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本編·上

作者:ElfinaAshfield
更新时间:2017-08-23 16:30
点击:627
章节字数:56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年最初の雪の華を

二人寄り添って……」


灯火通明的商店街,从街边的展示用电视机里面传出的是十数年前冬日恋曲的广告。

与我差不多年纪的话,大体都能跟着旋律哼唱两句吧。略有不同的是,画面上映出的并不是那位人尽皆知的原唱歌手。

蓬松而柔顺的暗绿齐短发,仿佛与她融合在一起的散发着华丽气息的青色衣装,左眼旁的泪痣正如同点睛的一笔映衬着那姣好的面容。

不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却还是那标志性的神秘异色瞳。正是这对光彩夺目不禁让人联想起名贵品种猫的眼睛,不知道攫取了多少人的心。


而这样一个乍一看难以靠近和接触的她,这次却就跟随着这首家喻户晓的名曲一起进入了人们的心房。从那清澈通透的声音中缓缓流出的爱意,成为了今年这个意外清冷的晚冬里最为纯净的一份温润。


「高垣楓、新カバーシングル、雪の華

好評発売&配信中!」


高垣枫。

大概是现在的偶像业界里最接近「完美」的人。且不说原职是模特,无论是演唱还是舞蹈,抑或是现场的气氛控制和随机应变,几乎没有什么她无法掌控的。而且为人低调,即便有异色瞳也这样明显的特征,也极少有人发现她私下里的行踪。

没人知道她那蓝绿双色的瞳孔之下藏了多少秘密。


……不过,最近我对于名为「高垣楓」的这个人的理解,要与表面上看起来的她要相去甚远。


“啊——啊嚏……”

一不小心站久了点就是这个下场,明明都快要3月份了……

“早上真不该只穿件毛衣就出来的……”事到如今也只好一边裹紧自己的风衣一边快步往公寓的方面赶。


******


“我回来了。”把风衣褪下,托取暖器的福,上面残存的寒意很快就被室内的温度驱逐干净了。

“欢迎回来——美優さん美優さん,快来快来~”同样令人感到温暖的是这个声音。



明明一个月前还很理所当然的习惯于无人应答的黑暗房间,现在却不太愿意去回想。

有时不得不感叹人还真是种贪婪的动物。


声音的主人属于刚刚在街边电视里看到过的处于业界顶点的神秘女神,不过这会儿女神本人正戴着个细框眼镜坐着电脑前悠哉游哉的复习着上次的LIVE录像,身上的墨绿色露肩家居服松松垮垮。


手边还少不了几个啤酒罐。


“天气这么冷,楓さん少喝一点啦”,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其中的两罐,毫无液体应有的重量感。

不由自主的眉毛就摆成了八字型,伸手去拿离她最近的那罐。


“哎哎——”反映着屏幕里那些闪闪烁烁的眼镜背后,她显露出了神似被夺走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的表情。

不得不承认,多多少少有些于心不忍。


“唉……那,楓さん手里的这罐就是今天最后一罐,不能再喝了。”为了这个仿佛血管里面流淌着酒精的人的身体健康,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让步。


“难得明天没有安排多喝一点也没关系的吧——”居然把工作的事情搬出来讨价还价。


尽力不去正视那简直是哀求一样的视线,刚打算将手伸向仅剩的那罐散发着淡淡麦香的液体时,就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护住了。

……反应速度也是超一流。


“唔……我知道啦。这是今天最后一罐了。”似乎终于认输了,她没精打采的低声说道。“美優さん小气鬼。”

最后那句小孩子赌气一样的话就当没听见吧,这么想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要不是我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眼前这个只小我一岁却有着小孩子一样性格的临时同居人和台上那个风光无限的偶像是同一人物。


将时钟拨回至一个月前。


******


“啊啊三船さん,我来送你回去吧,恰好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一下。”


CD的广播剧部分收录结束之后,走出收录工作室所在大楼的我发现藏在高层建筑间的太阳正慢条斯理的抛洒着温柔的金黄光芒。

平常的话这会儿仁奈大概会在休息室里吵着肚子饿了吧,若是用那位散发着神圣气息的小巫女的话来讲,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叫……逢魔之刻来着?

