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完结章

作者:百合骑士团
更新时间:2018-08-09 21:54
点击:457
章节字数:90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几天后希珀就出了院,比起精神抖擞的她,这一段时间身心俱疲的小仙女反倒更像大病了一场的人,本来就消瘦的身体更加消瘦了。


表面依然淡漠的高岭之花没说什么,只是对塞隆进行了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专门召唤了一个火领主来保证塞隆的饮食质量,让塞隆感到受宠若惊。


闻讯而来的小伙伴们满足的蹭了饭,然后进入塞隆的房间对她进行慰问。塞隆的房间经过战斗后很多东西都毁了,显得空荡荡的,唯一的桌子上摆满了希珀借给她的书本,还有厚厚的文件。


“这是什么??”露娜好奇的拿起文件问。


“呃...毕业申请表,还有一些打败过巫妖的免试证明什么的,我也不太明白,希珀整理好让我签字的。”


“什么?!希珀?!”


大家都震惊了一把。卡罗琳粗略的翻了一遍文件后也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天哪...这些可都是很繁琐的手续,如果在外面请人帮忙,少说也要50个金币。”


对物价最敏感的卡罗琳鉴定过,这就一定是真的。斯维斯羡慕的说:“这么多钱吗?!我也好想要女朋友.....”


“我觉得一般女朋友并不会为你做这种事的....”


“是啊太吓人了!”维吉尔也捂着心口做出惊恐状:“没想到我的老朋友谈起恋爱来居然是这种人!小仙女你真是赚大了!”


“对对!你们到底怎么在一起的快说说!我都快憋死了!”提到这个问题就来劲的露娜兴奋的扑了上来挽住塞隆的手臂,然后珍也十分激动的架住了塞隆另一只手臂,两人紧紧的蹭在她身上,大家一起用热切的八卦目光注视着小仙女。


“呃....我.....”


话刚开口,就响起了两下敲门声,接着门吱嘎一声开了,希珀带着水领主站在门口,水领主手上端着茶点。


露娜和维吉尔对视了一眼:这个场景真是太熟悉了。


希珀轻轻抬眼扫了一眼屋内,眼神在塞隆手臂上停留了一瞬,接收到这股视线的露娜和珍不约而同的放开了塞隆,然后手背在身后齐齐退离了一步。


随后绅士的水领主端着盘子适时走了过来介绍道:


“小女士们先生们,这是我的主人准备的茶点,希望你们喜欢。”


大家忙不迭一边感谢一边收了,只有希珀端着一份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走到塞隆面前:


“考虑到你上午已经吃过了,为了你的身体健康和营养均衡,今天我给你准备了这个,嗯?”


说着她牵起塞隆的手,把小碟子交到她手上,然后带着一丝笑意注视着塞隆。


希珀灰色的眼眸里好像有火焰,总能轻而易举的点燃自己-----塞隆忍不住这么想,觉得自己几乎就要忘记旁边还有其他人,她赶紧低下头,十分害羞的说:“嗯、嗯.....”


然后希珀好像很满意的点点头,留下一句“你们聊”就欠身离开了。


房内一片静默。半晌珍捂住嘴,做出十分激动的表情,而露娜已经忍不住跑过去摇着塞隆的肩膀-----


“天哪!高岭之花原来是这种人设吗!!为你准备毕业资料!还天天给你做甜点?!”


