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独一无二(by 22)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08-25 00:37
点击:1295
章节字数:44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晨七點,一抹白色的身影快速地從醫院走出,一邊疾走著、一邊頻繁地確認手機裡的訊息。



沒多久張揚的紅色跑車便急速駛離醫院門口。



坐在駕駛座上,手握方向盤的真姬,渾身散出暴躁的氣息,那頭雜亂的頭髮,沾上墨水而泛藍的醫師袍袖口,每一樣都讓她顯得狼狽不堪。



實在不能怪她是這副糟糕的模樣。



距離妮可失蹤至今,已經一個禮拜,原以真姬的性子,肯定是沒日沒夜的四處奔走,尋找自家愛人,但在這節骨眼卻偏偏碰上連續值班的日子。



超過72小時的連續值班,再加上心中掛念妮可的事情,使得原本做事極為嚴謹的真姬竟紕漏百出,好在盡是些瑣碎小事,倒不至於鬧出什麼醫療糾紛。



但真姬的指導醫生就看不下去了,隻手便將真姬拈出科室,大罵道:「沒收心就別回來了!」



真姬哪受的了這般羞辱,長這麼大就連他父母都沒罵過她,於是她便氣沖沖的離開醫院。



盛怒中的真姬不經意瞥見後照鏡裡的自己,倏地愣在當下。



──真是不像話的模樣,也難怪會被趕回家。



她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龐大的無力感猛地朝真姬襲來,自那件事情後,她一直都害怕失去妮可,覺得自己沒有她不行。



而事實証明──



她真的不能沒有妮可。



妮可不在身邊,也不過才短短一個禮拜,真姬不僅鬧胃病、睡眠不足,甚至連基礎的照顧自己的起居與鞏固形象都做不到。



整個人落魄不堪,散發著頹廢的氣息。



病人看到這樣的醫生,是無法放心接受治療的吧?



真姬手握方向盤,恍神地思索著。這時,一股刺鼻的味道衝進鼻腔,嗆得她止不住咳嗽連連,被眼淚所模糊的視線中,隱約可以看見跑車前端竄出了大量的濃煙。



真姬急忙方向燈一打,向一旁的路肩靠去。大略檢查了一會兒,車子似乎出了點問題,真姬拿出手機打算叫道路救援,沒料到手機竟這時『叮』的一聲,低電量自動關機。



「搞什麼……?」真姬錯愕的與手機大眼瞪小眼。



但不管她怎麼嘗試,手裡的手機似乎絞盡了最後一絲電力,依舊黑屏一片。



「可惡──!」雙手洩憤似的敲在方向盤上,隨之而響起的喇叭聲衝破雲霄。



劃破了這個寧靜的早晨──



同一時間不同地點,也有人發出了極大的聲響。



『喀鏘』



有著金色花紋的高級茶杯就這麼落地摔個粉碎,清脆的聲響吸引不少的目光,但犯人卻像是毫不介意般,頭也沒抬的,視線仍然埋在手上的報紙中。



「絢瀨姐妳怎麼……」一旁的小林著急地彎下身,卻正好對上走過來的服務生,「抱歉抱歉,一會兒賠款的帳單麻煩交給我。」



好不容易從斗大的頭版標題裡回過神,繪里抿了抿唇,放下手上的報紙,順勢從外套口袋掏出手機,翻找著聯繫人的頁面。



一旁的小林,也好奇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居然讓處變不驚的絢瀨繪里如此失態,偷偷喵了一眼繪里剛剛在看的報紙,卻忍不住驚呼出聲,「欸欸欸──什麼!?絢瀨……」



話還沒說完嘴就被摀上了,接到繪里警告的視線,小林趕忙閉上嘴,低頭協助服務生撿拾茶杯碎片。



終於在電話頁的最底部翻到代理經紀人的電話,抬手正要按下撥出鍵時,手機卻突然震動起來,繪里凝神一看,居然正是自己要找的人!



