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6-26 21:56
点击:89
章节字数:44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四章 雾的真实

这样的说法,就算是对有着基础知识作为铺垫的二人来说,也无疑是一种相当难以接受的说词。时间——时间是雾气?无法理解。对于正常人来说,时间是只存在于钟表的指针转动、电子显示的数字跳动、沙漏的内容物从一端坠入另一端这样的事情。或者说,时间是缠绕在这些现象上的,某种更为抽象而难以理解的东西。


虽然无处不在,但正如之前所说,时间被感知是基于它所依托的现实被观测而产生的。如果把一个人关进一处只有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和白色地面的房间中,那么时间的流逝会被他在主观意识上拉长——当然,到了某个临界点之后,也可能会在主观上缩短。


有点类似于空气。除非将空气抽走,让人类的周边变成真空的状态,否则人类一般认识不到空气这种东西的存在。本质上是因为这种东西无形而无处不在,因此没有办法特别的进行观测,至少从肉眼上是做不到的。

但假如,我们做个疯狂的假设,假如我们能赋予时间以形态呢?


就比如说现在——假如说,时间变成了银色的雾气呢?那样的话,时间还是时间吗?无法理解,亦不能接受。时间应当是无法被感知到的无形而无处不在的存在,不承认,这样的事实就算说出来,大众也不会承认——他们看到的那些,不是雾气,而是时间吗?


当然是无稽之谈。


这样的事情,就算是自信的研究者艾莲娜,也无法对这个由她和她所在的机构得出来的结论有所信心。说起来非常奇怪,实际上连艾莲娜自己,都对这个亲自得出的结论有着一种不确定感。

“这样的话……还真是不好说出来呢。时滞之雾是时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面对爱尔希雅的追问,艾莲娜自顾自的思索起来,重新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状态之中。她沉吟了一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二人,用一种不属于生化人,而是属于人类的困惑眼神,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着:“……我不确定。我无法确定这种结论是否正确,实际上,就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这个结论本身。雾即时间?为什么?时间既是波也是函数,但时间不会是雾——为什么时间是雾?”


“艾莲娜?”


看到艾莲娜的状态不太对,卡兰担心的喊了她一声,想要试图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却被对方以明确的口吻打断了:“我没事,我感觉很好。不……倒不如说,如果将情报量也算入综合素质评测的话,我的状态比之前还要更好。”


卡兰一时感觉到了语塞,不过艾莲娜没有在意那么多,她接着说道:“虽然被爱尔希雅小姐安慰了一通感觉很开心,但现在想起来,刚才不应该把那条情报透露给你们的。唔,现在说这种事情也晚了,即使你们都有着能让自己选择性遗忘事物的手段,但既然‘认知’已经变成了既定事实,再做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发生了什么,艾莲娜?”爱尔希雅想了想,补充道:“用我们能很简单听懂的话叙述一下,可以吗?刚刚一直在说些难懂的话,真的很让人担心。”


“如果只是因为这样就担心的话,对身体可不太好。”


艾莲娜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她的白袍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着:“研究者经常会有这样的状态,嗯,目中无人的发表观点,自言自语一些大家都听不懂的东西——总之不是什么恶灵附身的现象哦。唔扯远了。我们继续说关于那些时滞之雾的事情。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需要告诉你们这方面的情报,就连我自己都无法察觉到这个情报本身存在的问题。虽然让不确定性增加了,但就这方面而言,我还是要感谢你们。”


“情报本身存在问题?是怎么回事?虽然很匪夷所思没错,还不至于说有问题吧。”


卡兰的提问和爱尔希雅所想的一致,面对毫不知情的二人,艾莲娜摇了摇头:“实际上,如果没有和你们提起这条情报的话,我甚至没有察觉到这条情报对于我来说的不合理性。


第一点,我自己都没有理解‘雾即时间’这句话的含义。一般来说,我不会讲我自己都不理解的研究结果或者是现实告诉其他人,然而这次我却在脱口而出后才发现,我自己都没法完全理解我自己所说的话。


第二点,我根本……我根本不知道这条情报是从何而来的。”


