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子夜生情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0-11 22:44
点击:1918
章节字数:30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三、子夜生情


搜查一课的杉浦係在三天内破了两个案子,特别是第一个案子,是新人刑警玖我夏树独立破案的,这在资深刑警身上也不常见。


为此她受到了刑事部长的表扬,由管理官石上警视代为宣布。虽然在过程中她很想说这个案子都是藤乃医生的功劳,可是想起静留竖在唇边的手指,只能忍了下来。


等她从管理官办公室回来,就看见杉浦碧办公桌前伫立着一个窈窕的背影,而向来架子很大的杉浦也难得地向对方鞠躬致谢:“谢谢您亲自把验尸报告送过来,这样所有的文件都齐全了。案子也可以结了。”


“一线刑警很辛苦,我怎么忍心让您或下属再跑一趟呢。况且我今天工作结束得早,并不麻烦。”说话的果然是藤乃静留柔软华丽的京都腔,那谦和优雅的态度,把整个搜查一课多年盘桓不去的粗俗的气氛都带动得清新秀雅起来。


事情办完了,静留就要离去,却在转身的刹那,看到了门口的夏树。她点头笑道:“夏树,你好。”


不知道是藤乃特别的亲切,还是夏树出人意料的羞涩,让整个大办公室所有偷眼瞄藤乃医生的男男女女,一时间都忘了掩饰。就在这一时间,已经能听见几声短促的惊呼和叹气,还有某个粗俗的家伙啧啧连声。


不过武田将士幸好不在,否则会狂吼吧。


发出声音的人自以为隐秘,可是没人会听不见。玖我夏树无法像久经沙场的藤乃医生那样聪明镇静地视而不见,脸色爆红是她唯一的选择。


这时候,杉浦的连声咳嗽暂时缓解了气氛,她清了清嗓子,说:“藤乃医生,今天晚上我们组有个庆功宴,能否邀请你参加呢?”她看到静留露出了一个礼貌的笑容,又连忙补上一句,“这个案子你居功至伟,还请不要推辞。”


静留犹豫了一下,眼角捎带了一下夏树,随即展颜一笑:“好啊。”








藤乃医生屈尊和一群刑警在鸨羽家的居酒屋里喝酒,这种场面是杉浦係长在发出邀请的时候也没想到的。可是本以为场面会很尴尬,却没想到藤乃医生态度随和,言谈亲切,喝酒爽利,对每个人说的话都像是挠到了痒处,那么妥帖舒服。一个晚上,征服了杉浦係的所有人。


“好啊,妹妹!做姐姐的敬你。”已经喝大了的杉浦碧搂着藤乃医生的肩膀。夏树凭想象都能感到杉浦的酒气直打在静留的脸上,可此时的静留依然笑意盈人,她修养真好。此时的杉浦可不管,依旧大着舌头说:“我现在才知道为毛有那么多人喜欢你,我要不是先喜欢上阳子,我也喜欢你。”她大力拍着静留的肩,全不顾对面也喝得有点多的千绘的抗议:“每次喝醉都趁阳子医生不在时做这种不负责任的告白,阳子在你又不说,你有意思吗!”


“是么,那我很荣幸呢。”在一片酒醉之人的嘈杂中,静留的声音格外的清醒。


“妹妹,我以前就听说,你是警视厅第一人渣……”这句话没说完,就听见“砰”“砰”“砰”三连声,玖我夏树、楯佑一、仓內和也手中的酒杯差不多同时落到桌面上,倒是静留笑容不改,等着她下面会怎么说。“可是……”杉浦打了个酒嗝,“你多棒啊!你不人渣谁人渣?像你这样讨人喜欢的女人,不当人渣就是浪费!妹妹,我支持你,以后谁敢对你说三道四,姐姐我给你撑腰,我打他们!”


“早听说杉浦係长豪迈爽朗,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小妹敬你一杯,感谢您的真诚。说真的,下次可一定要帮我哦。”藤乃静留巧妙地摆脱了杉浦碧的铁腕纠缠,一干为敬。

真是没想到,那么优雅的她,喝酒也会这么潇洒。


喝完这杯的静留款款起身:“今天这么高兴,可我得走了,明天还有至少十具尸体等着我呢。”


没有了藤乃医生的酒桌,大家还是热热闹闹地喝酒,可是小碧已经醉了,千绘也差不多了,舞衣忙着照顾她们,佑一忙着讨好舞衣,和也在频频看表,八千代婆婆在柜台里打起了盹。可怎么说呢,就像一部电影,高潮已经过去,主角提前退场,后面就是交代结果,等待字幕推出。


“我也要回去了。”夏树站起来,她说话向来简洁,也不会找什么理由。而且这里的人大多有点醉,不会有人问她为什么要加上一个“也”字。


夏树快步走到门口,掀开门帘,外面的空气格外清新。入夜的街空荡荡的,她的心也空荡荡的。


夏树低着头慢慢地走,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刚才从座位走到门口,脚步为什么那么赶,而掀开门帘的刹那,又会有什么期待?


就在她寂寞的脚步转过街角,就发现眼前有车灯闪了两下,抬起头来一看,那辆熟悉的白色捷豹,还有车座上那个笑得暖暖的女人。


“藤乃医生!”