塞隆慢慢涨红了脸,其实她还没有说,希珀几乎天天喂她吃甜点呢。


她也...不知道希珀是不是故意的。好像两人关系确定后,希珀就乐此不疲的这样做。开始她总是不习惯----不,现在她也没能习惯,总是在这个过程中忍不住害羞,可希珀好像就很喜欢看她窘迫的样子似的。


有时候还会有一个突然的吻,比如在一起写作业时,或是在河边牵手散步时,希珀都会出其不意的轻轻吻她一下,然后看她满脸通红说不出话的样子,露出心情愉悦的表情。


又比如今天晚上,大家都走之后,来道晚安的希珀忽然就俯身亲了下来。


塞隆坐在床上,仰头接受着希珀的突然袭击,她紧紧抓着希珀的手臂,感觉被吻的有些昏头转向,今天这个吻特别霸道而深入,和平时有一些不一样,仿佛....夹带了一种宣泄感。


她有...她有什么不满吗?如果有,又是什么引动了她...塞隆恍惚间想起今天露娜和珍抱着她被希珀看到的样子,如果说有什么不同,也许是这个...希珀这是在吃醋吗?她...会吗?


在这种胡思乱想中塞隆感到了一种甜蜜的满足感,想到最喜欢的希珀有可能在为自己吃醋,她忍不住环上希珀的脖子,安抚般的加深着这个吻,然后感受到希珀更加热烈的回应。


------这太过漫长而缠绵了,以至于塞隆隐隐期待着还会继续发生点别的什么,可最后希珀还是停了下来,在努力平息掉凌乱的呼吸后亲了亲她的额头,静静道了晚安就出去了。


在希珀关门后,塞隆仿佛浑身力气被抽空一样倒在了床上,她用手臂遮住眼睛,缓了一会后有些无从发泄的紧紧抱住了被子。


希珀.....为什么不继续呢。塞隆有些困惑的想,明明之前说了“下次”,尽管这个“下次”并没有具体期限。可是从这段时间时不时索吻的热情表现来看,希珀对她并不是完全没有兴趣,也就是说,希珀并非是在敷衍她。


那么她就只能等,再不敢轻举妄动。毕竟除了那个“下次”的承诺外,希珀还曾经表示过不想让维吉尔赢。


....不想让维吉尔赢就是想让露娜赢,想让露娜赢的意思就是,希珀想先对她.....


-----不敢再深想的小仙女又一次极其羞耻的紧紧抱住了被子,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总之----希珀喜欢怎样,就可以怎样,她一点意见都没有。


而事实上她们的相处也正是这样。临近结业,宿舍马上不能住了,希珀帮她一起报了星歌堡短期复习班,还租下了斯洛特女士的房子。之后一起吃甜点的时候,希珀甚至若无其事的说出了:


“我确实没有想过以后塔建在哪里,我觉得你喜欢哪里,我建在旁边就可以了。”


然后希珀手中的勺子就温温柔柔的喂了过来。


就在这么一甜再甜的日子里,初夏的晚风吹起,她们终于迎来了结业典礼。比起无故缺课一个月的塞隆,高岭之花毫无悬念的被再次选为学生代表。


对此塞隆比高岭之花本人高兴的多-----她本来就是对台上的希珀一见钟情,如今一切又重演,怎么能不激动呢。于是典礼当天的小仙女,一大早就爬起来给希珀梳头,无法拒绝这份好意的高岭之花只得由着她去。


一脸痴迷的小仙女对着手中耀眼的金发梳了很久,直到希珀忍不住说可以了才恋恋不舍的停手。


镜中的希珀,尘埃落定的关系,高级学校的最后一天-----让小仙女产生了一丝伤感,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促使她突然紧紧抱住了希珀:


“如果...如果你假期没什么事情的话,要不要、要不要去我家玩?”


离短期班开学还有一整个假期,而她必须要回家,朝夕相处的日子一旦习惯,再分开就让人备受煎熬,于是她鼓起勇气这么邀请道。


可希珀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用若有所思的眼光看向塞隆,直把塞隆看的心虚不已的时候她才终于开口说:


“谢谢你的邀请,我很高兴,可我想等成为一个正式的法师后再去拜访更好,毕竟----我现在还什么都不是。”


“哦....嗯....”塞隆有些失望的点点头,想着她其实并不在乎希珀是不是法师,可希珀却是一个在这些方面有特别坚持的人,别人很难改变她的想法。


就这样两人默默的吃了早饭,希珀需要先去会场,在塞隆送她出门的时候,希珀停顿了一下,突然转过身说:


“我很抱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能带你见我的家人,我和母亲闹翻了。”


塞隆呆滞了一瞬间,连忙说:“我不、我不介意...其实我还很担心他们不接受我怎么办。”


“你怎么办?”希珀有些调笑的看着她:“会放弃吗?”