正当我一边漫无边际的回想着最近见到的这些惹人爱的后辈们一边走向附近的地铁站的时候,制作人用一如既往的缺乏抑扬顿挫的语调叫住了我。


“好的,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话。”

“谢谢。那么请上车吧。”


车厢内,引擎的低沉呢喃夹杂着窗外偶尔传来的相似却更加高昂的轰鸣,混合着黄昏独有的愁绪,营造出了一种甚至在最高级的隔音间内都无法匹敌的宁静感。


“那个,高垣楓这个名字,三船さん还记得吗?”

毫无征兆的制作人突然提起了这个在事务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


“啊,记得……高垣さん,现在应该是现在事务所里最热门的偶像……吧?”


虽说是前辈,但是由于担当的制作人不同,最多也只是见过面互相打过招呼的程度。更何况,她所处的高度,也不是我这个新人偶像能企及的。


“是的。现在,高垣さん的住处由于需要整修暂时无法居住,而事务所这边的宿舍和附近的公寓又基本已经全满,所以现在她的制作人在帮她找一个能临时合租的人,时间大概一个月。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留宿就好。”

制作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稳稳的把握住方向盘。


“这边的话,仔细考虑之后我觉得最合适的就是三船さん了。首先与高垣さん年龄相近,其次考虑到你首张单曲发售以后与高垣さん共事的机会应该会很多,个人认为这也是一次能促进两位相互了解与交流的好机会。不知三船さん意下如何?”


…………………………哎?


“……三船さん?”


“……啊?啊。”

理解制作人所说的话本身就足足花了我近十秒的时间。


高垣枫?那个只要台上こいかぜ一响起就能让台下群众陷入疯狂的高垣枫?住在我家?那幢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公寓里?


这番咀嚼让我突然惊慌失措起来。

“不……不行!这不合适!我,我现在住的是那种最普通最朴素的公寓房间,除了我的一些个人行李之外什么都没有,高垣さん一定会嫌弃的!”


“关于这点倒是不必担心,高垣さん原先的住处也是市内一处简单的公寓。据她的制作人所说,似乎也没有太多私人物品。”


“可是——”

脱口而出的反驳在中途戛然而止,然而决定把后半句咽下去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从默默无闻的OL生活到作为偶像出道再到CD正式发售,走到今天不正是因为自己希望做出一些改变吗?如果仍然按照自己的旧习惯处事,也辜负了制作人为我着想的一片心意。


一边催眠似的告诉自己船到桥头自然直,一边做出肯定的但不是那么有信心的答复。

“……若是高垣さん愿意的话,我随时都欢迎。”

从副驾驶的位置瞄向旁边,看到制作人露出了他那辨识度极高的有些僵硬却又真挚无比的笑容。

“好的,我回去就通知高垣さん的制作人,那边应该很快就会和三船さん联络。到时候就拜托了。”


******


结果第二天下午就收到了回复。

“请在这里稍等一下,高垣さん他们应当很快就下来了。”

为了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努力让自己回忆起与对方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是正式签约之后制作人第一次带我参观事务所的时候,恰巧碰到乘坐电梯的高垣さん,虽然那时还没有现在这样的人气,但是即便是刚跨入业界的我也已经有所耳闻了。

似乎和我的制作人也有着相当深厚的交情,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制作人向她做了介绍:“这位是今天刚刚正式签约的三船美優さん,以后可能会有一起共事的机会,请高垣さん多多关照了。”

