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互相看不顺眼

作者:人去楼空
更新时间:2017-10-05 10:50
点击:121
章节字数:23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可能是很无聊的故事,无聊到想出门吃个烧烤也不急着看的小说。已经提前警告过了啊,烂尾或者语序,逻辑方面的bug,也不关我的事。

可能军人世家的关系,我从小就剪了一头短发,齐眉的刘海,天生自然卷,从小上蹿下跳,全班个子最高,所以总惹老师关注,也被特别照顾了不少。好在当时成绩也挺好,教训的话过了也就过了。虽说从小就被说屁股上就像长了钉子,一座椅子就翻腾,但也本性纯良,没闹过什么大事。那些年还在念小学,大概有部分人都会经历过这种事,家庭父母关系不好,却也还拖着不离婚这样别扭的事,老一辈的观念,结婚结一辈子 ,即使过不下去整个家鸡飞狗跳也好过离婚。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长大,在学校算是个欢快的风雨人物,朋友多,爱玩闹,欢脱到不行,回到家听着吵架声和摔东西的声音看着电视里播的小神龙俱乐部和大风车。觉得压力却不知道那是痛苦,还是太小了吧。后来我在父母的争吵中度过了小学的生活,想来那会流行把自己小孩放到稍远的地方住宿上学,周末再回家这种教学方案,然后某一天,我母亲告知我,我小学毕业后,将接受住宿制学校的制度管理。我家一向古板而强调独立性,所以即使我从小离家,也不觉得这是件多么困难的事。我现在仍记得当时不知为何而来的解脱感和迫不及待的兴奋感。只知道我想要脱离这里,我一天都不愿待在这里。


然后某一天,我拿着一部小灵通,和一堆记不清的生活用品来到我初次遇见她的学校。想来按我好动和张扬的性格,当时赢得了全班除了一个女生的欢迎,以及一部分男生的欺负。


想来那时,她已经在关注我了,因为但凡被那群调皮的男生欺负的女生,要么当场哭了,要么去和老师告状,唯独我,不哭不闹,我的倔强只允许我笑,然后宁可对着旁边人说话,也不会理会挑事的他们。久了他们就只是花大部分时间针对我,我偶尔和他们吵吵,但大部分时间都没有理睬,因为时间久了,认识的人多了,下课来找我玩的人也开始多了,围在我座位旁里三层外三层地闹,想来也找不到空位来抓我。时间过去半个学期,我和她仍旧没有说过半句话,因为全班大概就她最安静了吧,下课也只是坐在座位上看看书,很少讲话。说实话,这种性格的孩子我最不擅长应付。你知道,一个爱闹总处于焦点中心性格的人最怕什么?冷场和聊不下去!而她,就是这样的人。那时的我根本就是害怕接近她,任何人我都能侃侃而谈,大肆欢笑,唯独她,我会紧张,不知道要说什么。然后很多年过去了,我谈的朋友中每一个都有她的影子。说起来我们的接触还得感谢我那学神般存在的同桌。忍了半个学期叽叽咋咋不停说话的我,终于在某次班会上提出换位置的建议。这可是历史上中重重的一笔啊。虽说当时我好委屈,尼玛第一次被人拒绝的感觉好不爽啊,和我坐就那么不情愿?然后我第一任同桌以我打扰她学习为原由,和全班第一的那个女生做了同桌,于是我们互换了同桌,我和她做了同桌。班会后,移了桌子过去,看着她,拿着一本书,心里紧张尴尬到不行,抓了不知几次头,她不开口说话,我亦不知道说什么,东瞄一眼,再瞄一眼,比我矮好多,总不能一直沉默下去吧,然后斟酌在斟酌,好不容易才开了口“你好。。。今天我们做同桌了。”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就嗯了一声,就又低下头看书去了。

太!尴尬!好沉默!我要受不了了!于是我就开始勾搭前面还是不太熟的妹子。那天换位置回家的路上,朋友安慰我“别伤心,我看全班就她脾气怪,你真倒霉。”我委屈地嗯了一声,差点眼泪都要掉下。

换位置后,那群男生偶尔还是会找我麻烦,我多数笑着不理睬,有时候会轻微动手,会不小心波及她,我内心挺愧疚,所以即使不小心波及了她,我尽量护着她,不给她添麻烦。后来我们熟悉了之后,她问我,为什么要笑?看着比哭难受,还不如哭或者去告状好。不然老是一身伤。我当时自尊心不允许我漏一点软弱,即使十几个男生围着我,对我冷言冷语,对我拳打脚踢,我也是扯着难看的微笑,眼眶都泛酸了,仍旧不落下一点弱势。军人的孩子怎能不会一点防身术,但是我仍旧固执地承受这份屈辱,然后最后笑着说“有意思么?小屁孩们?”所以他们欺负得更凶狠。好在悲伤总是跟着我不久,因为过一会我就会忘了。即使我转移了那帮调皮的小男生大部分注意力使得班里大部分女生安全了,但是仍旧爆发了一场大战。


不久之后这群男生和社会上跟着混的混混产生了矛盾,混混们堵在学校的门口,拿着砍刀在门口堵人,等着学校清人了,就进去砍人。一群男生不敢告诉学校老师,父母,这里没人敢帮他们,即使看这种情况,不会有人上前,哪怕是搭话,在这个年纪的孩子们又能做些什么。于是这帮男生们只能一直在教学楼附近徘徊,想必这时候定是害怕了。我看着他们,想来我这人性格也是极善良了,即使这时候我嘲讽他们我相信也没人反击我,但是我笑不出,也高兴不出,只想着我这群这一群半跨在校园一半跨在社会的同学啊。我想我当时一定面无表情地走过他们,不说话,也没看他们一眼,看我这样大概刺激了他们所谓的自尊心,待我明晃晃穿过那群混混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那群调皮的男生里有个小胖子,突然像疯了一般,往校门外冲,待他一跨出校门,其中两个小混混抽出砍刀,我看见那装刀的黑袋子就跌落在我脚边。紧接着又有一拨人冲出了校园,身旁一帮人追出去。我看着他们走远,才想了想,打了两个电话。当我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我才看见那个带头欺负我的班级“老大”缩头缩脑缩在校门内不敢出,躲在校长身后,想必是怕有埋伏。我看着他看着我手中亮着黄屏的电话,我扬了扬手,走了。自警笛从远处响起,我已经走远。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找我麻烦,当然我们也没有再过一句话。即使成不了朋友,至少不再是敌人。小胖那天被砍了三刀,头上两刀,背上一道。住了挺久院才回来。仍旧是个闹事的主,怕事,又闲不住。


她那段时间仍旧低着头看书,期末一到,我仍旧嘻嘻哈哈,像小学那样天天玩,成绩一出,她第一,我第一次掉出了前十。虽说平时不怎么在意成绩,但是没想到真的失去了还蛮伤心的。我结结巴巴地说“你、有那么厉害的吗?”她扬了扬手里的书“你也不赖。”我还在一脸懵逼,心里不知紧张个啥,好像每次和她说话,脑子里都会短路变空白,我把这归结为,这人太古怪,我不擅长应付。“啥、不赖”舌头打结得厉害?“那群男生”她顿了顿似乎在估计我的感受“没来过了”。一眼探寻地看着我,我看着她笑了笑,挺没面子的,毕竟让她一直看着我被那么多人欺负了那么久。而后我鬼使神差地问她一个问题,问她是不是我在和一群男生中抗争的身姿是不是特威武,她仍旧顿了顿,不紧不慢的调调“我那时只觉得你好懦弱,连告状都不敢。”


好吧,当时我更不喜欢我的同桌,而她也不爱搭理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