这两个字简直都是禁忌,塞隆很着急的辩驳着:“我怎么可能...!”


话没有说完整就被希珀堵住了嘴,希珀踮起脚,抓着塞隆的领口,深深的亲吻着她,力道之大甚至把没有着力点的塞隆推挤到了墙上,在阳光没有照射到的狭隘玄关里,两个人的身影交缠在一起,没有任何语言却强烈影响着周遭的风元素。被活化的元素开始横冲直撞,桌上的文件被掀起,四散的纸张漫天纷飞,在这个充满回忆的空间里最后一次沸腾然后归于寂静。



拉克瑞玛到达会场时,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塞隆身高修长挺拔,黑发又不多见,在人群中总是很容易被注意到。


她挤了过去,可小少女却没有像平时一样迅速注意到她,而是全神贯注、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这让她也有些好奇的看向讲台上正在发言的金发少女。


“哎呀,真是个精致的小美人儿,她是?”


“妈妈?!”塞隆显然被吓了一跳:“您什么时候来的?”


“不是你写信说今天结业典礼吗?”拉克瑞玛一脸无辜的反问:“外祖母在家等着给你庆祝呢,我来接你回去。典礼后就可以走了是吗?”


“呃....不...还有个晚上的晚宴。”


“晚宴?那个是必须参加的吗?”拉克瑞玛皱起眉头:“这下糟了,你外祖母还在家准备了晚餐。”


“那......”塞隆纠结了,最后她说:“那我跳一支舞就走可以吗?我和别人约好了...”


晚宴并不是强制参加,反正也不会点名,但希珀作为学生代表,必须要去跳第一支舞。


她可不想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


拉克瑞玛眯着眼看着她:“约好了?和谁?”


“呃....”还没有说完周遭就爆发了一阵掌声,塞隆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是希珀演讲结束了,有些懊恼自己居然没仔细听完。


而离开了台上的希珀已经朝她这边走了过来,看到拉克瑞玛后眼底略有一丝惊讶-----她们实在长得太像了。


“呃...呃,”塞隆站在两人中间,没由来的一阵紧张,半天想起来应该给她们互相介绍,于是赶紧结结巴巴的说:“这、这是我的母亲!”


然后又向拉克瑞玛说:“这是我的.....室友。”


“室友?”拉克瑞玛饶有兴趣的问:“你的室友不是露娜吗?”


“......”塞隆窘迫极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实在不堪回首,最后她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简短的交代:“....后来换寝室了。”


“喔~”拉克瑞玛别有深意的看了塞隆一眼,然后微笑着对希珀伸出手:“你好,我的女儿受你照顾了。”


希珀也礼貌的伸出手回握:“您好,很高兴见到您,我叫希珀.星轨,是我一直在受塞隆照顾。”


拉克瑞玛满意的点点头,刚想再说什么,不远处就有人叫希珀,希珀和塞隆同时有些意外的看过去,发现是一位年轻的女性。


没记错的话,那是学校的教职工玛丽兰。玛丽兰....塞隆隐约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然后突然惊觉这和当初希珀的哥哥提到的结婚对象是同一个名字!那么说....这个人是.....


果然,希珀向对方点了一下头,然后对她们说:“失陪”,就离开了。


塞隆有些怅然的看着希珀走开,拉克瑞玛则玩味的看着塞隆,眼神在两人之间打了个转后,她若无其事的问:“那是?”


