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好(下)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09-21 21:23
点击:1289
章节字数:52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海未在绘里走后,自己呆呆地坐了很久。绘里那副疑惑的样子,让她差点以为昨晚不过是自己做了一个梦。可她知道那是真实发生的,不管是身上斑驳的红痕,还是下腹偶尔的不适感,都提醒着她这个事实。


绘里是真的忘了?还是不愿提起?还是觉得这件事根本就……无关轻重呢?


手上忽然一阵疼痛,海未才发觉自己太过用力,将自己手都捏疼了,而那张首映礼的门票也差点被她捏烂。


海未将票放在一边,一遍又一遍地深呼吸。


她想起昨晚在绘里回来之前自己的想法,她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这个时候不能一味埋怨。既然她还想好好跟绘里沟通,想长长久久地跟她走下去,那她就要拿出态度来。


海未好不容易把自己破碎的心情收拾好,她打开电脑,冷静下来把自己的想法一点点输入文档,然后又把要跟绘里谈的事情一条条整理好,才收拾了东西出门。


距离首映礼时间还早,海未先去了公寓附近一家做钥匙的手工店,想给绘里配一把自己家的钥匙。配钥匙本身不花什么时间,可挑选钥匙扣却把海未难住了。她挑了半天也没选到中意的,后来从店主那里得知可以定制,就从网上找了一张绘里的签名,按这个图样做。


绘里的签名可谓龙飞凤舞,同她本人一样十分华丽,店主一看就犯了难。这样的签名要做成钥匙扣,难度大、加工成本高不说,最后做出来可能还很不结实,摔个几次就断了。


海未同店主讨论了很久,最后将签名简略到只有“AE”这两个首字母,两人才达成共识。


定制的钥匙扣要一周才能做好,海未索性将钥匙也留在这里,之后一起提货。


从手工店里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海未匆忙找到一家花店,要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插一束祝贺的花束,可看了看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只能从现成的花束里面挑了一捧火红的玫瑰,立刻驱车赶到首映礼现场。


可海未还是迟到了一会儿,她把皱巴巴的票递给工作人员,进到影厅之后发现大家都已经在认真看电影。


绘里给她的票是在较靠前的中间,所谓的VIP座位。海未抱着这么大一束玫瑰还迟到了,实在不好意思越过人群走到自己座位上,索性就在最后排的角落里找了个空座坐下。


虽然前来参加首映礼的人也不乏捧花的,但明明是祝贺却捧着这么大一束娇艳红玫瑰的,恐怕还真只有海未一个。因此海未在落座的时候仍然收到了附近人的视线。


海未生硬地板着一张脸,还好影院里光线黑暗,看起来一点都没露怯。


很快,海未就被大屏幕上绘里的脸吸引了注意力,绘里的脸轮廓分明,五官立体,在电影镜头下很是经得住考验,甚至被放大了美感,她的眼睛十分灵动,一个眼神就能传递出复杂的感情,再加上恰到好处的肢体语言,很快就将人代入到她的角色中去。


海未看着看着也不禁感叹,绘里真的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


电影结束,灯光亮起,场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海未观察着身边的人,大多是一脸赞叹,还有些在感动地擦泪。而等电影主创人员一一登台,掌声更是热烈得要将屋顶掀翻。


绘里站在正中间的导演身边,承受了大部分粉丝热切的眼光和记者的提问。绘里被提问的次数是最多的,她的回答通常风趣得体,将个人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引得台下的小粉丝们阵阵尖叫。而别人回答时,她也会礼貌地看着那边,做出倾听的模样。


即使是在一群演艺人员当中,她依旧是最璀璨夺目的那个人。


海未坐在后排,不知该什么时候上去。


首映礼的气氛热烈而融洽,最后导演说了一番祝贺的话,摄影师站在台上给电影主创人员和台下的粉丝们拍了一张大合照,首映礼就这么结束了。


海未看着散场的人群,有些不知所措。她逆着人群往前走,绘里还站在那里和导演聊天,应该赶得上。这时又有年轻的演员凑到绘里身边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绘里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笑着点点头,跟着那人身后的一群同事一起往后台走。


海未有些着急,等她赶过去,台上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她跟着绘里离开的方向追到后台,却被工作人员拦了出来。她没和电影主创人员站在一起,自然被当成了普通观众。