“我叫三船美優,请,请多指教!”虽说真实年龄比自己小,但是资历上是事务所的前辈,又当前业界瞩目的焦点。在大人物面前自己的声调还是不由自主的高了起来。


“来了新同伴呢!我叫高垣楓,以后也请多指教啦,三船さん。”抬起头来看到的是满面笑容的高垣さん。与电视上看到的印象不同,有着相当的身高,穿着普通服装给人的感觉甚至有些瘦弱,虽然由于泪痣和瞳色的缘故还是有种神秘的气场,但是本人性格似乎并没有那么神秘,反觉得拉近了些距离。

很快电梯到了高垣さん要去的那一层,“那我就先走一步啦,制作人,三船さん。”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制作人突然开口问道,“三船さん对高垣さん的印象如何?”

“哎……?那个……很漂亮,有些神秘感,但是也不像电视里那样距离很遥远……啊!并不是说高垣さん冷淡……”


制作人摆出了招牌的僵硬笑容。“看来很投缘啊。”


记忆回溯到这里,抬起头正打算把思绪抽回现实的时候,却发现一蓝一绿的双色眸子在半米开外直直盯着我。

“高,高垣さん?!”

“哎呀抱歉,因为三船さん的表情挺有趣的,没留神就盯着瞧了一会儿~”摆着八字眉的自嘲和记忆里的那笑容并没有太大区别,多多少少让我的紧张平复了一些。

“三船さん的表情真的是sanctuary呢~”


呃……这种时候我该跟着笑吗?

“这边才该说对不起……”总之道歉比较稳妥。


伴随着嗒嗒嗒的皮鞋声响,高垣さん的制作人也随后赶到。“真是不好意思,刚刚开会迟了一会儿……”他呼呼喘着气,“大致的情况相信三船さん已经知道了,这边就不再过多说明了。虽说时间不长只有一个月,还是给您多添麻烦了。”说完,冲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跟随着高垣さん也同样,“三船さん,请多指教。”

事务所顶尖偶像及其制作人冲着刚刚决定出第一张CD的新人偶像鞠躬这大概也算是三船美优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荣幸时刻。


“哪,哪里哪里……这边才是,高垣さん不嫌弃就好了。”我也不停的鞠躬示意。

“总之先请进吧。”制作人打开了会客室的门。


双方坐定,正对着我坐的高垣さん脸上带着的微笑感觉比记忆中的要更加柔和。


简单的说明了我这边公寓的大致情况以及基本生活条件之类的事情之后今天的这次临时会议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双方起身,两位制作人谈论着手续之类的事务就先走出了房间,而高垣さん这时却刻意放慢脚步,随后偷偷关上了门,开口说道:“三船さん,能单独跟你说两句话吗,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哎?啊,请讲。”突然显得有些安静的会客室让我有点紧张起来。


“那个……毕竟马上就要住在一个屋檐下了,能,能不能直接用名字称呼你?……啊,当然,我的话,叫楓就可以了!”

“……哎?”

“啊啊没,没关系,不愿意也没关系的!毕竟现在刚认识嘛!那个,突然这么讲是有点突兀啦别在意!”


不,不对。这还是那个高垣枫吗?眼前这个扭捏害羞的她跟台上以及之前遭遇时的印象实在是相差太远,让人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看到对方有些失落的表情我才慌忙解释:“啊,不是不愿意啦,只是有些突然罢了……那个……楓……楓さん。”

话音刚落,楓さん脸上仿佛字面意义的雨过天晴一样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嗯!美優さん!”


那是第一次真正的认识她。


******


现在回想起这个情景,我只能说那时的自己也只了解了她完美形象之下的那冰山一角而已。

但无论如何,我丝毫不后悔当时自己做出的决定。


“——さん,美優さん!”

