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手銬之交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17-10-21 11:31
点击:194
章节字数:40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又來了一張不速之客。

「哼哼~」南ことり哼著歌、筆尖輕快地滑過紙張,為今天下班後開始的久違連休感到心情愉快之時,一張卡片從臉頰旁邊擦身而過,震盪著波浪似的殘影,加入公文列隊一起愉快地玩耍。

心情先是驚訝,接著快速平靜下來。

果然來了,第二次比起第一次的心情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查看周遭趁人不注意,ことり迅速抽出卡片、塞進抽屜。

「一起去看獵戶座流星雨吧?發生於十月至十一月間,二十一號(土曜日)是極大期,請務必不要錯過每小時二十顆流星滑過天際的美妙夜晚。」

網路廣播正放送近期趣聞,距離下班還有三十分鐘。刑事部辦公室大家幾乎都外出不在,只剩最前頭的刑事部長園田雅巳與ことり獨守空閨(?)。

「好、很好、非常好。」

整理完報告,打印完畢堆成一疊裝訂交到審核區。完全閒暇後的她回到座位左顧右盼,見刑事部長專注工作就從抽屜抽出一張底圖為紅色蝴蝶的精緻米白色卡片──正面書寫著大大的預告狀,有著怪盜KKE親自設計的特殊標章還有羞恥到不行的「Take your heart!」

怎麼會有人如此不知羞恥呢?啊就是絢瀨繪里。也就是擅長易容,號稱擁有百面相、被粉絲尊稱為王子的怪盜:KKE,目前(理論上)只有ことり知道她的真面目。

儘管很任性是個怪人,但總是遵從自己的內心、率性做自己……或許這一點也是ことり喜歡她的地方。

「啊啊啊……不對不對,我在想什麼喜、喜歡啦!」臉頰頓時脹紅,ことり猛力甩甩頭,清了清喉嚨,「咳哼……這是犯罪預告不可以大意啊南ことり,對方可不是省油的燈,而是非常明亮的俄羅斯電燈泡。」

犯罪預告?突然,她意識到一件很嚴重的問題──自己的假期告吹了。

啊秋日彼端的遙遠假期。

──我的聲音,有沒有傳達過去呢?內心滿是對假期告吹的悲傷之情。

這種哀怨情感只維持數秒。基於責任感,早從下定決心當警察執行維護社會正義的重責大任開始,ことり也不期望往後人生能有多少休息時間。

總之合十雙手高舉額頭為可憐連休默哀三秒,再度投入工作。

仔細檢查卡片來源真偽後,ことり戰戰兢兢翻面查看正文,手寫字一如既往透出主人瀟灑潦草的風格。


一起去約會吧!

E.A.


跌倒。ことり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來,連忙撐桌穩住身子。

不知何時晃來的刑事部長在後面審核區取文件,「南,沒事吧?」

這種場景彷彿似曾相似。違和感只持續一秒,ことり把卡片塞進抽屜站起來,沒想到自己太著急、膝蓋用力頂了一下鐵桌,噹──迴盪起清脆聲響。

「啊嗚……園田部長,沒事!」她發揮刑警忍耐力十足的精神,忍痛站好鞠躬。

「這樣啊……沒事就好。」整整高一個肩膀的園田部長點點頭、雙手抱胸,居高臨下讓ことり很有壓力。

還是一如既往地嚴肅啊。ことり想,儘管明白上司是在關心她,不過壓力太大,對心臟不太好。

「南,明天開始連休。有什麼安排嗎?」

嚴謹的口吻,讓問候瞬間變得沉重起來。園田部長似乎怕下屬覺得自己太干預私生活連忙補充道:「啊不是想干預你的生活啦!你想嘛快要輪我休假了,想稍微知道年輕人出門會去哪裡玩,下次帶家人出門。」

