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0章 完結篇

作者:Tinge_Na
更新时间:2017-09-26 22:14
点击:525
章节字数:43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黑子的父親是個徹頭徹尾的公司老闆,出了家門外是工作,回到家裡還是工作。飯桌前、電視前、休假的時刻依然離不開他的工作。


連先前一直和黑子談過的相親對象想當然還是與利益有關的人士,他的目光只剩下金錢,沒有所謂的家庭、親情,黑子討厭這樣的父親。


她把自己反鎖在房間內,在沒有一絲燈光的空間裡,倒在床上撫摸著那條如夕陽般橘紅的圍巾,彷彿只要碰觸它,它就能解開自己身上的所有束縛帶她離開這個家。


她曾經想著等到與美琴穩定了,便要說服美琴離開學園都市,離開黑子的家,去到任何一個沒人認識她們倆的都市裡生活,到老到死,即使只能在國內裡也無妨,她只需要一個安定的家,沒必要如此的轟轟烈烈。


她還年輕,還可以恣意揮霍,然而卻急切抉擇安定,或許是這天些裡與美琴的冷戰已經疲倦了,以及越往上爬就越看得清曾經踩在腳下的事物如今是多麼令她恐懼,在不知不覺中,名為勇敢的拼圖少了一片,不信心就此趁虛而入,擊潰了她。



「美琴,我想離開這裡。」


黑子拉起厚重棉被將自己連頭都蓋住,悶在裡面撥電話給了美琴。


「家人那邊……不太好嗎?」


「嗯,今天又被帶去相親。」她可以感覺到鼻頭聚集起酸楚,喉間也帶了點沙啞。


「……」


電話那頭的靜默使她悲傷終於竄起,才剛張開口連一個字還未道出,眼角滑下的淚水比話語還快,她默默乞求著她會帶走她,在還沒被父親當作“商品”賣掉的時候。


她其實可以離開,不顧慮所有的一切,想去哪就去哪,但是她沒有籌碼可以去與父親作一場賭注,她還只是個根,是個苗,還沒完全紮根,想要的夢想就會像流沙一樣在自己緊握的拳頭裡漸漸流失。


「我還不想失去妳,黑子。」


美琴的話語硬生生的烙印在心頭上,滾燙得讓她覺得下一秒就會焚燒起來。


「美琴……幫幫我。」淚如雨下的她,向美琴求助。



最後一場的相親在號稱超過五星級還要更升一星的高級餐廳,當對方帶著自己兒子出席時,黑子詫異目光無法從那人的身上轉移開。


河口的穿著是相當正式的西裝,筆挺的黑色西裝外套使他看起來整個人更挺拔,頭髮也沒有像之前一樣看起來蓬鬆柔軟,只要微風一吹就似乎可以將捲翹的黑髮吹得凌亂,他上了些髮膠,抓成了帥氣的髮型。


河口也是相同的訝異,也帶了點不解,可他們二人沒有那個意思去開口認出對方,只是偶爾雙眼與對方的目光對上時,傳遞了尷尬與更多不能理解現況的情緒。


河口的父親似乎非常相中黑子,在和黑子的父親談話的同時,邊讚不絕口的邊朝黑子的方向點頭致笑。


裙襬被黑子不住顫抖的雙手緊抓出皺褶,拚命跳躍的心臟就像是自己即使反抗也無法違命的最後掙扎。


若此時心臟停止跳動就好了,她這樣的想著。



「我想,在那決定將令嫒,也就是白井小姐嫁娶過來之前,可否有問過本人的意思呢?」河口深吸了一口氣,向黑子的父親問道。


「這……這當然是有。」


「恆夫,你別多說什麼,聽從我們的安排就好了。」他身旁的父親倒是希望他能少說點什麼,蹙緊了眉頭對他使了點眼神。


「父親大人,都已經是這種自由的年代了,有必要還弄什麼指腹為婚或是相親之類的嗎?您就不放心以後將公司交給我後會弄到倒閉嗎?用婚姻來交換未來公司的穩定性,根本就不是腳踏實地的公司!」