塞隆轻轻叹了口气说:“应该是她的....嫂子。”


结业典礼一般都会邀请家人到场,而希珀和家人闹翻了,本来以为不会有人来庆祝她结业。现在星轨家终于来了一个人,哪怕身份特殊,也算得上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你对她的事情很清楚嘛?”


塞隆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希珀身上,居然忘记洞察力强的母亲还站在旁边!


她本能的觉得不妙,一边极力让自己镇定一边斟酌着回答:“嗯...毕竟我们是室友....我也知道露娜的哥哥....”


但拉克瑞玛完全没有给她转移话题的机会:


“晚上跳舞的对象就是她吗?”


“......”这真是个没有任何回避余地的问题,塞隆憋了好半天,只能闷闷的说:“是...”


“她就是那个被巫妖附身的同学?你喜欢她?你们在交往吗?”


“...妈妈!”如此单刀直入的问题让塞隆再也沉不住气了,她有些羞恼的看着自己母亲。


可拉克瑞玛却笑眯眯的摊摊手:“哎呀~,这种事情又没什么的,要找让你流泪的对象算帐的是你外祖母,我不会怎么样的呀?”


塞隆被说的哑口无言,她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在母亲面前本能的遮掩,明明母亲对希珀并没有敌意?


最终她点点头:“是....我喜欢她,我们在交往。”说完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就算、就算您和外祖母反对,我也...”


可拉克瑞玛却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反对?我们为什么要反对?妈妈也很喜欢她呀?”


“什、什么....”


拉克瑞玛看着不远处的希珀,靠近塞隆压低声音点评道:“她是学生代表吧?又是个金发小美人,举止还得体.....水准很高呢!这样的人是我女儿的女朋友-------”她露出了一个欣慰而灿烂的笑容:“塞隆,妈妈真为你骄傲。”


“.........”


这是一句小时候母亲常用来夸奖她的话,可此时此刻用在这里,却让抱着重大觉悟和母亲坦白的塞隆觉得哪里怪怪的。


而周围已经越来越多人开始注意长相相似的她们了,这让塞隆忍不住拉着母亲离开会场。


可是一路上母亲却还是兴致勃勃的:


“其实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塞提斯家的人都很喜欢金发美人的。”


“哎呀...不如我们晚上把她带回去怎么样?你外祖母也一定会喜欢。”


“嗯?塞隆?妈妈跟你说话呢?你不想带她回去吗?”


塞隆终于停了下来,她心情复杂的说:


“.....想,可是她说她要成为正式法师后才跟我回去。”


“然后呢?”


“然后?”塞隆不解的看着母亲:“然后我就等她成为正式法师?”


“......”拉克瑞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你平时跟她相处一定是被吃的死死的吧?”


“......”塞隆第一反应是想反驳,然而仔细回忆下发现实在无法反驳。


就连她失去理智想强迫希珀的时候,希珀都有办法阻止她呢。


“嗯-----总之这种事情就交给妈妈吧!我们先去你宿舍收拾东西?”


塞隆心里陡然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简直比当年露娜拍着胸脯说“交给我吧”时还要强烈许多倍,但无论她之后如何追问,都被拉克瑞玛轻轻松松的避开了。


就这样维持了一天的不安在晚上的舞会成了真-----众目睽睽下高岭之花走向小仙女,却出乎意料的选了小仙女旁边一个几乎和小仙女一模一样的人当舞伴-----就在对方拦住高岭之花并悄悄跟她说了几句话之后。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露娜更是努力的挤到了表情错综复杂的塞隆旁边:


“....这是怎么回事?!阿姨什么时候来的?!”


“................”


现在已经本能的后悔告诉母亲了。


平心而论,塞隆母亲的舞跳的居然不错,希珀对此稍微有些意外,她当然不知道享乐主义的拉克瑞玛平时娱乐时间丰富,跳舞完全不在话下。


可是对方就是游刃有余的一直跳舞,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最终希珀还是忍不住问:“您刚才说的那个...”