「嗯家人……海未ちゃん嗎?」

聽到海未的名字,園田部長臉色那瞬間僵硬抽搐不太好看,但馬上又恢復正常。

「嗯對,沒錯!」

為什麼要那麼慌張,今天的園田部長有點婆婆媽媽。沒多餘心思分神,她一部分心思正在那張邀請卡的內容。

「大概,不會出門吧?」

「真的嗎?不出門,找個人出門約會也好啊……」

「……約會?園田部長,你幹嘛那麼『關心』ことり的私生活。」強調語氣,怎麼聽都是相反的意思。

盯──今天部長真的怪怪的。ことり狐疑地緊盯開始冒冷汗的上司,接著嘆了一口氣,「是有人邀請我出門啦……寫信。」

「寫信啊,感覺很有誠意呢。想當初我那個時代啊,大家都幾乎都是寫信聯繫呢,雖然也會打電話啦。」

或許是昭和時代老人的感嘆,園田部長緬懷般少見露出笑容。「這不是很好嗎,那你的決定?」

「好……」

「……好?」部長伸長脖子展現極高好奇心。

「嗯好嘛……ことり我打算不理會。」ことり窺視一番長官的神色後,賣一陣關子斷然拒絕。

「這樣啊……」

不知是否看錯,那張嚴峻的臉龐閃起一絲落寞,然後又好像沒事般點點頭回去座位。


等人離開,ことり再度拿出卡片。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這種事傳訊息就好啊……不對,沒有繪里的聯絡方式。她趴在桌上,翻轉著卡片接著放下塞進包包裡,無奈地滾來滾去。

總之就字面上解釋結果論──不是犯罪,鬆一大口氣發現自己已經全身冒汗。

進入十月中旬後天氣漸冷,室內開啟的強烈暖氣太過悶熱。「嗯~這裡太熱了吧?」取出手帕擦汗的她扯開領帶,解了最上面兩顆扣子、拉了拉領口散熱。

「要扇子?」

「啊謝謝你,園田部長。」ことり接過圓扇,朝自己搧風。

「還有小電風扇喔?」園田部長拿著最近流行的隨身小電風扇(水色),殷勤地獻祭。

「嗚哇~復活──呼嚕嚕呼嚕嚕……」ことり抵達不住風壓,臉跟隨扇面轉動發出呼嚕嚕的怪聲。

不對,我的上司怎麼可能那麼諂媚。

注意到不良的視線,ことり仰過頭就見部長正用著色瞇瞇的狐眼靠得很近,正在看她領口若隱若現的春光乍洩。

雖說警視廳大多是男人,不過平時大家人都還不錯。ことり第一次(如果不算跟繪里搭檔期間)遇上傳說中的職場性 騷擾,「呀──變態!」

捏緊右手,全身力氣彈跳就是一記「小鳥正義的螺旋飛拳!」正中園田部長下巴,他整個人彷彿表演水上芭蕾的舞者於空中旋轉那美麗身姿兩圈半。

不愧是部長。倚靠多年來從警生涯的靈活身手,園田部長落地前單手撐地借力使力,漂亮的側翻一躍而起,站得妥妥當當相當帥氣。

雙手叉腰,ことり皺眉瞥了眼鐘──五點整,下班時間到了。

「下班了!」宣告一聲,頭也不回怒氣沖沖地提包走人。

快步行走沒什麼人的緊急通道,ことり很快抵達停車場,停在一台鐵灰色「寶馬」副駕前伸手按壓門鎖,車燈反覆亮了幾下解鎖。

猛然轉頭就看到園田部長的身影還有幾尺,正在飛奔而至。

園田部長腳程甚快,已經離ことり沒幾步了。

「南,對──嗚!」

很好,時間差不多了。抓準來人靠近自己大約三步的距離,ことり轉身拉開車門朝那個不似中年大叔的翹臀踹了一腳,不偏不倚跌進副駕中。

園田部長還沒意識到怎麼回事,扭過頭見ことり啪地揚起笑容,手上還閃爍著不祥的銀光。

喀嚓──手銬上鎖了。

「抓到你了♪~」

沒想到那麼順利。她關上副駕的門,心情愉快地一屁股坐上駕駛座,猛地扯掉上司臉皮。

「以性 騷擾現行犯逮捕你,國際罪犯代碼1021──繪里ちゃん。」

「啊啦真聰明啊,果然還是贏不過你。」二次裝扮成園田雅巳的大怪盜,一如既往稱讚小刑警的聰明伶俐。她靠近ことり展現俄羅斯戰鬥民族熱情奔放的風格,以幾乎壓扁身體的力道抱緊處理,然後臉頰碰臉頰的親吻。

