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作者:百合骑士团
更新时间:2017-08-26 18:47
点击:307
章节字数:20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多日的委屈和无法言喻的感情涌上心头,小仙女觉得自己的视线又模糊了,碎钻石一样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在雪地里,看得希珀心里莫名一动。


她站在旁边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塞隆抽抽噎噎地跪在雪地里擦眼泪,却越擦越多,完全没有要停止的迹象,最终忍不住上前握住了塞隆的手。


这个举动把塞隆吓懵了,一下忘记了哭,就这个松懈的瞬间被希珀拉了起来。


她呆呆地看着希珀和自己交握的手,希珀却没有再看她的表情,有些过于快速地转身,前面传来她一贯冷漠的声音:“回车上吧。”


只是手腕并没有放开,就这样一步步牵着塞隆回去。


到了车上塞隆的眼睛还是红红的,希珀把窗帘放下,然后递给塞隆一个靠枕。


塞隆本能地接了过来,却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睡一会吧。”希珀表情认真地说,“高海拔地方人容易不适应,你路上都不太说话,不排除晕车的可能。”


小仙女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闭上了,谁能违抗高岭之花的意思呢?于是最后被希珀半强迫半勒令地躺下,在复杂的心情中不知不觉睡去了。



希珀在塞隆睡着后放下了手中的书,盯着塞隆的睡脸看了一会儿,直到察觉自己好像又看太久了,才有些诧异的回神,发现自己无法集中精神,干脆离开了车厢坐到驾驶座。


雪已经停了,维吉尔一个人坐在前面呵着手,看到她出来露出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和一位哭泣的少女单独相处了一会就让她安静的睡去,好本事。”


青梅竹马的关系让希珀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维吉尔,别说低俗的笑话,我也是女人。”


“那又怎么样?你不觉得你对小仙女很特殊吗?都牵人家手了!”


“那是因为——”


希珀难得思考了一下,想说“因为之前她牵我手的时候我不觉得讨厌”,但又觉得这个理由只会让维吉尔更加纠缠不休,于是最终她避开了这个解释回答道:


“就我所知,女性朋友之间的牵手及其它都是很正常的行为。”


“女性朋友?”


“不然呢?”希珀不客气地看了维吉尔一眼,“萨莎拉也让我尝试交一些关系好的女性朋友,虽然我本来以为这是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不过她……的确是个很特殊的人。”


说到这里,不知道高岭之花想到了什么,整个表情都变得柔和。


维吉尔看着希珀毫不自知的表情,想反驳些“我认为就算我是女的你也不会这样对我”之类,但最终还是摸了摸鼻子什么都没说。


毕竟谁有勇气承担第二次乱说话的后果呢?


只隔了一道薄薄木板的车厢内,因为没有了希珀的气息而已经醒来的塞隆,默默地听着外面的对话,然后在昏暗的车厢里黯然闭上了眼。



之后的行程都很顺利,小仙女和高岭之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保持着一种相谈甚欢的“表面上的平静”,谁也没有提之前的种种异常,就这样一路进入了任务的终点摩丹露。


森特兰的保皇派们已经在那边等待多时,在听说了战况比想象中还要恶劣后,森特兰支付了他们一大笔任务酬金,有些不舍但绝然地要求希珀尽快远离战乱区。


“想不到他还是个不错的家伙嘛!”三个人到街上进行补给,维吉尔笑嘻嘻地感慨,“出手挺大方的!”


希珀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说:“他在学生联合会时就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如果有治国的机会应该也会做得不错。”


“噢,那我们只能祝他好运了。”维吉尔耸耸肩说,“这地方真没法呆,我们休整下就走?”


街上几乎到处是流民,很多地方都聚集着大量的帐篷,有的人在摆摊,但大部分人都无所事事的样子,他们大多数是人类,可能由于身高的关系,反倒显得当地的矮人居民变得罕见了。


“这是……”


可能因为塞隆脸上实在写满了惊讶,希珀开口解答说:“基本都是森特兰的难民,涌入最近的摩丹露,等待局势稳定。”


“局势真的会那么快稳定吗?”


“谁知道,也许他们一辈子都等不到局势稳定的那一天。”


“嗯……”希珀这句话说的现实又冷酷,但塞隆知道她是对的,在她外祖母从小给她的教育中,战争的始末从来都是充满随机性的。


但也许因为生性温和的小仙女露出了低落的表情,希珀内心居然产生了一丝不忍,而维吉尔就更受不了:“噢!小仙女,别这样,我们早点回去吧!”


塞隆却没有附和,也许这国家破败动乱景象触动了她什么,她有些迟疑地问:“回去?我们就这样回去吗?”


“当然啦!摩丹露的餐厅都被挤到桌山城开业了!我们想吃特产也可以回那边吃对不对?”


塞隆露出了惊惧的神色,显然是想起了被辛辣支配的恐怖。


“可是……”


“噢得了小仙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维吉尔摆摆手打断她,“忘了这些吧,你现在只是第一次做任务不习惯而已!回去后很快就会忘记了,嗯?”


“我不……我不那么认为,”塞隆有些不服气地反驳,“法师……法师们作为联通人间界和神秘界面的桥梁,我们……对人类社会有着更大责任不是吗?”


“可我们只是做任务的法师学徒而已,还不是法师呢?”


这很有道理。塞隆皱起脸,似乎在努力想怎么反驳,她认真地说着:“我们路过元素之门那边的时候,不是看到了吗?巨龙和亡灵的战争导致自然界几千年都无法消除的痕迹,我认为战争……是最不负责任的,放任不管受害者只会越来越多。”


维吉尔用手按住额头:“小仙女,我真要被你感动了,可这是国家动乱,我们也改变不了什么,对吗?”


他一边说一边望向希珀,期待着他的老朋友和他一起打消小仙女不切实际的念头。


可是希珀却看着塞隆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说:“如果我们和森特兰一起攻入王城,那也许能。”


维吉尔长大了嘴巴,一副万万没想到希珀会这么说的表情——


“你怎么了老朋友??你可不像是会管这种闲事的人!”


“维吉尔。”希珀冷冷地撇了他一眼,“你应该没忘记,我是尼斯兰人吧。尼斯兰和森特兰交界,如果放任不管,难民迟早也会进入尼斯兰。”


“噢。”维吉尔嘲讽道,“真了不起,尼斯兰的救主希珀。”


也不知道是谁说目标成为大法师根本不在意国籍的,根本就是看了小仙女楚楚可怜的样子舍不得吧?


“而且,”希珀又横了他一眼,好像在给自己找出更多理由一样,“我以前在色隆克伦受了他不少照顾,找个机会还人情也很正常。”


维吉尔举起手表示放弃,谁能在他老朋友强词夺理诡辩的时候说服她呢?


而本来得到了希珀的支持正暗自高兴的塞隆,这下又因为“希珀为了森特兰留下来”而闷闷不乐的沉默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