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湮云鞝城
更新时间:2017-06-12 07:24
点击:1225
章节字数:35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诸神之地真是蕴含了无限的可能呢,竟然能这样轻易地找到条件如此上乘的住所。”高大的骑士环视酒店的房间,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没有那么简单呢,要不是菊地原小姐给我发放了身份证明和金钱,这些神明大人是不会让我们进来的。真是不近人情啊,神明的世界。”

“钱吗……我作为一介骑士,一般不会随身携带那样的累赘。是吗,没有金钱是无法在神代活下去的吗,真是可怕的神明的世界。”

赛蕾嘉和爱丽丝特利亚,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身着厚重铠甲,即使走在柔软的地毯上都能发出“咚咚咚”一样沉重声音的爱丽丝特利亚,身着和众人画风不同的轻质衣物的赛蕾嘉,以及两人联手拎着的,身着漆黑军装,披着长刀脚跟的银发的阿尔泰尔,三位容颜打扮超世脱俗的小姐,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飞到了酒店门口,在保安,经理以及路人的懵逼注视下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要不是赛蕾嘉从玛利涅那里学到了对策,对酒店工作人员声称自己是cosplayer的话,恐怕很快警察就会包围这里了吧……

爱丽丝特利亚在内心暗暗赞美了一下这个宽敞舒适,且设施齐全的房间,环视了一周,和赛蕾嘉将阿尔泰尔丢到床上之后,毅然地放下了枪,坐在了地上。

身体终于接触到了东西了的阿尔泰尔,像低血压的神明大人一样呼出了一口感叹着头晕的气,然后躺着一动不动。只是动了动眼球,瞟了一眼房间里的沙发。

“哼。”

“喂爱丽丝特利亚,别坐在地上啊,你是苦日子过惯了吧?”赛蕾嘉很自然地坐在了床上,将手上拿着的阿尔泰尔的沉重的骑士帽放在床头柜上。

“我比较中意这样的坐法,贵方随自己的心愿就行了。”一脸认真地,爱丽丝用着她习惯的坐法,双手抱胸,盘着腿坐着一动不动。

“不是,我是需要你的帮助,验证这个小鬼是不是在说谎。”

“既不准备惩罚余,也不准备下杀手。你是想怎么做呢来让余‘说实话’呢?赛蕾嘉殿下。”身处敌人狼窝却也丝毫不慌张,阿尔泰尔浅浅地微笑。

“没什么呀,军服的小鬼。”赛蕾嘉·由比蒂利亚露出要恶作剧一般的笑容,她这个人就是如此的表里如一,伸手将阿尔泰尔的刘海抓乱,但对方除了露出有些恼怒的表情外,并没有任何动作。“欺负你而已——

“将你挚爱的创造主,呕心沥血创造出来的东西——把你蹂躏一下而已。”

几乎是话语落定的一瞬间,军服的公主波澜不惊的目光突然刺出野兽一样的杀意,她整个人也几乎是像灵敏的狩猎者一样弹跳起来,挥拳击向赛蕾嘉那姣好的五官。

“啪——”早有预料,身经百战的赛蕾嘉借住了阿尔泰尔突然挥出的拳头,并侧腰给出一记肩击,狠狠地撞在了阿尔泰尔的腹部,阿尔泰尔的瞳孔因痛皱缩,但却狂气地咬着牙,挥出另一只拳头击向赛蕾嘉的后颈。

“啊啊啊!”拳头还离目标有一段距离,阿尔泰尔的手臂就已经被方才瞬间跳上床的爱丽丝特利亚抓住,爱丽丝娴熟地一只手按住阿尔泰尔的背部,将她的手挽到后方牢牢锁住。

“啧……”突起的反抗被闪电般地阻止了,阿尔泰尔双手被爱丽丝钳在腰后,双腿被爱丽丝抵住,头也被紧紧地按入被子中。

赛蕾嘉拍拍手,叉着腰盯着阿尔泰尔丝毫不放弃的凶恶表情,撅了噘嘴。“一路忍了这么久,一提到造物主就炸毛了,说不定你还是只忠犬呢?阿尔泰尔酱?”赛蕾嘉蹲下,有些坏坏地看着银发少女凶恶的眼神以及小巧的虎牙。“特别凶恶的那种类型。”