“嗯?什么?”拉克瑞玛抬起眼看着她,然后好像恍然大悟般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啊,你让我女儿哭的事情?”


这个笑容和塞隆太像了------被注视的希珀产生了一瞬间的惊叹,然后回神说:“....是的,我很抱歉。”


“哦没什么,反正塞隆喜欢。”拉克瑞玛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说:“噢对了-----你喜欢我女儿吗?”


“喜欢。”


拉克瑞玛好像稍微来了点兴趣:“喜欢她什么?”


“...都喜欢。”


“不,不,年轻人,总有个具体理由吧?比如喜欢她的外表啦,她的性格啦,她的成绩优异?”


----和高岭之花交流的最好方式就是抛出问题,拉克瑞玛显然已经掌握了这一点。果然,涉世未深的高岭之花不知不觉被带着走,开始就此问题陷入了思考。


“我想....”希珀露出思索的表情慢慢回答:“您说的这些都构成我喜欢她的理由,无法单独分割出来。她是个...很值得别人喜欢的人。”


“嗯哼,我女儿当然很值得别人喜欢,事实上喜欢她的人一直很多。”


希珀点点头:“是的,我同意您的说法,您女儿那么好,谁都很容易喜欢上。”


“那你知道她以前喜欢过谁吗?”


希珀的身体短暂僵硬了一瞬间,然后很快恢复,并且稍微加快了动作来不留痕迹的调整舞步节奏。


她沉默了一会儿,拉克瑞玛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默着,直到这一曲快要结束了。貌似无辜的拉克瑞玛对她眨眨眼,那双几乎和塞隆一模一样的翠绿色眼眸最终让高岭之花开了口:


“....喜欢过谁?”


可是拉克瑞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好像很开心的笑了一下:


“一会跳完我们就回家了,外祖母还在家等着给塞隆开庆祝会,你来吗?”


希珀的不字还没说出口,拉克瑞玛就用指尖按住了她的嘴唇:


“来的话我就告诉你答案。”


第一支舞的曲子就在这时候结束了,小仙女2.0版和高岭之花精彩的舞步以及最后那个充满暧昧的动作让全场沸腾了起来。


露娜充满同情的看着已经完全说不出话的塞隆,诚实的发表着感想:“我觉得如果你有阿姨一半的实力,希珀早就被你拿下了。”


“.............”


在所有人都默认高岭之花和小仙女这对明星情侣会跳第二支舞的情况下,没有人去找希珀自讨没趣。学生们开始带着各自的目标鱼贯而入,只有希珀跟着拉克瑞玛在舞池中逆着人潮走了回来。


当拉克瑞玛用异常灿烂的笑容宣布希珀会跟她们一起回家后,塞隆瞪大了眼睛,十分紧张的把希珀拉到了一边。


“你、你没关系吗?是不是我母亲强迫你了...如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不,”希珀看着几乎手足无措的塞隆,平静的安抚道:“我愿意。”


塞隆却好像还是不太相信的样子:“....真的?”


“我也很久没有参加过家庭聚餐了,我可以去吗?”


这个温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蛊惑了塞隆,她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当然,当然,我很高兴....”


在旁边的拉克瑞玛不动声色的和伦宁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一起无奈的耸了耸肩。


几次传送后来到了塞提斯家的古堡,塞隆的外祖母在家里等待多时,正想抱怨塞隆她们回来的太晚,就意外的看到多了一位客人。


拉克瑞玛在外祖母发问之前就凑过去在她耳边私语了几句,外祖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原来如此....确实.....”


她一边听一边打量着希珀:“嗯嗯,和初代那时候的...的确很像.....我能明白....”


拉克瑞玛也快乐的说:“对吧对吧,'超凡脱俗'!”


