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作者:百合骑士团
更新时间:2017-08-20 18:55
点击:415
章节字数:43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终于,塞隆的异常行为惊动了她的小伙伴们,以露娜为首的朋友们在历史课上包围了她,严肃而直白的提出:“你是不是喜欢希珀”这个问题。


猝不及防的塞隆脸一阵红一阵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而向来显得又美又聪明的小仙女表现出这么窘迫的样子,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什么!!!这原来是真的?!”斯维斯最先惊叫了起来,随即被姐姐捂住了嘴。老师不悦的往这边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继续上课。


“……早就能看出来了吧,你们真是太迟钝了。”卡罗琳叹了口气,确定斯维斯不会再大惊小怪后才收回了手。


“你早就察觉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蠢姐姐?”斯维斯不满地说。


“自称小道消息之王却对身边的事情一无所觉,应该自己反省才是吧,蠢弟弟。”


“好了先停止!”露娜打断了双胞胎的跑题,“那你们在交往吗?”


塞隆被这句话噎住了,心跳都因为这个词停了一拍。回神后却赶紧摇头说:“没有!怎么!怎么可能……她……”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她估计都不认识我。”


想着这句话等于已经默认了,塞隆突然有种轻松的感觉,和朋友们谈一下自己喜欢的同学,好像也并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就像露娜经常会跟大家报告自己喜欢的人,只是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可露娜却皱着眉:“那么说是你先喜欢她的?我输了?”


“输?”塞隆也皱起眉头,“怎么回事?你用我打了什么赌吗?”


“没有没有!”露娜赶紧否认,“只是我们一个小幻想罢了,毕竟你们那么般配,简直是王道cp啊!”


“别乱说了……”塞隆嘴上迅速否定,心里却小小的开心着。


“怎么会是乱说呢!全星歌堡没有比你们更般配的配对了!”露娜说完又幽幽的叹了口气,“……不过我本来以为会是她先被你吸引的,毕竟我们小仙女温暖又阳光,我还以为冰冷的高岭之花会先动心呢。”


“没有……都说了怎么可能……”塞隆继续否认,声音却越来越微弱了。“希珀先喜欢她”这个幻想太有诱惑力了,吸引着她忍不住也幻想了一下……如果是希珀来找她告白,她一定马上就答应了。或者如果收到希珀的情书……她也……


“其实也没有那么悲观,”唯一还有心思记课堂笔记的卡罗琳一边记一边从容地说,“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为什么那么觉得?”


“直觉。”


“……”


“对!”露娜马上接口,“但首先你这样是不行的,要增加你们的相处时间,然后积累好感度,接着才能触发剧情任务……”


“等等露娜你在说些什么?”


“总之,就是要刷声望啊!谈恋爱就交给露娜姐姐吧!”


露娜兴奋的样子让塞隆有隐隐不安的感觉。这个感觉在她下课后去契约法术研究协会时成了真。


还没有开门,就听到了里面传来欢声笑语,和这个冷僻的楼层都格格不入。塞隆狐疑的打开门,里面坐的居然是露娜和维吉尔!


“塞隆?终于来了,快进来!”相谈甚欢的两人看到塞隆后中止了交谈,露娜十分自然的招呼她,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会员一样。


“……你们怎么在这里?”塞隆发问道,眼神却不怎么友好地盯着维吉尔。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到维吉尔,对方真的算是个英俊的少年,还带着一丝很受女生欢迎的风流倜傥感。


因此,更让人不爽了,简直想马上把白手套砸到他脸上。


察觉到她的敌意,露娜赶快打了个圆场:“噢别这样,学长们说他们以后不太来了,让我们挂名当会员,这样协会就不会因为注册人数不足被取消了!而维吉尔——”她做了一个介绍的手势:


“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


“……战略合作?”


“是啊小仙女!”维吉尔笑嘻嘻的插话,“听说你想追求我的老朋友?”


“……”塞隆没有回答他,只是冷冷横了露娜一眼,意思是“你这个叛徒”。


露娜赶紧举起手:“别这样嘛!维吉尔和希珀没什么的,他也不会乱说,我们之前有过不少合作的!”


“没错,小仙女,”维吉尔也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屋顶,“我向慈悲的父或者龙神起誓,我和我的老朋友一辈子都会维持纯洁的友谊!”


接着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手帕,假装低头擦着眼泪:“事实上我还很欣慰呢,我一直担心她直到宝贵的青春期结束都不会知道恋爱的美好,我简直为她操碎了心啊!”


最后他收起了手帕,正色着对塞隆说:“而你是我目前见到最有希望拯救她的人了,是我心目中的种子选手呢!”