“历史可是由胜者书写的,没有人会知道今天这里发生了什么的。”用自己的方法宣告了阿尔泰尔的战败宣言,赛蕾嘉对爱丽丝特利亚使了个眼色,爱丽丝特利亚便让阿尔泰尔跪坐起来,依然控制着她。

“咔——咔——”赛蕾嘉伸出手,开始解开军服公主的衣领,皮带和甲胄。阿尔泰尔的服装固然繁杂,但现在却也渐渐溃散,暴露出隐藏在下面的身躯和皮肤。卸掉甲胄,丢掉大衣,对于穿在里面的高领黑色紧身衣,赛蕾嘉直接拔出了剑将其割掉,撕开,直到阿尔泰尔身上没有再挂一丝一线,平日暗藏在厚重严实衣物之下,少女白皙娇小的身躯彻底显露了出来。

阿尔泰尔愤愤地咬着嘴皮,她不习惯这样。她不习惯自己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暴露在这个令她厌恶的世界中,暴露在自己讨厌的创造物面前。她不喜欢自己头顶上没有那令她安实的重量感和帽檐,不喜欢自己没有全副武装,不喜欢自己没有没有以她的造物主为她设计的完美形态现身。

“爱丽丝特利亚,把她绑住。”赛蕾嘉将从阿尔泰尔身上扒来的绶带丢给爱丽丝,自己蹲下直直地盯着阿尔泰尔的身体。

几乎是有些纤瘦的身体跪坐在床里,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和普通少女一样柔和的身体曲线,嫩滑的皮肤。这样的少女,这样阿尔泰尔微微颤抖着自己的身躯,脸上难得露出了屈辱的表情。

谁会想到这样的孩子会是想要毁灭世界,危险度爆棚的大Boss呢?

“没有了帽子和高跟鞋,没想到你这么小只的。欺负这样的你,还真是有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呢。”

但是在赛蕾嘉,和其他被造物的概念里,相当于近乎无敌战神存在的阿尔泰尔,现在正毫无还手之力地任她和爱丽丝摆布,一想到要欺负一下这样的她,更汹涌,更莫名其妙的爽快感几乎要填满赛蕾嘉的内心。

依旧板着一张脸,阿尔泰尔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对着身后的爱丽丝特利亚说道:“爱丽丝特利亚殿下,和别人狼狈为奸干出这种事情也是一介骑士的所为吗?”

“我曾欠米特奥拉一个沉重的人情,我也以此身发誓将会回报她了。如果这是恩人的意愿,那我将尽我所能,辅佐她。”

“啧……”

“意外的不错嘛,军服的小鬼,可以说是一副完美的躯体了……除了有点一马平川。和阿斯梅里亚湖有得一拼了。”伸手摸了一下阿尔泰尔的大腿,赛蕾嘉坏笑地盯着阿尔泰尔红蓝相见的眼瞳。赛蕾嘉的手指缓缓向上,捏住了对方的下巴。“这就是你的创造主的,爱的结晶啊,看得出来是个想把你创造得很完美的人呢,可为什么就创造了你这样糟糕的性格呢?”

几乎是没有犹豫,阿尔泰尔张开口,狠狠地咬住了赛蕾嘉的手指——

“好痛、快松口!诶诶啊、可恶的小鬼快松开!”

性格糟糕的爆发现场,赛蕾嘉瞬间就体会到了。

“赛蕾嘉……”绑住了阿尔泰尔手臂的爱丽丝特利亚,本想帮忙的,但是局面已经纠缠起来了……

“快松口、想咬断我的手吗!咔、你这小鬼就是想跟我作对,你拆我佛格尔骑士,拆我武器,现在还想来拆我的手吗!?”阿尔泰尔丝毫没有要松口的意思,赛蕾嘉气得疼得不能跳脚,只能狂弹阿尔泰尔脑门,空气中不断发出清脆的响声。“拼什么你对付鹿屋的巨大机甲就是召唤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为什么对付我的佛格尔骑士就要给我拆掉!?一点都不可爱!!!”

