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雨

作者:吃货红毛
更新时间:2017-09-07 08:14
点击:577
章节字数:558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最终章 雨


1.


“综上所述,艾莎多斯。加入我们啦!”娜雅带着艾莎来到帐篷里,自顾自的举起双手欢呼,克苏娅和哈斯托两人则无言的看着她,“咳咳,那好吧,咱们先来相互认识一下,哈斯托从你开始,自我介绍一下。”


“你好,艾莎多斯小姐,我是哈斯托。娜雅长官的……那个,下属。”


“你好。”


“哈斯托算是我的好朋友了,虽然年纪小我一点,但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很认真可靠的人。”娜雅补充说明着。


“克苏娅•拉托蒂普,姐姐大人的妹妹,艾莎,姐姐大人不会让给你的哟。”


“娜雅,这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艾莎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不知为什么得意的挺着小小胸脯的克苏娅。


“啊哈哈,嘛,怎么说呢。小娅跟你年纪差不多,我的亲生妹妹,总之是个可爱又活泼的家伙。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相处。”娜雅再次补充说明着。


“不要。”“克苏娅才不要。”


“唔……艾莎艾莎,轮到你了。”


“艾莎多斯,没什么特别的了。”艾莎不知为何对从斯国来的两人异常冷淡。


“没什么特别的?”哈斯托锐利的眼神死盯着艾莎,“你身上特别的东西太多了吧,那尖尖长长的耳朵,还有那异常的尾巴,到底是什么生物的特征?”


“哈斯托,我不是说了吗,是那个什么龙的。”


“可是,世界上怎么会存在有祖国那般广袤的土地上没有的生物呢?更不可能会变成人的特征,太不科学了。”


“你问我也没用,我比你还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艾莎依旧不带感情的说着,眼睛看向别处。


“你……别人说话的时候,请看着对方回答!”


“好了好了,你们怎么就是不能好好相处呢。”娜雅赶紧做和事佬,强行岔开话题,“先说正事吧,既然艾莎来了我们也该发动进攻了,给格杜科亚发了好几次劝降的邀请都被拒绝。眼下除了开战已经没有办法解决了,做好准备吧。”


“娜雅,具体我要做什么?”


“嗯,这里是个毫无遮拦的大平原,目标也近在眼前,同时不会再有额外的因素加入战斗了。全军平推过去就可以,恐怕对方会以格杜科亚的白光开路,骑兵队冲破人群直直往这里来吧。虽然想让起义军中间的军团接敌,两侧趁机绕过占领王城,但是那群骑士团不到死是不会放弃的,那以死相搏的战斗力,必须用起义军的所有兵力去压制她们。”娜雅转头看着艾莎,“等格杜科亚发出白光的那个瞬间,你就骑着马,从这里出发找到格杜科亚,打败她。”


“我明白了。”


“第一发白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瞄准人群而来,然后,毫无效果。”娜雅重新看回地图,“眼前的情况跟预想不一样的王城骑士团,必然会陷入混乱,这样起义军们也能乘虚而入,等艾莎到格杜科亚面前的时候,应该已经消耗了一阵子了,这时候你的出现应该能加快战斗结束的进程。”


“然后,如果,我是说如果。”娜雅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格杜科亚的白光发挥了作用,扫除了起义军,克苏娅你就和艾莎一起去对付格杜科亚。”


“好的,姐姐大人!”


“希望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好。”娜雅离开桌子挺直了腰,“能做的就只有这些啦,哈斯托用广播通知一下起义军,准备战斗。”


“收到!娜雅长官。”


“艾莎,你跟我出来一下。”


“嗯?噢。”


娜雅领着艾莎来到帐篷外,帐篷所处的小山丘对大平原一览无余,起义的大军铺满了平原。


“说视野好的地方就意味着别人也很容易看见你,真是没错。”娜雅从口袋里取出一串项链,挂在艾莎的脖子上,“这是钻石做的项链,其实是想做成耳环的,暂时先这样挂着吧,等事情结束了再帮你弄成耳环。”


“钻石?”艾莎把这璀璨的宝石放在手心,“很漂亮。”


“嗯,同时它也是这个星球上数一数二坚硬的东西,格杜科亚肯定拿它没办法。这就作为你的护身符了。”娜雅双手放在艾莎肩膀上,“不过我也不能确信这是不是一定有效,所以格杜科亚对你使用那招的时候,尽全力去躲开它,绝对不要被打中了,被打中的话,就会死!”


