……該起來了……」
腦袋有些發脹,隱隱約約聽見身旁被子布料的摩擦聲。
醒了吧。
這麼想著,南條閉著眼,想把握住早晨裡珍貴的賴床時光。
……沒動靜了。
正準備再次出聲時,一雙手臂伸了過來。
「南ちゃん……」
環在頸上的手臂稍稍收緊,楠田睡眼惺忪的臉就在眼前。
「嗯?」
眼睛還睜不開,楠田勾起淺淺的微笑。
「生日快樂……」
「……诶?」
「……什麼啊、那個反應……」
楠田似乎不悅的皺起眉。
「不、不是,剛睡醒就被這麼說,一時反應不過來……」
像是在說著原來如此,楠田點點頭。
及肩的棕髮膨膨鬆鬆的,隨著楠田的動作稍微滑了下來、若有似無地披在側臉,映著晨間的陽光,閃閃發亮。
「而且、昨天也說過了嘛……」
小聲嘀咕,眼角餘光找到了放在一旁小圓桌上的盒子。
沒能來得及收拾的蛋糕盒子。
記不清在哪個環節,くっすん的某個表情、某句話觸動了自己。
腦子一熱,就這麼在小桌邊胡亂的吻上她的唇瓣。
巧克力香、水果香和酒香的吻沖暈了理智。
差點就要將她壓倒在地板前,くっすん扶著自己的腰示意自己站起來。
從小桌移動到不過兩步之遠的床上時碰倒了衣櫃上的雜物。
くっすん被壓在身下、對上她濕潤的眼睛前,腦海裡還曾閃過一絲想先把蛋糕吃完的心情。
就一下。
兩人的唇再次碰觸之後,就也沒了餘力思考多餘的事。
結果,房間亂成一團、脫下的衣物四散在地板和床角,蛋糕也就那麼放著到了現在。
不過別的方面倒是大快朵頤了一番。
那句參雜在快感間、被自己壞心眼要求的楠田使勁扣著自己靠向耳邊,忍著呻吟拼湊出的生日祝福,又悄悄浮現在南條腦海裡。
又想起兩個人最後睡衣也沒能換上就這麼睡去。
楠田又往身上貼近了些,赤裸的身子互相碰觸的實感,被南條過意識地無限放大。
心口一緊。
南條摟住楠田,嗅著楠田身上的香氣,點水似的吻著楠田的耳際和頸側。
「……癢……」
楠田不耐地扭著身子,卻也並非抗拒著閃躲。
也許也是無處可躲了吧。
畢竟自家用的單人床躺著兩個人還是太過勉強了。
邊這麼想著,感覺到扣在頸後的手臂又收緊了些,南條將自己的唇覆上楠田的。
略顯粗暴、像是在徵求同意似的,楠田的回應則是允許的默契。
哼聲在吻與吻之間漏了出來。
快感竄過腦袋,終於也燒盡南條的理智。
玩味地看著楠田有些喘不過氣的樣子,南條一把拉開蓋在兩人身上的涼被後跨至楠田身上,赤裸裸的身子對著赤裸裸的身子。
身下的人先別開了眼。
楠田的雙腿有些不安份。
南條滿意地笑著,滑過楠田鍛鍊有加的側腹,將手往下探去。



手機忽然大聲地響起。



劃破曖昧氣氛的電子音讓兩人身子一抖。
接著楠田一把抓過手機解除鬧鈴聲後,將手機摔在床鋪上。
「起床吧、會遲到的。」
躺回楠田身邊,南條撥開楠田的劉海,有些歉意地微笑看著氣鼓鼓的楠田。
離開床舖前,楠田用力咬了南條的唇。



簡單梳洗後只隨意地套上薄外套和底褲,在廚房忙碌的南條,攪拌著馬克杯裡的咖啡,哐噹哐噹的響。
一旁的吐司也烤好了,叮的一聲從烤麵包機彈了出來。南條忍著燙手裝著盤。
平框眼鏡被剛泡好的美露弄得起了霧,南條下意識的往後仰,正好靠上從後頭抱上來的楠田的肩窩。
「好香啊。」
楠田的手探進南條的外套下,看著南條忙碌的成果滿意地說。
「這裡也好香。」
剛洗好澡的洗髮水香氣,讓南條又往楠田頸上蹭了蹭。
「但是,」將楠田往自己光裸的胸上遊走的手拉開,抓起楠田掛在頸上的毛巾,在還濕著的頭髮揉了揉:「再不快點,くっすん可要遲到了。」
「真可惜。」楠田轉過身,「明明南ちゃん那麼誘人。」
「是啊,」南條壞笑著回應,「真可惜。」