「恆夫!你少說一點話是會死嗎!」


「父親大人,我只是實話實說,這裡沒有人是想心甘情願的被婚姻綁住的!我們還年輕,還大有前程,也不想靠著祖產過好日子,我想要的是自己的展翅高飛和在勤勞中所獲得的快樂!」


「你這個不孝子,我養育你這麼多年……你!」


河口的父親激動的站起身來,直直抵住他肩胛骨的食指因為憤怒而不停地顫抖,氣到無法反駁。


「相信白井小姐也是同樣想法吧。」河口抹出一股微笑。


從搭訕變相當煩人的普通朋友,再從朋友變成正大光明的追求,仍是失敗後所道出的是令她厭惡的言語,以為不會再有任何交集,走在路上擦身而過也當作陌生人,可如今卻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轉變為她的英雄,她不能對父親說出的,他替她道出,她不能給予自己未知未來的承諾,他先給起,不管結果終究是成功失敗,也是他先承擔。


黑子彷彿看見了美琴哭求著上條救著自己的光景。


「白井先生也不這麼認為嗎?如果今天的自己是家父,不會這麼輕易得將自己的子女當作“商品”一樣販賣掉。」


黑子的父親啞然,眼睜睜的望著河口離去。


想當然爾,相親一事又吹了,在回程的路途中,黑子與她的父親坐在車內,黑子面無表情的看著窗外景色,父親焦躁的喃喃自語。


「再不想辦法,會倒閉的,會倒閉的……」


「父親,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黑子的父親不停的搖頭,繼續細碎。


回到家中的兩人,他一言不發的上樓把自己關在了書房裡,留下了一頭納悶的櫻髮少女。


父親就連晚飯時刻都沒從書房裡出來過,餐桌上剩下黑子與母親在用餐,還有用保鮮膜包得相當緊密留給父親的一盤飯菜。


雖說真真切切的討厭父親的作法,但他一直維持家庭生活的努力是永遠不變的,黑子忍不住問了母親,而親耳聽見的答案彷彿可以將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全炸飛。



「原來是因為財務發生問題導致公司無法正常運轉啊……」美琴恍然大悟的抵著下巴說道。


「我也是一直到今天才知道的,雖然還是不能讚同父親的作法。」


「嗯……」美琴稍微沉思了一會,「我可以幫忙問一下在國外的爸爸,既然黑子的父親開的公司是在日本裡數一數二的,說不定他會知道,還能找到解決辦法。」


「嗯,謝謝妳,美琴。」


「該道謝的應該是河口吧?我還真怕他會趁機答應或是對黑子報復什麼的……」


「所以我現在對他改觀了,河口這麼君子,以後會找到比我更好的吧。」


黑子咯咯的笑了。



父親再也沒向黑子提出相親的事,相反的是他那疲倦的臉孔及過多的沉寂讓黑子擔心,而她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靜待佳音。


黑子在兩天後收拾行李準備回去學園都市裡,在離家前時父親異常溫柔的叮囑著她『一個人住在外頭還是要多點警覺性,發生了什麼事,記得捎個郵件或是電話,或者回個家也行』。


也許是父親想通了,黑子彷彿心裡的排斥也縮小了些,她笑著揮別,隻身回到學園都市裡。



她回來的時間正好是月底的31號,不僅代表四季中走到最後一個季節,也是一年中的最後一天。


美琴幫忙黑子取回了她的行李,一起搭上早上的第一班公車,肩並肩的走回學校的宿舍,黑子利索的將房間門打開,二人便將行李提了進去。


「感覺好久沒有來到黑子的房間了。」美琴稍微擦拭了一下額上的汗說道。


「誰叫我們當時在冷戰呢。」


「如果我有黑子的空間移動的話,黑子不管躲到什麼密閉空間裡就能找到了。」


「那應該要慶幸美琴沒這能力。」黑子微笑著回道。


黑子其實仍是困惑,現在的她們是否還算是交往著,是藉著自己引起的隔絕令美琴不安,而抉擇了暫時性休戰,而時間一久,如此可以面對面談話的機會又再一次的減少,迎來的只是曇花一現的奇跡。


