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73

作者:弦紫湘
更新时间:2017-08-31 02:11
点击:987
章节字数:374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節目上和好友見面,卻要裝作不認識,拘謹地打著招呼,僵硬地微笑著避開彼此不自在的目光。


徳井一個人苦惱了很久,該不該在自己的節目上大方承認和三森之間的關係。


猶豫到最後,反而錯失了說出口的機會。只能看著錄音室外招手的三森,有些不安地唸著廣播固定台詞。


「那⋯⋯我們請本次的嘉賓出場吧。」


坐在自己對面的聲優前輩笑著,對著錄音室的大片玻璃牆揮揮手。徳井抿著嘴唇抬頭看向彎著腰推門進來的三森。


「各位聽眾晚安,我是本次出演舞台劇的三森,請多指教。」


不確定是不是意識過頭,徳井總覺得三森看向自己時,笑容顯得有些尷尬。


尷尬是自然的,畢竟自己一直拖到收錄前一天才突然對三森說,不想要暴露兩人的朋友關係。


「欸、?」三森的笑容一下子垮下,不解地眨著眼睛。


徳井有點心虛的轉過頭,避開三森的視線,「解釋起來⋯⋯很麻煩。」


只想要讓大家知道,三森是舞台劇演員。而不是和徳井有著奇妙緣份的好友。


心裡一直有股煩躁感,從看見嘉賓名單上面有三森的名字開始。


有一種,自己一直努力掩藏的小秘密突然被攤開來公開曝曬似的感覺。而自己所能決定的部分,就只有其公諸於世的方式。


而且真要說的話……又該怎麼解釋自己和三森的關係呢。那日的廣播收錄,就在徳井滿腦子胡思亂想中很快結束。


隨著舞台劇演員全員輪流在廣播節目上登場宣傳,原來討論度就不低的舞台劇在售票當天讓人意外的在幾分鐘之內完售,就連幾天後決定加開的場次也是一票難求。


感到備受期待的壓力的同時,舞台劇的籌備也終於進入最後的修羅期。三森忙於每日的排練,就是有空閒回覆訊息也只是簡短幾句;另一邊徳井也沒有時間多執著和三森之間的問題。進入了新動畫配音的準備期,同時又參與遊戲節目的直播,在學業和事業之間,只能在每天睡前看著三森傳來的晚安訊息,苦笑著回覆。


在對方傳來的晚安上方,是自己昨天傳送的晚安。一日一日的簡短訊息堆積成厚重的沈默,讓人別無選擇,只能一次又一次,不斷輸入同樣的詞語。


在那次廣播節目的工作上見過面之後,一直到徳井拿著久保送來的首場關係者門票,和工作人員打過招呼、戴上關係者識別證,敲響了三森休息室的門之前,兩人都沒有見過面。


坐進比以往要更舒適許多的劇場座椅,看著一段時間沒見的三森在舞台上跳躍、旋轉,或是帥氣地張開雙手大喊著台詞。明明不是什麼催人熱淚的戲碼,徳井卻不知道為什麼,不知不覺間看得紅了眼眶。


舞台演出結束之後,徳井帶著被三森所說的“有事想要說”引起的小小期待,和以往每一次一樣,站在休息室外的走廊牆邊等著三森出來。


一邊因為緊張而不斷試著搓熱雙手,一邊想起至今仍讓自己糾結不已的那些事情。


到現在還是不懂那時的彆扭情緒從何而來。任性的說了那樣的、聽起來就像是不願意承認這份友情的話。即使如此三森還是接受了徳井的要求,保持著拘謹而陌生的姿態,錄完節目、離開現場。


就像是兩人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僅僅只是剛好出演了同樣角色而已。連三森離開的背影都沒有機會目睹,走出錄音室的徳井被難以言喻的空虛感影響了心情,直到下一週的節目錄製仍深陷那莫名的低潮中。


雖然對其他同事的關心,是開著玩笑輕輕帶過。


比起應付他人,更不敢面對的是自己。猶如重壓在心口的大石,徳井一直想要找機會向三森解釋。


這次瞞著三森向久保拿票、沒有預先通知就過來觀劇,也半是因著這份歉疚感。


但三森還是像以往一樣,用燦爛的笑容迎接自己、擁抱自己。罪惡感愈堆愈高,到了徳井真的覺得自己不開口道歉不行的地步。


三森表演前說的,想要對自己說的話,八成也是和這些有關吧。明明自己也很清楚這是對三森而言很重要的機會,站在朋友的立場也希望可以好好支持她的⋯⋯卻因為那奇怪的任性,是不是反而造成了三森不必要的壓力呢。