一时完全沉浸在往事之中,以至于我根本没注意到依然护着啤酒的高垣小姐的呼唤。

“……啊啊不好意思,走神了。”

“又在想什么事情呐,都已经下班了就别考虑那么多了~”得到了我的许可,她轻松的拿起易拉罐自顾自的倾了倾,眼前那白皙修长的脖颈微微起伏。

“啊,不是工作……是一个月前的事啦。”


她抬起眼睛,眸子在眼镜后面闪烁。


“说起来,美優さん刚刚的表情,跟那时候很像啊。”

虽然自己总是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很少,但是很明显她观察我起来比我自己要更加仔细。

“哎,是吗?”

“果然自己不知道啊——美優さん在想什么向来都是写在脸上的。”

有那么严重吗……


“不过这样推理一下的话,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也在想过去的事情吧?”

“呃——”

“具体是什么?”

不妙,感觉她的好奇心已经被挑起来了。完全就是那种猫见到逗猫棒在眼前晃动的眼神。虽然这么想有些不恰当。

“美優さん刚刚脑海是不是在想些很失礼的事情啊?”现在她脸上完全一副寻我开心的表情。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


“嗯……那个……话说回来,急急忙忙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走投无路的三船美优选择了生硬的岔开话题。

视线无处安置,结果她手里的啤酒罐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哎呀,美優さん不提都快要忘记了,这边这边——”楓さん摘下眼镜,站起身。

但是我并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轻松的让话题溜掉,我一头雾水的跟着那抹墨绿色走向厨房。


******


“锵锵~”

一进厨房,扑面而来的是饭菜的香气。

说来厨房的门一直是紧闭着的,也就是说是故意为了不让气味跑出来……

“……难,难道是楓さん?”

她的眼睛弯成了一轮新月,“美優さん,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明天?明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眉头紧锁,搜肠刮肚的思考了一阵子,果然还是没有头绪。

“嗯……楓さん来到我家整整一个月?”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最接近。

哪知对方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是,是这样没错……哎,依美優さん的个性,大概想的到会这么说……”


无论是制作人也好还是眼前这位也好,大概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就像是透明人一样吧。


“是你的生日啦。提前祝你生日快乐!美優さん!本来想订蛋糕的,后来觉得到了明天大家一定会给你庆祝,与其订蛋糕不如做好菜两人一起吃会更开心一点。也就当作这段时间以来美優さん照顾我的回礼吧,这几周晚上都很晚才回来嘛。不过惭愧的是虽然一直是自己独住但是厨艺完全没有长进,只会做些简单的——美優さん?”


……是这样啊。明天是自己生日啊。

倒不如说,有多久没像这样有人专门为自己庆祝过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只是一名普通的OL,在办公室里做着谁来做都一样的工作,挤着永远因拥挤而燥热的电车,混在人群当中毫不起眼。

我只记得,远在老家的父母打了个电话来祝我生日快乐,至少听到了好久没听过的父母的声音,也算是种满足了吧。


饭菜的香味直直的钻入了鼻腔,随后就感觉到脸颊上有什么东西湿湿的。

“哎?!美優さん怎,怎么了吗?!哪道菜太辣了吗?!不好意思啊我之前一直自己一个人吃饭对口味不是特别了解,不过我应该没有放太多辛辣的……”


这种时候突然迟钝起来这点也是她的长处吧。

我做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啊啊,没事的。只是太久没人跟人庆祝过生日了,稍微有点感动过头了。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楓さん。”

“这点小事何必道谢。一个人住的滋味我也懂啦……”她也挂上了我很熟悉的苦涩笑容,眉间的微小皱纹包含着她的理解及由此而来的善意。


“话又说回来,最近确实感觉美優さん总是心不在焉的啊。”似乎是为了尝试摆脱这稍显湿润沉重的空气,她这么说着。

虽说本来自己就是那种思绪不怎么容易固定的类型,不过这几天是有点严重。

“有什么心事吗?要谈心的话我随时欢迎~”