例行打完招呼,進入正題。

「什麼時候發現?」

很明顯,卡片就是你發的啊……而且那麼介意ことり的反應,一直在周圍徘徊什麼的。ことり想,這像個小孩子的大怪盜真的很麻煩。

由此證明,大怪盜乘以小刑警等於智商下降。

「一開始。園田部長老早去隔壁警察廳跟長官開會,怎麼可能那麼早回來。況且,那麼低級看ことり就只有你這種人了……請你不要破壞我心中嚴厲正直的園田部長形象!」

「真是抱歉,我不會做任何辯解的。」繪里抬高ことり下顎,蕩起好看的笑容,「我太喜歡你了嘛。喜歡的人那麼色氣,不管是誰都會不自覺看得入迷啦……原諒我吧?」

這孩子真的適合當風靡全世界,讓警察頭痛的大壞蛋嗎?

總之道歉各種意義上還是挺囂張的,而且嘴巴還是一如既往地不知羞恥。

「ことり我才不要原諒你。」啪地拍掉怪盜的手。

「啊啊,別這樣……我錯了啦。」

見對方不打算原諒,繪里慌了,放柔聲音可憐兮兮地在臉前合十雙手求饒。

「反正ことり我很生氣。」ことり鼓起臉,撇過頭。

「我要怎麼樣你才肯消氣?」

「自己想。」

「那麼……給你打?」使了個放電的wink,繪里攤開被緊銬住的雙手,抬高下巴、閉上眼從容赴義的樣子。「美女遭受汙辱時,必須賞對方一個耳光。」

這是電影《粉紅豹》的台詞。該說不愧是掌握人心的怪盜嗎?還不忘記拍ことり馬屁,稱讚美女哄她開心。

為了不辜負繪里的心意,ことり勾起一抹燦爛微笑,下一秒大大賞了繪里一個耳光。

「差勁,大變態!」

沒想到……更正,如果是ことり真的會毫不留情打下去。

「一切都是我的錯……你消氣了嗎?」繪里含淚,忍著針尖般燒灼的刺痛只想大哭一場。

如果沒有臉上一大塊紅腫,繪里勇於承擔的行為其實還是挺帥的。

「馬馬虎虎啦。」其實打下去很舒壓什麼的,ことり努力不表現在臉上,但強忍笑意脹紅的臉已經出賣她。

「那你願意原諒我嗎?」水汪汪的大眼注視,繪里渾身散發出等待主人原諒的小忠犬氣息。

「不要。」秒答。

「嗚嗯……你這個壞蛋。」繪里失落地戳弄手指,如果她頭上有耳朵肯定是垂落下來的。

「哪有大壞蛋說刑警是壞蛋啊?」

「那、那你這個小惡魔!」

這是稱讚吧?

