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真真假假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09-18 23:05
点击:2197
章节字数:31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七、真真假假

“我有点后悔请你来这儿吃饭。”刚刚落座,藤乃静留就笑意融融地说。

“是……么?”夏树的眼神游移了一下。是的,她的确没想到户神亭是这么高级的料亭,以至于刚才进来的时候,她自己都感觉到她的机车、白衬衣和牛仔裤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可是她又是个倔强自尊的人,从不愿意被人看轻,在一秒钟的犹豫之后,她霍然起身:“如果让你不情愿,我走好了。”

“夏树,你误会我了。”对于夏树,藤乃医生似乎总能料敌先机。就当夏树起身准备离开,静留已经一把抓住女孩的手,牢牢地握在掌心。

这是一只什么样的手啊,和她本人,以及以前那些养尊处优的女朋友的手完全不一样。骨骼坚硬,掌心有些粗糙,指节和虎口有茧。这是一双吃过苦的手,骑机车的手,也是常常练枪的手。换句话说,是天生属于女刑警的手。

不过,也有一个人的手和她很像。那是小千的手。

真糟糕,即使是一瞬间,她还是想起了小千。

既然如此,她更应该集中精神,面对眼前的女孩。

就在藤乃医生完成了判断之后有那么一刻的失神,她也感到那只手在她掌心挣扎了一下,好在没有坚决地抽离。

“听我说好么?”静留站起身,依旧握着夏树的手,优雅有礼地牵着她坐下,“我后悔的是,坐在你对面,看到你的黑眼圈,才想到你先前说你审了一夜的犯人。我应该让你早点回家睡觉的。夏树,真对不起。”

看着静留温柔和煦的神情,夏树的心一下子暖起来了。虽然已经知道她是个体贴的人,可是细心周到如此,让夏树的心如温泉流过,整个儿都舒展充实起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温柔以待了。

“我没事的。”夏树连忙摇头,“前辈教过我,刑警就是晨昏颠倒,要学会抓紧时间休息和补充体力。我也得适应这样的生活。”

“可是熬夜是女孩子的大敌呢,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静留笑着打开菜单,“我得找点什么,给你补一补。”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放开一直握着的夏树的手。

空空的一只手,搁在桌子上总有些尴尬。夏树慢慢地把手缩回去,手指轻抚着餐盘的边缘,带着一点奇妙的异样感觉。她是个厌恶身体接触的人,即使是好朋友,她也很难接受平常女孩子们惯有的挽手揽腰的动作,可是刚才她竟没发觉,自己的手掌一直被静留握着,好像这一切自然而然,浑然天成。

十二楼的魅力,果然是名不虚传。

“看来夏树对我还是有戒心呢。”看着菜单的静留突然抬眼一笑,好像看透了夏树的想法,“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么?”

“不是的,我只是……”联想到自己一开始就要赌气离席的反应,夏树的反驳也没了底气。

“试着去相信我,别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坏人。”说这话时,她脸上是纯洁的笑,或许带了点狡黠,因为她知道对方舍不得移开眼睛。她也没有要求对方回答,因为夏树脸上的红晕已经告诉她一切。

就像她的某位前女友说的,藤乃静留是天生的妖孽,魅力值突破1000的人间极致,即使她没有勾引你的意思,她的每一根头发都已经在勾引你了,甚至她自己都无法控制。

就像现在她面对玖我夏树。




高级的料亭上菜也很讲究,既不会让客人久等,也不会齐刷刷地堆满餐桌,让客人应接不暇,失去了谈话交流的风雅与舒缓。

可是静留对夏树并不熟稔,又没有想和她恋爱的意思,所以那些恋爱前的试探和满肚子的情话也说不出口,于是只能谈案子。

“其实我昨晚没有熬整夜,我跟着係长审到两点,那个家伙就受不了了。再加上那时鉴识课把井里鉴识到的证据都送上来了,他很快就招了。后来的细节就交给佑一他们去完成,係长让我去睡了一觉,睡到早上七点呢。”

“看来杉浦係长是个很体贴的上司,以前我还觉得她有些不靠谱,看来人不能貌相,我应该向她致歉。”她看到夏树认真赞同的神情,不由得笑了,“不过粗粗一算夏树还是只睡了四个多钟头,要是我可受不了,我这个人最爱睡觉了。”

“真的?”夏树睁大眼睛,像是水手发现了新大陆的海岸线。

“不骗你,我是那种睡眠不足就难受得要死的人,记得高中毕业典礼上,我在理事长演讲的时候就睡着了,完全忘了接下来我要发表毕业感言。”

她们都笑了。分享学生时代的趣事会拉近彼此的距离,完美无瑕的藤乃医生会有这样的缺点,让夏树觉得她一下子亲近了好多。不仅如此,还让她成功忘却了,十八个小时之前,藤乃静留还是一个让她心生戒备的人渣。

此刻她不仅知道了藤乃医生的小秘密,还想知道得更多。不是有人说过,当你喜欢一个人,就想了解得更多么?