难得看到母亲和外祖母那么和乐融融的塞隆都快抓狂了: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碍于希珀在旁边又不好发作,最后只好备受煎熬的等两位长辈耳语完,外祖母用慈祥的眼神招呼她和希珀吃饭。


这顿饭吃的简直如坐针毡,拉克瑞玛对希珀好像抱有莫大兴趣,不断问她一些让人难以招架的问题,在最后甚至说:


“嗯哼?如果我年轻一些,你会考虑我吗?你看,我和塞隆长得一样,也很受欢迎。你们聊的话题有时候她还在家征询我的意见,我也可以和你谈福林诺尔变幻和三角等式?”


“....妈妈!”塞隆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而拉克瑞玛只是眨眨眼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哎呀,妈妈只是想看看她会不会动摇而已嘛?”


“好了,拉克瑞玛。”外祖母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不要再捉弄她们了。塞隆?你们今天也很累了,你带你的.....朋友,先去休息吧。”


塞隆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刚想回答好的,就听到希珀开了口-----


“您刚才-----”她盯着拉克瑞玛:“在舞会上那个问题,还没有告诉我答案。”


拉克瑞玛也毫不在意的看了回去,然后带着一种狡黠的笑容说: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答案就在这里了,塞隆小时候可是一直说最喜欢我们了。”


“........”


被摆了一道的高岭之花沉默不语的跟着小仙女走在城堡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小仙女也只好沉默。


还好走道两边挂满了塞提斯家的先祖画像,短暂吸引了希珀的注意力,偷偷观察她的小仙女为此稍稍松了一口气。


就这样进入了塞隆的房间,两人轮流去洗了澡,伦宁特地给希珀准备了新睡衣,海克特拉却偷偷表示他的小主人穿塞隆旧的就行。


塞隆是最后洗的,出来的时候希珀正在看什么东西,走近了发现那是一枚塞提斯家古代的金币,外祖母放在她房间让她“不要忘记先祖荣光”的。


这一幕突然让塞隆觉得不真实----希珀穿着她的睡衣,摆弄着她房间的小玩意儿,全神贯注的表情一如往常般富有魅力,又有种特别诱人的气质。


这让她没由来的觉得紧张,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介入这个领域。


正在犹豫间希珀好像也发现了她,歪着头向她打招呼:“塞隆?发什么呆?过来?”


“呃....嗯....”脚步不由自主的就迈过去了,可是心里却在想着--------这样好吗?


万一忍不住怎么办?


希珀却完全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一般,举着手中的金币问:“这个是你家族的?”


“嗯.....外祖母给我的,怎么了吗?”


“塞提斯家出过很多金币,不过镶嵌着红宝石的这款算是十分罕见,因为它通常附上了魔力,而这枚的成色还特别好------”


这种时候谈论这些话题的希珀多少显得有些不解风情-----塞隆心想,可是却因此放松了下来。希珀就是这样,本身就是个历史爱好者,可能对塞提斯家了解的比她这个后裔还要多。


而且她也十分喜欢滔滔不绝说起这些的希珀。于是小仙女温柔的笑了笑:


“是这样吗?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


希珀有些怪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叹了口气把金币放回了桌子上。


这让塞隆忐忑了起来,她有点紧张的问:“.....怎么了吗?我说错什么了吗?”


“嗯,我想你误会了。”希珀静静看着她说:“当然,这一枚的市价还是挺高的。只是我想说----这种金币存世的很少,因为它是塞提斯王族里最正统的那一支的身份象征。”


“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塞提斯家的旁系什么的,不过从外面的挂画和这个金币来看------你是塞提斯家的公主?”


“是....是的。”塞隆说完犹豫了一下,忽然鼓起勇气补充道:“所以...所以,如果我努力一点,森特兰能给你的,我也------”


本来好像还在思考什么的希珀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她抬起头愕然看着塞隆,片刻后低低的笑了出来:


“你在意过这种事?”