當徳井正因為思考過度而不安,把手指扭成一團時,換上私服的三森笑著蹦進了徳井的視線裡。


「慶功宴一起來嗎?」


「欸、不好吧⋯⋯?」


遲疑地回答著,下意識地提醒自己要開口提起那件事,徳井捏緊衣角。


「那我們一起去慶功宴,就我們兩個。」


像是沒有看見提起勇氣想要說話的徳井,三森一如往常地用著歡快的語氣問。


「欸?」


愣愣的看著一臉燦爛笑容的三森。濃豔的舞台妝因為長時間的演出和汗水已經淡化許多,為了誇張的舞台效果自眼尾拉長的黑色眼線也早就模糊不清。


似乎是特別擦拭過,三森唇上原來鮮豔的紅色只餘下一層淡淡的淺紅。


即使如此,卻仍豐滿的反映著光澤。徳井還看著對方的嘴唇發呆,三森微笑著勾起她糾結成一團的手指,毫不猶豫的轉身往大門走去。


不知不覺跟著三森走出劇場,徳井才剛從對三森回過頭似笑非笑的凝視中找回意識,滿腦子重新考慮該如何道歉。


低著頭看著被三森用手掌包覆住的右手食指,沒有注意到手掌的主人正眨著眼睛,裝作不在意的偷瞄著自己。


兩人沿著劇場的內部通道離開會館,走道連接著的是少有行人經過的小廣場。跟著三森稍快的步伐,幫著推開沈重的安全門。


突然迎面而來的戶外空氣太過冰冷,讓徳井不由自主打了個顫。


走在前面的三森卻像是一點也不畏懼寒冷似的,伸開了沒有拉著徳井的左手,像是被關在教室太久的小學生那樣,表情浮誇的張大嘴巴呼吸著。


徳井口鼻間吐出的白色霧氣模糊了自己的視線,也讓她看不清三森那被路燈照耀得反映出金色光芒的棕色髮絲。


嬌小、美麗的身影。


稍微適應了戶外的氣溫,徳井輕輕咬住牙齒讓自己不再打顫。


「吶,すず。」


手被掙脫開。和徳井保持著半步的距離,三森回過頭來,眨著大眼睛疑惑的歪著頭。


「對不起,前陣子廣播的事情。」


三森先是不明所以地瞪大了雙眼,然後稍微瞇了起來。


「そら也有自己的考量吧。」


收起笑容,三森微微偏著頭。意料之外的溫柔答案讓徳井不知所措起來。


比起無限的寬容,更希望遭到狠狠的責罵,或是任何一種帶刺的反應。


受到傷害的話,就會讓人有種自己做錯的事情得到了應有懲罰的解脫感。明明做好了會挨罵的準備,卻得到這樣的回應,徳井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份溫柔。


「⋯⋯為什麼すず總是這麼溫柔。」


這段時間以來的煩惱糾結讓徳井一直處於恐慌狀態,對於和三森之間的這份友情也愈發患得患失。


一來一往模式的友情,像是和南條之間私下吃飯時輪流買單的模式。或是像久保那樣有話直說、像男孩子一樣直率沒有秘密的模式。甚至是像對楠田,不夠熟悉熱絡但還是能好好聊起來的友誼。能想到的每個人都有她們固有的模式,不會讓徳井感覺不平衡或不安。


但三森就只是無條件的一直在包容自己。


從剛認識時,包容著不善言辭的自己。配合著自己的時間、積極地撥空見面,或是在休息日把徳井硬拉出門。就算是面對假日出遊情緒不高的徳井,都還是用笑容面對。


不只是年齡或是職業的關係,各種方面都讓徳井感覺自己像是被拉著走的妹妹似的。


曾經因為不討厭,甚至是喜歡三森帶來的全新的生活方式,以為自己會慢慢忘記曾經獨來獨往、習慣孤單行走的那個單調的生活模式。


直到最近徳井才終於明白,並不是想要忘記、更做不到真的忘記,遇見三森之前的自己。只是因為帶來這種豐富的新生活、原來的徳井所不習慣的燦爛笑容的人,是那個三森而已。


徹底改變徳井生活模式的三森,溫柔過頭的三森。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超乎預想的依賴著這個人。