说到这里,艾莲娜皱着眉头顿了顿:“按照我之前的说法,这个研究结果是我和我所在的机构研究得到的。然而根据我进一步的内部数据库排查结果,我们结社和核心重工进行共同研究的结果,实际上是没有结果。虽然我们成功地剥离和采集到了时滞之雾,却并没有成功的对其进行分析。”


“也就是说,这个实际上并不是你们研究得到的咯?那你到底是如何知道这一点的呢,艾莲娜,你应该可以通过比对得到自己获得这条情报的实际情况吧。”


面对爱尔希雅的提议,艾莲娜摇摇头道:“这么说也不对。根据再进一步排查的结果,我的确是在研究结果内部公开的时候得到了这个情报——在那时得到了‘雾即时间’这句话。根据结社内部数据库的记录,这句话也在那个时候被所有在场的研究员手动记入了手册之中。换而言之,虽说我们每个研究员都没有得出答案,却在得出了‘分析不能’这个结果的同时,自动得知了‘雾即时间’这个答案——这么说能理解吗?”


“没问题哦。”爱尔希雅点了点头,“有什么东西篡改了现实,也许不是那么高端的手段,但总之,那个存在在你得知‘时滞之雾无法分析’的同时,用一个‘雾即时间’的情报篡改了你的记忆。虽然可能也附加了相关的解释,但因为不够详细,所以导致你无法完全理解‘雾即时间’这句话,从而产生了认知矛盾……是这样吧?”


“真神奇啊,你居然能跟上艾莲娜的思路呢。”


卡兰看上去有些惊讶——却又不是那么惊讶,或者说,她看上去更多的是对自己感到惊讶:“就连我都好像,似乎,大概可以理解一点。按理来说我这种毫无灵感和超自然思维模式的人,应该对这种事情还是有点不能理解的啊——果然和你在一起的话,会一点点的变得和你有相似之处吗?”


“有其母必有其女?”“不是这样说的吧。”


“秀恩爱的话一会再说吧,总之我们先把正事说完。”艾莲娜干咳一声,接着说道:“不仅如此,还有一个特别的机制。这个结论是我们在弗拉刚王国的毁灭后两个月得出的,距离现在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然而这段时间里,无论是结社内部人员之间,还是结社内部对外部,都没有任何的对话涉及到这个内容——没有人讨论‘雾即时间’,也没有人有将这个结论发表的意愿。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对‘现实’有着高度的怀疑,按照某些研究员的性情,在得到这种爆炸性的情报的时候,他们应该会考虑公开——至少是在内部进行大肆讨论。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于,在我在这里提出这句话之前,这句话就像是彻底的消失了一样。”

“消失……是消失了吗?这句话从记忆中消失了?”


“不是,注意我的用词。虽然好像消失了,但是根据数据库检索结果,这句话始终存在于我的大脑记忆——数据库当中,从来没有消失和变更过位置。”


“这么说的话……”卡兰沉吟了一声,学着爱尔希雅的口吻说道:“会不会是隐藏。记忆,也就是对于艾莲娜来说是数据的那些东西,‘雾即时间’这句话被设置了某种用于隐藏的帷幕,而这道帷幕需要特殊的机关,也就是机制来触发……会是这样的吗?”


“解锁用的机制?等等,我想到了什么。”


艾莲娜的嘴角朝上翘起着。


会露出这种表情,对于这个身披白袍,有着人类外表的合成人来说,实际上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她想到了捉弄夏希的好方法,第二种,她想到了破局的关键点——毫无疑问,现在属于情况二。


“这段记忆的启封关键,难道就是这片地区吗?”


“没道理的联想——为什么?”


