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SKE48】【w松井】六月十日(松井R毕业纪念文)

作者:沙
更新时间:2017-06-11 05:36
点击:2141
章节字数:36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沙 于 2017-6-11 17:48 编辑


同步发在博客,w松井文努力生产中^_^



======




风水轮流转,这篇站珠攻。




一系列脑洞中的一个,脑洞不属于我,这里JR的关系和我本来的理解也有许多不同。


但我觉得这些脑洞很有趣,所以就写了。


写完之后感到也领悟了一些不同的东西,果然车没有白开XDD


不不不,这篇不是开车{:4_335:}




总之,如果喜欢,算我的。如果不喜欢,请记住我只是执行者~~~






=======






六月十日








2017年6月10日晚上,松井玲奈从外面回到家的时候,一眼便见厨房里长了一只珠理奈。




热火朝天的氛围如同幼时父母工作的工厂,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演奏出一段做饭交响曲,关东煮在锅里咕嘟咕嘟地煮着,意大利面在另一口锅中弹跳,汉堡肉滋滋地在烤盘上冒烟,果汁机一碧如洗,里面的液体看起来像是超市青汁的某种高级模仿品。珠理奈在厨具的海洋中穿梭辗转、游刃有余,俨然已接近完成。




想揉太阳穴,却被一天的工作和体力训练累得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只好斜倚在门边、抱着双臂,有气无力:


“你该不会要玩十二点钟声响起突然消失、给我留下一水池没洗的碗这样的事吧?”


“不会呀,那不是你的自我介绍吗?”


背对着自己的那个人,似乎未经思考便回答了。


“很好,会顶嘴了。”


“早就会啦,只是这两年不小心忘记了……”


玲奈以听不到的轻微幅度叹了口气。


“不早点睡,明天起不来,别跟我哭。”


“嗯。”




一天巡行四个城市绝非易事,接下来的工作也紧锣密鼓。即使提前很早开始锻炼身体,多少也有些忐忑。


看了一眼客厅,行装却已经打点好,明早拉出箱杆就可以出发。食物热腾腾的香气在客厅弥散,浸透着家的味道,让晚上很少吃东西的自己也产生了一点食欲。


——这个人,在这些小地方,简直细腻得可怕。


明明是随时倒在沙发上就能睡着的体质,却总是这样兴高采烈地浪费着精力。


透过厨房的门帘看去,少女胡乱套着大号的男式T恤,下身是清凉的超短牛仔裤,乌黑长发包拢高挑身材,看上去十分柔顺的发丝微拢在耳后,以专注的神情努力翻动着关东煮里的食材,一边好像还在哼着歌。


每天都会产生一些无用的杂念,比如说,如果她毕业后去开居酒屋,一定是人山人海、万人空巷吧。




不过,说起毕业——




松井珠理奈和松井玲奈,几乎可算是一起长大,若是学校里同学七年形影不离,大概也会成为无话不谈的密友。


可她们一起长大的地方,毕竟,是片丛林。


全国漂亮姑娘的迦南之地,美妙的肉体并不稀奇。怀抱着纯粹的梦想前来,来此没有多久,却纷纷思考起“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往何处去”这三大问题。


然后,本来单纯地倾慕舞台的少女们,为了能风光毕业的那一天到来,有时也会,无所不用其极。




“很久没跳帅气的舞了吧,女饭会寂寞的。”那天检查过所有社交网络,泯了一口苦涩的热茶。


“最近暂时没有这样的资源……”少女眉头微蹙、语含保留。


“没有资源就创造资源。”沙发上甩来一个冷冷的眼神,“高木的钢琴我听过,很有生命力。”


“嗯。”


双眼从手机屏幕抬起,却见猫嘴轻挑,露出野心勃勃的微笑。




速报之前那天,珠理奈一夜没睡着。第二天起床时早饭已做好,热乎乎的煎蛋,吐司,沙拉,还有甜点。手法有点稚嫩,种类却不少,算来起码要花费一个小时。


早已端坐餐桌旁的直发女人,继续百无聊赖般地翻动着珠理奈的手机。


“今天,饭想看的是举重若轻的你。”


“我想看的也是这样的我。”


“能做到吗?”