彷彿一覺睡醒就得到了全世界,所有心中的現實夢想實現得如此徹底,有時,水清不代表水淺,它或許是深潭,擁著所有的夢想一躍縱入說不定也是惡夢的開始。


「黑子,晚上我們和初春她們一起去神社參拜吧?」


美琴拉著她的雙手,面帶一抹溫柔的笑。


「那也要看黑子能不能先把行李整理完吧。」


黑子想起要回家的前一天是將近花費一天的時間才把需要的物品都塞進行李的浩大工程,不禁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可以幫妳的。」


「黑子還是想要自己動手就好,不想太依賴美琴。」


「噢……好吧。」


一雙褐眼失望的垂頭望向地板,黑子只能苦笑。


「黑子要是真提前弄完它們,說不定就會穿上和服跟美琴一起去參拜的。」


她在她的耳邊悄悄的說道。



夜晚中的神社裡人滿為患,平日的寒冬使人們能躲在溫暖的地方就盡量不出門,不得已出門時只得拚命用著厚重的布料一層層包裹著自己的身軀,寧願把自己變成圓滾滾且滑稽的模樣,但今天無論氣候多麼得寒冷,也澆不息所有人內心的亢奮。


美琴與她們三人約在神社的入口處,也許是緊張或是興奮,美琴到達約定地點時是與約定時間還要提早了十五分,而佐天和初春是在過後的十分後到達,兩人也是一樣把全身包得圓滾滾樣,佐天那頭黑溜溜的長髮盤了起來,多了點穩重感。


「御坂學姐沒跟白井一起來嗎?」佐天問道。


「她要我先過來,我拗不過她。」


美琴稍微靦腆的笑了一下,想到黑子說過可能會穿著和服過來,心裡有如浪花一樣拍起一波波的期待。


漆黑的夜空中開始飄起了小雪,美琴抬頭望著,伸手接住了雪花,而雪花緩緩溶化在她的手心裡,她的眼角餘光捉住了那抹不遠處的櫻色,遠遠的像天上的隻身繁星,被五顏六色的人潮不停疊上淹沒,卻還能精準的抓牢住只屬於她的那抹櫻色。


五顏六色的人潮在她向她們方向前進時漸漸散開,身上穿著一席的紫羅蘭色和服繡上了粉色的山茶花,櫻色的麻花辮垂落在胸前,驚豔到令美琴目不轉睛。


「實在抱歉,黑子來晚了。」


黑子揚起的微笑差點讓美琴招架不住。


「沒事的,反正還有時間,話說白井是自己一個人穿和服的嗎?這件好漂亮啊。」初春走到黑子的跟前說道。


黑子點頭,「這件還是今天回家前母親一直要我帶上的。」


「阿姨的嗎?」


「嗯,聽說是她以前的。」


「嗯?御坂學姐妳怎麼了?」


佐天注意到美琴的不語,一隻手在她的眼前不停得揮呀揮才喚回發呆的她。


「不,沒、沒什麼。」


她別過頭,右手捂著嘴裝作身體不適的咳了嗽,掩飾自己逐漸發熱的臉龐。


「一定是白井太漂亮所以御坂學姐忍不住害羞了啦。」


宛如天然呆、不會看氣氛的發言自黑色短髮少女的嘴裡蹦出,讓美琴更是手忙腳亂的極力撇清,不僅臉頰明顯漲紅,連耳根也紅得彷彿像快滴出血來。


「果然還是這麼得好懂啊,御坂學姐。」佐天喃喃,抿著嘴唇拚命忍笑。


「才、才不是這樣……可、可是,很適合黑子……」


縱使她的音量小到如螞蟻般,可是逃不過黑子的耳朵,她扯開一弧笑,走到美琴的身邊,不理采她的害臊,挽住了她的手臂說道:「就知道美琴會喜歡。」


四人在參拜完畢後佐天卻忽然提出各自活動的要求,任誰都聽得出來是佐天想要讓美琴與黑子獨處的主意,也不管是誰回答是或否,她便一手拉著初春,展出陽光的笑容向她們二人揮手後離開。


