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一个夜晚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09-06 22:22
点击:2694
章节字数:43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第一个夜晚

皋月村是一个盛开着杜鹃花的村庄,可惜天色已晚,看不到漫山遍野都是金灿灿的鲜黄色花朵的壮美景象。

“这种杜鹃花的名字好奇怪,为什么叫羊踟蹰?”

“《药典》上记载这种花‘花、根、叶有大毒,羊食其叶踟蹰而死。’意思就是这种花有毒,如果牲畜食用会步履蹒跚,倒地死去。人也要小心这种剧毒植物。”

“那为什么要种它,而且是整个村庄都种它?”

“因为这种植物在医药方面有很多用途。它的提取物可以制作麻醉药、镇静剂,也可以治疗慢性支气管炎、风痹、神经性头疼等疾病。总之是很有价值的药材。”

“真没想到,毒药也可以治病。”

“毒药也是药,就看你选择的是毒,还是药。”

尽管在东京附近,皋月村还是像大部分的日本乡村,天一黑就没什么人。两人把车停在在村头的巡警站,问明了去老人之家的路,靠着借来的一支手电在黑暗中开辟出一条窄窄的路,摸索着往前走,颇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其实在刚到达的时候,夏树就对藤乃医生说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调查完毕她可以自己找车回去。可是藤乃医生美目含愁地说:“我可是个刚失恋的女人,你忍心让我一个人这么黑的时候这么糟糕的路上独自开车回去?”

玖我夏树当然不能忍心,她诚恳地说自己会善始善终,并有些害羞地表示,无论遇到何种情况,她都会保护好藤乃医生。

可当夏树看到藤乃医生眼睛里的笑意,又觉得她刚才愁绪和困境并不是那么真实。而已经做了五年警察,并非无知少女的玖我夏树思来想去,能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藤乃医生用一种婉转的方式在帮助她,为的是不让她这个年轻女警在独自调查完毕后在一个陌生的村庄孤零零地待上一夜,等着去搭明天早上六点半的电车回警视厅。

如果她猜得不错,这位藤乃医生真的是温柔体贴到了极致,让对方毫无负担,了无痕迹。

如果对方如此的善意,自己还不接受,那就太过分了。可是某些传言和所见所闻,还是让她无法对藤乃医生产生好感。不过两人一路上谈谈说说,倒也能让这段黑暗而孤独的路,变得不是那么难走。

老人院在村子的最西边,白色的宽敞二层住宅,门口挂着“杜鹃花家园”的牌子。和村子的花田不同,这里种的是红白相间的杜鹃花,即使是夜晚也能感受到闪烁热烈的美。

夏树走进去亮明身份,刚问了一句,就立刻被正在客厅休息的老人们包围了。

“您是为了坂本先生来的啊,我们在报纸上看到坂本先生去世,都不敢相信呢!”

“你是刑警?坂本先生是被杀害的?谁会杀害坂本先生那样的大好人?”

“太没有天理了!坂本先生那样的好人被杀害,珠洲城建设那些人还活得逍遥自在!”

“坂本先生为了我们做了那么多好事,刑警小姐,你一定要破案,为坂本先生讨回公道啊!”

“杀害坂本先生的一定是珠洲城建设的老板,真想拼了这把老骨头为坂本先生报仇!”

不善言辞的,更不善于和老人相处的玖我夏树,被团团包围下手足无措,又不能发作,就在她已经快被尴尬感压爆了之前,藤乃医生终于再施援手,柔婉地一句:“啊拉,我今天就是来向各位爷爷奶奶寻求帮助的,相信你们的智慧,一定会提供给我们线索,帮助我们早日破案。”成功地让老人们“哗”地涌向她,好让夏树可以方便地询问老人院的院长久世先生。

两鬓斑白,儒雅斯文的久世先生回答得很爽快:“对,坂本先生上周五大约五点钟的时候来过,我们一起吃过晚饭后,他还和我聊了聊天才离开的……大概是九点半吧,我不太记得了。”

“坂本先生特意赶过来有什么事么?应该不是只为了吃一顿饭聊聊天吧?”

“是这样的。珠洲城建设准备在荒川区建一个大型高尔夫球度假酒店,同时还要建一条和酒店配套的高速公路。我们的杜鹃花家园正好位于他们的规划中,他们要把我们的老人之家拆掉。可是你知道,这样一来,我们这里的老人家又能到哪儿去呢,有的老人家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年了,他们离不开这儿,要是另选地方重建,又不知道要花多少年,他们很可能等不到……可是珠洲城建设的那位女总裁,真的是很霸道。”

“那么现在呢?”

