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06-04 22:47
点击:1043
章节字数:178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超级西瓜皮 于 2017-6-4 23:25 编辑


09




真姬将妮可放在沙发上,动作轻柔,神色却远没有动作上的那么从容。


她毫不在意形象地蹲在地上,仔细地为妮可擦拭了身体,套上干净舒适的衣物,只是简单的事情却做得十足认真,目光只落在自己手指动作的方寸间,好像生怕把妮可吓到了。


尽管妮可现在并没有醒过来。


为妮可整理领口的时候,真姬的视线忍不住上滑了一寸。


仅仅是一眼,真姬就像被刺痛了双眼一样立刻收回视线,低垂着的眼睛却又看见了妮可手腕上隐隐约约的红痕——那是她亲手造成的。


再也不敢在这里待下去,真姬逃一样去了卧室。


可惜又可幸,卧室里也全是妮可留下的痕迹。地上散落的衣物,凌乱不堪的床单,以及床单上浸渍的淡黄色。


真姬逼迫自己放空大脑,动作机械而迅速地收拾起了卧室。她将原本的床单放进洗衣机,换上她们曾经一起挑选的另一套床单,卧室里的东西都整整齐齐地收回原位,回到了她们都十分熟悉的摆放位置,连浴室里也清理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多余的水渍,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洗完澡后到处都是水,引来妮可的念叨。


直到将烘干的床单放进柜子,真姬忽然发现已经没有事情可做了。


她在卧室里站了好一会儿,才有些手足无措地走向浴室,可是浴室里也早就被收拾干净,就连漱口杯的位置都被她摆弄了三次,完美地放在洗漱台的黄金比例线上。


她没有任何理由再躲避了。


真姬走向书房的方向,步伐不似平时在医院里的干脆,反而像是踩在沼泽地里一样十分艰难缓慢。


她应该怎样取得妮可的原谅呢?真姬在脑中想着。无论如何,她都要十分诚恳地向妮可道歉认错,跪下也没关系。如果妮可觉得不解气,那就打她、骂她、踹她、咬她,这些她统统都可以接受。她愿意在妮可耳边说上一百遍“对不起”,再说一百遍“我爱你”;她愿意再利用自己的人脉去找几个制片人的资源,哪怕是给绚濑绘里用也没关系;她愿意做一切事情来补偿,只要妮可肯原谅她。


在距离书房门口一步之遥的地方,真姬听到了哭泣的声音。


这声音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她听过这声音的歌,元气清新,令人听而不忘;她听过这声音的笑,清脆活泼,极富感染力;她听过这声音的低吟,魅惑婉转,让她为之疯狂。


她也听过这声音的哭,却是在她告白的那天,喜极而泣。


十年纠缠,她唯独没有听过妮可哭得如此歇斯底里,绝望心碎。


双脚像被钉在地上,再迈不出一步。真姬低头自嘲地扯开了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忽然不敢再去请求妮可的原谅。


连自己都不能原谅的事,她怎么敢去求妮可原谅?


真姬靠着墙慢慢蹲下,双手紧紧抱着自己,扯开的嘴角也已维持不住,眼泪不受控制地、一滴接一滴地涌出。


可她有什么资格哭泣呢?她曾经在心里发誓要珍惜、要爱护一生的人,她亲手伤害到了如此地步。


真姬咬着自己的手背,不敢让自己哭出声。


她害怕连自己哭泣的声音,也只会让妮可更加厌恶。




同一时间,哭得不能自已的还有另一个人,身在片场的绚濑绘里。


这场哭戏颇需爆发力,电影中的女主无意间知道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竟然是因为自己而死,正在悲痛自责的时候,被不知情的男主问到了痛处,于是情绪瞬间爆发。


绘里饰演的女主先是颓丧地坐在角落,男主找到她后,原本是想安慰,却不想刚好戳到女主的痛处。绘里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站起来几乎是咆哮着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发泄过后情绪转入低落,声音哽咽得断断续续,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眼睛里盈满的泪水终于掉落下来,自责又懊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最后脱力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Cut!”