“死……”艾莎点点头,“嗯,我明白了。”


“艾莎!”娜雅把艾莎搂进怀里,紧紧的拥抱着,“对不起……”


“诶?”


憋了数周的云层,终于忍不住把雨水倾泻而出,一时间大雨瓢泼而下,艾莎不确定刚才娜雅说了什么,只是轻轻的回抱着娜雅。


2.


“全军,注意!”


山脚下的起义军军营中,每隔一个营地就有一个广播柱伫立着,这是娜雅她们用从斯国带来的喇叭和随地砍下树木简易制成的。哈斯托洪亮的声音立刻响彻军营,尤勒莎帝国的国民们纷纷抬起头。


“哦哦哦,又来了,跟尤勒莎公主陛下相似的,天外之音。”


“不愧是那个斯本贡合众国的人,虽然比不上尤勒莎公主陛下,但是也很了不起啊。”


“笨蛋,都什么时候了还叫她公主陛下,她都跑了。”


“可是,我害怕招天谴……”哈斯托的声音打断了军营里无意义的讨论。


“马上,王城•尤勒莎夺回作战就要开始,请各军按照先前分配好的顺序出军,严格听从各自长官的指挥。三十分钟后,战斗开始,祝各位武运昌荣。”


“妈妈。”起义军最前方的一个军营大帐里,一个小女孩拉着母亲的衣角,“妈妈,加油!”


“嗯,交给我吧。”被称为妈妈的这个人摸了摸女儿的脸,“交给我吧,阿丝卡。”


“哇,艾莎这样穿起来,还挺有范的。”而在远离前线的绿色帐篷里,艾莎穿上了娜雅给她特别订做的盔甲,主体银白色的板甲上有绯红与金黄色的装饰,头盔上有一条长长的红色盔缨,连尾巴都包裹了铁甲,尾尖套上了尖锐的钢刺,厚重的盔甲让艾莎整个人大了一圈,“很好,这样的装备也能激励在前线作战的起义军了吧。”


“看起来就很重的样子……这是祖国六七百年前的制式盔甲吧。”哈斯托有些发怵。


“没错,用现代的技术来做,重量轻得不可思议,硬度也完全没问题。没想到这么适合艾莎,不枉我设计了这么久,怎么样,走得动吗。”


“没问题,不会比平时差多少。”艾莎活动活动身体,感觉没有异样,“说回来,娜雅不是说要给我做的不是个穿在脚上的东西吗?”


“啊,那个啊。那个也做好了,功能也跟预期想得一样,只是要熟练运用的话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我怕反而拖了你的后腿,等这次战斗结束再用吧。”


“那,这身东西说不定也会拖我后腿呢。”


“诶,不会啦,穿着嘛,多好看。”娜雅的私心暴露无疑。


“不穿了。”


“不行不行,不是我想让你穿!是为了激励起义军呀,你想想人群中,冲出一个全副武装,又带着绯红金黄色标示的将领,在军队被敌方大将阻拦的时候站出来和对方决斗,多好。史诗一般的场面呢!”


“那我穿这个就够了吧。”不知什么时候艾莎已经脱掉了盔甲,她拿起盔甲上装饰用的绯红金黄配色的缎带,当成围巾围在脖子上,“这样也足够醒目了,而且外面正下着大雨,穿着盔甲感觉很不舒服。”


“唔……没办法了,既然艾莎不愿意的话。”娜雅蹲着摸摸盔甲,“下次一定要再穿给我看,那么。”娜雅一边唉声叹气,一边起身走到广播台旁边,手放在哈斯托肩膀上,“时间到了,开始吧。”


哈斯托点点头,打开话筒的开关。


“王城•尤勒莎夺回作战,现在开始。全军,前进!”