海未想了想,转身出去了。她去停车场取了车,也不开出去,就在偌大的停车场里绕圈圈。绕了好几圈,终于看到绘里和她的同事们上了一辆车,海未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


跟着那辆车开了一段,车子从繁华的商业区拐到了另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然后停在了一个她有些熟悉的停车场。她坐在车里,看着绘里和她的几个同事们下了车,一边笑闹着一边走进了一家店里。


这家店门虽然很小,但却装满了彩色的霓虹灯,即使在这条繁华的街上也十分显眼。


——穗乃果开的酒吧,“HO”。


海未握着方向盘,看着那个灯光闪烁的门口,嘴唇抿得死死的。她拿出手机,绘里没有给她任何讯息。海未沉默了一阵,给自己的青梅拨了电话。


“穗乃果,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穗乃果接到海未电话的时候惊讶得差点蹦起来,海未一向不爱这种过分热闹的地方,自己和小鸟怎么邀约她都无动于衷,今天不知道怎么居然自己过来了。穗乃果风风火火地跑出去,看到抱着一大捧玫瑰花的海未,觉得这个世界瞬间就不好了。


“海、海未,你这是……”


海未看了她一眼,只说:“我不想太引人注目,能从后门进去吗?”


穗乃果点点头,她脑子里还有一大堆问题想问,可是看到海未阴沉的脸色,十多年的交情让她敏锐的察觉到危险,于是一句话没吭带着海未从后门进了酒吧。


手下工作的人看到穗乃果带着这么一个抱着花的美人进来,都露出一脸暧昧的表情,穗乃果懒得跟他们解释,领着海未上了相对安静的二楼。本想给海未安排一个清净的包间,海未却指了指另一边,问:“能坐那边吗?”


穗乃果一看,海未指的是靠栏杆边的卡座,从那里能一览无遗地看到一楼大厅的舞池。


“欸……那边会有些吵哦?”


“没关系。”海未摇摇头。


于是穗乃果带着海未过去,海未刚坐下,小鸟也过来了,她穿着女仆装,显然也十分惊讶地看着海未和她手中的花。


海未没多说什么,跟她们道了谢,就让她们去忙自己的。穗乃果和小鸟互相看了一眼,若无其事地下去了。


“海未不对劲!”两人下了楼梯,穗乃果首先喊了出来。


小鸟点头赞同,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就各自行动去了。




海未将花放在对面的座位上,自己深陷在沙发里看着下面,舞池里的人很多,他们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尽情扭动着身体,宣泄着他们的精力。而海未一眼就看到了绘里。


那一头金发实在太过显眼,即使在灯光闪烁的人群里,海未也能毫不费力地找到她。不得不说,绘里相当能融入这样的气氛,身边一直有不少男男女女围着她跳舞,而她也几乎来者不拒,同一人热舞一阵,立刻又转向下一人,笑容在她脸上肆意张扬。周围的人大多都是电视上的熟面孔,虽然海未不认得几人,但那些人都有一张好看的脸,又画着精致的妆容,不难猜想他们在电视上光鲜亮丽的形象。而那些人几乎都为绘里拜倒。


海未看着舞池中的绘里,心一点点下沉。


“海未?你没事吧?!”穗乃果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海未转头,就看到她担心的脸,于是轻轻摇头。


穗乃果仔仔细细地在海未脸上看了一阵,才松了口气。她刚过来的时候,看到海未一张木然而毫无生气的脸,整个人都都沉浸在一种莫名悲伤的气氛中,差点以为她哭了。


对穗乃果来说,“海未哭了”这件事恐怕比父母支持自己开酒吧还不可思议。她和海未可是从娘胎里就认识了,从小海未就是那个品学兼优的“别人家的孩子”,除了一点,她爱哭。当然,要加个前提,五岁以前。


五岁以前的海未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哭包,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乎总是兜着眼泪,只要被自己轻轻一吓就会溢出来,而且还不带停的。直到海未开始学习剑道和弓道,她突然就不哭了,就算一时被吓狠了,也只会红着眼睛不掉泪,后来就连红眼睛也很少了。直到现在,快二十年了,她都没见海未再哭过。


所以今天甫一看见海未像是哭了的样子,穗乃果就慌了神,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直到她确认海未确确实实没有哭,才放松下来。


可就算没哭,心情不好却是显而易见的。穗乃果顺着海未的视线看下去,看到舞池里的人群。她盯了半天也没盯出个花来,直到小鸟上来,穗乃果跟小鸟叽叽喳喳一阵子,小鸟想了一下,看着海未突然问:“海未认识绚濑绘里吗?”


