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hapter.01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7-10-03 16:30
点击:757
章节字数:33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黑泽密花接到了一份寻物委托。她放下电话后,扫了一眼刚刚根据电话内容而记录下来的信息,云淡风轻地扔给正在一旁练习煮咖啡的不来方夕莉。

夕莉尝了一口咖啡,顺便将视线放到委托书上。

“咖啡豆放多了。”密花敲了敲咖啡壶,里面色泽偏暗的液体也跟着颤动。

“唔。”夕莉皱起眉,意义不清地咕哝一声,喉头滚了两下,视线却没有离开过委托书。

“好的东西也并不是越多越好,对吧?”密花重新提起刚刚为了接电话而放下的旅行箱,拉开古董屋的门,“我大概下个星期回来,期间的工作就拜托你啦,会给你带礼物的~”

“......诶?”等夕莉从委托书抬起头时,店里就剩自己一个人了。

这样的现状没有维持多久。当深羽提着书包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夕莉呆呆地望着她这个方向。

“一杯咖啡,谢谢。”对深羽来说,一般这种即便看取一眼就明白的事她也并没兴趣去知道。但这次她不用看取都能大概猜到,夕莉又犯呆了。

“......雏咲桑,这么早下课?”夕莉反应过来后拿了只新杯子在手上小心擦拭,顺便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时钟。墙上挂了许多款式古老的钟,指针也各自指向不同的时间,只有一个时间是正确的。

这源于某位店长的奇怪趣味。夕莉住下来后,曾经问起哪面钟是对的,密花随意指了一面。直到有一天夕莉独自负责店面,被老顾客指出打烊时间不对的时候,她才找出了那面真正正确的钟。

深羽对这个玄机还一无所知,只是随着夕莉的视线回头看去,挑起眉,但什么也没问。

“嗯,明天是校园文化祭,今天早放。”

在夕莉看来,深羽的表情虽淡漠,礼数方面却意料之外做得很足。也许是年纪轻轻就进了娱乐圈与成年人相处较多的关系,所以与其说很足,倒不如说是小心翼翼的。

就是这样一位人气模特,除了需要工作的日子,总会在放学后来到黑泽密花的古董屋,点上一杯咖啡,沉默地盯着窗外,直到咖啡的热气散去一半后,将其慢慢饮下,而后把空杯子轻轻放回柜台,才提着书包回家。

关于这段场景,夕莉要比黑泽店主熟悉得多。因为深羽多数来的时候,密花都在外面跑业务。

自从夕莉到店里工作后,密花总是喜欢这个时候出门。不但要开始回绝那些来找店长做占卜的花季少女,还让刚接手咖啡师工作没多久的她忐忑了好一段日子。但看深羽总能面不改色地喝下不来方氏的咖啡,她索性也放弃不解风情地去征求客户的意见了。

该怎么泡还怎么泡,只是咖啡豆的投放量还需要稳定些,而不来方夕莉也一直为此练习着。

夕莉像往常一样磨着咖啡豆,不经意间抬起视线,却见深羽一反常态没有坐在固定的位置,而是朝柜台这边走来。

咖啡师正捏着磨豆机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这个,请问能教教我吗?”

清冷的声线配上冷静的语气,让咖啡师忍不住多看了客人两眼。

夕莉犹豫着指向自己身前的磨豆机,表示是否确认的意思。

深羽点头的动作让她心凉了半截。

“我也还是半桶水,不如等密花桑回来了让她教你。”

误人子弟这种事估计要遭天谴。

“黑泽桑什么时候回来?”

“下个星期。”

“我明天就要用到。”

“......”

真是个没有创意的班级。

“不来方桑泡的咖啡我觉得挺好。”

“......”

真是个要求低廉的孩子。




天色早已暗下,夕莉不需要看对面墙上的钟也知道她们俩在这柜台里折腾了不短的时间,可实际看到钟上的指针后,她还是为深羽的敬业精神所感动,哪怕只是为了学园祭里班级组织的咖啡店。

毕竟店里也不常会有客人待那么久,能有点不一样的事情干也挺好,夕莉没什么介意的。只是硬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她可能会等密花回来后,向其提议将柜台后的工作区稍微扩大一点。

在第三次与深羽紧贴着互换位置后,不来方夕莉决定走出柜台,来到外侧继续指导,如此一看,两个人就像是互换了身份,有种奇妙的新鲜感。夕莉将双臂撑在柜台上,看着深羽比刚开始那会要熟练许多的动作,不自觉抬了抬嘴角。