3.


另一边,尤勒莎王城骑士团的阵地里,骑士团的所有成员都骑在马上,在大雨里列着三角形的阵列,跟对方带着呐喊声的冲锋不一样。身穿深黑色盔甲的王城骑士们一动不动,如死一般寂静。


“对方已经进军的样子。”


在队伍最前方的是骑着白马,腰间别着长剑,身穿白色盔甲的格杜科亚,听完侦察兵的报告,她点了点头。接着手中的骑枪直指云霄,豆大的雨水顺着枪尖滑下。


“为了尤勒莎,进军!”


“我命归于尤勒莎!”


骑士团整齐划一的喊出口号,以格杜科亚为先锋在大平原上化作黑色的利箭,直冲起义军如海般的军势,行进过程中骑士团无人发出声音,但眼里的斗志熊熊燃烧。


很快两军的距离只剩三四百米远,格杜科亚把骑枪枪尖指着对方的大军,脑中涌现出了自从被尤勒莎称为姐姐之后和尤勒莎所有的回忆。以及每次使用这力量时,会回响在心中的那句话。


‘我的瞳孔,耳朵,嘴唇只为了感受你而存在,我的四肢只为了触碰你而存在,我的心只为爱着你而存在,我命归于尤勒莎!’


象征着毁灭与死亡,希望与奇迹的光柱从骑枪枪尖喷薄而出,瞬间碾过起义的大军,人群中发出了悲鸣,她们眼中这道光芒跟白骑士的传说完美切合在一起,一时间恐惧淹没了起义军。


“什么……”


但是毫无效果,起义军没有人被光芒吞没,只有地面被切出了光滑的痕迹。尽管格杜科亚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但是很快整理了思绪,进军的速度也没有减缓。


‘原来如此,娜雅吗……她做了些小手段吧。’


面对眼前巨大的失利,黑色的王城骑士团依旧一言未发,但是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格杜科亚,那眼神毫无疑问是在说:接下来,怎么办。


格杜科亚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原来如此,尤勒莎公主陛下,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想我的死吗?那么,我会死的,我会为你战斗到最后一刻,到最后一刻再去拥抱那死亡。’


“尤勒莎王城骑士团!”格杜科亚举起骑枪,“无需畏惧,我们要去的地方早已注定,那便是尤勒莎公主陛下的所在之处,我命归于尤勒莎!”


“我命归于尤勒莎!”震天的怒吼声响起,骑士团的成员都明白了格杜科亚这句话的意义,也明白了这守则的意义,接下来要做的只有,战斗至死了。


两军相接,起义军中间的军团因为遇敌而停滞脚步开始作战,而两侧的军团慢慢出头,开始向中间包围,准备把骑士团围困在中央。


格杜科亚继续骑着马向前冲,说到底组成起义军的,主要是没见过战场的农民,快马直冲而来时大多数人都会害怕得躲开,不敢攻击,因此骑士团只有一小部分被斩落马下,大部分仍然跟着格杜科亚前进。


这时格杜科亚的右手发起白光,随后光芒包裹了整根骑枪,她抬起手用武器扫过一个人的脑袋,就好像扫过空气一般没有阻力,但是那人的头如蒸发般消失了。


骑士团一边砍杀周围的敌人一边奔腾前进,但是茫茫大军似乎没有终点,而跟上的人也越来越少。


格杜科亚刺穿一个人的胸口,那人的身体上出现了一个完美的圆形空洞,她观察着四周,想着娜雅肯定会派那个人来阻止她,果然很快,她就发现了。


敌阵远处有一抹红色正冲着她直奔而来。


“格杜科亚!”