导演看着屏幕叫了停,绘里收了一会儿情绪才站起来,眼眶掩饰不住的红肿。


导演沉着一张脸过来,对绘里点点头,让她去补妆休息,然后转过身给男主指导。


看来还得再哭几遍。


绘里坐回自己休息的位置,助理小林递上冰过的毛巾,造型师也立刻过来替绘里整理发型。绘里睁着红肿的眼睛先看了一眼手机,没有新消息,才将毛巾按在眼睛上,有些失落地窝回椅子里。


男主角的演员远山是个今年横空出世的新人,颜值经常性在线,演技经常性掉线,只是对方公司力捧,人气又高,其他方面也算符合,才拿到这个角色。


于是拍摄进度就不那么尽如人意了。


就好比这场哭戏,绘里演过第一次,导演跟她沟通之后,她又改了几个动作细节,第二次就过了。而男主此时应该表现的先是不解茫然,然后是得知真相之后的震惊,以及始终贯穿的悲伤,不算很复杂的感情层次却总是不那么到位,于是就一遍一遍来。


第三遍的时候绘里的几个远景和近景特写都补拍完了,第四遍基本就是在陪演。第五遍过后导演实在看不下去了,恨不得每个动作每个台词都手把手地教一遍,而绘里也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时间。


哭戏也是很耗费体力的,绘里窝在椅子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但她本人也是真的有点想哭的。


刚刚跟海未确立了恋爱关系,然后就得立刻赶到剧组拍戏。前段时间又是落水又是发烧的,已经拖了不少戏份,剧组甚至通过公司委婉地催了一次,绘里知道自己不能再任性,只能一步三回头泪眼汪汪地离开了刚刚追到的女朋友。


临走之前海未还郑重其事地跟她约法三章,不可以在公众面前交往过密,免得曝光两人关系。


绘里不喜欢藏着掖着,不如说有这样超级无敌可爱的女朋友,她恨不得宣告给全天下知道。只不过看海未虽然眼里也满是不舍但还是一本正经地叮嘱,绘里只能选择臣服于对方的可爱之下。


剧组的生活实在太过充实,绘里经常拍戏拍到半夜才有时间给海未发消息,而作息规律的海未那时早已入梦,等海未回复过来,绘里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拍摄工作,即时聊天硬生生被两人用成了工作邮件。


从交往到现在,五天时间,一面没见,往来消息只有二十九条,绘里都快能背下来了。上一条消息是凌晨2点发给海未的,绘里说想要一睁眼就看到海未,而现在已经是上午10点,海未却还没有回复。


绘里轻轻撇嘴,心里的小公举有点不开心了。


已经不再冰冷的毛巾依然盖在眼睛上,绘里伸手朝向助理的方向,声音带着哭过后的沙哑:“小林,请给我一杯水。”


……


手在空中半分钟,却没有水杯递到手上,绘里疑惑地出声:“小林?”


依然没有回答,正当绘里准备拿开毛巾的时候,一个略带温热的水杯递到了手上。绘里以为小林是给自己准备温水去了,也没有多想,闭着眼就开始喝水。


和平时不一样,水里带着一股药草的清凉和回甘,划过喉咙时十分舒服,哭过几场之后有些微疼的嗓子立刻就被治愈了。


绘里几乎是一口气喝完水,转头面向“小林”的方向,问道:“小林,这水很不错诶,是泡了什么东西吗?”


“小林”没有回答,接过绘里手中的空水杯,又给绘里倒了一杯,递到绘里手中。


水杯被塞到手中的时候手指接触到了对方的指尖,绘里觉得哪里有点别扭又说不出来,干脆拿下毛巾。仰头时的光线有些刺眼,绘里不由得眯了眯眼,视野里的人影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深蓝的长发,琥珀的眼瞳——园田海未。


海未就这样出现在面前,就在想念她的时候,就在她前一天晚上刚说想要见到她的时候,她就这样光明正大、毫不遮掩地出现了。


绘里几乎被惊讶得握不住手里的水杯,幸好海未眼疾手快扶了一下,将水杯稳稳当当放到绘里手里,随后站直身体,抿起嘴角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说:“好久不见,绚濑小姐。”