“做不到就学嘛。”


“想学就回头,看上面。”


转过头是高高的落地窗,车水马龙的城市,一片灿烂的阳光。刚过七点,正是熹微到盛放的光景。少女仰头领受自然的馈赠,清晨的光线洒在身上,曲线淋漓、美得像一个梦。


“咔嚓”,iOS拍照声。然后凉凉的手,递来了已打开推特界面的手机。


“鼓励一下你的饭吧。”


身体前倾未及收回,却见窗边斜坐着的珠理奈回过头,冲着自己,狡猾地吐了吐舌头。


——所以,又中了她的计。


在这时候松井玲奈便觉得,这个人,还真有点可怕。




转眼间一桌丰盛佳肴,每天吃菠萝包和沙拉的胃不知能否承受。却见少女笑得舒展,一边消灭食物,一边轻哼刚拍过的PV的旋律,眉宇间的喜悦,让她想起许多许多年前的同一个人。


人会变,脸其实也能改变,但笑容不会,至少她目前还相信不会,因为从她第一次见到珠理奈那天起,这个人前仰后合地笑起来的时候,眉毛和猫唇就会配合出一个大大的“囧”字,让这笑容本身就有点好笑。


暖暖的饭菜吃了几口,胃确实舒服了不少。于是任这不速之客风卷残云,转眼间已是杯盘狼藉。少女就站起来,自己也站了起来,一起把碗碟收进洗碗机。




养一匹狼是明智之举吗?


书上没写过这个问题。不过,有一本凝聚了古老智慧的书籍叫做《伊索寓言》,里面有一篇叫做《农夫和蛇》。


善良也好,贪心也罢,农夫救起了蛇,用体温温暖它。可待觉察之时,已被长长的鳞片紧紧缠住,再也无法脱身。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是午夜,累得几乎要昏过去,明天六点便要起床出发。拿起手机定好闹钟,待回头却对上了炯炯有神的眸子。


“玲奈酱。”


“怎么啦?”


“没怎么。”这样说着的时候,自己却被拦腰打横抱了起来。


包裹长发的毛巾掉落,一头青丝飞流直下,拖鞋落到地上啪地一响,好像投进古井的石子。


有人说过,松井R这个人,全身都是刺,没事不要乱碰。


但那东西没有用。


“无论怎样都能活下去,不是吗?”对所有的威胁恐吓,少女统统给一个温柔的笑容。




珠理奈偏要把玲奈酱一把抱起,好像那古老的彩色电影里,白瑞德一把抱起斯嘉丽。玲奈读过一本影评,说那代表了男性深受伤害、极其不安的占有欲和征服欲。地毯是红的,灯光是黄的,阴郁昏暗,还有木头的扶手,气氛如同恐怖电影。


可是下一刻自己就在轻软的床上了。


不常睡床,触感绵软得难以置信。并非沙发那般包拢一切却媚俗无骨,而是坚实的,蓄力的,绵软的表层下是厚重有力的弹簧支撑。简直就像——不,其实就是,那个人的怀抱。


确切地说,是在床上,并且在珠理奈的怀里。软软的胸口从后面贴了上来,双臂张开包拢着娇小的身体,下巴轻轻地摩挲发丝,却毫无淘气乱动的架势。珠理奈只是轻轻地、温柔地抱着她,仅此而已。


“好好睡一觉,我在这里。”


为什么这家伙的性子如此棱角分明,却仅在松井玲奈的事情上格外地柔和呢?




两个人都安静,珠理奈的呼吸在头顶上盘旋,身体不禁又硬直起来了。玲奈闭上眼睛深呼吸,按照舞台剧锻炼课程的要求,一点点把肌肉放松下来。放松以后,在被子里握了握珠理奈的手。


“在担心吗?”


“担心什么?”


“总选。”


“多少有一点,不过能应对。”


“嗯。”


“这回在冲绳?”


“嗯。”




有识之士不难分析出来,只是抓不到证据罢了。


两年以来,少女成长了很多,但仅凭一个人的智慧,并不足以到今天这地步——


总选前一套漂亮的组合拳,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四面出击,最大限度地展现了SKE48的松井珠理奈的魅力。


像是一场以少胜多的经典决战,优雅简洁,指向明确,匠心独运,虽败犹荣。


麻里子出了不少好主意,但她也并不懂得,那股独属于SKE的味道。


像狮子野心勃勃,像老鹰骄傲不屈,像星空纯净隽永,又像午后的阳光照射大海般灿烂迷人。


这场好戏的总策划,只能是那个人。


何以至此,为了总选吗?抑或,是为了突围?