被留下的她們呆愣了一會,然後不禁相視而笑。



她們避開了人多吵雜的地區,漫步在鮮少人煙的夜路裡,兩人的手心不知不覺地緊握一起,汲取著溫暖的體溫,天空中仍下著小雪,卻也沒有變多的跡象,誰都沒有講話,沒有破壞這一切的平靜。


這樣的平靜是她一直以來最想要的,在經歷了許許多多的風波裡,最終還是適合風平浪靜,她知道自己一直以來與美琴的相處方式並沒有像美琴這麼浪漫,她所能拿出最好的一切就是將心交給她,不留保存,竭盡氣力留在她的身旁,她曾後悔,但也回頭。


她的人生裡出現了兩個英雄,一個是拯救了她與家庭裡的河口恆夫,一個是即使偶爾會變得像書呆子一樣傻乎乎,到最後還是以真心與行動撥動她心底那潭湖水的御坂美琴。


「吶,美琴。」

「吶,黑子。」


兩人幾乎是同時輕聲呼喚著對方的名字,而黑子停下腳步,又是給她一陣輕柔的笑,「美琴妳先說吧。」


「今天我從爸爸那裡聽到了好消息。」美琴頓了頓,「上次向爸爸詢問過了是否知道伯父的公司,他說他曉得,之後我把事情來龍去脈說得清楚後,今天從他那知道了他會去投資伯父,盡力去幫忙渡過這危機。」


黑子睜大了雙眼,簡直不能相信的望著美琴。


「所以黑子也不用擔心伯父會因為公司的危機而把妳嫁給其他人了。」


彷彿如釋重負,可突然間接收到的好消息卻像中了獎券一般以為自己在作夢,黑子陷入了不知該笑還是該道謝的複雜情緒。


「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講……」


而美琴握起了她的雙手,笑著,「還有一件事,我們畢業了的話,去學園都市外吧,但是要等到大學後,我想要跟黑子一起在外面生活,每天起床就是看到妳,各自上班回家後就做晚餐給妳吃,雖然可能沒想像中的好吃,假日的時候若是懶得出門就一起待在家裡,偶爾一起出個遠門……啊,如果黑子覺得只有兩個人還是有點安靜的話,也可以養隻狗或貓之類的,只要是黑子喜歡的話……」



如果世上有兩種人是自己不能割捨,一個是英雄,另一個是支持自己、伴在身邊一起走過風雨,不管發生了什麼都發誓永遠不離不棄,她當然是選擇後者。


「黑子?我、我又讓妳不開心了嗎?」


褐髮的她稍微皺眉望著黑子。


「不,黑子相當得開心。」


櫻粉的唇瓣勾起微笑,她伸出手指墊起腳尖,試圖撫平那道緊皺的眉,「美琴,謝謝妳,然後……」


我愛妳。


她的唇瓣輕柔地吻上她的唇,獻上了她對她永遠的那份真摰的愛。


* 這是屬於我們獨一無二的幸福,沒人可以替代。我很高興,今生可以遇見妳。*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青菜可可 青菜可可 -

标题:

有些舍不得……求番外

在 2017/09/29 08:51 发表
Wooz Wooz -

标题:

完结了。。。棒

在 2017/09/28 20:41 发表
誤雨神名 誤雨神名 -

标题:

完结撒花!

在 2017/09/28 16:31 发表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