因為太過重視,所以更害怕被拋下。害怕總有一天,三森的包容會到達極限。


「因為我喜歡そら。」


有些昏暗的路燈光芒下,三森一字一頓的說著。背對著路燈的橙色光,整個臉陷在影子裡,明明看不清楚五官,卻唯獨看清了那雙堅定的、一眨不眨地注視著自己的深棕色眼睛。


那次語氣僵硬到節目流程變得詭異的廣播,直到好幾年後都還能在網路上找到。


手機裡播放出的聲音讓三森放下手上的雜誌,苦笑著看著徳井。


「為什麼每年都要把這個翻出來。」


明明知道是彼此的黑歷史,每在迎接新年的前一天,徳井卻總是要把那段音頻翻出來。就像是每年的例行公事一樣,讓三森覺得好笑但又無奈。


徳井按著手機螢幕,無視三森的抗議繼續播放著。


想記得當時的感覺。


滿心害怕、惶恐不安地,滿心考慮著三森的事情時的,自己的語氣。


雖然在幾年之後的現在已經非常清楚兩人之間的感情不會那麼輕易磨損消逝,同時卻又害怕會不會在某個自己沈浸在習慣的幸福中,稍稍鬆懈的時候,把傷害慢慢堆積到三森無法忍受的高度。


因為,三森是個擅長隱忍的人吶。


必須記得這份瀕臨崩潰的恐慌,才能時時提醒自己,做到真正的珍惜。徳井是這樣想的。


正因為知道徳井的想法,所以三森雖然無奈,也沒有開口去阻止。


像徳井這樣勞碌命的人,似乎無法一天不擔心自己有沒有做錯什麼。即使已經在一起好幾年,大爭吵小彆扭都經歷過了的現在,徳井還是會在那些失眠的夜晚,悄悄起身凝視、用小心到像是面對易碎品一樣的力度輕輕觸碰著三森。


三森往往不是被徳井那小心翼翼地輕撫吵醒,而是被那雙太過熱切的雙眼凝視著,讓人不知不覺地睡不安穩。即使總是在自己醒後笑著說了沒事,三森卻永遠不會忘記,在自己清醒的那一瞬間看見的,徳井那溫柔的眼神後方蘊藏著的寂寞。


對這樣程度的珍惜感到高興,卻也對徳井在感情的不安全感感到懊惱。


即使很清楚不是自己的問題,仍會想要試著去排解她的不安。


把雜誌闔上,三森從半躺臥的姿勢坐起來,然後向前傾整個人撲進坐在沙發另一端的徳井懷裡。差一點把手機摔落,徳井看著手機滑進沙發和抱枕的縫隙之間,用兩手抱住了突然擠過來的三森。


「怎麼了?」


有些在意仍在播放音頻的手機,徳井一手輕輕撫著三森的頭頂,一手試著伸進沙發縫隙把手機撈出來。三森偏著頭蹭了蹭徳井的肩頸。


「只是——……」埋頭在徳井身上,那熟悉的淡淡薰香味總是能讓三森放鬆精神。


廣播結束的伴奏音樂在當年的徳井充滿精神的道別聲之後悠閒的慢慢響起。回歸安靜的客廳裡只有三森把頭埋在徳井衣服裡以至於呼吸不順的用力吸氣聲。


三森的擁抱慢慢放鬆了力道。徳井像是在安撫小孩子入睡似的,規律而輕柔的,讓手指順著對方的髮流,慢慢從頭頂滑落到最末端。


把那微捲的棕色髮尾纏繞在手指上,然後逆著方向鬆開。再一次回到髮根處,小心的鑽入髮絲之間的縫隙。


對於三森只說了一半的話沒有催促,徳井淡淡的微笑著。


從這樣的角度,除了三森的頭頂以外徳井只看得見她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雖然看不清表情,徳井卻直覺的篤定對方此時肯定燦爛的笑著。


「只是突然、就想要抱妳了。」


甜軟的嗓音輕輕說著。徳井努力忍著不想要被發現笑意,一下燦笑一下嘟起嘴巴,最後用力地勾起嘴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