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十二楼的人渣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09-02 22:19
点击:5044
章节字数:54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楔子


“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们可以拥有超能力,愿意选哪一种?”


“这个话题真有趣,没想到我们在一起也会讨论这样幼稚的内容。”


“因为无聊,不是么?”


“说说也无妨嘛,我先来。我啊,我要变成隐形人。没人能瞧见我,我却能来去自如,想做任何事都行,反正没人看见。这多自由多有趣啊。”


“可是这种趣味只是暂时的吧?没有人看见你,没有任何的存在感,这样绝对的自由带来的是绝对的孤独。而且人一旦透明了,人性的恶也就透明了。”


“我想要长生不老,这世界这么大,我要多点时间去看看。”


“可是你没想过没有尽头的时间是可怕的么?长生不老,你会看到一个个你爱的或爱你的人离开你,你甚至没有办法陪他们度过完整的一生。这是多么寂寞啊!”


“如果让我选的话,我选读心术。能听见每个人心里的声音,洞察一切奥秘,这多棒啊!”


“如果你真的拥有这种能力,我想你一定不会开心。”


“说得好像你有这种能力似的。我说你呀,这也不行,那也不好,你说说如果你可以选,你选什么?”


“如果……我真的可以选择,我选择做一个普通人,过普通的生活,有一份普通的爱情,恰如其分地活着,恰到好处地死去。”




一、十二楼的人渣


因为天气不好,加上这个季节天黑得早,还没到六点,科警研的一楼已经看不到阳光,走廊里暗沉沉的。这里不是晚上十点后依旧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警视厅,过了下班时间就没什么人,虽然穿着低跟皮鞋,但在这空无一人的地方,大理石地面反射的脚步声还是为这个冷清空洞的空间添了几分寒意。


走在回廊里的年轻女人当然不是个胆小的人,更不会被自己的脚步声吓着。可是当她走到那个通向地下一层的黑洞洞的楼梯口时,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地下一层是科警研的停尸房,也是法医间。


地下一层有灯光的缘故,比上面还要明亮些,只是这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人工光源,没有一点暖意。浓重的消毒水和福尔马林的味道,时刻提醒她位于何处。


她是一名刑警,当然不会相信走廊两侧这些紧闭的门会突然打开,跳出一具尸体之类的拙劣恐怖笑话,她只是有些头疼,担心法医部的人已经下班了,今天可能会白跑一趟。


“谁?”


一个声音在回廊深处突然响起,并不响亮,在这里却分外清晰。她被吓了一跳,就看见走廊尽头站着一个人,像是从黑暗中突然现身。那人从头到脚都被深紫色的帽子、口罩和外科手术衣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是一位法医吧?虽然看不清楚那个人的相貌,但看到这纤细的身形,应该是一位女性,作为女性,是相当的高挑了。


“我是搜查一课的刑警,今天特别为一件案子来拜访。”她一路小跑过去,同时掏出了警察手册,展开来给对方看自己的证件和徽章。


“巡查部长,玖我夏树。”对方轻声念出了证件上的名字,不知怎么的,声音好像有些迟疑。她抬眼打量了夏树一眼,眼睛被护目镜遮住,看不清形状和瞳色,却挡不住眼光流转,“你的照片没有你本人漂亮。”


“啊,这个……”虽然被资深的同事告知,因为科警研里直接隶属于警察厅,与警视厅是平级,所以那里的人,特别是法医都是很高傲的,可没想到这位法医官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糟糕,脸不会在这个时候不争气地红了吧?


好在这位法医官暂且放过了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似乎刚才她说的那句话,也不过是习惯而已。她淡淡地说:“你是为了墨田区押上三丁目坠楼案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科警研每天要负责司法解剖的尸体至少有几十具,玖我夏树又不是负责这个案件的管理官,这位女法医怎么会在只看了她一眼的情况下,就知道一切呢?


莫非她验尸不用解剖刀,而是用X光眼?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说:“这个案子的确有些问题,所以刚才我特意留下来,又拜访了这位死者。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到十二楼我的办公室等我,容我先去沐浴更衣。”她的声音里带着劳累一天的倦意。


“你的办公室不在这里?”


夏树随即反应出她问了一句傻话,因为护目镜下的眼睛犀利地看了她一眼:“你认为我应该和尸体一起办公?”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面对夏树的道歉,对方没有计较,径自走向更衣室,边走边解下护目镜。就在她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夏树还是硬着头皮问道:“到了十二楼,我找哪间办公室呢?”