“当然!”塞隆不服气的说:“毕竟如果没有我,你...你可能就是森特兰的王妃了。”


“不会。”希珀打断她,毫不犹豫的灰色眼眸里有着异常的坚定:


“即使没有你,我也不会成为森特兰的王妃。”


“我可能不会爱上任何人。”


稍微停顿了一下希珀走过来,好像若有所思般把手搭在塞隆的脸上:


“-----或者我会等待,等到和你相遇,然后爱上你为止。”


天地好像都因为这句话而一静,塞隆无言的看着希珀坚定的眼神,恍然间觉得确实是这样的,如果没有遇到希珀,她也无法想象自己会喜欢上谁,也许自己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去体会如此深爱一个人的感觉。


不知名的情绪划过心底,塞隆产生一种想要接吻的冲动,她乖乖维持着被希珀摸脸的姿势,期盼的想着希珀会不会和平时一样亲过来。


可是希珀没有,只是缓缓放下手,有些叹息般的靠在塞隆怀里,在塞隆的心将落未落之时缓缓的说:


“我很喜欢你的味道....”


“哎?”


“你之前----离开的时候,客厅已经快没有气息了,于是....我就会去你的房间。”


好半天塞隆才彻底理解这些话的意思,她有些不敢置信的问:


“....所以你才会在我房间遇到巫妖??”


可是希珀好像对她的问题置若罔闻般:


“----我去你的房间,睡在你的床上,用你的被子,想着你。”


这些话紧紧的攫住了塞隆的心,她艰难的吞咽了一下,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


“希珀.....”


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为了验证,希珀把脸埋在她的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有些疲惫而呢喃的回应:


“......塞隆.....”


“嗯....?”


“你让我进你的房间,睡你的床,闻你的味道,你为什么觉得我能忍住这种引诱呢?”


“我.....”


“坐下。”


------身体先于大脑的执行了希珀的命令,然后就感觉希珀顺势坐到了旁边,开始亲吻她的额头、眼睛、鼻梁。这些细碎的吻很轻、很慢,然后就在塞隆觉得痒的时候忽然停留在耳边说:


“可以吗?”


一种酥麻的感觉席卷了全身,意识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塞隆面红耳赤,她实际上已经等了很久,心里早就准许了,可这种话要怎么说的出口?


纠结片刻后她最终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有些颤抖的拉起希珀的手,慢慢的放在自己胸部上,忍住脸上翻腾的热意,定定的看着希珀。


希珀好像对她的举动有一瞬间的意外,然后轻轻笑了,她有些坏心的问:“想让我摸这里?”


这句话简直带来比刚才更强烈的冲击,塞隆忍不住有些委屈的说:


“我只是...我只是告诉你我可以....呜!”


话没说完就被一阵刺激打断,希珀稍微施加了手上的力度,看着她的反应好像心情更加愉悦了:


“说的也是,今天你的母亲欺负我,我需要在你身上讨回来才对。”


然后她有些爱怜的伸出手指,轻轻划过整个轮廓,若有所思的说:


“嗯....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没觉得有那么大呢。”


这句话简直太羞耻了,伴随着希珀的触摸让塞隆不由自主的喘息起来,但她还是忍不住问:


“什么....第一次见....是什么时候.....”


希珀没有说话,只是专心致志般的抚摸着塞隆,在塞隆起了更强烈反应的时候漫不经心的说:


“开学典礼的时候?”


塞隆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又被希珀持续不断的动作弄的分神,在这种煎熬中她好不容易找回断续的思维:


“骗人....开学典礼的时候.....你根本......”


你根本就没看过我。


“我在台上幕后看到了。倒是你,”好像惩罚般,希珀忽然按了按塞隆胸部的顶端,让塞隆身体一阵颤栗:


“你一直在跟露娜她们说话,完全没注意过其他人不是吗?”


说完她靠过来,一边持续手上的动作一边轻舔着塞隆的耳朵:


“我知道你是那个入学考试空了一个大题所以才没有满分的人。”


耳边过于魅惑的声线和希珀的嘴唇让塞隆身体一阵发软,她忍不住缩了一下捂住耳朵:


“你...为什么会知道...!”


