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无标题

作者:1027050284
更新时间:2017-07-01 12:31
点击:1163
章节字数:74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63:

哭了多久了?不知道。

身体的水份好像被已经被流干,再也没有眼泪流出,嗓子好像被灼烧一般的疼痛,几乎发不出声音的时候才停下。

南条终于将自己靠在膝盖上的头抬起,靠到了门上。

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扭曲着,一阵阵的眩晕感袭来,意识变得模糊了,也许会就这么死在这里也说不定。

……

如果死亡可以让这一切归零的话,如果可以让楠田的余生变得幸福的话,又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模糊的意识中只有这些话不断的在浮现,然后变得清晰,出现在自己眼前。

身体的气力似乎被抽空,原本弯曲踩着的脚也没有力气在保持着这个动作而伸直了自己的腿,冰冷的温度透出裤子的布料渗入了身体,然后侵袭了全身。

原本因为哭泣而变热的身体急速的冷却了下来。

意识好像更加的模糊了。

“……”

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重心正在往一边倾斜但是使不出一点的力气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好,只能任由重心倾斜。

头部和地面接触到的瞬间只是觉得脑中有奇怪的声音不断的回响,没再有其他的感觉,那种奇怪的声音消失后和地板接触到皮肤传来不知道是刺骨的冷还是灼热的疼痛感,眼前模模糊糊的景象一点点的黯淡下来,最后变成一片漆黑。

————————————

还活着吗?

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片漆黑,这让南条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去到阴间和死神报道了。

需要一个更加直接的方法来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

于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还是温热的,然后动了动自己的腿,嗯,还是两只,那就表示自己还活着吧?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接着将自己贴在脸上的手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耳朵听到“啪”的一声,也感觉到疼痛了。

“……”撑起了自己的身体,把手贴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后找到了玄关处的灯的开关,把灯打开后顺势将额头靠到了墙壁上。

看来自己只是哭的太久加上之前没有好好的休息,体力到了极限所以晕了过去吧然后现在醒了过来。

那么现在是几点?

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口袋,没有摸到手机的存在后放弃了,反正现在是什么时间这点并不重要。

又靠着墙休息了一下后转身往厨房的地方走去,也顺手将路过的地方的灯全部点亮。

走到冰箱前将冰箱门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因为哭泣而失去了大量水份的身体得到水份的补给后变得舒服了一些,然后南条尝试说话,顺利的说出来了只是声音变得非常的沙哑。

总的来说算是没有事吧。

一口气将瓶中的水应尽然后将瓶子和瓶盖随手往旁边一扔,再度迈步往门口的位置走去。

没事真的是太好了,虽然之前冒出了就这么死掉才是最好的吧的想法,但是现在觉得自己还好好的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不过现在觉得自己还活着太好了不是因为舍不得什么,而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脑子清醒了太多,知道自己还有太多不得不做的事情没有去完成,不能有这样子的不负责任的想法。

毕竟就算是死亡,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出现任何的改变,也更加的无法确定是否能换来自己想要的结果。

也许会得到另外的结果也说不定,不好的那方面的。

所以眼下比起去想这些有的没有的,不切实际的事情,好好的解决已经发生了的问题才是重点。

走到门口的位置,弯腰把掉在地上的包捡起然后走到玄关坐到地板上,从包内拿出自己的手机,几十个的未接来电提示出现在手机的屏幕上,也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个了,直接选择了无视。

在通讯录之中找到久保的号码,然后看着那个号码犹豫了许久才选择拨出。

其实从那天和久保见面之后就没再和她联系过。

和她联系了也不知道要和她说一些什么。

在楠田的问题上有着严重的分歧加上自己也并不想和她讨论这件事情,其他方面......自己现在也完全无心其他方面的事情。

现在打电话给久保是因为想要问问,要怎么办才好。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第三个人搀和到自己和楠田之间的事情,但真的是没有办法,不找别人帮忙的话,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自己可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但得到的是这种结果,现在除了找别人帮忙之外真的没有办法了。