“十二楼的办公室里只有一间法医办公室。”对方又看了夏树一眼,摘下了护目镜,原来她有一双暗红色的眼睛,血色凛凛,却又润如古玉,“那就属于我。”


直到上了十二楼,夏树才明白过来,科警研的十二楼办公室不多,门口的名牌显示那都是各部门负责人,法医官的办公室并不难找,她现在就站在那间办公室门口,盯着门口的牌子,心中默念:“首席法医 藤乃静留。”


原来那个女人,叫藤乃静留。


她就是藤乃静留!


一定是被科警研和停尸房的气氛弄得太紧张了,其实刚才对方提到“十二楼”的时候她就应该反应过来。一小时前她在课里提出要去找法医,正在收拾桌子的楯佑一阳腔怪调地说:“你要去找十二楼?”朝旁边几个人挤挤眼睛,所有人都笑得意味深长。


只有隔壁组的武田将士露出了紧张的神情,结结巴巴说:“玖……玖我,我一起去!”


“你去死!”她甩下一句话摔门而出,也把哄笑声关在了身后。


虽然是新人刑警,她也知道藤乃医生的大名,话说整个警视厅,谁不知道“十二楼”呢?


这个绰号,不仅仅因为她是首席法医,她的办公室楼层仅低于科警研所长药师寺警视监,位于十二楼,更主要是源于藤乃医生非一般的撩妹技能——传说只要和藤乃医生共乘电梯,从十二楼降到一楼,或者是从一楼升上十二楼,她就会让你爱上她。


想到藤乃医生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她似乎相信了这一点。


如果让人爱上她还没什么,更令人发指的是,藤乃医生撩完女人之后,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她走过多少路,路上就有多少落花,多少碎了一地的心。


这让她想起来藤乃医生另一个不雅的绰号,那是她的係长杉浦碧用带着嫌弃又向往的口吻告诉她的:“警界第一人渣。”


“为什么不进去等我?我的办公室不上锁。”


因为想得入神,不提防背后有个声音突然响起。可是夏树没有被吓一跳,不是因为她胆大,而是这个声音婉转温润,如同羽毛轻拂过你的耳廓。这个带着京都口音的说话人,一定是刚才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的藤乃静留。


夏树回头,看见已经换好衣服的藤乃医生。尽管心里已经对这种年纪轻轻就成为首席法医,有能力十二楼撩妹,有资格担当警视厅第一人渣的女人做过多少猜想,她也万万没想到,刚才那个被层层包裹的女人,竟能如此超乎她的想象,脱离了严严实实的防护服,藤乃静留如明月出岫,如此的明艳高贵、容光照人。


这么美的女人当法医,整天蒙着脸对着尸体,真是太浪费了。莫非这就是她荷尔蒙过剩,撩妹不绝的原因?


夏树吃惊地盯着藤乃医生,可对方并不在意。或者对于从小到大都被人捧着追着的藤乃静留,这样的目光她早就习以为常。她开了门,侧身让夏树进去。在经过夏树身旁的时候,她没有完全吹干的微湿发尾扫过夏树的脸庞,带着淡淡的绿茶香气,若有若无。


这是一间漂亮的办公室,就像办公室的主人令人惊艳的外表一样,这种清新素雅的风格,也不像是法医办公室。


“喝茶。”一杯热茶放在了夏树面前,藤乃医生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对着夏树做了个优雅的手势。


藤乃静留出身于京都名家,自己也精研茶道,只是今天也乏了,懒得繁复地冲泡抹茶,两只茶杯里都是普通的茶叶。


即便如此,茶杯里带着清香的热气氤氲中,她还是有一种适意的放松感。她闭了闭眼睛,方才注视着对面拘谨的年轻女警。“其实我在报告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死者的死因是颅骨骨折和脑部的对冲伤,的确是坠楼身亡。但腋下没有V型撕裂伤,所以不是自杀,是他杀。换句话说,他是被人推下楼的。”


“可是您的报告也说了,死者身体的一侧衣服和皮肤上都有擦伤,我勘察过他坠楼的那座大厦,空间很宽阔,他坠落的地点离大厦距离不短,这样坠楼是不会在大厦立面造成擦碰的。那么他的擦伤又如何解释呢?”


“我只负责给出报告,原因似乎应该是你们刑警的工作吧。”一句推脱的话却因为藤乃医生和润的语气变得并不难听,“也许我可以给出的答案更多,但可惜死者坠楼的地点是珠洲城建设的一处在建工地,时间又是周五的晚上,周末工人全都放假休息。周六凌晨三点下了一场大雨,持续下了整整三十个小时,直到周日下午,才由工地值班员发现了尸体。很多本应存在的证据,都被大雨湮灭了。就像被擦伤的体表,经过大雨的冲刷,找不到任何的外界残留物。”


虽然藤乃医生的话语已经在告诉她,没什么可说的了,但夏树依旧执着地问道:“但您的报告也说了,还有几处线索您没有下定论,还要继续跟进。我今天就想来问问您,有没有结果了?”