「喂?羽宮小姐,那個……」電話接通,繪里才講沒兩句話便停了下來,靜靜地聽著電話另一端的解釋。



「絢瀨,跟遠山的那個誹聞,妳就稍微對應一下吧,為了宣傳效果。」羽宮簡短的交代道。



「等等、羽宮小姐……」



「妳應該也很熟練應付這些事了,我這邊還要忙,先這樣吧。」羽宮那邊聲音很吵雜,似乎正在給藝人做髮型,她說完後便掛了電話。



嘟嘟嘟嘟嘟──



繪里錯愕地望著顯示已結束通話的手機,好一會兒才將之掛掉。



演藝圈一些不成文的規定繪里還是懂得,畢竟她也進這圈子有段時間了,炒誹聞來這檔事,雖不能算駕輕就熟,至少對她也不算難事。



誹聞這東西,原本繪里也不怎麼在意,只將它當作工作的一環,該怎麼對應就怎麼對應,再說其實繪里也沒有特別做些什麼,誹聞這東西就源源不絕的出現了。



但這次這個誹聞,繪里就有點不情願,除了誹聞的對象不停地給戲拖進度,實在沒能產生什麼好感外,另一個原因就是,她已不是以前那個孑然一身的絢瀨繪里!



女朋友的心情,還是應該要顧及一下的吧──?



悄悄地瞥向不遠處的餐桌,與導演面對面共進早餐的海未,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聊著,海未還時不時點頭贊同及輕笑出聲。



在海未的桌上,有一份今早的報紙,被攤開放在海未的手邊。以那個相似的版面內容,繪里堅信海未絕對有看到這則聳動的頭條,但海未卻仍像個沒事人般,坦然自若的與導演搭聊著。


繪里原先以為海未會十分關注這則新聞,甚至會忍不住向自己詢問些什麼……


──但卻什麼都沒有。


這讓繪里不免有種的難以言喻的失落。




收回視線,繪里悶悶不樂的對助理說:「小林,麻煩再給我一杯茶。」



助理應了一聲,急急地去給繪里取杯子,留下繪里一人坐在位置上,時不時以帶著些許怨懟的眼神瞥向導演那桌。




但繪里很快便沒有餘力可以思考這些事情。




吃過早餐後沒多久,戲便開拍了。今天是室外戲,內容大致為:了解事情真相的女主角,再也無法承受地崩潰,往懸崖的位置奔去,男主角既心疼又驚慌的追在後頭,試著要阻止對方做傻事。



照理來說這樣的鏡頭,演技到位的狀況下,會盡量在幾次就到位,避免過度的體力消耗。



但果不其然的,今天男主角的演技依舊掉線,無限輪迴的cutcut命運再度到來,一次到位的繪里只得坐在旁邊,無奈地望著這猶如鬧劇般的場景。



等的有些無聊,繪里便邊喝著水、邊拿起台詞本閱讀著。



等到導演再叫喚她時已接近中午,看著倒在旁邊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的男主角,繪里強忍著鄙夷的情緒,微笑著拿罐水遞給他後,走到導演身邊。



導演指著劇本上的某個段落,說道:「繪里,等等先拍妳的這段戲,妳的狀況很好,可以一次到位的話,不會拖到太多時間。」



這導演也算得上良心導演,從不耽誤演員的休息時間,這次被逼得掐著放午飯前的零碎時間趕拍,也實在是辛苦他了……



繪里在心中叨念著,面容卻與之相反的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好的、沒問題,我會盡力一次到位的。」



注意到周圍傳來工作人員們期待的目光,繪里自然也懂得大家飢腸轆轆的心情,這已經不是盡力,而是非得一次到位了。



然而,繪里的笑容卻依舊感受不到半點壓力,明媚而耀人。



然後,不負眾望的,這部分的鏡頭果然是一次便到位。



掛著疲憊的笑容對應人們的稱讚,繪里好不容易才走回助理幫她準備的小凳子旁。一坐下,還帶著溫度的飯盒便送到她腿上。



「小林,謝謝。」虛弱的朝助理笑笑,繪里卻沒有馬上端起飯盒用餐,只是彎下腰將放在地上的寶特瓶拿起來。



在接近正午的豔陽下,於完全沒有遮蔽物的場景進行拍攝,就算只有短短十幾分鐘,也讓繪里覺得口乾舌燥,不只難受、隱約還有些脫水的感覺,在這個狀況下,繪里第一時間需要的不是飯、而是混雜水的運動飲料。