久保的话,她之前主动来找自己说这件事情,而且从她说出口的一些话来判断,她应该有想到一些什么办法,可以改善目前的情况,当然也有可能就只是自己单纯的想多了而已。

实在没有心情去探究答案,然后再自己得到答案之后再去决定是否要询问久保,反正最多也就是和现在一样,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才好而已。

只是不知道久保是否还会接自己的电话,毕竟上次见面闹得可以说是不愉快了。

如果她不接自己的电话的话,这个时间去她家一趟也还是来得及的吧。

这也都是后话了。

耐心的等待着,在南条觉得久保大概真的是不打算接自己电话的时候电话被接通了。

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南条也没有开口去说什么。

她不是不想说什么,而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去说,之前说这事情的时候自己说的太绝对现在要再和久保说这件事情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但都已经打电话给她了,就这么沉默着算什么事,而且脸面什么的,也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嘛。

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后开口说道:“小鹿,我……今天遇到……”

“等等。”

还没有说完的话就这么被久保打断,南条听到手机里传来久保的声音,她说自己出去一下然后听到走路的声音,再来是开门关门的声音,接着是风吹过的声音。

应该是去到外面了吧。

……不想让饭田知道吗?不过这也确实不是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的事情。

“喂。”手机里再次传出久保的声音,“还在吗,爱乃。”

“还在。”

“遇到Kssn了?”

“……对。”不知道久保为什么会知道,不过现在纠结这个也没有什么意思倒不如说不用花时间去说这点是个好事。

“所以?”久保这么问南条,“为什么要打电话来和我说这件事情?”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

久保这是铁了心要自己清楚的说出口吧,那就说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我今天遇到亜衣奈了,就像你说的她的情况看上去很糟糕。”脑中又浮现出自己之前看到的楠田的模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应该要怎么办才好小鹿,我真的已经尽力去做我能做到的她所希望的所有的事情了,她应该会过的很好才对,但为什么还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你什么都不用管,装作没有看到,好好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久保这么回答南条,意料之中的换来了南条的沉默。

说真的之前和南条说的话南条是不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肯定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吧,不然现在怎么会和自己来说这些,不过自己可是一点都不想再和她重复一遍先前说过的话。

当然这就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先说我不是觉得这个问题麻烦所以才和你说这种话的。”对于南条沉默的原因久保也清楚,所以避免产生更多的误会先说清楚,“其实这只是一个过程,毕竟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分开之后慢慢的就会放下了,你需要时间来放下,她也需要时间来放下,真的不是什么大事情。”

“明明已经放下了的人也会?”

“那你呢?”南条这个人真没意思,真的很没有意思。久保现在这么觉得。

南条其实心里相当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死都不想承认,然后现在还不断的引诱着自己去顺着她的话去说。

因为被认同了的话,心中想着的一些事情就能变得更加的理所当然。

真是个任性十足的家伙。

可以和这么任性的家伙在一起这么久,楠田也算是相当的厉害了。

“你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如此的在意?”自己的耐心也已经彻彻底底的消失,既然南条要来找自己讨不痛快,那么也就不用给她留什么情面了。“因为Kssn和你交往的关系让她和家里决裂,你那可笑的自负感又蠢蠢欲动急需发泄?不像是她的妈妈一样为她的一辈子都操心不行?还是因为你自己死都不愿意承认的内心的那份感情?”

“小鹿……”

“怎么。”久保听出南条的声音有点惊讶的成分,大概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些话吧。“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但这不是事实吗?比起Kssn是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你更应该好好思考的是你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为什么还会这么在意不是吗?”

“……”

“虽然我确定你其实知道的相当的清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爱乃,这样子真的没有意思,不是吗?”久保说:“如果你再这样子装傻,我们也没有什么说下去的必要,等你哪天真的想要和我谈谈再说吧。”

“我现在就是很认真的想要和你谈谈。”南条说:“事实上,我怎么想和她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不是吗?“

“你现在的这个想法不错,只可惜在不对的地方产生了。”要是能换到另外一个地方的话,你和她大概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你这么说了的话,我就当做你是认同我了。”

“并没有认同你任何。”

“……我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情重要吗?”南条说道:“就算我说出来了,她的想法也不见得和我一样吧,所以就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已。”