糟糕,這人有點可愛。

欺負繪里會上癮吧?ことり已經能體會到繪里平時戲弄自己那種感覺有多開心。

ことり容易心軟其實已經原諒繪里,不過心中有別的打算,所以要在對手氣勢弱的時候趁勝追擊。

「咳咳,除非──」賣了一個長關子,等繪里聽話。

「除非?」繪里伸長脖子等待發落。

「你要乖乖任憑ことり我處置唷?」

你沒得選擇。明明是在笑,那表情卻彷彿散發著不祥的黑氣……很恐怖。

「好……」繪里被那氣勢震懾,點點頭。

「很好。」ことり欺近繪里,順勢把她壓回副駕、拉過頭上的安全帶扣好,發動車子引擎。

真的不打算放自己走了。繪里輕輕甩了甩手銬,金屬鎖鏈碰撞噹啷地迴響著冰冷的無機質。

「你想怎樣?」

「報復,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總覺得這話意味深長、曖昧不清。

自己做了很多讓人生氣的事,究竟是要報復哪一件呢?繪里想,拿出卡在後口袋不舒服的手機坐好。

順便看一眼有沒有訊息通知,意外發現今天是朔月。



最不負責任的氣象預報大概就是晴時多雲偶陣雨,ことり想。

晴朗、很多雲、可能下雨,三種天氣型態都說到了。而且車上廣播氣象播報的降雨機率百分之五十,有一半機率對應到要嘛下、要嘛不下,真的是十分曖昧不清。

現在是晚上九點十二分,天色昏暗挾帶著霧白色的雲層看不清楚、流動快速。ことり祈禱別下雨,鐵灰色「寶馬」奔馳河堤,找到停車場一個甩尾進去停車格。

「你要把我監禁到什麼時候啊?噓~沒想到ことり你有監禁play的興趣。」噓地吹了個口哨,繪里甩了甩親密接觸已經相處四點二小時,也就是二百五十二分鐘的手銬。「該不會給完甜頭就要把我丟進河裡吧?好可怕~」

或許是周遭一片黑暗的關係,繪里顫抖說著的這句話其實沒有多少輕佻,而是恐懼逞強的成分居高不下。

以往都是繪里帶ことり去偏僻的地方,沒想到立場倒轉過來也是很新鮮。

「什麼監禁play啦……明明就很享受。」ことり無奈地說,「最好不要吹口哨,你不是才在我家看了那部片?」

「喂喂喂,你說什麼我才不知道!」繪里摀住耳朵,就是不願多聽。

慌張也是情有可原的,這得要說到幾個小時前繪里被ことり帶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處以看鬼片之刑。

「如果一個人孤單寂寞覺得冷,那麼你就看鬼片……這時廁所有人、房裡有人、床下有人,車上也有人。」ことり壓低嗓音,真令人不寒而慄。

「嗚哇,別再說了啦!」

明明是事實,依舊嚇得繪里崩潰地大吼大叫。

「那就別廢話那麼多。」

如果怪盜的粉絲發現自己的偶像是這副德性……更正,我是不會讓人看到這副樣子的。ことり得意地想,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雖然很想裝出嚴厲的樣子,不過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那就不要再假裝吧?ことり打定主意,笑嘻嘻地解開繪里的安全帶與手銬,一邊取過後座的超市購物袋,一邊指著手套箱。

「快點拿裡面的望遠鏡,然後下車。」

雙手重獲自由,繪里紓解僵硬的手腕問:「不怕我跑掉嗎?」

「這次ことり我休假是完全進入OFF狀態,跑掉我也不會抓你的。」

況且你也不會跑的。明白繪里的心思,ことり假裝沒有多少挽留之意。

「所以一句話,你要不要下車跟我走?」

說實在,她也不敢自己一人待在黑暗的河堤。「嗯要……」點頭乖乖聽話,繪里取出望遠鏡下車等人,完全不明白ことり心裡在打什麼主意。

除了看鬼片之外,基本上算不了什麼懲罰。ことり不但做晚餐給自己吃,還餵她吃飯、一起看影片……就像在家約會一樣。繪里轉念一想,可是ことり早就在自己扮裝期間回絕邀請卡,或許對她好只是補償。