这茫茫围城,本可以不去走,普通人的人生之路,一直对少女们开放着。却终究难以克制那冲动,要去爬那看不见顶的阶梯,要去看那不可方物的风景。


因为那就是松井珠理奈。


因为那就是松井玲奈。


无药可救的同类,却也因此,而无法坦诚相对。




所以,不知费了多大力气,才能达致这样的信任。


那天月光如水,跪坐在榻榻米上,闭着眼睛,耳边是低沉的、轻柔的、却似闷吼一般的呻吟声,少女的身体颤抖着,没有哭。明明只是旁观,汗水却湿透了衬衣。


看到那之后的眼神便知道,少女是真的长大了。


这个人,在所有人都觉得她已经被彻底击倒的时刻,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出磨尖了的爪子,掐住你的死穴。


那一刻的松井玲奈,已无路可逃。


于是,除了“女演员”,又多了一层身份——尽管是个绝对的秘密——


松井珠理奈的策士。




那天的吻绵绵密密,如同晚春漫天的樱雨。从未想到木制餐椅能够如此利用,珠理奈微热的,温暖的呼吸,从下体深处涨潮般一波波涌上来。喉咙干渴,大脑也一片空白,只顾得上说了一句:“关灯”。


事后想来,恋爱禁止的少女是从哪里学来这活计的呢——


背后不禁一阵发冷。


却又安慰自己,这到底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人总要长大。


毕竟是松井玲奈,成熟又冷静,总可以笑着面对一切,妥帖地处理一切。


可是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渴望着:这一次,信任不能再破碎了,再也、再也、再也经受不起了。


“沦陷”,没有任何一个词比这个词,更加妥帖地形容她的状态了。




“虽然什么都做不了,但是我在这里。”


少女微笑着,一直在说着同样的话。




所以,在咖啡馆说出“【正在和她约会now】这个话题很有意思”的时候,她点点头表示会意,说干就干出去和经纪人拍照。


隔着玻璃见她面对相机做出种种有趣神态,忍不住把手边形状奇特的面具戴在脸上,喊来了店员。


喂,你看,她现在是般若哦。


然后点击,发送。




两个人的角力,像是两头狼抢一块肉,叼着就不松嘴。有时有点疲倦,有时又怕被彼此咬伤,可直到两方都感到有些好笑,依旧饶有兴味地把这游戏继续下去了。


到底只有对方才能陪自己做这样无聊的事。


而丛林很暗,很可怕,黑黢黢地,好像要吃人,即使有着远方灿烂的星光也好。




松井玲奈睡熟了,因为过于劳累,传来了轻微的鼾声,听起来十分可爱。


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醒,但翻了身。


这样睡眠质量会比较好。


此刻的松井珠理奈,什么也没有想。


因为她在等待那个时刻。


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纪念日,要严格到分钟的程度。也和恭喜、祝贺之类的仪式一点不沾边。


这是只有青春年少时才会有的,一点无聊的小心思。




——仅仅是想要,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陪在她身边罢了。


想让她在梦里也不会再感受到,如那天一样刻骨铭心的孤独。




虽然也害怕,对各种事情,有的时候,对自己。


至少此刻有力量,把这个人抱紧。


张开双臂,用自己的体温,去笼罩她的梦境——


似乎这样,就可以笼罩那一段,再也追不回的时间。




六月十日到底不算一个特殊的日子。


玲奈酱究竟是忘记了、还是仅仅什么也没有提呢?


小的时候,一次合宿拍摄的晚上,睡不着,便缠着同屋的平松可奈子讲个故事。正值可奈子刚读过一篇百合小说,哭得眼睛都肿了。可那故事太长情节又悲伤,经过可奈子萌萌的语气转述,仅有的戏剧性成分也所剩无几,于是大部分内容都忘光,只记得结尾有这样一句话——




“伤口是终有一天会愈合的。


未来是会把过去清算的。”




时间到了。珠理奈坐起来,又俯下身去,在玲奈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