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遇

作者:首席家的瑾诺
更新时间:2017-08-15 11:03
点击:980
章节字数:24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距离周蔓涛回沪已经有一个星期左右了,这新官上任三把火,周处长也就着这新上任的时日把她的手下琢磨的八九不离十了。

周处长是现在上海经济厅主任,且算得上这是上海汪精卫政府钱钱交易的一把手,无论大钱小钱,在她这里都是明明白白的,说到底,周佛海把周蔓涛放在这个位置上,一方面是她周蔓涛底子够厚,肚子里有墨水还有一大半是洋墨水,另一方面是这个位置油水够多,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说到底周佛海也是煞费苦心,既堵住了悠悠之口,有给自己谋取了最有利的政治格局,这倒是苦了周蔓涛,毕竟经济厅一把手这个位置也不是那么好当,应酬多就不说了,好歹有泽群帮忙挡着,但是汪政府不久后要推行的政策,恐怕要搅得原本伤痕累累的上海金融界又要雪上加霜了。

这边董芸卿倒是悠闲的多,她不需要经常和那些个处长啊之类等的官周旋,也不需要像汪曼春那样天天血雨腥风。破译处的工作不忙,出问题也比较少,毕竟一套破译系统的制定是非常麻烦的,之前遇到的问题也只是一点小问题,董处长没多久就解决了。

小半个月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了,汪精卫政府上海的有头有脸的人都收到了76号的邀请函,宴请地址设在礼查饭店(现上海的浦江饭店)一个宴会厅。

原本汪曼春是准备直接在汪公馆设宴的,但是梁仲春知道他们这边新来的周处长不喜欢这种重兵把守的压抑感,于是把宴会放在了那礼查饭店之内。当然安保工作也得做好,为此他们对会场周围的守卫特别严格,以防出纰漏。

那一整层都是非闲杂人等是不准入内的,安保人员都是汪处长手下的人,外围的安保,酒店大门,偏门,后门甚至这周围的街道都明里暗里布置了岗哨。由此可见,此次的宴会到来的这些人在上海对汪精卫政府有多么重要了。

周蔓涛也是早早就收到了邀请函,这边董芸卿也自然在受邀名单之内。

宴会的当晚,周蔓涛准时步入会场,当然这是周蔓涛的习惯,准时。

倒是董芸卿姗姗来迟了,周蔓涛看了看刚刚步入会场的人。来人穿着风衣,内里穿着一件旗袍,兰花的样式,这样的装扮在一群男人中间及其惹眼,毕竟像周处长这样一丝不苟的人来宴会穿的也是工作上的衣服,一套正装,女士西装的套装,看起来也就四个字,非常正经。

当然论外貌的话,刚刚空降的周,董二人也是不分伯仲,但是在这风起云涌的上海滩,靠的也从来不是外表。

董芸卿一进来就吸引了绝大部分人的眼光,这其中就有周蔓涛的,她最多的也不过是打量而已,不想有的人,司马昭之心已经写在了脸上。

周蔓涛轻声对身边的泽群说: 

“泽群,那个就是空降的破译处处长董芸卿?”

“是的。曾经在美国读书时,她的老师是著名数学家冯·诺伊曼。之后在日本留学情报学专攻破译,刚刚回国不久。”

“哦,挺厉害的啊。”

泽群看了看坐在位置上的周蔓涛,周蔓涛平时极少夸人,一来她只看得起和自己一路的人,再来她只看得起能做敌手的人。董芸卿是不是和自己一路她不知道,但是这第二点她应该担得起。

摇了摇手中窄口高脚香槟杯,周蔓涛从座位上起身向那人走去,从那人神色来看似是遇上了一点小麻烦。泽群紧跟着周处长身后。

董芸卿一来会场其实早就发现了周蔓涛,这样的虚与委蛇的场所,她还能安心的一个人坐着,倒也是个异数。本来早先就想过去打声招呼,怎奈一直脱不开身,又得伪装一副面孔一直和这些人周旋着。看着她走过来,不知觉投去了一丝帮忙的目光。

周处长心下了然,快步走到董芸卿的面前,稍稍站在了她的前面隔开了她和另外一个不知道什么官的中间。泽群附耳对周涛说这个是76号保安队的队长,李队长。

周蔓涛看着眼前这个身形有些庞大保安队队长,这个人面相很凶,想必是个狠角色。

周蔓涛笑着说:“李队长,董处长想必有些累了,我不知道能不能先和董处长叙叙旧,毕竟董处长可是我的同学呢。”

李队长见好就收,毕竟分寸他还是有的,忙离开了。

董芸卿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人:“我怎么不知道我是周大处长的同学呢?”