“如果你要我给你一个答案的话,我的回答是当然重要。”久保轻叹了一口气,迎面吹来的夜风带起了一层鸟肌。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今天有点冷,所以现在一点都不想只穿着短袖短裤站在门外和南条进行无意义的对话。

“你的想法决定了你接下来应该要怎么面对kssn,我这么说了你还是觉得不重要的话……我要去休息了。”

久保的言下之意已经相当的清楚,如果南条再这么下去的话她就真的直接结束通话了。

等待着南条的回答。

“……是啊……我知道的相当的清楚。”南条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么说道,她低下了头,看着自己铺着瓷砖的地面,放在膝盖上那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和一个和自己很相像又十分了解自己的人谈话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内心想着什么事情都会被对方看穿。

先前一次是因为自己在她面前情绪变得不稳定加上也是想要给自己留下一点情面所以没有说的那么直白吧。

这次的话可能真的是耐心被自己磨尽了……

但其实只有这样子不会被自己三言两语带跑话题或者糊弄过去的人,自己才能真正的和对方好好的聊聊吧。

“和因为和我交往而导致她和家里决裂然后觉得自己不负责起来这个原因无关,我就只是……”

又一次的陷入沉默,久保没有催促,就只是耐心的等待着南条的下文。

不知道等了多久,她听到手机里传来南条深呼吸的声音。

在安静的夜里特别的明显。

应该要说了吧。

她可不想花时间去听南条说一些虚假的事情。

“还爱着亜衣奈而已。”

她听到南条这么说。

带着相当明显的颤抖的,细小的几乎就要听不到的声音。

64:

并不是人们常说的分手之后才知道珍惜。

南条一直都知道自己对楠田还抱着友情以上的感情,哪怕是之前和她分开的那两年更和她提出分手的时候,但是如何去定义自己还对她抱着的那种感情,南条并不知道而已。

这份友情以上的感情和自己当初和她恋爱时的感情并不一样,所以并不知道要怎么去定义,或者应该说是并没有好好的去思考过这个问题。

因为无论是分居的那两年还是和她说分手的时候对她和她相关的事情都已经进入了极端的不愿意面对状态,自然不会去仔细的思考这些问题。

分手之后又搬回来和她一起住了这些时间,这份不知道应该如何定义才好的感情越发的明显,然后才慢慢的明白了,应该如何去定义这份感情。

自己还爱着她。

但是和最开始交往的时候的对她的那种所谓的爱着的感觉已经不一样。

原本炙热浓烈的爱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一起经历过的事情慢慢的沉淀,褪去了初恋时特有的色彩,在不知不觉变得平缓,变得理所当然,也开始偏向了亲情。

然而在某个时日突然的注意到这点则会觉得如此的不可思议和无法理解。

明明自己曾经是那么的爱她,但为什么现在面对她已经没有了那份悸动,这是否就表示自己对她已经没有了原来的爱?

明白过来之后发现,其实就只是,爱的太深,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变成了身体的意识的一部分,所以没有马上的察觉到罢了。

所以在注意到这份情绪在自己的内心翻涌时才会觉得那种感觉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陌生。

“但是,又能怎么样?”南条笑着问久保:“小鹿你真的一直都很在意这个问题,现在我承认了,我还爱着她,又能怎么样呢?”

承认了,又能怎么样?

能够改变什么吗?什么都改变不了。

那么就这么欺骗自己,不是很好吗?

一直来告诉自己已经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在胸腔中翻涌着的不适感只是因为自己还不习惯她的离开,等习惯了就会好了,来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控制着自己的思想,控制着自己的理智。

不要去思念她。

不要去怀念过去。

更不要去找她。

只有离开了自己,必须要离开除了伤害她已经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她才能幸福,只要她能幸福,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重要。

“这样子的话,这件事情就好解决了不是吗?”久保说:“再把Kssn追回来,不就好了吗?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然后改正。”不然的话,肯定会重蹈覆辙的。

久保盘腿坐到了地上,做好了和南条长聊的准备。

分手的人复合之后百分之九十七的人会再次分手,而再次分手的理由和之前分手的理由是一样的,不想重蹈覆辙的话,改变很重要。

南条是,楠田也是。

当然这个是后话了,按照南条的脾气秉性要让她再去追求楠田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看楠田的样子也不见的会再接受南条。

两个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一样固执的人,定下的主意谁都没有办法改变。

就这么分手也没有什么……但这不是,两个人都没有办法放下嘛。

起码自己现在可以确定南条还爱着楠田这件事情了。

放不下又断不了,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再追来了不是吗?