但似乎是小林的經驗不足或觀察不夠細微,以至於他完全給錯物品。



繪里輕輕的嘆了口氣,突然想念起海未前幾天端給他的香草茶,思索至此繪里像突然想到什麼般,四處張望著。



但是,不管繪里在這麼大動作的東張西望,卻始終無法找到那抹讓她心動不已的身影。



這麼說來,好像從早餐後就沒有看到海未的蹤影了……是有什麼其他的事嗎?



見不到自家女友綺麗的身影,繪里大失所望的低下頭,打開飯盒,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



最後,直到下工前,海未都沒有來拍攝現場。





繪里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飯店,也不休息地就往海未的房間趕去,但不論她怎麼敲門,大門始終深鎖著,也沒有人來應門的跡象。



困惑不已的她只得返回一樓詢問櫃檯。一問之下才知道海未退房了。



得知了這樣的消息,繪里一陣晴天霹靂,但也不好直接發作,只得摸摸鼻子黯然地往自己的房間走,邊走還邊回憶著是否自己做了什麼事惹對方不開心,才會得到這樣的對待。



早上沒機會聊天……也沒有來探我的班,甚至什麼也沒說就把房間給退了……



處在整天沒獲取海未能量,而失魂落魄的繪里,連從包包內拿出門卡的力氣都沒了,折騰好會兒才進了房間。



但進入房間的瞬間,繪里卻又像突然想起什麼般,發瘋似地翻找著自己的包包。好不容易從裡頭找出手機,繪里滿心期待地望著那5.5吋的螢幕,微微顫抖的手點開訊息頁面──



但海未並沒有給她發訊息。



自暴自棄地將手機往床上丟去,繪里打開電視將音量轉大,讓聲音充盈這空曠且寂靜的空間。



抄起床上的浴袍,繪里轉身往浴室走去,就在她一腳剛踏入浴室時,一個熟悉的嗓音從電視機傳來,繪里先是一愣,隨即轉身奔回電視前。



果不其然的,電視裡頭的正是她一整天不見蹤跡的女朋友──園田海未。



繪里就這麼盯著電視裡面海未的臉,遲遲無法回過神來。



海未上的是一個談話性節目,斗大的標題寫著還未上映就沸沸揚揚的電影名,作為特別來賓的海未,上了些妝,卻沒有過度的脂粉味,襯得她原先就明亮的雙眸更為水靈動人,美的讓繪里無法移開目光。



「對於今早的誹聞,園田老師是怎麼想的?聽說您這幾天都有在劇組觀看拍戲的狀況,這兩人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互動呢?」



主持人的這一番話,令繪里的臉瞬間垮下來。



雖然並不是很意外主持人會這樣問,繪里還是忍不住的緊抓電視螢幕,對裡面的海未喊道:「不要相信!不要相信!我跟他真的沒什麼的……」



明明對方根本沒可能聽的到。



只見海未很是困擾的皺起眉,頭微微地偏一邊,像是在思考般呢喃了好一陣子才開口:「其實呢……報導所指的當天晚上,絢瀨小姐正在我房間。」



主持人瞪大雙眼,震驚的只差下頷沒有掉下來。



見主持人沒有接話,海未笑了笑,繼續解釋:「絢瀨小姐非常的努力,時不時會跟我請教並揣摩女主角的心境,說是這樣可以更融入角色,對她的盡職和專業,我十分佩服也非常敬重。」



主持人的八卦開關像被打開般,身子往海未的位置靠去,雙眼閃呀閃,很是興奮地追問著:「所以說,當晚絢瀨小姐並沒有如報導上所說的,跟遠山先生去喝酒,喝的不省人事被扶回房間,是嗎?」