海未一僵,转头看了小鸟一眼,没有回答。


这在她们看来就是默认的意思了,穗乃果立刻跑到海未身边问她:“你喜欢绚濑绘里吗?所以是来找她的吗?哇……海未,没想到你也是追星的人。”


她的确喜欢绘里,也是来找她的,甚至她们名义上还是恋人,可这些海未都没办法说,她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问:“她经常来这里吗?”


穗乃果看看小鸟,一脸发现了什么大八卦的表情,然后回答海未:“对呀,她之前经常来呢。不过最近好像在拍电影,有一阵子没来了。”


穗乃果笑着问她:“要不要签名?我跟她也算认识,签名合照什么的都很简单哦。”


海未似乎也笑了,她嘴边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问穗乃果:“她上一次来是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倒是有点奇怪,穗乃果想了想,只能说出个大概,于是求助地看向小鸟。小鸟略微一想,说了个精确日期。


海未抓着沙发扶手的手立刻握紧了,随后她好像又笑了一下,可那个笑容在穗乃果看来,却十分难过。穗乃果为这奇怪的想法挠了挠头,笑着怎么会难过呢?可是她看着海未的表情,也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小鸟走近,也是一脸十分担忧的表情,问:“海未酱,真的没事吗?”


海未张了张口却没发出声音,就好像突然缺氧一样,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说:“没事。我先回去了。”


海未站起来刚要走,穗乃果突然说:“海未,你的花。”


海未顿了一下,她似乎在犹豫,而后还是拿起花,只是不像来时那样小心捧着,有些随意地抓在手里。她走前又看了一眼楼下,绘里已经没在舞池里了,或许是累了,她坐在吧台边,面前是一杯色彩艳丽的酒。她再也没勇气在这里呆下去,草草跟穗乃果和小鸟点头告辞,然后跌跌撞撞地下楼走了。


海未从小受训,姿态一向挺拔,此时看上去竟然有些狼狈。


穗乃果和小鸟对视一眼,眼里都是十足的担心。她们本想追出去,一楼的舞池里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一瞬间喧哗起来,只能先去处理酒吧里的事。


海未出了酒吧漫无目的地走着,手中的那束花垂在身侧。余光看到路边的垃圾桶,海未站了一会儿,改变方向走了过去。她看着手中的花,跟着她奔波一天,似乎也失去了最初的娇艳。


这束花大概是送不出去了。


从今天早上开始,她的心情就一跌再跌,直到现在已经完全低微到尘埃里。她问穗乃果的那个问题原本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一个念头,没想竟然真的证实了她的猜想。


小鸟告诉她的那个日期,她记得很清楚,那是绘里跟她告白的日子。


原来就在她来告白之前,她还在酒吧里玩。和其他的人喝酒、跳舞,甚至调笑暧昧。然后一转眼就跑到自己家来,深情款款地告白。


她有些恍然地想,绘里真的天生是吃演员这口饭的。


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海未拿出来,看到送信人那个熟悉的名字,还有一句简单的话——


“分手吧。”


海未低低地笑了出来。


你看,绘里并不需要她的花,也不需要她。






时间往回调一点,穗乃果和小鸟发现酒吧里的骚乱,跑到一楼却看见了十分奇怪的一幕。


绚濑绘里坐在吧台边,一左一右两只手被优木杏树和统堂英玲奈制着动弹不得,前面站着的是A-rise的队长,绮罗翼。周围一圈人都自动退开,给她们让出一圈空地,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绚濑绘里面色不善地盯着绮罗翼,而绮罗翼正把玩着手上的手机。


“绮罗翼,手机还给我。”绚濑绘里直接叫了对方的全名,看来心情是真的很不好。


原来是绚濑绘里的手机,不知怎么落到了绮罗翼手上。绮罗翼不以为意地看着手里的手机,语气十分随意:“之前英玲奈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你什么时候也会干这种自找苦吃的事情了?”