会有着这种想法,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的私心在里面。

楠田和南条都是自己的好友,但是说起来了的话自己的心肯定会更加的偏向南条,所以现在才给出这个建议。

不过要怎么做就完全是取决于南条了,能给她的建议就只有这个而已,和她说放下她也放不下。

想要帮忙也分可以做到和做不到。

剩下的就只是安静的等南条的回答这件事情而已。

久保会和自己说出这种,南条一点都不意外。

从第一次听到久保问自己是不是还喜欢着楠田的时候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也是因为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所以一直非常强硬的否定。

不过就算是现在自己和她承认了自己还喜欢着楠田这一点,某些事情也还是不会改变。

再和楠田在一起,和她成为恋人这种事情,从分手吧这三个字从口中说出口的那个时候开始就再也没出现过任何的想法。

之后也绝对不会有的。

“不可能的,小鹿。”

“嗯,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如果南条给自己的回答是嗯的话,自己肯定会被吓得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只是你来问我要一个解决的办法,和你说放着不管就好了你又无法接受,那那么复合,这个方法肯定就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算得上是办法的办法吧,不过这个处理方式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这根本就不是难度的问题,小鹿,而是复合这种事情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里。”

“嗯,毕竟你们两个人才刚刚分手嘛。”

“……就算已经分手很久了,这件事情也不会在考虑的范围之中。”南条用手挡住自己的脸,用力的揉了揉,停下后顺势撑到自己的膝盖上,“错误的事情,人这一辈子,做一次就够了啊,小鹿。”

“……那么爱乃你觉得你错了吗?和Kssn交往的这件事情。”

“没有错,以前我是这么认为的。”即使因为和楠田交往的事情被众人指责嘲讽,各自和家人的关系闹僵演变到决裂她也没有觉得有任何的错。

自己就是爱着楠田而已。

荷尔蒙互相反应之后产生出来的这种感情,只是恰好自己和楠田都是女性而已,因为跳出了人们被大环境潜移默化之后的所谓的“正常”不一样所以被无法接受。

只是因为别人无法接受就被说是错误的事情,就只是站在那些人的立场出发,如果站在自己的立场去看待,无法接受的那些人才是错误的。

就只是这样子而已,所以在自己觉得自己是正确的时候去坚持自己的立场是相当的有必要的。

然而事实证明,自己错了。

花了七年的时间,换来了这种结果。

被自己伤成那个样子的楠田,变成现在这样子的自己。

若在七年前可以预到这样子的结果,那那个时候的自己绝对不会对楠田表现出任何的好感,在她和自己告白的时候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和她用了七年的时间,换来了这么一个结果,这就已经足以证明,我和她交往这件事情就是错误的不是吗?”

若时间可以倒流,那有多好。

无论要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自己都一定不会犹豫任何。

“如果你和Kssn没有分手,现在过的很幸福的话,你还会觉得和Kssn交往的事情是错误的吗?”

“人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也正是因为觉得自己是对的所以才会去做,只有在得到结果无法接受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错了,小鹿。” 南条说:“然后,就再也不会犯第二次了,绝对不会。”

“但是再尝试一下的话,也许会得到不同的结果呢。”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七年可以去浪费。”

南条这么问久保。

要是自己再去追楠田,然后顺利的和楠田复合了,结果过了七年,又变成了这个样子的话要怎么办?

自己的情况可以不算在内但是楠田的情况自己不能不去计较。

已经浪费了的七年自己没有办法补偿她,要是在浪费七年的话要怎么办?