似乎是被主持人瞬間高昂的情緒給嚇到,只見海未換了個姿勢,往與主持人的相反方向傾斜:「呃,據我所知是整個劇組都去喝了點小酒,這兩人先回來,報導上的照片的話……可能是繪里小姐一個踉蹌,而遠山先生剛好扶住她而已……這樣的吧?」



似乎是擔心後面的語氣揣測意味過重,被人解讀為想像劇情,海未又補了一句,「至少,之後絢瀨小姐來找我的時後,看上去非常清醒。」



講到這已經沒什麼模糊的空間,原先傳的沸沸揚揚的誹聞就這麼被打破,主持人看上去也少了幾分興味,語氣再度恢復專業而冷靜的姿態:「節目即將進入尾聲,園田老師有什麼想對觀眾們說的嗎?」



「老實說當初在寫這部作品時,完全沒想過會被翻拍成電影,確認演員名單時,我嚇了一跳,以這樣的陣容來演我的作品,實在太受寵若驚,不僅演員陣容強大,工作人員也都十分專業,相信能帶給大家耳目一新的成品……」



說到這海未停了下來,微簇起眉看似在想些什麼,但也只是短短一瞬而已,下一秒她便開口繼續說道:「雖然每個人都很專業,但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絢瀨小姐,她簡直就像女主角活脫脫從書本中走出來似的,好幾個表演細節甚至比書裡刻畫的更為細膩且真實……」



說到這,海未又停了下來,原先與主持人對看的雙眼轉向鏡頭,筆直的眼神中不帶一絲遲疑,「對我而言,絢瀨小姐就是最完美的女主角,無可替代。」



「好的,看的出來園田老師對這部電影頗有好評,希望能盡早得到試映會的消息,讓我們有機會能夠搶先一窺裡頭的精采內容,也祝賀園田老師的作品翻拍成電影,希望能夠奪得不錯的票房……」



主持人後面的話語,早已進不了繪里的耳中,她呆望著電視中掛著典雅笑容的海未,腦海裡不停的迴盪著對方的話語。



「對我而言,絢瀨小姐是最理想的女主角,無可替代。」



簡直就像透過螢幕跟她告白一樣!



繪里愣愣地望著螢幕,一時間竟分不出這是節目效果還是海未的真實想法,眼神一飄,注意到邊角的電視台,並不是自己常常聽音樂的節目台——!



腦中瞬間閃過海未昨天端著雞湯進自己房內的景象,幾個線索瞬間串聯在一起,繪里這才發現原來海未早有預謀。



這麼說一早退房這件事,也是為了這之後的避嫌……



「呀~~~~」累積整天的壞情緒一掃而空,興奮地不能自己的繪里,發出這聲怪叫後便火速衝進浴室。





另一方面,從電視台走出的海未,將被凍僵的手揣在大衣兜裡,緩步往計程車等候點走去,就在這時,包包裡的手機幕地震動起來。



一陣手忙腳亂後,終於是將手機拿出來,解除密碼鎖後,訊息裡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對我而言,妳也無可取代。"



原本冰冷難受的身子,瞬間熱了起來,海未忍不住用手摀著自己發燙的雙頰蹲下身,「這樣的……實在太犯規了——」



好一會兒,海未才將手放下,忍不住打開手機又看了一次訊息,下面似乎還有些什麼,禁不住好奇地,海未將訊息往下滑到底……



"海未,臉很紅哦。"



『怦』的一聲,在距離計程車站720公尺處的路燈下,園田海未生平第一次,羞的炸開了花。


欸都,好的,大家好,這裡是22。


考慮了一下為了讓文章銜接得更順,以後作者廢(劃線)都放在後面喲!


欸都,其實22本來沒有要寫糖的……


但看到前面自己的喪心病狂,想了想也好久沒寫清淡一點的糖,不練練手不行。


不過真的太久沒寫這樣淡淡的,感覺好像沒手感了,覺得不夠甜的大大們,搜哩啊──


好的,那麼鍋再度甩還給皮寶(看我的變速鍋──!)


讓我們一起期待皮寶會怎麼接吧


題外話:新的三百讓22好困惑好方,想說為什麼登論壇一直密碼錯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