绘里知道翼说的是自己交女朋友的事,大概是上次杀青宴的时候就被英玲奈发现了不对,这次在酒吧遇到,A-rise的三人就直截了当地问了,绘里觉得跟她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大大方方承认了恋情。


可绮罗翼却嘲笑她谈了恋爱之后像是被勒住脖子强制吃素的肉食动物,憋屈又胆小,只能偷偷跑来喝闷酒。绘里想回嘴,却发现自己竟然无从反驳,甚至她现在的确是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编着给海未的短信,于是郁闷地又喝了一大杯酒。


“谈个恋爱那么不开心,干嘛不分手?”


绮罗翼说了这句话,就抢了绘里的手机。绘里想要抢回来,却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英玲奈和杏树压住了。


穗乃果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觉得自己这个老板无论如何也要出来说句话,于是走到绮罗翼身边说:“别闹了,快把手机还回去。”


绮罗翼笑了笑,说:“放心,很快就还给她,不会有事的。”


相比绚濑绘里,A-rise的三人显然跟穗乃果的关系更好,于是穗乃果得了翼的保证,也不好再说什么。


翼在绘里的手机上点了一会儿,然后笑得十分得意地将手机放在吧台上推给绘里:“好啦!杏树,英玲奈,放开她吧。”


绘里几乎是立刻就拿回了自己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分手吧。”收信人是海未。


“绮罗翼!!!!”绘里气得脸色涨红,她冲上去揪住翼的衣服,使劲在她脸上揍了一拳,“你他妈发疯啊!!”


翼被打得退后几步,一瞬间也生气了,揪着绘里揍了回去:“你他妈才发疯!!”


见两人又要扭打在一起,旁边的人赶紧把她们拉开。翼摸了摸嘴角,竟然渗出了血丝。


“以前不都玩玩儿而已,这次你认真啦?!”


“谁他妈玩儿的!”绘里被穗乃果拉住,仍然挣扎着想冲上去给绮罗翼再来几拳,连眼睛都有些发红了,恶狠狠地盯着她。


绮罗翼被打了一拳,酒也有些醒了,心说看这样子绚濑绘里大概是认真了。她皱着眉头,这可不太妙。


吧台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边的小鸟赶紧把手机递给绘里:“有短信,你先看看吧。”


绘里果真不再揪着翼不放,她迅速拿过手机,看到是海未的消息,颤抖着点开。


海未的回复只有一个字——


“好。”


绘里差点没拿住手机,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努力眨了眨眼,屏幕上依然是那个孤零零的“好”字,而送信人的的确确是园田海未。


绘里忽然扒开人群冲了出去。


她一边跑着一边给海未打电话,电话响两声就被挂断,再打过去就是关机。绘里焦急地看着手机,她一定是误会了。


她刚跑出酒吧,手机就震了起来。绘里立刻接起来,“海未,你听我……”


“绚濑姐,我是小林!”


对面是同样焦急的小林的声音,可绘里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现在有事,晚点打给你。”就算是天塌了她也要先回去找海未。


“不是、不是,绚濑姐,”小林哀求的声音几乎带上了哭腔,“矢泽姐出车祸了!”


绘里忽然站住了,问话的声音都有些飘:“你说什么?”


小林终于哭出来:“矢泽姐她、她今天出车祸了,刚刚送到医院。”抽噎了一下,继续哭道:“她浑身都是血,医生说很危险……”


绘里茫然失措地站着,脑子里一会儿是海未淡漠着说“好”的脸,一会儿又是妮可躺在病床上浑身是血的样子。最后的画面定格在早上海未脸色很差地说要谈谈。


“哪家……在哪家医院。”绘里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这样问。


呐,海未,那只是一个误会,我会解释清楚的,你会原谅我的,对吧?


我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对你说分手呢?


原谅我吧,海未,我很快就回去了。


绘里好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她喃喃着,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就在绘里离开的地方,路边一个毫不起眼的垃圾桶里,有一束被人丢弃的红玫瑰。


word妈,这章真的突破了我爆字数的上限!!!


是的,绘里醉驾之后就分手了


写到某些地方真想把绘里拖出来打一顿

另外海未问穗乃果绘里上次什么时候来的,是在告白那章埋了伏笔,不记得的大大们可以翻回去看看~


妮可小前辈真的太可怜了


那么,期待下一章22的锅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