趁著楠田在房間打理自己的功夫,南條已經將兩人份的早餐漂亮地擺在餐桌上。
「我要開動了~」
愉快地雙手合十,楠田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怎麼樣?」
一手撐著頭,南條看著楠田。
「當然、」楠田瞇起眼,「和一直以來的一樣好喝。」
「太好了。」
「不過。」
「嗯?」
「……南ちゃん就不能把衣服穿好嗎?」
楠田有些不滿地皺起眉。
「有什麼關係,待會就要洗澡了。」
南條不以為然的聳著肩回應。
「我很困擾啊。」
楠田一口咬下吐司。
「就是這樣才好嘛。」
南條笑著說。
「……壞心眼。」
「謝謝誇獎。」
看著彼此,兩人都笑了起來。
「くっすん今天的預定,是去練舞對吧?」
「嗯。抱歉南ちゃん,本來想著不管怎麼樣今天都要休假的。」
「沒關係。」南條微笑道,「晚上會一起吃飯嘛。」
「嗯。」楠田將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我很期待。」
「我也是。」
「我吃飽了。」
楠田起身,抓起隨身包繞過餐桌。
「出門了。」
彎著身子,楠田吻上南條的唇。
咖啡香和美露的香氣在兩人的唇間化了開來。
「路上小心。」
實在是太過甜蜜了。
「啊,洗衣服就麻煩南ちゃん了!」
帶上門前,楠田交代道。



終於注意到外頭的傾盆大雨,是在一道又亮又響的雷劈下來的時候。
在那之前,南條晾好了衣服、清洗むぎ和チビ的貓砂盆和布偶玩具、再把所有東西一一排在陽台讓陽光照照。
南條滿意地躺在地上,隨意轉著電視節目。
兩隻貓盯著在落地窗外隨風搖晃的玩具們。
真可愛、真可愛。
才看著むぎ趴在落地窗上,努力想要把心愛的玩具抓下來的樣子。
下一秒再睜開眼睛,外頭已經是一片漆黑。
一道雷又劈了下來。
我睡著了嗎?!糟了!
南條急忙衝向陽台。
兩隻貓咪像看熱鬧似的,看著南條淋著暴雨,把早就溼透的東西一個個搬到房內。
扯下最後一件衣服時,南條也剛好完全濕透了。
「啊啊、白忙了一場。」
南條無奈地自言自語。
把一籃子濕透的衣服倒進洗衣機,再脫下自己的扔進去,裸著身體操作面板,還打了個噴嚏。
「……洗個澡吧。」



擦著頭髮走回客廳,自家的兩隻貓仍並列而坐,看著屋外的大雨。
像是留給自己一樣,兩貓中間有個空位,南條就在中間坐了下來。
「雨還真大……」
チビ濕潤的鼻子碰了上來,像是在認真地嗅著。
「聞得出來嗎~真聰明~」南條笑著,撓撓チビ的頭,「這是くっすん的洗髮精哦~一時興起就拿來用用看了~香嗎~?」
捧著チビ玩了一陣,沒注意到むぎ從後頭撲了上來。
「啊!不要咬頭髮、痛!」
兩貓一人,在落地窗前滾成一團。



「牛奶嗎……」
終於又把衣服晾好,趁著雨後的涼爽,散步到附近的超市也成了合情合理的選擇。
在冷藏櫃前比對了半天,南條終於拿了兩瓶家庭號牛奶到推車裡。
「然後……」
能夠隨意在貨架間走動,考慮著楠田喜歡的食物、再挑些自己喜歡的,倒也成了忙碌生活中的小小奢侈。
有了腳踏實地生活的感覺。
又拿了幾罐酒,南條隨意地想。
三十三歲了嗎……
拿了瓶符合楠田喜好的、味道偏甜的酒。
這樣的生活、能持續下去也蠻好的。
特價的薯片,好像多拿了幾包。
但是,要更注意身體和生活品質才行。
選了個等待人數最少的收銀台,南條扶了下帽沿。
讓某人為自己擔心就不好了。
直到店員將東西裝成整整兩大袋,以及面帶微笑的說著驚人的金額時,南條才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
「糟了、買太多了……」
店員小姐遮住嘴偷笑,南條難為情地付帳後拎著袋子快步離開。
「好重……」
和熟悉的商店街阿姨點頭致意,南條吃力地走著。
邊婉拒著阿姨們的熱情推銷,南條走出商店街,天空正好染成了漂亮的深橙色。
一天就這樣結束了嗎……
「肚子餓了……」