真的,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当做赌注只有楠田绝对不可以,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绝对的不可以。

只有楠田,她赌不起,也输不起。

“我不想也绝对不会再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了。”

“那么抛开这些不确定的因素再来讨论,你会想和她复合吗?先说我并不是想听你自欺欺人的回答。”久保说:“说真的你都和我承认了你还喜欢着她,那么没有必要再给出违背内心的回答了对吧。”

“如果抛开这些不确定因素的话……”当然是想要和她再在一起,这是毋庸置疑的。

只是啊……

“这并不是可以分开讨论的事情,小鹿。”所有的问题都是无法避免的,根部不存在分开的可能性,所以单独的思考这个问题并不可行。

不可行的事情去思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是吗?但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的时候,直接遵从自己的内心的欲望去行动就是最好的办法吧。”久保的手指在地面轻轻的划动着,指腹和地面接触,写下了一个小小的心字。

自己当初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处理自己对南条抱有的那份友情以上的感情,后来冷静下来,不带个人的想法,只是遵从自己内心想要去做的事情,然后为两人送上了祝福。

也就这么放下了。

“把感性和理性都扔到一边,好好的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你就一定会知道自己应该要这么做的,爱乃。”

“……我是失败者,小鹿。”

南条的声音变得相当的沮丧。

好好的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什么的,说的真是简单啊。

如果自己可以这么简单的就做到这件事情,那么在录音棚和她相遇时自己就不会转身逃跑而是直接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她的那副模样自己现在想起依旧心疼的想要落泪。

但自己是失败者。

花了七年的时间换来这样子的结果后还能说什么?

这是自己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鸿沟,也是自己放弃这种念头最充分的理由。

“但是这次成功了的话不就可以了吗?”已经失败的事情无法改变,但是再去做,成功了的话不就可以了吗?

“我不可能……”

“百分之五十。”久保直接打断南条的话,在要开始进入不断循环的对话之前,“你去做的话,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可以和Kssn复合,你不去做的话就是绝对不可能,复合了之后有百分之九十七可能性会因为和之前相同的理由分手,百分之三的可能性会过的很幸福。”

“这种几率……”

“低的可怕对吧。”久保再度打断南条的话,说真的她现在比较希望在自己说完之前南条一直安静的听着,“但是只要好好的想想之前分手的原因然后下决心去改正,最后抱着一定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决心去做,不就可以了吗?也不要和我说之前你就是抱着这种心情去做的结果还是失败了这种话,你从以前到现在,失败过多少次了,作为声优这方面和作为歌手这方面的,但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做着这些工作吗?”

“这根本没有可比性,小鹿。”

“但这就是一样的不是吗?同样都是经历失败,但也没看到你放弃了工作,为什么到了Kssn这里,就要这样放弃呢?”久保轻叹了一口气,“爱乃啊,其实我能理解的你担心的事情,但是记住自己放下错误的过去是为了什么……为了下次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而不是要束缚住自己,变得不敢再去尝试相同的事情,如果那段过去带给你的只有束缚的话……”久保站起了身,然后用手拍了拍的裤子,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手机大喊:“就把那段没用的过去扔掉吧!”

高分贝的尾音慢慢的在黑夜中隐匿,重新于归安静。

久保可以想到在电话的那端南条惊讶的模样。

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吧。

“把失败的过去放下,将一切全部归零,然后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做吧,爱乃!”她说:“如果你想的话。”

————————————————————

听到有脚步往这里靠近,饭田将自己的视线从电视的屏幕上移开,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好看到久保走进来。

一脸疲倦的样子。

“怎么了吗?”之前和自己说出去接个电话然后就出去了,不过出去的还是挺精神的,怎么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没有。”久保看着饭田一脸担心的表情,笑着摇了摇头,“就只是一个好友脑筋打结了转不过弯来,我劝了一下而已。”

其实还是可以理解南条的一些想法的。

就好像楠田和南条两个人分手了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和饭田提起过一样。

说出来了也帮不上忙还会让她着急,所以还是还是不说比较好。

“是吗?”

“嗯,不过已经没事了。”

如果再有事,自己也没有办法了。

希望下次南条再和自己联系,会说一些让人高兴的消息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