“如果雏咲桑来古董屋工作的话,生意会好很多吧。”

深羽听后动作顿了一下,最终也没回应什么,将新泡好的第五杯咖啡放到了不来方夕莉面前。陶瓷的杯底与木质的柜台轻轻相碰,与此同时店里一只报时钟缓缓敲响了七下。

“时间也不早了,雏咲桑你……”

夕莉习惯了深羽不爱多言的性子,因而没等其有所回应。正想说“回家吧不然晚了路上不安全”,只见深羽低头擦杯子的时候,抬手捋了捋鬓发,纤白的指节穿行于乌黑的柔发之间,低垂的黑眸里透着冷静又不失认真的神采,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有着无需打理也能摄人心魂的天作之资。这些色彩分明的碰撞印成了一张一张的照片般,缓缓地在她眼前略过,时间像是一瞬间放慢了好几倍。

这大概是时常握相机的人们的通病。夕莉捕捉到了意料之外的几帧,同时忘了刚刚自己想说什么,第一件事是反手去摸自己的腰侧,却摸了个空。

射影机还好好地待在自己房间里。她开始能预见许多人慕名前来古董屋喝咖啡做占卜只为见深羽一面的场面。她有点气闷,若是把射影机贡献出来给博物馆供人参观评点,应该也是同样莫名的心情。可事实上深羽现在从事的模特兼职从某种方面上说是跟上述情况类似的,至少在夕莉看来是这样。

深羽突然抬起头的时候,夕莉吓了一跳,目光游移了几番后定在自己手中不知不觉空了的杯子。

“味道好吗?”深羽无视了她之前只说一半的话,探出身来,显然也看到了空杯。

“恩,好。”

“……也不用每一杯都……”

“恩?”

夕莉隐约听见了深羽的低语,疑惑地挑挑眉。深羽没有接收她的视线,转头望着古董屋外。由于在灯火通明的古董屋内,外面的街灯看得并不真切,但夜幕降临的景象还是很明显的。

“时间不早了。”不来方夕莉又说了一遍,努力尝试着暗示点什么。

“恩,不来方桑可以陪我去一趟超市吗?”

“???”




夕莉坐在桌前,听着半小时前就从厨房里陆续传出的有条不紊的动静,依然处在一种“雏咲桑正在古董屋里做饭”的不实感之中。手抓在椅子边缘,关节处已经微微泛白,但不来方夕莉还不能确定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吃下这顿名为“报答”的饭菜。

在夕莉的观念里,应该是没有什么立场去麻烦深羽——一个年纪还比自己小两岁的高中生为自己做饭的。可当深羽这样决定以后,她也没能拒绝。再仔细想想,她好像从没拒绝过雏咲深羽,反倒是被深羽拒绝了她要进厨房帮忙的好意。

“刚刚忘了问了,”厨师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淡黄色的围裙烘托出本人身上难能可见的贤惠感,“请问有烤箱吗?”

“诶?烤……箱?……烤箱?”

仔细咀嚼一遍这个词组,虽有点陌生她还是大致凭着印象想象出了对应的物件。不知道是不是夕莉的错觉,她好像看见深羽翻了个白眼,“恩,没有,大概。”

“第二只锅呢?”

“可能……有吧,你可以找找看……”

这次应该不是错觉了。

“不来方桑,容我姑且问一句,”深羽甩了甩手上的锅铲,让坐在椅子上的人有些担心它下一秒会不会脱手而出,“盐是什么颜色的?”

夕莉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打算,但还是拢了拢耳边的棕发,紧张得像是被老师叫起来回答数学问题的学生,“白色。”

“恭喜,你还有救。”

厨师微微点头,回到厨房里,走前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夕莉感觉自己今天才算真正认识雏咲深羽。既然厨房没什么能插手的地方,饮品担当总没问题吧。

习惯性将咖啡豆往磨豆机里放,豆子掉落底部的清脆声响惊醒了她。她赶紧住手,忍着胃部里强烈的不适感,将下午练习时倒光了咖啡豆的包装袋拿去后门垃圾桶。转身进屋之际,她想了一下,又把这些包装袋往底层塞了塞,随后却想起黑泽密花没那么快回来,根本不会知道她败家了这么多咖啡豆。

“不来方桑,可以吃了。”深羽放下最后一盘菜,并不太想知道手上透着怪味的不来方夕莉究竟用了什么姿势去扔的垃圾,“请先去洗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