这一声“绚濑小姐”将绘里从震惊中拉回现实,绘里立刻意识到此刻她们正身在片场,于是收起内心的疑惑和惊喜,站起来扬起一个官方式的灿烂笑容,回道:“园田老师,您好。”


但是说完这句,趁着周围没人注意,绘里偷偷对海未眨了眨眼。


海未瞬间就脸红了,十分不自然地捂着嘴轻咳了两声,将另只手提着的保温壶递给绘里,眼神闪躲着说:“不介意的话试试这个吧,可以润喉。”


绘里挑挑眉,明白自己刚刚喝的水应该是海未特意带来的,于是笑得更加愉快,十分不客气地接过了保温壶:“那就谢谢园田老师的‘厚、爱’了。”


绘里故意在某个字眼上加重语气,如愿看到海未脸上更加鲜艳的颜色。不过绘里很是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特别是在这个人来人往的片场,于是转移了话题问道:“园田老师看了刚刚的戏吗?觉得怎么样?”


这个话题让海未放松不少,几乎是立刻就给出了答案:“很好。应该说,比我想象中更好。”海未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抬头看向绘里,神色变得十分认真,“我看过剧本,没想到小说和剧本之间的差别这么大,所以本来有些担心。但是,你……绚濑小姐刚刚的表演,真的令我十分惊讶,与我心中的女主角相差无几,甚至一些细节的处理让这个角色更加饱满。”


说到这里,海未轻轻笑了一下,说:“在我心里,绚濑小姐就是最完美的女主角。”


没想到随口问的问题会得到这么正经的回答,而越听到后面,就算是绘里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听到海未的最后一句话时,绘里终于没忍住自己也闹了个大红脸,从她出道到现在,不知获得过多少赞誉,偏偏都没有海未这句简单话那么触动她。幸而她还是比海未更会处理这种情况,谦虚着说:“园田老师过誉了。”


海未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这时化妆师已经过来提醒绘里准备补妆,两人装模作样地客套了两句,海未就离开了。


绘里虽然坐回位置上补妆,但是眼神余光一直时不时看向海未的方向,她原本以为海未会离开片场,没想到海未竟然走到工作人员区,与导演有说有笑地攀谈起来。


绘里正在惊讶,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小林十分默契地轻声惊叹:“园田老师竟然跟导演这么熟?”


绘里轻轻瞥她一眼,助理小林年纪不大却是个八卦老手,于是装作不经意地问:“园田老师什么时候来剧组的?”


小林答道:“就今早啊,绚濑姐你的戏刚开始不久的时候。”


难怪没有回复讯息,原来是一直在路上,大概是看到她昨晚的讯息才过来的。想到这里绘里又有点心疼,家里离剧组多远她是知道的,海未要在这么早的时候就赶到,大概天还没亮就出发了。


绘里还没来得及继续心疼,就听到小林发挥了八卦精神继续问:“绚濑姐跟园田老师也很熟吗?”


“没有,”绘里立刻说,心想这事儿要是被小林知道了不就等于被妮可知道了,反驳得十分干脆,“试镜的时候见过一面而已。”


还好妮可这几天都请假,绘里在心里庆幸。




绘里以为海未只是来短暂探班,没想到天色将黑海未都没走,导演甚至还在剧组住的酒店多给海未开了一间房。


“听说本来导演还挺担心的,园田老师毕竟是作家,对电影拍摄了解不多,万一老觉得没拍好就指指点点的……结果园田老师跟导演聊了很久,还说要跟导演学习,导演可开心了。”小林简直就是剧组里的八卦通,也多亏她绘里才能知道这么多。


“所以园田老师接下来都在剧组?”绘里虽然在补妆没法做大表情,但这时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听说房间就在绚濑姐你旁边呢。”


“哦。”绘里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肌让自己看上去无动于衷。


“不过园田老师真的好好看啊!”小林突然捧着脸发出了花痴的感叹。


绘里很想说一句再好看也已经是我的了,再三忍了忍给憋回去了。然而化妆师竟然也加入了话题:“对啊,我以前都不知道园田老师这么年轻呢,还长得这么可爱。”


“对吧对吧!”小林激动得跳起来,“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才华,还特别有礼貌,不管谁跟她打招呼都回应得特别认真!我要被圈粉了!”