等夏树走过去,静留已经站在车边。夏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是因为刚才走得有点急,还是因为喝了酒,或者是因为对面的女人身上的幽香混着酒香,有一种特别的诱惑味道?


“你怎么……没有走?”


“我啊,上了车,突然想起来我喝了酒,虽然不太醉,但也不能开车。好歹我是个警务人员,不能知法犯法吧。”


这是个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冠冕堂皇到让人有点不满足。


“你走到大路上就可以招计程车,我住在附近,对这里还是很熟的,要不要我帮你叫车?”


刚说完,夏树就看见静留靠着车门低下了头,叹息一声:“啊啦,真让我失望啊,夏树。”


“诶,怎么……”她又是哪句话说错了么?面对心思细腻又变幻莫测的藤乃医生,她真的有种捉襟见肘的局促,可又有一种刑警想勘破谜题的跃跃欲试。


“刚才听夏树说你家在附近,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会邀请不胜酒力的我到你家小住一晚,可是没想到只是帮我叫车,真的好伤心……”可就当她抬头撩了一眼夏树,突然撑不住笑了。


“喂,你!”夏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觉得脸在烧,一定是自己刚才听到静留的话,那掩饰不住的惊恐表情让她大大地嘲笑了。这种丢脸的程度,远远大于静留对她的耍弄。


不久以后,在杉浦係的闲谈八卦居酒屋之会上,三十五岁还是单身的杉浦碧端着酒杯,以爱情专家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爱情,就是在乎对方对你的感受和心情。不爱,那才会计较对方对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如果爱,对方就是耍你,你也觉得甜。”


“你说的爱情就是犯贱?”楯佑一嘴里塞满了菜,傻不愣登地问。


杉浦碧死瞪了他一眼,说出了一句让人难忘的话:“两个人互相惦记,叫爱情;一个人瞎琢磨,那才叫犯贱!”


当时玖我夏树没有说话,她向来很少说话,没有人会计较,更没有人会想到,她只是在衡量,衡量自己是爱情,还是犯贱。


“对不起,对不起……你得原谅我,我很少喝多,所以一时失态。”可是在这个时候,静留温言软语的道歉和略带撒娇意味的笑容,很难让人去独立思考什么。


“我也没有……”


“那么,既然你对这里很熟,可不可以陪我散散步,醒醒酒?”静留没有等待夏树是不是谅解她,她早知道这个单纯耿直的女孩子不会怪她,就算怪,也不会放在心里。对于这样的女孩,最好的方法就是向她寻求帮助,提出要求,她会很乐意的。“而且……”她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居酒屋大门,“你们的同事,恐怕很快就要出来了,那位热情的杉浦係长,我可应付不大来。”


两个人之间的进退节奏,没有比藤乃静留把握得更好了。刚才杉浦碧虽然酒醉,可有一句话比清醒的时候还要清醒:“你不人渣谁人渣?像你这样讨人喜欢的女人,不当人渣就是浪费!”








白天人来人往、政府机关林立的霞关,因为入了夜,反而寂静得让人不太适应。偶尔有两个醉了的酒鬼跌跌撞撞地经过,夏树都侧了身子,将静留护在里面。而静留则是回之一笑。两人并不太多说话,可是因为夜的静,夜的黑,像是天然的回廊,隔而未隔,界而未界,让她们和周围有一种微妙的疏离,也让彼此靠的很近。她们听得见彼此踩着同样节奏的脚步声,眼角能扫过对方的衣袂,气息中还都带着清酒的甜香和酒精燃起的热度。寒夜、寂静、两个人,还有许许多多不调和中的调和,这些让原本天差地别的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不知不觉地亲近起来,而这条寂寥的街道也似乎并不难行,好像走下去、一直走下去也没什么关系。


“呐,藤乃医生……”


“我早就说过了,叫我静留。”


“这不好吧,毕竟你是……”夏树挠了挠面颊,想选择一个恰当的措辞。


静留很快地接口:“那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也必须称呼你为玖我刑警?”


“不是的。”


“那么……”


“好吧,静留。”


这个并不难发音的名字,在玖我夏树嘴里念起来却像是艰深的外语词汇,满是艰涩,却又带着某种郑重和珍惜。


眼角扫过夏树念着她的名字时认真的神情,静留不由得笑了。她很少近距离接触这样单纯羞涩的女郎,像是一棵在山水间自然长成的树,从未经过精心的修饰和打理,却有一派朴拙天真。


回想她的生活圈子,她身边出没的男人女人,无不是进退有度,彬彬有礼。不是分寸感如游标卡尺衡量过一样精确,就是连示爱传情也如艺术一般优美,而她最深爱的那个人,便是人中之人,美中至美,仿佛是奥林匹斯之神的长女降落凡尘。


此时的那个她,在做什么呢?


静留心里突然好没意思起来,内心抑制不住的空虚感,还有因为走神而对身边陪伴她的女孩些许的歉意,让她必须做些什么。


别人在内心空虚的时候,会借酒浇愁。可是她是藤乃静留,能安抚她心灵的,除了爱情,莫过于一杯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