塞隆不知不觉被维吉尔逗笑了,敌意消退了许多。维吉尔太爱演了,脸皮很厚的样子,难以想象这样和希珀大相径庭的人却是希珀的朋友。


露娜看到氛围缓和了下来,高兴地说:“很好!现在我们战略指挥部已经成立了!”她把塞隆拉过来坐下,对着维吉尔说:


“其实我们小仙女也是个书呆子!我以前也很担心她不会谈恋爱了,所以她现在遇到了一点小困难,需要我们指挥部进行协助。”


“噢好说好说!我觉得还是挺有希望的。”


塞隆一边觉得异常窘迫,一边却忍不住问:“为什么这么觉得?该不会也是直觉吧?”


维吉尔哈哈大笑:“没错,就是直觉。”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不会说希珀也注意到了塞隆。不会说那天在猎鹰堡屋顶,本来只是去看“傻瓜们的实战演习”的希珀意外看到塞隆“引动了风”之后,希珀的身边也瞬间出现了旋风。


根据他对希珀的了解,那是他的老朋友内心波动的反应。


“你们是同类,适合呆在一起,不是吗?”


塞隆沉默了,同类,是的,第一次见希珀,她就已经深深的有这种感觉了。这世界上,难得的、也许是唯一的,同类。


为什么,你还没有注意到呢?


“如果……只是我的错觉呢?”


“噢得了吧小仙女,你可千万别这么想!”维吉尔在椅子上往后仰去,“就我老朋友那一副禁欲的小白脸样,你要是放弃的话我保证她要孤独终老了!”


塞隆又被维吉尔的话逗笑了,也许维吉尔是世界上唯一敢这么形容希珀的人吧。她心里对维吉尔的警戒也终于安全解除了。


“维吉尔……是个好人呢。”


“接下来我这个好人要告诉你更好的消息了。”维吉尔对她眨眨眼说。


“是什么?”塞隆好奇地问。


“希珀最近都会经常过来这里,希望你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她为什么……”


“嗯——她最近在做一个烈度公式的研究,但因为总要燃烧卷轴,宿舍已经禁止了,以后准备把实验都搬到这里来。”


“烈度公式?”塞隆想了一下,“是想验证平均值吗?”


“看,我就说你们是同类,我可不想听这些问题的细节!”维吉尔吹了声口哨,“没错,但这很烧钱,所以她已经快没预算了,正在拼命写卷轴卖钱——这难道不是你的机会吗?我听说你只是在餐馆里打了架就给出去一个金条?”


塞隆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露娜也插嘴说:“这种事情我也知道,听说对方是契约法术研究协会会员,但因为拿出一大笔钱所以餐厅老板也不愿意追究,监察委员会只是记录一下就结束了。但一听就知道是你吧?你只要把这些钱借给希珀,然后再让她分期还,每次还的时候都顺便邀请她吃顿饭,一般人都不会拒绝赞助商的要求啊!”


“没错没错,”维吉尔愉悦的说,“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小仙女,被打的那些人是“星歌堡凭什么让伊兰那么嚣张”协会成员,然后里面还刚刚出现了希珀分部,你是因为这些去教训他们的吧?哎呀,为了我的老朋友而打架,真让人感动……”


他的声音还没说完,门哗啦一下开了,希珀站在门口,身后跟着拿着一堆卷轴的水领主。


刚才还在一唱一搭调侃塞隆的两个人都停住了,谁也不确定刚才的话高岭之花听到没有。露娜最先反应过来打了个招呼,希珀朝着露娜和塞隆简单的点了下头后对维吉尔说:


“你怎么在这里?”


“哎呀路过,来看看你,顺便找露娜有点事情”,维吉尔朝露娜使了个眼色,“我们出去说?嗯?”


反应迅速的露娜姐姐也马上响应:“好的好的,那我们先走了!塞隆,回见!”


“呃——嗯——”塞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两个人挤眉弄眼的走了,半晌才意识到这是她和希珀第一次独处,整个人都僵住了。


而希珀早已经走到角落里,坐在水领主变的沙发上,召唤出一只土之子当桌子开始写写画画,旁边果然堆了很多卷轴。


活动室里安静极了,连窗边的雪莉都没有任何动静,塞隆耳边全是自己的心跳声。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开始慢慢移动,假装自己在参观活动室,这样就能在移动过程中时不时看到希珀,但很快她又不经意的从窗户反射里看到自己居然在同手同脚的走路,脸刷一下红了。


还好希珀头都没有抬过。可这也证明....紧张的只有自己,希珀一点感觉都没有。


塞隆泄气极了,希望这一刻无限的被拉长下去,又希望事情真的可以有什么突破。


最终在漫长的纠结里她闭上了眼睛,握紧拳头走到了希珀面前。


“那个……卷轴……”开口后才发现自己的语无伦次,一下子更加紧张了。


希珀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她,灰色的眼眸里没有任何的波动,好像就只是在面对一个普通同学,每天大概要面对十几次跟她借作业的那种。


这种眼神让塞隆的心忽然冷了下来。这个瞬间她有点悲伤的想着也许不应该过来,和希珀说话的次数也许是有限的,说一次就少一次,而她还这么轻率的就浪费了。


但也已经来不及了。她有些灰心丧气地说:“……我听说你最近在做卷轴烈度公式的试验需要预算,我可以……嗯,我可以借给你钱。”


两人之间一时沉寂了下来,塞隆想着也许她要拒绝了,希珀的确不像是会跟别人借钱的人。


可希珀却突然意外问:“为什么?”