“我的工作不是像电影里那样,往电脑里输入几个指令就能立刻得出结论。”藤乃医生看着夏树的眼神,有一种看着“傻姑娘”的嘲弄和无奈,“我的确发现了线索,也交给了鉴定部门去化验,但需要时间。”


她已经起身,拿起自己的杯子准备去清洗。当她接过夏树递给她的茶杯,又看到这个年轻女警脸上的失望表情,不禁燃起了难得的好奇心:“我虽然明白刑警的心情,但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为什么对这个案子这么执着?”


“因为,这是我从地方警署调到警视厅的第一个案子。”夏树虽然心情不佳,但还是直率地说,“而且我在调查中发现,这位死者坂本次郎先生,虽然是珠洲城建设的课长,但他是个很好的人,帮助过很多人,而且他还有妻子和未成年的女儿,所以我想早点找到凶手,告慰他的家人和他的在天之灵。”


藤乃静留手持着两个茶杯站在那里,看着这个拥有明澈的绿眸的年轻女警,没有说话。她那颗习惯于死亡的心有点被感动,不过还是调侃地说:“很多刑警在第一个案子的时候都像你一样,不过后来就……而且‘虽然是珠洲城建设的课长’这句话,珠洲城遥听到一定会暴跳如雷,好像她的企业里除了这位坂本先生就没一个好人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办公桌,“你留个电话在我的记事簿上,结果出来我打给你。我会跳过你们的管理官和系长,直接打给你。”


夏树写下电话,藤乃医生也撕了一页纸,写了个电话给她。递给她的时候,那态度也在暗示她应该告辞了。就在夏树出门的时候,藤乃医生的邮件到了,她看了一眼,突然说了声:“等等。”


“叫我?”


藤乃医生扬起手机,笑道:“你运气好,生化鉴定部的灰原医生已经找到结果了,她的效率真是超一流。”







夏树又重新坐回藤乃医生的办公桌前,新消息带给她的斗志让她忘了,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


“我提取了死者的鼻腔和呼吸道组织交给生化鉴定部,刚才得到的结果是,排除其他32种一般性物质,只有一种很特别,他的呼吸道里有杜鹃花的花粉。”藤乃医生说完,看向夏树,好像在告诉她,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白的了,下面的工作就是交给你了。


“杜鹃花?”夏树挠了挠脸颊,有些难堪。她不是个会注意花花草草的女生,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杜鹃花长什么样子。


藤乃医生似乎觉察到眼前女警的尴尬,她体贴得连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不露声色地接下去说:“鉴识课的现场报告中,根本没有提到发现尸体的工地附近有杜鹃花。而且整个墨田区,除了少量的植物园,都没有种植杜鹃花。其实更引人注意的是,现在是三月初,不是杜鹃花盛开的时节。没有开花,就没有花粉。”


“那我现在就去查,有早开杜鹃花的地方,就是死者死亡的现场。”夏树嚯的起身,一秒钟也不想耽搁。


“东京那么大,你去哪里查?”藤乃医生的声音依旧温和淡定,“如果你愿意听我把灰原医生的报告说完,可能会更节省你破案的时间。”


她虽然温和,可是却有一种无形的气场,不仅让夏树收住了脚步,乖乖地回到椅子上,还低头说了声:“对不起。”


“东京种植杜鹃花最多的地方,是以杜鹃作为区花的荒川区。”


夏树被提醒了一下:“对,荒川区和墨田区毗邻,发现死者的珠洲城建设工地,离荒川区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这样一来,搜查范围又小了很多。”对于东京的地形,她自信比藤乃医生熟多了。


“可是灰原医生帮你们更缩小了搜查范围。”提到灰原医生,藤乃医生的语气里有几分欣赏,“她仔细分析了这种杜鹃花粉,这不是普通的石岩杜鹃、东京杜鹃或久留米杜鹃,而是杜鹃花中的一个特别品种——羊踟躅,并且是羊踟躅中的一个亚种,是日本特有的品种,叫莲华踟蹰。”


听着藤乃医生熟极而流地说着一连串的植物名称,夏树如听天书。不过她可不会不懂装懂,而是用她那明澈的绿眸坦白地看着藤乃医生,等待她说下去。


“莲华踟蹰不但是早开的品种,现在就已经开放;而且这种花因为枝叶和根茎有毒,通常不会作为景观花种植。在整个荒川区,只有一个最偏远的村子,将其作为药材经济作物,有成片的种植。”