希珀歪着头,十分无辜的冲她眨眨眼:


“我哥哥的女朋友是学校教职工,我知道这种事有什么奇怪?”


“但我不在意。”她的手移动到塞隆的腰部并微微施加力度:“躺下。”


身体又一次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听从希珀的命令而躺下了,在意识到这点之后,塞隆的脸因为这种不矜持的行为再度烧了起来。


简直怀疑希珀是不是给自己下了什么魔法契约。


而希珀好像非常满意,她俯下身体,撩起小仙女柔顺的黑发轻轻亲吻着:


“我不在意。第一名就是第一名,无论是考试、决斗、还是现在.....”


“....不是吗?”希珀缓缓松开塞隆的头发,细密的黑发垂落,发出碎玉般的声音。高岭之花打了个响指,塞隆的衣服扣子居然瞬间自动解开了。身体突然的裸露,让塞隆本能的护住胸前:


“等等...!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下一刻手就被希珀拉开压住----就像她曾经对希珀做的那样。


“因为学习了很多教材?”希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后俯身亲吻着塞隆,还报复般的轻咬着她的脖子。


她....她为这个去学习吗?塞隆的心狂跳不已,然而很快大脑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思维了-----希珀的手探入她的腰部,带来一阵极为强烈的舒适感。


这让她忍不住呜咽出声,而她的声音更进一步刺激了希珀的动作。


手和吻都不断下滑,但却极为谨慎,希珀一边亲,一边小心翼翼的抬眼看着她,似乎在观察她的反应,来确认自己做的对不对。


被珍惜对待的感动和此情此景的羞耻感在心中交加,一想到此刻还在家里,甚至第一次带希珀回家就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床上接受希珀,塞隆就觉得脸都快烧化了。


她咬住自己手背,极为难为情的扭过头,不敢在希珀亲吻自己身体的时候与她对视。但移开眼神后仍能感受到希珀落在她身上的灼热视线,这让她忍不住干脆闭上眼。


视力的剥夺放大了感官的感受,对方身体的重量和触感更加强烈的侵袭着她。只要一想到此刻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希珀,塞隆就觉得心里都快满溢出来了。


什么都想给她。


酥软的感觉一阵阵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暧昧的香气,光球仪不知何时起熄灭了,黑暗中看不到希珀让塞隆有些空虚的伸出手,在身体两侧漫无目的的摸索着,下一刻希珀就伸手回握住她。


仿佛感受到了塞隆的不安,希珀扣住她的十指说:“我在。”


然后她轻轻亲吻着塞隆的手背:“塞隆...塞隆。”


“我爱你。”


清澈的眼泪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涌出,澎拜的感情迸发在胸口,她急急的回应说:


“我也-------”


然而不知道是什么扼住了咽喉,这句话被死死的锁住了。刹那间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无比清晰的念头:


不能说。


为什么?


不能告诉她,一辈子都不能。


为什么?


一种绝望,酸楚却无法动摇的心情袭来。关于一座住了很久的塔,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一个同样带有快乐和忧伤,却不得不永远隐藏起爱与被爱的记忆。


半明半暗中一阵湛蓝色的流光溢彩倾泻而下,塞隆听到自己用一种极为遥远的声音问:


“海克特拉?怎么是你...我....起晚了吗?”


“是的,女士让我来叫您起床,她在起居室等您。”


如同落花落尽后慢慢冰封的湖,世界就此醒来。


塞隆脑洞之如何追17岁宇直希珀系列完!-----请再念一遍本同人标题:塞隆脑洞.......,由于正文最后说了,塞隆想象里“从未完整构思出这方面情节”,因此为了尊重原著,传说中的车次取消,谢谢大家!欢迎关注微博“百合骑士团”,有西风塔各种AU、游戏及其它衍生品,抚慰这个不坑而坑的结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