“呃?”塞隆有点措手不及,她的确听了露娜和维吉尔的建议提出了借钱,但还没来及想好理由。


可是希珀还看着她呢!


塞隆大脑高速运转着,结结巴巴地说:“呃……!那个,家里给了我一些钱,但让我不要乱花,可以学习着投资什么的,可我也不太懂,总觉得放自己身上很快就花掉了,还不如借给别人……”


说到这里她觉得这个理由编的太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又赶紧补救说,“而且我也很奇怪烈度公式里的常数不够经典的问题,如果能有答案就太好了,所以、所以……”


后面希珀好像没在听,只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想了一会,最后点点头说:“好的。”


然后她低下头打开一个本子,拿着笔写了什么,接着又问:


“你能借多少?”


塞隆还沉浸在宣判结果居然如此理想的巨大喜悦中,满脸都是挡不住的开心,被这么一问又有点茫然,她试探性的问:


“呃……5000?”


希珀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来有些古怪的看着她。


塞隆一下慌了,忙不迭地说:


“不不……1万?”


希珀这下彻底放下了手里的笔,灰色的眼睛从上到下把塞隆打量了一遍。


最后她说:“……不,5000就行。”


塞隆彻底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手里全是汗,但心情却抑制不住的雀跃,她尽了极大努力压制住自己想大喊大叫的冲动,尽量平静的对希珀说:


“好的那我先走了,明天来给你。”


这样明天也可以再见面了,真是太棒了!塞隆为自己的小心思得意不已,然后在希珀点了点头后迅速离开了活动室。


就算是她身上也没带这么多钱,她得赶快传送回家去拿!


拉克瑞玛和外祖母对她突然回来很惊讶,在塞隆表达了来意后,外祖母一口答应了。


可拉克瑞玛却表示质疑:“你突然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呃……呃……”塞隆心虚极了,“买书……”


拉克瑞玛眯起眼睛:“什么书家里没有?”


这是实话,在解除了巫妖威胁后,外祖母和母亲毫不客气的霸占了祖先的城堡,这里富可敌国,藏书馆更是丰富的一塌糊涂,比起“人间界”的藏书只多不少。


“……”塞隆也觉得这个理由站不住脚,于是赶快改口说,“我们最近加入了社团,还有一些研究也需要经费——”


“噢行了吧——”外祖母打断了母女俩的交谈,“培养孩子多少钱都值得花。再说我的小塞隆本来就是公主,这整个大陆都应该是她的,何况区区——”


“母亲,我不是不准她花钱,只是——”


塞隆第一次在外祖母和母亲的育儿矛盾中走了神,满脑子都是外祖母刚才的话,有生以来大概是第一次有点憧憬“假如自己是公主”的情况。


如果……如果有那么一个世界,我还是公主……我就有权接近她,要求她做我的伴读,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


……打住!怎么感觉陷入了奇怪的循环。塞隆意识到自己的想入非非,一身冷汗的回了神。赶紧找了个“明天还得上课我先回学校了”理由匆匆撤退了。


但还是在去传送门的走廊上被妈妈截住。


“等一下,塞隆。”


塞隆深感不妙,但还是不得不站住。


拉克瑞玛围着她饶了一圈,缓缓地问:


“你交男朋友了?”


“没有!妈,你在说什么!”


“嗯……你只是没有金钱概念,但并非是大手大脚花钱的孩子,突然要这么多钱,该不会是被坏男人给骗了吧?”


塞隆疲惫的用手揉了揉眉间:“……真的没有,妈妈,我们只是做试验。”


“是吗?”拉克瑞玛还是有些怀疑,“那我也得提醒一下你,我们家族的人喜欢的类型都很一致,年轻的时候也容易做出冲动的事情,你要注意保护自己。”


“好的……妈妈,”能感受到母亲是关心自己,塞隆缓和了一些,“不用担心,我可以走了吗?”


“嗯。去吧。”拉克瑞玛温柔的笑了,目送着小少女往传送阵走去。


可塞隆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回头问道——可能也是她出生后第一次对这件事感到好奇地问道——


“……对了妈妈,我能问爸爸是什么样的人吗?”


“唔……”拉克瑞玛用那张和女儿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会说:


“……禁欲系的小白脸?”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