而藤乃医生的确是让人喜欢的人啊。

就像她现在笑吟吟地和夏树一起研究刚端上来的一盘干烧金眼鲷鱼头,耐心地教夏树如何从这卖相不甚美观的鱼头上取食鲜美的腮肉,那温柔和悦的态度神情,是任何料理也无法媲美的。

“看夏树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没吃过鱼头,你不会挑鱼刺。”静留笑道。

夏树不服气地反驳道:“谁不会了。只是一只鲷鱼头只有那两小块肉,太浪费了嘛!”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又夹了一块腮肉,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真像个小孩子。

“是啊,这一盘十几只鱼头,是户神亭每天限量供应两份,想要品尝必须提前一周预约,当然,除我之外。”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语气里有不加掩饰的骄傲。

“为什么?”不但不用预约,老板还会打电话请她来吃饭。莫非这里的老板也是她的裙下之臣?

静留平静地看着夏树,似乎看透她刚才的想法,目光中掠过一丝嘲讽,淡淡地说:“户神亭的老板曾经被卷进杀人事件,是我亲自验尸的结果才还他清白。他一直认为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不过我也很感谢他,就因为这个案子,我毫无争议地成为首席法医。”她轻啜了一口薄酒,“我曾说过我喜欢当法医,因为它能让我聆听死者的说话,能让我改变生者的人生。”放下酒杯,她收起了笑容:“我知道夏树今天愿意来陪我吃饭,应该还有个原因——你有话想要问我。”

“嗯。”短短的相处,让夏树已经习惯藤乃医生的料事如神,她放下筷子,端端正正地坐好,“我是想请教您,昨天晚上的推理。”

“我昨天晚上已经解释过了。”

“不,我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在想。你说的你了解人心之恶,只不过是一个前提条件。而你一见到久世先生,就能立刻知道他是凶手,知道他的杀人方法,知道那里是杀人现场,你打电话给珠洲城,只是在证实猜想你的。这一系列的推理,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完成的。”

静留带着惯常的笑容道:“如果我不想解释呢?你会把昨晚的事告诉别人?”

“当然不会,我答应的事从来不会反悔!”夏树的样子气鼓鼓的,她信任眼前这个人,可是因为她信任的人不信任她,让她有点不高兴,“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我想学习,学做一个好刑警。”

静留看着眼前年轻女警执着的眼神,知道如果不回答,这女孩可能真的不会放弃。像以往很多次,她不想做任何回答,可是不知怎么的,她又不愿意拒绝,或者有另一个可能性——这一回,她并不讨厌因此被纠缠。

她轻咳一声,微笑道:“你一定不信,我不会推理,我只是……”她看到夏树期待答案的眼神,也听到自己轻松调侃的语调,“因为我有超能力呀。”

夏树吃惊地瞪圆了眼睛,随后笑了:“静留,你在开玩笑?”虽然是笑,可是她确实不太满意对她的诚心求教,藤乃医生却用这种戏谑的回答。

静留笑而不答,她知道,就像她刚才说的,“你一定不信”。

要信了,那还了得?

静留只是笑,熟悉的疲倦感再次笼罩着她。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人们往往会前赴后继地去为谎言献身,可是当你说真话的时候,却没有人相信。

他们会说:“你在开玩笑?”

所以她不解释,因为太没意思。

就在这气氛有些尴尬,下一句不知从何说起时,一通电话恰好挽救了局面。

“啊拉,水野警视正能在百忙中给我打电话,我真是十分感动。”

原来电话那头,是水野警视正。

鼎鼎大名的水野蓉子警视正,夏树尽管没有见过她,可是对她一点儿也不陌生。去年的武藏野天桥杀人事件,就是因为她的强硬态度,搜查本部最终也没有能进入莉莉安女子学园调查。这位年轻的警界高官,竟然能跨部门成功干预刑事部搜查一课的头号案件,她的权力和背景可见一斑。这位三十岁不到就晋升为警视正的超级精英,警视厅新一代的实权人物,现任公安部的高级参事官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什么会突然给静留打电话,她和静留是什么关系,夏树真的很想知道。

礼貌上她不应该去听静留的谈话,可是内心的愿望恰恰相反,可巧的是,她的手机也响了,电话一接通,杉浦碧急匆匆的声音冲破了听筒:“赤坂的东京新大谷酒店高级套房有人死亡,不知道是杀人事件还是意外。你先前请假说到赤坂吃饭,离那里最近,你先赶过去,我随后就到。”

杉浦碧交代完就收了线,夏树急着想要离开,却看静留仍然不急不慢地在打电话:“既然是水野警视正拜托,我又怎么会不知趣呢?更何况您说您要亲自到场,我期待着能在犯罪现场看到您高贵美丽的姿容呢。请放心,我现在离新大谷酒店很近,马上就到。”

“静留,你也是……”

“看来我们又要一起工作了呢。只可惜,这是今年的新酒啊,却只饮了一杯。”静留端起酒杯,又带着遗憾放下,不紧不慢地起身。即使是十万火急的案件,也不能打乱她优雅的生活节奏,她对夏树莞尔一笑,“跟我来,再次看一看,藤乃静留是不是真的有超能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