周蔓涛淡淡的笑着,回答说:“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叙旧。”

“周处长真会说话。”

“那也要看是谁。”周大处长也毫不掩饰。

“早就听闻周大处长的大名。”

“哦?”

“早前拜读过周处长留学时期的论文,就是论现今中国经济的那一篇。”

“之前也听过董处长在破译处用不到几天的功夫的时间解决了许久都没有解决的难题。”

“周处长客气了。”

“都是为了新政府,赞赏你也是应该的。”

“周处长,我们这处长来处长去的怪生分的。”

“那你有何高见?”周蔓涛稍微挑起来一点眉毛。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叫你蔓涛可好?”

“其实后面还有一句的。”

“是什么?”

“是邂逅相遇,与子偕臧。芸卿。”

“什么意思?”董芸卿不露声色的笑了一下。

“意思是,很高兴认识你的意思。”

这边梁仲春过来说,“周处长,你去上面说几句吧。”

“那,芸卿,我先失陪了。”

董处长微微点了点头,笑了一下。

周蔓涛,在梁仲春陪伴着去了发言的台前,不外乎是那一套,打打官腔之类的,到了发言结束,突然严肃的说了一句,要是发现有反叛新政府的人,无论官职大小,好自为之。

董芸卿坐在一边,看着那些人都凑上去巴结这位新政府的新贵,不免有些幸灾乐祸起来,自己刚刚也是这样,现在刚刚好。

这边泽群挡了下来,周蔓涛才得以喘口气,走到一旁看到董芸卿。

“董处长貌似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哪能啊,大家都为新政府出力,这是应该的。”

周大处长自己说话的现在被原封不动的送回来了,现在也是无言以对。

董芸卿看着又要有人过来了,起身对周大处长说,

“周大处长,赏脸一起跳支舞吗?”

周蔓涛这边一脸疑惑,看到背后有人又要过来强行说话,忙抓起董芸卿的手,揽住腰,进了舞池。

“蔓涛,我们这算扯平了?”

周蔓涛一个转圈,董芸卿忙揽住她,一个浅浅的下腰。

“芸卿的舞跳的真不错。嗷~”小小的惊呼。

“真不好意思,不小心踩了蔓涛的脚。”不小心三个字咬着牙说出来的。

周蔓涛看着董芸卿,笑了。

“你笑什么?”

“没什么,芸卿挺可爱的,有仇必报啊。”

“那可不,我向来是有仇必报,还必须加倍的还回去。”说的是话里有话。

“那芸卿和我不像。”

“怎么说?”

“一般我都是让别人打碎了牙还得自己咽下去。”

“蔓涛真会说笑。”

一支舞跳完了,泽群走过来说了什么。

“芸卿,我先回去了。下次再见。”说完就准备走了。

“哎,你住哪儿?”董芸卿下意识问出口又觉得这实在太唐突了,新政府高官个人住址在现在的格局里也算是一个秘密,虽然住哪里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但是这当面问出口也算是太唐突了。

周蔓涛也没料到董芸卿有这么一出,看到眼前的人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

“上海思南路73号,欢迎光临寒舍。”说完便和张泽群急匆匆走出了会场。

“我们会很快见面的,周蔓涛。”

这边周蔓涛住所的会客厅一位西装革履的像学者的先生在沙发上喝着茶在等着她回来。

周蔓涛在车上回想着,今天自己是不是有些放肆了,不过董芸卿倒是有趣的紧。

车开到了住处,周蔓涛急匆匆的下车赶到会客厅。

“师兄?深夜到访,所谓何事?


不知道有没有卿涛圈的小伙伴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