「要走囉。」一聲呼喚拉回繪里的神遊。ことり從後車廂過來,手上多了一個大包包跟手電筒,與繪里會合。

兩人一起往河堤走去,找了個適合的位置,取出包內野餐墊鋪好坐下。

「要觀星嗎?」

「是看星星。」ことり特別強調是單純地看星星,不是專業的觀星,「今晚有獵戶座流星雨,肉眼就能看到了。如果肚子餓就自己拿點心吃。」

語畢,她摸進超市購物袋拿出啤酒打開就是一大口

「你可以餵我嘛?」繪里捏著勒出紅痕的手腕,「手有點酸麻。」

剛剛是因為有手銬,你別誤會啊──繪里提出要求的時候,感覺ことり會這樣說,叫她自己吃自己。

「你還餓啊?」沒想到ことり打開Pocky塞進繪里嘴巴,「真拿你沒辦法啊。」

「可以握著你的手嗎?」繪里不安地抱大腿,縮著身子窺視ことり的神色。

少見地撒嬌,看來真的很害怕。ことり二話不說握住繪里的手,被那因害怕而發寒的程度嚇到。

「嗚哇,手好冰。」

「人家說手冰的人,心是溫暖的。」

「明明很害怕,耍什麼帥啦。」ことり努力搓揉著繪里的手,「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好溫暖,「謝謝。」

喜歡逞強耍帥,不過人也很坦率。


兩人仰躺空曠的草地,靜靜聆聽草叢隨風輕飄飄地沙沙作響,黑幕與雲朵共同隱藏著滿天星斗。

「看不到呢。」繪里高舉望遠鏡,只有雲跟雲……還有雲。「可不可以回去了……」

好可怕,說不出口。繪里以三短三長三短時間差更加捏緊ことり的手發出求救的SOS(儘管日常解釋成「Save Our Ship(拯救我們的船)」或「Save Our Souls(拯救我們的靈魂)」實際上只是國際通用的摩斯電碼求救訊號,本身並無意義)。

「不行。」

正如SOS字面上所表示的無意義,ことり拒絕著求救電波表示忽略,把繪里的努力無力化。

還有三十分鐘。時間還沒到,ことり瞥了眼手機等待午夜。

「話說KKE的K是什麼意思,E還能理解是Eli,可是K呢?」

反正時間還沒到,ことり就順著探討字義的問題(?)開了新話題,順便幫繪里轉移注意力。

「你猜猜?」

現在最好不要刺激繪里──怪盜怕黑,所以kuro(黑)放棄。

上下觀察一陣繪里後,「金閃閃☆(KiraKira☆)?」(Fate)

「咦好羞恥,虧你想得出來!」繪里表達出深深鄙視之情。

不知道為什麼很火大。ことり沉住氣,繼續猜:「Kaitou Kid?」(怪盜小子,也翻怪盜基德)