“还是坂本先生保护了我们。他和上司据理力争,又提出各种新方案,终于让公司答应修改方案,保住了我们的老人之家。他那天来就是为了来报告这个好消息的。”

“可是久世先生,如果他是为了报告好消息,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开车这么远过来呢?”夏树联想到她刚才和藤乃医生的艰难旅程,不过周五那天没有下雨,路应该比较好开吧。

“坂本先生特意前来报告这个好消息,是为了给这里的老人一个惊喜吧。他原本就出生在这个村子,这里的老人他大多认识,这家老人院也是他帮忙建设起来的,平常有时间就会来帮忙,对这里的老人来说,他就像是儿子一样亲切。那天他在客厅向老人们宣布这个好消息,老人们可高兴了,像孩子一样围着他。可没想到……刑警小姐,你一定要找到凶手,让坂本先生瞑目啊!”

看到久世先生眼角的泪花,夏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默默地在警察手册上记下“珠洲城建设”,明天重点调查对象是珠洲城建设的几个项目相关负责人,还有那个霸道的女总裁。

“藤乃医生。”夏树做好笔记,抬头看见藤乃医生抱臂微笑着站在门边,“老人那边,没关系了么?”想到刚才把藤乃医生丢给一群老年人,她真是抱歉。

“老人家们说了很多啊,都是在夸赞坂本先生,他真是个好人。至于线索,老人家说坂本先生那天是来给他们报喜的,大家都很高兴,他还和院长一起被武丸爷爷他们缠着喝了几杯清酒,唱了歌什么的,总之绝对不是自杀啦。”

用征询线索的方式把老年人哄走,提供的所谓线索也就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夏树正准备起身告辞,却见静留摆摆手:“我还得打给电话给车行叫拖车,如果就这样开回去,我怕我的发动机会爆呢。”

过了一会儿,打完电话的静留回来,对久世先生笑道:“看来我们要打扰了。车行的拖车要两个小时后才能到,能不能麻烦您给我们泡杯茶呢?”




八点钟了,老人们已经由护理员陪同回到楼上,院长先生和清洁大婶一起打扫着楼下的活动室、饭厅和客厅。周围一下子静下来,有些声音就听得格外明显。

“你饿了?”静留冷不丁地问道。她正捧着一杯热茶,和夏树一起坐在院子的长椅上,带着微笑看明亮的室内忙碌的人。

“你知道?”其实不用问吧,连她自己都听见了刚才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其实夏树刚才就已经饿了,当藤乃医生说要再等两个小时的时候,她扫了一眼饭厅,可惜那里只有老人的剩饭,她实在不想吃,于是只能喝茶,可是越喝越饿。

好在久世先生真是个善体人意的好人,端上了一碟麻糬,虽然也是甜糯的老人食品,也可以聊以充饥。

吃完之后夏树主动地收拾好送到厨房,没有劳动藤乃医生。不仅是因为今天藤乃医生帮了她太多,而且藤乃医生那与生俱来的娇贵优雅似乎在告诉她,如果必须有个人要去做这种事,只有玖我夏树。

夏树回到庭院却愣住了,公主般的藤乃静留点起了一支烟,薄薄的烟雾缠绕着她清丽的面容,带着一份云深不知处的内敛与怅惘。

“你会抽烟?”夏树坐到她身边。她有些惊讶,搜查一课係长杉浦碧这样的女人抽烟不会让人有任何违和感,可是藤乃医生这样的女人,好像根本不能与烟火气挂上钩的。

“没有不会抽烟的法医。”藤乃医生说话时唇边丝丝烟气缭绕,比起粗鲁的杉浦係长,她姿态优雅得能让人爱上香烟,“如果你常常与尸体打交道,就会知道腐胺和尸胺的味道是三层口罩和防护服也挡不住的。即使我作为法医,也不可能适应,验尸后用烟来缓解,是最便捷的方法。”

“可以有其他方法吧,抹一点药油什么的可以……”

藤乃医生笑了起来,她一旦笑了,面容明朗而动人,连烟雾和黑暗也遮不住。她看着夏树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天真的孩子:“你没有经历过那种被害人死了好多天的案子,否则你就会知道,那些药油是有疏通和唤醒作用的,一旦抹上,你的嗅觉立刻被打开,所有的味道立刻填满你的鼻腔、气管、肺部、胸腔、大脑,然后……我不用说然后了吧。”

玖我夏树听着藤乃医生轻描淡写地谈及凶案、尸体以及这些七七八八的令人恶心的东西,真的难以想象。像藤乃医生这样的大美人,应该出现在京都古色古香的街道上,配着华丽的和服和素雅的阳伞,就算是她穿着晚礼服在酒会上四处招蜂引蝶,也比出现在凶案现场更搭配更和谐更令人接受。

“你为什么会当法医?”她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个很多人问过的问题。

藤乃医生看了夏树一眼,笑而不答。为什么会当法医,是她的秘密,是她不会和任何人分享的秘密。而今天,面对这个单纯的女警……“原谅我不回答,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编一个谎话来敷衍你。”

提到心情不好,夏树立刻想到车里的那个电话。可明明她才是斩断情丝的那个,为什么表现得像是受了莫大的情伤?