“贵方……”终于,爱丽丝特利亚看不下去了,伸手掰开了阿尔泰尔的嘴。赛蕾嘉好不容易从小狮子口中夺回自己勉强还完整的手,眼角挂着泪猛吹。

“没有被咬断还真是万幸啊,赛蕾嘉。”爱丽丝特利亚,狠狠地补了一刀。“为什么不直接蛮力把她的嘴打开呢,武力不也是贵方所承认的有效手段吗。”

“可恶……不能被这小鬼的外表欺骗了,本质是咬人的狮子啊!”赛蕾嘉愤愤地推了一把阿尔泰尔的肩,阿尔泰尔应力后倒,倒在爱丽丝特利亚的腿上,是嗑人的铠甲。

阿尔泰尔舔了舔嘴角的血,肆无忌惮地露出鬼笑。

“你这个小鬼完了!”赛蕾嘉猛地扑了上来,狠狠地吻住了阿尔泰尔的嘴唇。几乎要贴到一起的眼眸对视着,一双惊讶,一双愤怒。

“啊!”虽然自己没有参与,但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场面还是让爱丽丝特利亚红了满脸。赛蕾嘉的身体几乎完全压在阿尔泰尔的身体上,而靠在自己腿上的阿尔泰尔也在疯狂地扭动身躯。

带有自己的血的味道的吻,赛蕾嘉断断续续地吻着阿尔泰尔那薄薄的嘴唇,或是咬起她的唇瓣,她知道自己才是施暴的一方,但她又怕身下的小狮子会突然反咬。

“唔——唔!”手指,指甲和手套的摩擦感,迅速地在阿尔泰尔的身体上游走,滑过锁骨,瘦削的肩膀,柔软的脖颈,稍微有些感触的肋骨,腰腹,胸前并没有像赛蕾嘉说的那样一马平川,而是有些凸起曲线的胸部。直到赛蕾嘉的手指准确地捏住顶端的粉嫩时,阿尔泰尔一直保持着的惊愕眼神,紧紧地闭了起来。

“身体越来越烫了呢,军服的小鬼,没想到你还是有感觉的嘛。”

赛蕾嘉不是个渺小的人,她很大气,大气到就算阿尔泰尔老是针对她对她做过分的事情,几秒前还被狠咬了一下,但赛蕾嘉并没有更过分的报复回来。而是尽可能温柔的,细腻地照顾着身下傲慢女人的敏感地带——这本来也是她的目的。

温柔的揉捏和按压,赛蕾嘉在手中玩物变得挺立起来的一瞬间停了下来,坐起来俯视着阿尔泰尔杂乱的银色长发,潮红滚烫的脸,以及她错愕的表情。“为什么……余会……”

“?”这样的反应有些超出赛蕾嘉的预想,她本以为阿尔泰尔会很憎恨地盯着她,甚至毒舌上两句,但是她很快反应过来了。

“是这样吗……你的创造主,我记得是未成年吧?还是纯真的年龄,没有给你添加性的概念吧?所以你对自己的性别没有自觉,也不知道它是怎样的感受。”赛蕾嘉再度接近,紧紧地盯着阿尔泰尔,此时的小狮子竟然有些惊慌。“别太只把自己当复仇的兵器了呀,小鬼。你给我记好了,大人们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如果你会长大的话,你就会知道,大人们的生命是有更多其他意义的。”

“唔——”居高临下的赛蕾嘉,在制造了名言之后,再次吻了吻阿尔泰尔,轻轻地,但却比之前浮躁的报复更缠绵。吻毕之后,赛蕾嘉笑了笑,“这也是其中一个意义哟。虽然正常情况下是要互相喜欢才会做的吧。”

——我才不喜欢你这个小鬼呢。

“喂,爱丽丝,来帮忙啊。”

“啊,我?我也要帮忙吗!我……贵方……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呀!”

“喂喂你这样也是绯色的爱丽丝特利亚吗?我记得你的原作里,你不是也有很多女性的爱慕者吗?难道你就一点经验都没有?”

“骑、骑士必须时刻保持高洁的贞操!不能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的!”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把那些真爱你的好女孩儿们都拒绝了吗!?哇我的天吶你到底是怎样一个木头啊!!!???”

“贵方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

赛蕾嘉几乎都要气得站起来了。“不行,你必须成为我的共犯,快点,把铠甲脱了手套脱了,来工作了!”

“难道就不能贵方一个人搞定吗!我在这里负责压制军服的公主就行了……”

“不行。”赛蕾嘉伸出手,“我,没剪指甲的。而且才被咬了。为了米特奥拉,这次你必须帮我。”

“啊————”绯色的爱丽丝特利亚,她的世界观和贞操,似乎破碎得一去不复返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