面对皱着眉头的卡兰,艾莲娜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那副自信的微笑,换而言之,这次她对自己的结论有着相当大的把握,准确性在八成之上。


“因为‘白雾’本身就是富含暗示性的要素啊。况且在来到这片地区,见到你们之前,我根本没有将这种情报脱口而出的想法。给了我启发,让我联想到‘雾即时间’的,正是这里无处不在、从未散去的浓浓白雾,以及你们对于这种雾气的分析。我的身体并非是有机的生命体,我也不存在灵感和第六感这样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如果不是身为有着特异性的生命的你们提出的见解,我大概也无法将事态联系到时滞之雾,从而关联到那句话上。”


“就算你这么说……”


“不仅如此。”艾莲娜环视着四周的茫茫白雾,“还记得你们之前提到过的那些‘无形无实体的人形’吗?没有具体形象的模糊轮廓,形体不定,不是能量的集合,来去无踪——不知道是从哪里出现,偶尔也会突然消失,甚至是直接从眼前消失。这里的环境是无边的茫茫白雾。如果把这两点结合起来的话,请问二位,你们会联想到什么呢?”


“联想到什么吗?”爱尔希雅用指尖点着自己的下巴,“那些人形,难道说时类似于云魔物之类的东西吗?”


云魔物,顾名思义,是“云中的魔物”。或者说得直白一点,实际上是因为各种要素而变成了邪恶能量生物的云。偶尔也会出现这种生物的变异体,也就是雾魔物,在地面上袭击人类的情况,因此这种存在在冒险者之中的名气还算不错——不好对付,但是容易针对,值不少赏金。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些人形和云魔物的确有着很相似的地方,如果它们真的是像爱尔希雅和艾莲娜设想的一样,有着躲进自己所处的环境来隐蔽身形的办法的话。


“难道说……”


“就是那个‘难道说’。”


说到这里,艾莲娜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了:“那种东西并不是什么鬼魂或者幽灵,但也不是云魔物那样的能量生物——它们的确和云魔物有相似形,但是根据我的判断,它们之间并不一样。它们并非诞生自这片白雾之中,如今却和这片白雾融为一体。说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和你们说过关于时滞之雾笼罩区内出现过的奇特现象对吧。”


看到卡兰和爱尔希雅点了点头,艾莲娜接着说道:“是气压降低。雾即时间,时间即雾,时间一开始却并非是雾——时间被扭曲成了雾。说起来很可笑,这样看来的话,那些银色的雾气,实际上不就是以空气作为素材,将扭曲的时间作为核心做出的人造品吗?这样的话没有说不通的地方——但是问题来了,这里的白雾是怎么产生的?那些人形和这之间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就算是在不知情的人,也会在艾莲娜那种阴森的口吻下变得毛骨悚然。


她脑中所想的事情,也的确是那样的毛骨悚然。


“时滞之雾虽然已经可以称之为遮天蔽日的大雾,目前为止却只有在弗拉刚王国的遗址上观测到过像是这里这样的浓度。弗拉刚王国遗址上的浓雾至今也没有消散。弗拉刚王国大约有四成半的居民找不到尸体乃至存在过的痕迹,像是直接从人间蒸发。雾气的产生,据推断是以物质作为材料,以扭曲的时间作为本质构成的人造物,根据等价交换,要得到多少的雾气就需要消耗多少的原材料。生物作为一种有着相当分量的存在,其质量和蕴含的能量都远远超过他们或它们每天吸进吐出的空气的等级,如果能够进行完全的质能转换,那么效果将会非常惊人——把这些都联系在一起的话,似乎就得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结论呢。”


爱尔希雅脸色不大好看,卡兰的表情看上去也相当的纠结,似乎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继续进行呼吸这种行为。


“看起来你们想到了呢,的确不是什么很难的问题。”


艾莲娜看上去没什么负担,作为合成人的她,原本也不需要进行呼吸。


“虽然听上去非常不可思议,但根据合情推理,这些雾气实际上很大可能——不,应该说基本上一定是,由原本生活在这里的居民的血肉转化而成的。虽说现在基本上已经是完全的时间了,但如果在未完成的阶段,这些逐渐变得浓郁的雾气究竟是直接被转化成了时间呢,还是由‘人类血肉的转换物’逐渐转变成时间的呢——这种事情就不好说了。那些人影的话,大约原本是这里的居民吧,不过现在只是和这些雾一样的‘时间’而已——它们是一体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