「什麼小子,要猜也要猜王子啊!」

跌倒。搞什麼嘛,雖說被粉絲稱為王子,但怎麼猜也不會是王子(Oji)啊。

「況且……怎麼都是別的作品,會有嚴重的版權問題喔。」

說得也是,責備倒有幾分道理。ことり點頭同意。

繼續猜了幾十分鐘後,ことり放棄舉高雙手投降,而繪里也打算公布解答。

「KKE呢──就是聰明(Kashikoi)又可愛(Kawaii)的エリーチカ(Elichika)。」繪里撐著腰際,得意地挺起胸膛。

「咦好羞恥,虧你想得出來!」

這份鄙視,要百倍奉還。


這時手機響了,設定的鬧鐘已經響了三分鐘,不知不覺超過十二點。

時間就是這樣,在你拚命注意時跑得特別慢,等轉移了注意就像惡作劇般快得犯規。

「啊討厭討厭,不注意的時候過特別快。」ことり一把放開繪里的手,衝向背包。

不要走。話梗在喉嚨說不出口。

「嗚……」失去了一直緊緊相依的手,嚇得本來就很害怕的繪里發出咽嗚都快哭了出來。

突然,手就被拉過去摸到一個柔軟的物體。

很黑看不清楚,繪里靠得很近──浮現手掌大小圓圓白白胖胖的娃娃,那是一隻小白鳥。

捏捏、揉揉、搓搓,反覆又捏又揉又搓,繪里愣在原地,為手上多出來的東西百思不解。

抬眸就是ことり煞是好看的笑容,很美。

「生日快樂,這是ことり自己做的唷。」

沒有星星點綴,但她蜜色溫潤的眼眸裡彷彿藏著璀璨星辰。

「呃謝謝,怎麼知道的……」

原來她知道。繪里一方面相當訝異,一方面又有點害羞,將臉埋進娃娃裡。

「可別小看警察的情報網啊……什麼的騙你的啦,總之是秘密管道。」ことり手指擺在唇前,噓地告訴繪里這要保密。「本來想帶你看星星,一直祈禱不要下雨,可是雲很多、天上還是看不見幾顆星星呢。」指向天空,心中懷著滿滿可惜之情。

「別擔心……就算看不見星星也能朝天空許願,謝謝你。」對ことり的用心感動得無以復加,繪里珍惜地撫摸娃娃、捧起ことり的臉頰。「雖然夜晚看星星很美,但我還是想看著你……希望你只看著我。」

「你就只是怕黑吧?」ことり將繪里好看的臉推開一小段距離,轉身不想讓人看見她臉頰發燙。

抬頭望向天空,正巧一道飛越夜空的流星,拖曳長長尾巴轉瞬間消失天際。

啊可惜。看著這一幕的ことり突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她想,反正還有機會。

「吶,明天再一起去看吧,反正22日以前都可以看到很多顆。」

「該不會……」

不敢置信,如果不是繪里自作多情的話(雖然她常常自作多情),這應該是邀請吧?儘管邀請卡被回絕不能早上去約會有點可惜,至少晚上可以一起看星星也好。

「你說呢?」ことり露出一種曖昧不清地微笑,「剛剛是我猜,那麼現在是你猜……為什麼ことり要把連休排在這幾天呢?」



第二天早晨,ことり是在自家床上醒來的。

頭有點暈,說不定是昨晚啤酒喝太多又睡眠不足宿醉。

正式放假第一天就宿醉也太慘。ことり瞥了眼鐘早上七點,立刻換上外出服,上了妝、提包就往外頭跑。

因為不能酒駕,她記得她的車還停在河堤邊。

「……差不多快來了吧。」

住宅區行人稀稀落落,獨留大匹引擎馬力的轟天巨響,貫徹天際。

在道路灰白色的天際線間,鐵灰色「寶馬」飆車而來於ことり面前彷彿一隻訓練有素的忠心小獵犬,一個急煞咻地一甩尾穩妥停止。

副駕前一隻小白鳥貼著擋風玻璃,跟著脫離萬有引力蹦蹦跳跳凌空飛起又回到崗位。

「抱歉,我自己開回來了。」搖下車窗的人,是繪里。

上車綁好安全帶,ことり從包包拿出以前當交通警察時寫罰單的本子,繪里的心涼了一半。

「啊拿錯。」ことり輕輕敲了敲腦袋,以充滿戲劇性的口吻,「啊我真是迷糊啊,欸嘿☆」

肯定是故意來嚇人的。繪里從座椅上滑下用力踩到了油門,轟地一聲又嚇了她一大跳趕緊坐好。

幸好有拉手煞車,打停車檔,要不車子就飛出去了。

「出發吧。」

「不是回家?」

對ことり的指令摸不著頭緒,繪里放下手煞車、打前進檔,本來踩了點油門又馬上踏下煞車。

明明是你自己邀請的。雖然老是神經大條說些不知羞恥的調情話,但是內心意外纖細跟小心呢……這也是可愛的地方啦。

「你不是要約會?」扶額搖頭,ことり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取出那張米白色的邀請卡。

引擎突然熄火。彷彿暴風雨般的寧靜,細微地發出幾聲轟轟。接著「寶馬」抬起前輪以不到三秒破百的速度飛躍,盛大慶祝王子的雀躍之情。


警視廳機密事件編號〇一號:《手銬之交》,結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