“我已经被圈粉了,还follow了她的推特呢。”化妆师颇得意地说,转头看着绚濑小姐似乎瞪着自己,虽然有点不解但因为马上要上眼妆了还是笑眯眯地说:“绚濑小姐,请闭眼哦。”


绘里只能忿忿不平地闭了眼。


化完妆,绘里睁眼就见助理小林坐在旁边刷手机刷到飞起,轻轻咳了两声,没想到小林全然不理,准备再用力咳两声的时候,小林突然拿着手机凑过来说:“绚濑姐,你的粉丝们要爬墙啦!”


绘里:黑人问号.jpg


小林把手机递给绘里,手机上正好是绘里自己的推特粉丝群主页。


“天哪这个小姐姐是谁好美腻!”


附上的图片竟然是在片场被抓拍到的海未,穿着一身简单的浅色系衣服,在一群工作人员中站姿显得尤为挺拔,被长发遮住一些的侧颜安静又专注。


“是新人演员吗?完全没见过呢,卡司表上也没有。”


“不管不管好好看prprpr!”


“……楼上的都是认真的吗?都不看书的吗?”


“那是园田海未!!!KKE这次电影原作的作者啊!!!”


“什么?!那个新人作家园田海未吗?!看上去好小,像高中生……prprpr”


“楼上的我报警了!”


虽然以海未本人的辨识度出现在片场被发现也是早晚的事,但这么早就被po到网上还是出乎了绘里的意料,只能说这真的是个看脸的世界。


绘里把手机还给小林,小林立刻又坐回去刷手机。离下一场开拍还有一小会儿,绘里看了看附近没人注意到这里,海未还坐在导演旁边看着屏幕,于是也掏出手机,登录自己的推特小号,刷开自己的粉丝主页,继续窥屏。


看到别人夸海未会有一种得意的感觉,但是看到别人舔屏又觉得不爽,虽然矛盾着但绘里仍然忍不住想看大家的反应。没一会儿,另一张照片被顶了上来。


“从别的站子找来的,亮点自寻。”


绘里点开大图,照片上是男主角远山,正在听导演说话,背景里的一群工作人员中,有两个人显得尤为显眼,自然就是绘里本人和海未,两人站得很近在说话,虽然拍得很模糊,但仍看得出脸上都带着笑,看样子应该是上午海未给自己拿水的时候被拍到的。


于是粉丝们纷纷炸锅。


“她们俩是在笑吗???为什么可以这么好看???!!!”


“觉得她们很配的赞我!”


“我要爬墙爬墙爬墙啦!!!”


“楼上不坚定的都是异端!高举绘妮大旗不动摇!”


“小妮可好久都没有出现,快管管你家到处撩人的KKE啊!”


“小妮可请长假啦,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的。”


“完了没人管得住KKE了。”


“爬墙归来,果然人生赢家的朋友都是人生赢家吗,好绝望嘤嘤嘤。”


“楼上什么情况?”


“指路园田老师的粉丝页,这两个人连履历表都要这么配嘛。”


看到这里,本来还在暗戳戳得意的绘里也有点好奇了,点进粉丝给的链接,果然跳到了园田海未的主页。绘里兴致勃勃地想看看海未之前发过些什么,点开之后发现海未竟然从来没有发过推特,下面全是读者们留下的读书感想或者加油,一股高冷仙气扑面而来。


不过绘里还是毫不犹豫地follow了,想一想,又切回大号再follow一遍。


既然海未从来没有自己发过推,想来个人介绍也是粉丝整理的。点进去一看,绘里就愣住了。


“……出身传统世家大族,自小学习弓道、剑道、茶艺、插花、日本舞等。15岁获得日本青少年女子组弓道、剑道双料冠军,18岁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东X大学学习,20岁发表第一本小说就获得‘芥川奖’新人奖……”