“我知道!”夏树突然想起了什么,兴奋地叫起来。她看到藤乃医生睁大了眼睛,脸又红了,“对不起,我想起来我看过坂本先生的资料,十几年前他参与建设了一个老人中心,还经常去那里做义工。那个老人中心就在荒川区的一个村子里,叫……”


“对,叫皋月村。”






搜查范围已经缩小到这里,这次来访已经圆满完成。难掩兴奋的夏树就此告辞,藤乃医生也拿起了包包和车钥匙:“一起下去吧,我不太喜欢一个人坐电梯。”


夏树瞬间想到了十二楼的传说,当电梯门关闭的时候,她的呼吸也紧张了起来。


不料还没等她呼吸几下,电梯在十一楼停下了。


门打开,进来的只有一位身材不高的女孩子,看样子是刚步入职场的新人,看到静留和夏树,微微躬身走进来,夏树不自觉地向旁边让了让,空出中间位置,正好让三个人并排而立。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门外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在最后时刻挤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跑得急了,直喘粗气。


和不太熟悉的人坐电梯自然是默默无语,夏树正在试着推理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让她没想到的是,就在电梯启动的一刹那,藤乃静留突然离开了原来的位置,站到了那个背靠电梯门的年轻人和那个女孩之间,面朝微露愕然之色的少女,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看来玖我夏树的运气实在不坏,藤乃静留即将在她面前展示闻名已久的“十二楼电梯撩妹大法”。


“小姐是新来这里工作的么?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女孩有点拘束地回答:“是的,我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现在在化验室灰原医生手底下实习。”


“果然,否则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怎么没印象呢。”藤乃的笑容极有魅力,惹得女孩子脸上一阵红晕,也让夏树丢过一个鄙视的眼神,“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法医学研究室的藤乃静留,还想请问芳名。”


“啊,您是藤乃医生!”女孩子用一种面对“传说中的人物”的语气惊道,只是不知道在这幢大楼里,藤乃的传奇名声又是怎样。就见女孩忙着要鞠躬,却因为空间狭窄,加上藤乃静留谦和地摆摆手而作罢,她连忙说:“失礼了,我……我叫友绘•玛格丽特。”


“外国人?”


“不是,我父亲是日法混血儿,我母亲和您一样,是京都人。”


与女孩因激动而不稳的声线相比,藤乃静留的声音似乎永远优雅而平和:“是么?法兰西的浪漫和京都的优雅应该集于你一身了,一定是个很让人喜欢的少女呢。”


“哪里哪里……”女孩子笑得满面娇羞。如果藤乃再点一把火,等电梯到达一层,目的就实现了吧。


此时的藤乃话锋一转:“你的链坠很好看,很特别啊。”


“是旅行去尼泊尔买的,手工制作的银器,据说不会有重样的,您能欣赏实在是太好了。”听那女孩的语气,已经恨不能立刻摘下来送给藤乃当做定情信物。


“的确很独特,很有异域风情。”藤乃仔细盯着看了看。在夏树看来,藤乃的眼神无论如何都是聚焦在女孩白皙的胸部上。“只可惜这根银链有些长呢,如果短一些,让这个独一无二的坠子装饰你的锁骨就更好了。”她笑着向那个女孩比划了一下,“你的锁骨线条很美。”


“是……是!我明白了!”女孩的脸又红了,看着藤乃的眼神满是信赖。


女孩,你明白什么?过两天你就知道了,你不过是她“十二楼”的又一个战利品罢了。


玖我夏树心里默默地说。


“叮”地一声,电梯落地,她们步出电梯时,就听见那个女孩子略带紧张地问道:“那个,以后……我可以到十二楼去找您么?”


藤乃静留一笑倾城:“在一起工作,不要见外。”


今天是夏树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时隔好久发文,祝夏树生日快乐,也祝我自己生日很快乐。前段时间住院手术,现在处于修养期,所以有点时间,可是也因为身体的原因,更新不会快,也希望看文的大大能原谅。当然,我一向任性,是靠各位的原谅才走到现在,所以,先谢谢大家了。
我不知道发文在这里,是不是也可以发在论坛文学区那边,我想两边都试着发一下,如果不可以请版主提醒我,我立刻改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Guagua1
Guagua1 在 2018/07/16 18:44 发表

Excellent Chapter.

pikopiko
pikopiko 在 2018/02/06 00:59 发表

哈哈哈静留的人设还原的很好啊

寒玉孤桐
寒玉孤桐 在 2017/12/24 04:55 发表

灰原医生!满脑子都是小哀的形象。

玖兰夜殇
玖兰夜殇 在 2017/09/15 19:04 发表

今天电梯里撩妹的春风得意,就是日后要独自窝在沙发中不能进房间的哀怨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