莫非这种分手后的做作表现,也是人渣的必备技能?

“我知道你怎么想,可是没关系。”

藤乃医生淡然的一句,却又像和式庭院潺潺流水中突然敲响的惊鹿一般,让夏树心头一震。她看向这个似乎总是能戳中她想法的女人,只见这个女人也看着她,嘴角那优雅又骄傲的笑容,好像在告诉她:“我为什么要费心骗你?我又看不上你。”

夏树不由得一阵气恼,可是这气恼又是可笑的,毕竟藤乃医生什么也没说,全是她自己在乱猜。而就在此时,她看到藤乃医生骄傲的笑容又变得忧伤,手指间的烟因为很长时间没有吸,长长的烟灰在手指的震颤下骤然落地,烟头的一点红光,在黑暗中分外寂寞。

“你今天应该感觉到了,其实我很喜欢她,真的很喜欢。”藤乃医生突然说,“可我知道,我和她不会长久。她的家庭、她的背景,还有她追求的前途,都不允许有这样的一段恋情。可是,我太贪心,贪她的爱……”她的语音不似平常的文雅和婉,略带颤抖的急速语调,像是内心的情感在寻找出口,在今天难得的脆弱不小心将外在强大的屏障撕开一个小口子时,终于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要在那个伤口即将合拢前喷薄而出。

“你们彼此相爱,总会有办法……”

“你不明白。”藤乃医生叹息道,“这段感情必然会结束,如果拖下去,只会越来越难看。在我听到她的犹疑、厌烦、逃避之前,由我来亲手切断感情的联系,至少在我心里,这段感情是美好的,她也是完美的。自始至终,人渣只是我而已。”

藤乃医生自嘲地笑了一声,不再说话。心上打开的小口子重新关上,她们又沉默了良久。突然,她听到夏树低沉的声音:“你不是人渣。”

“什么?”藤乃随即笑了,“你有什么根据?”

“人渣不会伤心,也不会说出刚才的那些话。”

“也许我只是想博得你的同情,对你有所企图呢?”

“可你又看不上我。”听到这句话,藤乃医生不禁转头去看夏树,这个平常总是以严肃表情示人的漂亮女孩,笑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天真爽朗,让她也情不自禁地笑了。

“那么,你也看到我在电梯里的表现了,十二楼就泡到女孩了。”藤乃挑起眉,像是给夏树设置一个难题。

谁知夏树坚决地摇了摇头:“我原先以为是这样,可是和你相处,让我明白过来:你不是在勾引那个女孩,你挡在她面前,和她说话,是因为最后进来的那个高大的男人,正在看那个女孩的胸部。你特别提到她戴的链子,就是在提醒她,她穿的衣服太低胸了。藤乃医生,你才不是人渣,你是个很好的人。”

“我,很好的人?千也这么说过我,可她现在一定不这么认为了。”藤乃医生的声音里透着些许寂寞,不过她很快恢复了既往的自信柔和,“你说我哪里好?我这么好,为什么那么多人说我渣?”

“你……”夏树的脸红了,不知道是不习惯去当面赞美一个人,还是无法组织好语言,“你很好,很温柔,很会帮助人,可是……有些事,是你没办法……”

玖我夏树说得没什么条理的话,却像是一声声敲打着藤乃医生的心。从小到大,她都是那么优秀、那么美丽、那么强大,连千都说过:静留是那么完美。

可是这个刚刚认识的女孩会说:“有些事,是你没办法……”

藤乃医生仔仔细细地盯着这个脸红红低着头的女孩,想发现她是不是有看透人心的本领。可是最终的结果告诉她,并没有。这个目光清澈的女孩,有一颗赤诚的心。

有些东西用心来体会,会比眼睛看到的、头脑判断的更真实。

藤乃医生收回了犀利的目光,心也柔软了下来。她笑了笑,说:“我是不是和你说过,如果我有什么发现,会跳过你的长官,第一个告诉你。”

“嗯。”夏树不知道藤乃医生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个。

“你既然觉得我这么好,我就不能让你失望,让我再帮助你一次吧。”藤乃医生抬起下颌,微笑示意,“拿出你的手机,打给你的管理官,呼叫增援。”

“可是,藤乃医生……”这样毫无缘由,就兴师动众,怎么的也要问个究竟。

“你还是叫我静留吧,不要那么客气。”藤乃医生的温润的笑容和接下来惊心动魄的话形成鲜明的对比,“电话里你可以这么说:这里就是案发现场,凶手就在你的面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