艾莎松开缰绳,从马上高高跃起,胯 下的马儿因受到冲击而跌倒。艾莎手戴艾芙珂门给她的拳套,直直的朝着格杜科亚落去。格杜科亚横起长枪,准备让艾莎自投罗网,但是艾莎发现骑枪上散发着诡异的白光,立刻在空中用强有力的尾巴调整了身姿,一个空翻,改变落点到格杜科亚前方,顺着降落的力道一拳打中白马的头部,马儿瞬间毙命。格杜科亚也从马上跌落,黑骑士们立刻冲上前,把格杜科亚团团围住,保护在阵型的中央。


骑士团一停下脚步,周围的起义军立刻蜂拥而上,长枪,铁剑,弩箭胡乱的飞舞着,起义军的攻击毫无迟疑,正如娜雅说的那样,尤勒莎帝国的国民们是真心期望用自己的手打破当前生存的困境。


骑士团的成员一个一个被拉扯开,最终只剩下格杜科亚一人,脸上满是跌落在地上时沾到的泥土,原本纯白的衣服也肮脏不堪。


“格杜科亚!回答我,你在安美提斯做那些事,杀了萝希和爱希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不是不愿意那样做的!”


艾莎用尽全力的大喊,即便在这大雨里,她的声音也十分清楚。格杜科亚却只是笑了笑,扔掉手中的骑枪,用右手抽出长剑,以同样的方式附上白光,便朝着艾莎砍去。


“回答我!”


艾莎说完后,把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到那附着白光的剑上,绝对不能被砍中的思想注入每一个动作,格杜科亚的剑击很快,但是集中精神的话,艾莎都能避开。


但这反而成为了破绽,格杜科亚抬起右手的剑做一个横扫的假动作,艾莎夸张的下蹲准备躲开这一击,但是对方没有出招,一直没注意到的左手上浮着一个光球朝着艾莎的脸直冲而来。


‘糟……’


但是这手还没能碰到艾莎,就已经被斩断飞了出去,艾莎灵活用力的尾巴极速扫过格杜科亚的左手腕,被切断的手掌飞落在远处。


这是艾莎本能反应的动作,她并没有想这样无情的破坏格杜科亚的肉体。看着格杜科亚的断肢停在她眼前,那血淋淋的截面,使她一时间愣了神,但是格杜科亚却面不改色,右手继续挥剑自上而下的斩击。艾莎回过神,后跳躲开这一击,但是因为着急着躲闪没控制好力度,跳得稍稍高了点,就在她还没落地的时候。格杜科亚的剑尖指着她喷射出白光。


‘绝对不要被打中了,被打中的话,就会死!’娜雅交给她项链时说的话冲进艾莎的脑子里,‘死’这个字被无限的放大。


瞄准艾莎的这道白光冲破了乌云,几缕阳光从那漏洞里偷跑出来,格杜科亚不知道是看着在眼前消失的艾莎,还是看着远处的阳光,嘴角微微浮现了笑容。


但是下一秒,那笑容就消失了,她猛地回过身体,一个被火焰包裹,浑身散发着怪物气息,长得跟艾莎一模一样的人半蹲在她身后,准备出拳。格杜科亚迟疑了一刹那,是躲开它还是用附着白光的剑直接斩杀艾莎?但是这一瞬的迟疑已经让她失去了机会。艾莎的拳头命中格杜科亚背部,一声如炸弹爆炸的巨大声响在战场上炸裂,格杜科亚被击出数十米,艾莎没有停下,放出足以使大地颤抖的咆哮,狂奔直追格杜科亚而去。


她那绯红金黄的围巾也如流星火一般拖在身后,跟着她划过战场。


4.