「南ちゃん沒吃午飯嗎?」
聲音的主人從身後接過其中一邊的塑膠袋。
「……くっすん?」
「唔哇、好重!南ちゃん是不是買太多了?」
拿起袋子晃了晃,楠田看著南條。
「為什麼、在這裡?」
「……啊?我在這裡很奇怪嗎?」
「不是、只是想說怎麼會在這裡遇到。」
「和南ちゃん想的一樣啊,」楠田指了指手中的塑膠袋,「冰箱空了嘛。」
「啊、嗯,說的也是。」
「話說回來,」打趣地說著,楠田靠向南條,「南ちゃん,好香啊。」
「是嗎,」南條微笑道,「這可是くっすん的味道哦?」
「……什麼啊、感覺有點噁心……」
「洗髮精啦、洗髮精。」迎上楠田玩笑的鄙視視線,南條解釋道:「衣服被大雨弄濕了不得不重洗,我也被淋濕了,所以又洗了一次澡。」
「原來如此,」楠田低頭想著,接著愉快地說,「有點像白無垢呢。」
「诶?」
「新娘服,白無垢啊。」楠田的表情有些得意:「之前上網查了查,白無垢之所以是白色,代表的是穿上這身衣服的新娘純白無瑕,能染上夫家的色彩哦?」
「……所以?」
楠田微笑著,空著的手牽起南條也騰出來的手。
「南ちゃん現在,不就像是染上我的顏色了一樣嗎?」
楠田笑得太過燦爛,南條一時反應不過來。
「……怎麼聽起來有點情色?」
想掩飾內心的動搖,南條壞心的回應道。
「那、那是因為南ちゃん很色的關係!」
「是、是。」
看到南條爽快地接受自己的指控,楠田更是不滿的鼓起臉來。
「那、」南條低下頭,避著楠田的視線,「くっすん、想結婚嗎?」
「想啊。」
「诶?」
「和南ちゃん的話,想結婚。」
「……是嗎?」
「嗯。想看南ちゃん穿穿看白無垢,一定很漂亮。」
楠田的棕髮映著夕陽,和話語一起,閃閃發亮。
大概是太過刺眼了,南條的眼睛有點濕潤了起來。
「兩個人都穿白無垢嗎?」
「有什麼關係,都穿穿看也很有趣嘛~」
「……知道了,考慮看看吧。」
「诶~乾脆的答應嘛!」
「那家裡得先整理過,現在只是偶爾來,將來要一起生活的話,起碼要換成雙人床才行吧?」
「诶?單人床也不錯啊?」
「太小了吧?」
「擠在一起就好了~不如說現在這樣就好。」
「是嗎?」
「嗯,現在這樣的生活,我很喜歡。」
「我也是哦。」
相視而笑的喜悅,不論幾次都能嘗到滿溢的幸福感。
拿著感應卡,楠田開了大門。
「啊啊、想先洗個澡。」
「我也是。」
「那、一起洗?」
「……不行。」
「為甚麼?」
「……遲到了就不好了。」
「唔、就是為了不遲到才要一起洗啊,南條さん。」說完,楠田都忍不住地笑了起來。
「你明明知道肯定會花更多時間的。」
「知道,因為南ちゃん很色。」
「那、那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電梯裡,鏡子照出了楠田得意的笑臉,和南條耳根脹紅的表情。
「說得也是。」楠田假裝無奈的聳聳肩,「遲到就不好了。」
「……媽媽還在等我們回去嘛。」
「想吃黒はんぺん。」
「媽媽知道你喜歡,肯定會煮的。」
「是嗎,太好了、太好了。這樣的話會很想喝一杯呢。」
「沒關係的、喝吧?」
「但是要開車回靜岡吧?」
「住下來就行了?」
「唔、也對。」哼著歌,楠田等著南條開門,「真期待。」
門開了之後,南條先一步進了屋。
沒聽見楠田的聲音,南條疑惑地回頭。
帶著微笑,楠田走進屋裡:「我回來了~」
終於理解楠田的意思,南條微微笑著。



「歡迎回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