海未这是……开了挂吧?作为拿过两个国际A级电影节的影后,绘里也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叹。她的成就都在演艺事业上,而海未却是全面开花,好像做什么都能成一样,可怕的是海未从来没有自满自得过,甚至过分谦逊低调了。这种人设要是放在娱乐圈里,绝对是吸粉无数的新一代女神啊。


绘里突然有了一点危机感。




不知道是不是海未来了的缘故,导演今天收工的时间都比平时早。当然,说是早,其实已经晚上快10点了。


海未早些时候就回去了,绘里没有直接去找海未,而是回房间收拾了一下,开了个门缝确认走廊没人,才偷偷摸摸过去敲海未的门。


海未很快开门,看见门外的绘里似乎并不惊讶,轻轻笑一笑,说:“绘里,今天辛苦了。”


绘里歪头:“不请我进去吗?”


海未微微皱起眉,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拍戏。”


绘里大受打击:“你不爱我了吗!”


“什、什么?我、我没有……”海未被绘里的话弄得不知所措,但又不好意思说出那几个字。


绘里自然知道海未害羞的性格,见她这样立刻见好就收:“那就在这里说说话,我很快就回去。”海未的房间刚好在走廊尽头,通常没有人会特地过来,而且走廊的摄像头刚好在头顶拍不到这里,因此只是说说话还是很安全的。


“对了……”绘里掏出手机,划出今天看了很久的页面拿到海未面前。


海未看了一眼,算是自己的个人简介,虽然不是很完整以及用词有点太玛丽苏,但大致上是没错的。而绘里把这个放到自己面前之后就什么都不说,海未不太懂是什么意思,只能疑惑地看过去。


“海未,你可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呢。”


海未更疑惑了:“这些有什么好说的吗?”


绘里微眯着眼,认真地盯着海未的眸子,一点点凑近靠过去。海未被绘里盯着,有点想后退却莫名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绘里越靠越近,近到两人呼吸相闻,脸上都是彼此温热的鼻息。


海未有些慌乱又有些期待地闭上眼。


期待中的、哦不,没有期待!总之并没有发生……嗯,海未只听到耳边绘里轻笑了一下,然后就被抱进怀里。


绘里大大地叹了一口气,苦恼地说:“女朋友这么可爱又这么优秀,好怕被别人抢走啊。”


周身都被绘里身上香香暖暖的气息包围着,海未的思维有些停滞,但听着绘里这么没头没脑又很没安全感的话,下意识就回答道:“不会。”


绘里听着就笑了,感觉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海未抓住,脸上的笑容更加扩大。


两人在昏暗的走廊尽头,静静相拥。




在意识到身后的脚步声时,绘里还没来得及放手就被海未推开并且一把拉到身后,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脑子里一边想着海未真的是从小练习剑道弓道的动作好快,一边又想着要是被人发现了应该怎么公关过去。


然而等绘里看清楚,又有点茫然了。


来人一头火红的头发,正是妮可的女朋友真姬,满脸的焦急中隐隐带着些疯狂和不知所措,甚至显得有些狰狞,而海未站在绘里身前,抓住了真姬捏得死死的拳头。


真姬根本没有多看海未一眼,只是死死盯着绘里,咬牙切齿地问:“妮可在哪里?”


“什么?”绘里更加茫然,“妮可不是请假回去了?她没跟你在一起?”


真姬仍然盯着绘里,脸上一点点失去血色,变得有些绝望。


绘里终于反应过来,冲上去抓着真姬的领子,焦急地问:“发生什么事了?妮可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了……”真姬退了两步靠在墙上,无力地滑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眼眶泛着红,却落不下泪来。


“妮可不见了。”





----------------------------------------------------------------------------------------------------------------------








终于更新了(灵魂出窍

绘海是不是甜甜甜!!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虽然我觉得你们的视线大概又到妮姬那边去了_(:зゝ∠)_

后面就看22怎么接啦~~~~~{:4_342:}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