也许并算不上什么心事,但不在状态也是事实。万幸工作上没有出现什么大纰漏,最多也就是在练习的时候被教练多说两句的程度。

只是,面对几天后眼前这个平常根本不舍得给自己做饭,然而却清楚的记得同居人的生日并为她下厨的人就要搬回去的事实,自己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舍不得。


舍不得……如果真能这样简单概括就好了。

想象了一下回归之前寥落状态的自宅,心底的不安就像是混在水中的淤泥一样被渐渐搅动起来,裹缠住了刚刚那水面之上阳光一般的感动。


三船美优似乎只花了三周,就建立起了这样类似依存的关系。到底是因为自己多年来被孤独麻痹的感情被再次激活了,抑或只是因为自己实在太弱不禁风了。

但是请你留下来这几个字,现在无论如何还是说不出口。


“眉毛,又变成八字形了。”

“虽然美優さん似乎现在不想说……但是只要你愿意的话,我随时洗耳恭听。”

楓さん的表情跟当时在会客室两人独处时的表情一样:真挚,还带着些许的不安。

“——总之先吃饭吧!”随后便立即像平常一样换上了愉快的笑容。


******


“我吃饱啦!”

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着这几天各自工作中的见闻时,方桌上的碗碟渐渐空了。

“怎么样?手艺还行吧?”收拾好碗筷站起身,在水龙头的流水声和餐具碰撞的清脆声响中她问道。

“嗯……有股楓さん的味道。”并不是她工作时身上裹缠的那种经过精心设计的香水味,而是平常休息时散发出来的自然的味道。淡淡的秋天的味道,很奇妙。

“哎——总感觉只有味道一般的时候才会这么给评价啊。”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多少能想象出她嘟起嘴的样子。

“啊,绝对不是说不好吃。”我补充道。“应该是说楓さん的味道我比较熟悉,所以比较安心……呃,怎么说好——”

“嘻嘻~刚刚开玩笑啦,我知道美優さん不是那个意思~”从背后望去,看到双肩随着笑声轻轻抖动了两下。

“只是啤酒味道重了些。”某道菜中的淡淡啤酒香大概只是为了提升口味的鲜度,但是作为捉弄我的回礼,我故意补上了这一句。

洗碗声连同她本人的动作都如同按了播放器上暂停键一样顿了一秒。

“下,下回注意……”声音这回是真的低沉了下去。

“我刚刚也是开玩笑啦~”

“美优姐姐欺负人——”

不得不说,楓さん配音的仁奈还真有几分神似。


人物相关的思考与故事发展动机:
高垣枫:在346Pro头牌的完美形象之下嗜酒且热衷于冷笑话,但这两点其实也是她用来掩盖自己完全不擅长与人交际,或者说用来和人保持距离的一种手段(但本身对酒的热爱是发自真心的)。
对于后辈的美优,最开始在意主要是因为两点,一是年龄相仿,二是不同于自己和瑞树(本次未登场),在这个年龄段才第一次进入娱乐业界(广义,枫之前当过模特,瑞树是电视台主持人),比较罕见。
自己需要临时合租这件事在拜托给自己的P之后并没有深入思考过,在知道对方是美优之后有些期待的同时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如何把握和同居人之间的距离,对于自己未曾经历过的共同生活感到了一些不安。不知如何处理的情况下,由于不想给人留下过于冷淡的印象所以才有两人初次单独谈话时那不太自然的状态。
在同居的一个月内被美优自然的善意和温柔所吸引,虽然对于之前的她来说独自奋斗已经是一种习惯,然而经过这一个月的同居她发现自己并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回到之前独居的生活中去。然而,想留下来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自己又不想给对方添麻烦,很烦恼。
与此同时枫通过对于美优的观察,觉得她并不像她自称的那样容易随波逐流,相反对于已经下了决心的事非常坚定执着。反观自己一路走来的过程好似机缘巧合的连续累积,觉得自己才是飘忽不定的那一个。
彼女の願いは、ある種の甘えか、執着心なのか、それとも両方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