远离战场的绿色帐篷处,哈斯托正用望远镜看着格杜科亚和艾莎的战斗。


“……太可怕了,那两人到底是什么东西,娜雅,艾莎多斯到是什么?”哈斯托尽管有些惊讶,但是声音很平稳,脑海开始盘算如果这样的艾莎战斗要使用什么武器。


“唉,我也不知道,但是很强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很放心的把格杜科亚交给她了。”娜雅看着在战场上飞火流星般舞动的火光,“只要她变成那样,那战斗已经赢了。”


“不过娜雅真是厉害,刚才你和她两人独处说的话我和克苏娅在帐篷里都听见了。很巧妙的就让她听了你的话。”


“唉,我知道你们听得见,只是你们在场看的话,我肯定会说不出口。”娜雅的脸上雨水在肆意流淌,“而且才不是什么巧妙,只是利用了她的好意,骗了她罢了。”


“这是无可奈何的,为了祖国能成功在此建立殖民飞地,这是必须要的过程,而且。”哈斯托放下望远镜,“成为殖民飞地后,这里的国民会在祖国的间接统治下发展得更好也是事实!”


“就是这‘无可奈何’,在折磨我,我想也同样折磨着艾莎。”娜雅牵来在帐篷右侧吃草的马儿,“哈斯托,跟我去接应艾莎,她变成那样战斗完之后会进入虚脱状态,被人偷袭就麻烦了。”


“是!”


“克苏娅?”


“姐姐大人!我在~”天真的声音从帐篷的另一侧传来,克苏娅衣服和脸上沾满了鲜血,在雨水的冲刷下保持鲜红,而她的身后是数个王城骑士团成员摞在一起的尸体,看来是有几个人偷袭到了这里,“怎么了,姐姐大人。”


“嗯,辛苦你了,你就呆在这等我和哈斯托回来,自己小心点。”


“好的,姐姐大人!”克苏娅露出无邪的笑容,用拿着刀刃的右手,向娜雅行了军礼。


5.


格杜科亚用剑作为支撑,勉强坐直了身体,白色的衣服已经被鲜血和泥土覆盖,她努力的撑起身体,想站起来,但是那已经不可能了。她的右腿已经扭成诡异的形状,左腿也已经消失不见。


龙形态褪去的艾莎,看着眼前格杜科亚的惨状,浑身颤抖的喘着粗气。


格杜科亚身上的每一个伤口毫无疑问,都是由她亲手造成的,即便进入那样怪物般的状态依然能控制自己的艾莎,却不得不把她打成这样。


因为格杜科亚就是这样一个不容艾莎有半点手软的敌人,只要艾莎一想收手,就会受到致命的反击。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艾莎的声音比她的身体发抖还厉害,“你在安美提斯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艾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告诉我啊!你到底……要是什么样的心情我才能……”艾莎的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我才能……原谅你……”


格杜科亚依旧不说话,眼中的杀意还未褪去,她举起剑,用力的朝着艾莎甩去,艾莎完全没察觉到这次攻击,或者是察觉到了却无力还手了。不过嘭的一声枪响,子弹精准的命中剑的前端,飞行轨迹大幅的偏转。


“呼……赶上了就好。”哈斯托举着手枪,舒了一口气,随后枪口瞄准格杜科亚。


格杜科亚看见自己的最后一击也打空之后,全身的力气彻底流失,便瘫倒在地上,正好这里是刚才被她打穿的云层那洒下阳光的地方。她看着光,微微的笑了,接着静静的闭上眼。


除了这一小片地方之外,整个天空还是被乌云所笼罩。格杜科亚身上的白色盔甲强烈的反射着那稀疏的光明,在混乱的战场上异常显眼。


而此时娜雅的眼里只有那个跪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的小女孩。


她跑到艾莎身边,跪在她面前,用力的抱着她。艾莎也伸手抓着娜雅的背,无声的哭泣变成了号啕大哭。每一声哭泣都像刺入娜雅心脏的利剑,而心脏上的伤口流淌着鲜血,那鲜血又化为泪水,从娜雅的眼睛里流出,沾湿了艾莎的肩膀。


“对不起……艾莎,对不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